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九百十二章 山河社稷图之妙用

第一千九百十二章 山河社稷图之妙用

  “我有十二都天巫祖旗已经足矣,这图既然非同小可,还是大哥你收着为好。”夏云杰把山河社稷图退给通天教主。

  他知道上古一战,通天损失不少至宝,连贴身至宝诛仙四剑都被元始天尊给收了去,所以见通天教主如此看重山河社稷图,知道此图威力肯定厉害无比,便想着送给他。

  “哈哈,你有这份心意为兄心已领情。你莫要担心为兄,一旦为兄恢复了伤势,只要一对一,就算为兄赤手空拳也不是他们能奈何得了的。倒是你,既然决心要匡助玉帝,又要振兴巫族,需要多借助此图方才行。”通天教主见夏云杰把山河社稷图又递给他,心中甚感温暖,笑着又推回去道。

  “此话怎讲?”夏云杰知道通天教主是桀骜之辈,见他不肯受,就不敢再坚持,免得伤了他的自尊,转而问起通天刚才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看来你还不知道此宝的奥妙之处,刚好为兄当年与女娲娘娘有几分交情,倒也知道一些此宝奥妙,今日为兄就给你好好讲解讲解。”通天见甚是懂他心意,心中很是欢喜,笑着指了指他手中的山河社稷图。

  “此图之所以取名为山河社稷图,便是此图内另有乾坤,自成一天地。一旦施展开来,又可与外界天地融为一体,就算太乙金仙,一不小心都要着了道。一旦入了此图,你就是此天地之主,此天地的法则,那图中之人就只能任你宰杀。甚至就算副教主级人物,一不小心入了图中,以你现在的实力仗着是此图之主,也能与他们斗个旗鼓相当。当然此图也可以直接拿来攻杀,而不是设伏。一图砸下,便如一天地砸下,威力极为巨大。此都为山河社稷图攻伐之用。”

  “为兄再与你解释此图其他妙用。因为此图自成一天地,所以你可藏兵与其中,甚至你自己都可以到里面修炼。你肯定认为,这又有何用,仙界如此浩大,以你的能力,找个仙家福地修炼又有何难?但如果你若知道此图一旦得到大量能量供应,不仅能使得里面仙灵之气无比浓郁,而且还能改变里面的时间法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通天解释道。

  “改变里面的时间法则!你的意思是,可以让里面的时间和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不一样?”夏云杰闻言两眼猛地亮了起来,激动地问道。

  不管是他还是他下界的门人、爱人,现在很大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修炼的时间比起仙界这些动不动就修炼了数十万,数百万甚至上千万上亿年的老家伙实在相差太远了。而他想要培养出顶尖金仙,哪怕他有再多的仙丹仙果赏赐下去,但总归避不开时间沉淀积累这道门槛。甚至连他自己也是如此。

  所以到现在为止,他帐下的顶尖金仙全都是招来的,像敖厉,瑶池圣女虽然他们都有着厉害的血脉,绝顶天赋,又有夏云杰亲自指点,甚至王母娘娘指点,又有夏云杰赐下的先天蟠桃果,灵丹仙药等诸多好东西,但因为缺乏了时间沉淀和积累,他们终究与顶尖金仙有着一段不小的差距。只有凭借先天至宝,方才能弥补上与顶尖金仙之间的差距。

  但先天至宝终究是身外之物,修为才是真正自身的。

  夏云杰自身也是如此,他有着巫王血脉,又继承了诸多巫祖衣钵,精气,体内又长有两株先天灵株,还与九幽素阴女帝合体,得她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的至纯阴气媾和,历经多次大难而不死,机缘之厚,真可谓到了极点,再加上他的天赋,若是燃灯、弥勒等人,有此等机遇,十有八九能突破成为教主。可夏云杰如今依旧只是初期太乙金仙,还没能突破成为初期太乙金仙,成为中期太乙金仙,究其原因,时间的沉淀和积累是一个关键性的原因。

  机缘对与每个人是不同,不公平的,但时间对与每个人是绝对的公平,所以以夏云杰的能力,现在可以改变许多,唯有时间他不能改变。

  “没错!”通天教主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所以这对你很重要,对你造就门人也非常重要。当然要改变时间法则,花费的仙石也是不可估量的。在里面修炼的人修为越高,改变同等比例的时间法则,需要的仙石也越高。像你这样的级别,若是以一比一千的最大比例来算,在里面修炼相当与外界的一亿年,就算为兄负担起来也要很吃力。”

  通天何等人物,乃是仙界四大教之一的截教之主,哪怕如今截教已经没落,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的财富又岂可海量?

  可就连他都说负担起来很是吃力,可想而知改变时间法则的代价有多么巨大,寻常人就算有山河社稷图在手,也根本用不起这个功能。

  “看来我得赶紧想办法赚钱才是啊!”夏云杰感慨道。他自然很是眼红山河社稷图的这个玄妙功能,也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使用这个功能来栽培门人。

  “呵呵,你也无需说得这般可怜。怎么说为兄还是有点家底的,再说了,两位弟媳妇如今可是女娲宫之主,而你又有不死神山在手,偌大的西海如今尽在你手,就算聚窟洲迟早也要尽数落入你手。真要论财富你可不见得会逊色与为兄。所以,除非你真要在里面修炼相当于外界的几亿年,而且还是以最大比例来设定,否则绝对是足够你花销。”通天教主见夏云杰一脸感慨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通天教主不说倒好,这一说,夏云杰才猛然发现自己原来拥有这么多财富,不由得看看通天,又看看沈丽缇和杜海琼,笑道:“我倒是忘了结交了一位富豪大哥,傍了两位富婆,钱根本不是问题。”

  “去去,什么傍富婆?说得这么俗!”沈丽缇和杜海琼白眼道。

  “哈哈!”通天和巫咸闻言都大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