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宴请

  虽然夏云杰这位仙王没有入住仙王府,但仙王府中早已经有了一应侍卫,宫女,使得仙王府并不会显得空荡。⒈

  那些侍卫,宫女都是后来在瑶池仙宫修炼的瑶池圣女张罗安排的,他们自然认得瑶池圣女。

  见她挽着夏云杰的手驾云而来,哪里还能不知道那青衣男子便是如今威震仙界的聚窟洲仙王,他们的主人。

  “拜见仙王殿下!”众侍卫,宫女,纷纷跪地叩拜。

  “都起来吧。”夏云杰大手一甩,然后叫来了领头的侍卫长和女官,赏了些仙果、仙石下去。

  如今的夏云杰,到处抄家,绝对是真正的大财主,自是要慷慨一番,省得让下人把他这位仙王看成小气鬼。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年头,不管在哪里,其实最有用的还是“钱”。

  那些侍卫,宫女本来就极为崇拜夏云杰这个传奇仙王,如今仙王第一天莅临仙王府,就一大把赏赐下去,自然让他们这些人越崇拜,看夏云杰的目光都完全变了样。

  夏云杰在瑶池圣女的陪同下,好好参观了一番仙王府。见到处是雕龙刻凤,亭台楼阁,精致奢华无比,知道太白金星在建造仙王府这件事上是真的下了血本,倒是颇为承情和满意。

  如此参观了一番,到卧室时,夏云杰忍不住与瑶池圣女行云布雨了一番。

  一番翻云覆雨之后,夏云杰这才灭了之前在瑶池仙宫被挑拨起的****。

  夏云杰如今已经是太乙金仙,已然有了一部分先天性质,瑶池圣女与他阴阳媾合,得到的好处比以前还要多,心中甚是欢喜。

  天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翻云覆雨之后,在瑶池圣女的服侍下穿戴整齐,夏云杰叫来了府中管事的人。

  “你们好好准备一番,本王这几日准备宴请一些朋友来府中做客。该要的花费,你们尽管报给夫人,莫要坠了本王的颜面。”夏云杰吩咐道。

  “遵命!”府中管事的人闻言都大喜,他们是仙王府的人,本来说出去应该是极为有颜面的事情。可前些年,夏云杰蛰伏不出,也没来仙王府,让他们这些仙王府的人出去都是低着头的。如今仙王威震仙界,连西方教的护法都被他一刀镇杀,他们这些下人自然也跟着扬眉吐气,想着风光一,露一露脸面,夏云杰这番话正中他们的下怀。

  于是府中管事的人下去,有的人开始去布置宴席招待之事,一些人开始商量合计应该购置些什么仙果仙酿方才配得上仙王的身份。

  如此一番之后,方才报上给瑶池圣女。

  瑶池圣女看了之后,倒是有些牙疼,然后转交给夏云杰,颇有微词道:“老爷这么一说,这帮家伙还就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夏云杰接过来扫了一眼,笑道:“此一时彼一时,要是十年前,这还真要让老爷我心疼。不过如今这些倒是应当的,否则倒显得老爷我小气,没诚意。这样,你派些人去一趟仙王城,西海龙宫还有花果山,各处都要些奇珍异果来,还有那产自花果山的猴儿酒来。再命人在天宫购置一些,想来也就差不多了。”

  “看臣妾,倒是忘了我们今日非同往日。如今西海几乎尽归敖厉掌控,这些年不知道收罗了多少奇珍异果,我们聚窟洲这些年收获不可海量,还有花果山的大圣是老爷的结拜兄弟,那花果山有祖脉经过,山中结的果子都是天地奇果。”瑶池圣女闻言不由得愣神了一会儿,然后展颜笑道。

  原来,这十年变化实在太巨大,她的思路都有点跟不上这种变化。倒是夏云杰这位平时不关注柴米油盐的家伙,一下子就适应了这变化。

  于是瑶池圣女叫来了管事的人,写了手谕给他们,让他们去西海龙宫等地讨要筹备宴席之物。

  那些管事的人得了手谕,见花果山都名列其中,心中那个激动啊。想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到现在天界的人提起都还心有余悸的,没想到今日都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花果山讨要奇珍异果和猴儿酒,这要是说出去,那该多有面子!

  且不说仙王府的人各自去准备,且说夏云杰把一应事情吩咐妥当之后,便带着瑶池圣女去一一拜访了太白金星,黄角大仙,闻仲天尊,水德真君,火德真君,天蓬元帅等一应曾经与他有过交情的仙官,又邀请他们择日来府中赴宴。

  夏云杰如今何等身份,何等实力。他亲自上门拜访,又邀请,简直让太白金星等仙官全都受宠若惊,倍感有面子。

  如此一番拜访下来,过了数日又在府中办了一次宴席。夏云杰这才算是了了一番人情。

  了了这番人情之后,夏云杰就不愿意再在天庭逗留,带着瑶池圣女一路下了天庭,到了云横山。

  到云横山,瑶池圣女继续去负责管理仙王城一应大小事务,而夏云杰则继续做他的甩手掌柜,到了思亲轩。

  到思亲轩,夏云杰习惯性地来到紫竹露台,遥望前方飞泄而下的瀑布思绪纷飞了好一会儿,方才将从王母娘娘那边得到的两块女娲宫残图拿了出来。

  “这是新的两张女娲宫残图!”一道充满了震惊的声音从夏云杰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玉帝和王母娘娘都是极为厉害的人物,之前不管是在天宫还是瑶池仙宫,夏云杰都彻底隔绝了与不死神山的联系,所以巫咸并不知道夏云杰从王母娘娘那里得到了两张女娲宫残图。

  夏云杰正想解释一番,巫咸紧跟着已经再次惊呼道:“这不会就是王母娘娘收藏的那两张女娲宫残图吧?不可能呀,就算你现在是太乙金仙,也不可能从王母娘娘手中夺取女娲宫残图啊!难道说,难道说?”

  巫咸惊呼到后面,声音开始变得暧昧起来。

  “咳咳!师父,你别乱猜,这是我跟王母娘娘之间的交易。”夏云杰哪敢让巫咸这个老八卦继续猜想下去,急忙打断道。

  可夏云杰却忘了巫咸是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狐狸,他那尴尬的样子又哪里骗得了巫咸?

  “嘿嘿,为师明白,明白。像我徒弟这样正派的人物,怎么会跟有夫之妇生什么关系呢?你说对不对?”巫咸问道。

  “对,对。”夏云杰自然连连点头,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这口气才刚刚松懈下来,巫咸后面说的一句话差点没让他一口气提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