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意外

  “娘娘亲迎,臣不敢当!”夏云杰毕竟只是一介仙王,并不是四方仙帝或者四方神兽,实力也还没到副教主级别,倒还是很清醒的,并没有因此就忘乎所以,急忙腾云迎上去,远远就对着王母娘娘一躬到底道。

  再次见到夏云杰,王母娘娘竟然有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心里莫名地有一抹悸动摇曳,那种感觉比上一次还要强烈许多。

  “仙王谦虚了,仙王平定聚窟洲,劳苦功高,自然当得本宫亲迎。”王母娘娘看着夏云杰,目中有一抹异彩一闪而逝,然后柔声道。

  “娘娘过誉,此乃为臣当做的事。”夏云杰谦虚道。

  “好好,人人都要是像仙王这般,何患仙界不安稳。”王母娘娘见夏云杰不居功自傲,看他的目光越发欢喜,连道了两声好,然后邀请夏云杰去瑶池仙宫。

  在王母娘娘陪同下,近距离相处,夏云杰心情颇为不平静。不仅仅是因为王母娘娘身上有两块女娲宫残图,还因为体内那棵先天蟠桃树。

  如今他体内的那棵先天蟠桃树日夜受先天甘霖滋润,又被夏云杰施了息壤,不仅早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而且还开花结果,连桃子都熟了。可以就如人成长到了青壮年一样,生机越发旺盛,散发着强烈的气息。若不是夏云杰如今已经突破成为了太乙金仙,以先天之气借助冥狱血刀镇压先天蟠桃树,不让它泄露气息,恐怕这一次见玉帝都难逃露陷之结果。

  不过王母娘娘却跟玉帝不同,夏云杰体内那棵先天蟠桃树就是源自她所拥有的那棵先天蟠桃树。夏云杰与她稍微走近一些,那先天蟠桃树感应到了另外一棵先天蟠桃树的存在,就跟疯了一样散发着气息,想要与它取得联系。可想而知,夏云杰心情能平静才怪?

  瑶池依旧碧绿如染,清澈见底,一望无垠的碧波沉静得如同一块无比巨大的翡翠。

  但夏云杰的心境此时却完全不同沉静的瑶池,而是掀起了万丈波涛,额头隐隐已经有些冷汗渗出。

  因为越靠近瑶池仙宫,那先天蟠桃树越发疯狂起来。

  不仅如此,夏云杰发现,王母娘娘看他的目光也渐渐变得不一样,似乎很复杂。有矛盾和挣扎,还有一种连夏云杰都不敢去想象的柔情和妩媚。

  糟糕!该死的先天蟠桃树,早知道就不给它施息壤,如今事情要闹大发了。

  看到王母娘娘眼神渐渐变得有些迷离,夏云杰额头的冷汗越冒越多,知道王母娘娘恐怕也受了先天蟠桃树的影响,今天这件事估计十有**要露馅。

  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夏云杰最终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找个借口开溜再,免得露馅,到时什么都迟了。

  可夏云杰还没来得及开口,王母娘娘那迷离的目光中突然透出一抹果断。

  “尔等都退下!本宫和夏仙王有些事情要谈。”王母娘娘对着随行之人挥了挥手,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和威严,但落在夏云杰耳中却如同平地起惊雷。

  骤然间,夏云杰的神经一下子绷紧,双眸透射出冷厉的目光,甚至连眉心也隐隐出现了一个漩涡,随时要大开第三只眼。

  “仙王又何必紧张呢?莫非除了三大分身已经突破成为了巫祖之外,除了想要借女娲宫残图寻找深爱的女人之外,还有本宫不知道的事情吗?”见夏云杰整个人突然变得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王母娘娘不仅没有露出丝毫怒意和警戒,反倒冲他淡淡一笑,透着无尽的妩媚和风情。

  只一瞬间,本是因为夏云杰的变脸而变得如同寒冬降临一般的瑶池,因为王母娘娘这一笑,而又回到了春暖花开。

  不仅如此,整个瑶池及其四周云雾笼罩,氤氲遍地,就连以夏云杰的修为,这一刻目光都也没办法穿过那云雾,神念也是如此。

  “素色云界旗!你把蓝儿怎样了?”夏云杰脸色再变,整个人杀气迸发,第三只眼也骤然睁了开来,一道血光射出,搅得云雾翻腾。

  “你真像当年的玉帝,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他受压制,早已没了往日的锐气!”王母娘娘没有回答夏云杰的问题,看着杀气凛然的他,双目反倒流露出一抹迷离之色。

  “你究竟把蓝儿怎么样了?”夏云杰却不为王母迷离的目光所动,身上的杀气越发浓烈,血光一闪,手中已然多了冥狱血刀。

  刀锋锋利,血色艳艳,透着无尽阴冷。

  “你果然如蓝儿所言的,是个重情重义,天立地的男人。明知道不是本宫的对手,明明知道本宫乃仙界之后,依然敢为了一个女人拿刀指向本宫。敢这么对本宫的,你是第一人!哼!”王母娘娘看向夏云杰的迷离目光骤然一凝,一团云雾带着翠光将冥狱血刀给裹卷了起来。

  云雾是素色云界旗的先天云雾,翠光是先天蟠桃树的先天木元力。

  王母娘娘何等修为,她这么一变脸,催动素色云界旗和引动先天蟠桃树的木元力,夏云杰手中的冥狱血刀血色一下如潮水般退下,只能围着刀身萦绕着,而夏云杰更是感到如同天崩塌下来,压在了他的身上一般。

  命府之内的先天之气瞬间爆发,死死抵挡着这天崩地裂般的恐怖压力。

  只是先天之气一爆发,巫鼎中的那棵先天蟠桃树被王母引来的翠光一引动,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下子翠光绽放,桃花片片飞落。

  翠光逸出体内,瞬间与王母娘娘引来的那道翠光缠绕在了一起。

  如果女人是男人身体中取出来的一根肋骨,当女人和男人结合时,他们就真正成为了一体。那么夏云杰身上那棵先天蟠桃树就是类似于王母娘娘所拥有的那棵蟠桃树身上的“肋骨”。

  当两道翠光缠绕在一起时,立马便如同天雷勾动地火,抵死缠绵起来。

  王母娘娘和夏云杰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因为这一刻他们都似乎看到了赤身**的对方,不仅如此,他们还一丝不挂地缠绕在了一起,抵死纠缠。

  雪白丰腴的身体,就像那熟透了的先天蟠桃果一样,散发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诱人气息。

  不仅如此,当王母娘娘褪去她雍容华贵,端庄威严的一面时,展现出来的是一种到了极致的成熟、风情和性感。

  仿若她一个人就集中了所有女性的成熟、风情和性感。

  冷汗一颗颗从夏云杰的额头上滚落下来,拿冥狱血刀的手在颤抖着,偏生一颗心却在摇曳着,神念怎么都舍不得断开这份让他无尽着迷的**缠绵。

  夏云杰如此,王母又何尝不如此。她本来只想震慑一下夏云杰,好加强她后面与夏云杰谈判的筹码,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竟然莫名地跟夏云杰进行了一场精神上的翻云覆雨。

  这还没什么,最让王母娘娘感到耻辱的是,她竟然似乎并不抗拒这种精神上的缠绵,甚至还有些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要知道她可是母仪天下的王母!她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