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女娲宫残图下落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女娲宫残图下落

  只见短短几日,得了文殊广法尊者一只手臂和逢蒙整个身体养分的先天杨柳树已然是葱葱郁郁,枝叶满树,柳叶绿得仿若翡翠一般,不仅散着赏心悦目的光泽,更是散着浓浓的生机。㈧㈠柳树下,满满的一潭先天杨柳甘露。

  不过夏云杰此时却是没心思去观察先天杨柳树的变化,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先天杨柳树需要先天能量方才能重新焕生机,文殊广法尊者是太乙金仙,而逢蒙是巫祖境界,两人身上都积攒了不少先天能量,先天杨柳树吸收了文殊广法尊者的一部分先天能量,又几乎吸收逢蒙的全部先天能量,若没有变化那才出乎夏云杰的意料。

  夏云杰此时的心思都在逢蒙使用的弓箭,木杖,还有他随身携带的储物戒上。

  弓是后羿弓,箭是落日箭,都是逢蒙击杀了后羿之后,从他身上夺去的。而那木杖也不是普通法宝,乃是夸父木杖,是夸父用一棵先天桑木炼制而成的法宝。后羿的弓箭除了那根弦之外,也是用那棵先天桑木炼制而成的。

  “果然是巫祖夸父当年使用的木杖。”夏云杰拿起那木杖,抚摸着上面的古朴木纹,一丝丝远古而熟悉的气息从木杖上散出来,让他又是惊喜又莫名地涌起一丝感伤。

  “果然是夸父木杖,当年夸父与后羿的感情最好。有一次夸父与三足金乌结仇,生大战,最终夸父不敌三足金乌,被他镇杀。后来后羿知道后,不顾众人劝阻,毅然出手为夸父报仇,最终射杀了三足金乌,不过他自己也受了重伤。若不是他受了重伤,凭逢蒙又如何杀得了他?”许久没有出现的巫咸感受到了木杖的气息,也冒了出来,无限感伤地说道。

  如此感伤了一阵之后,巫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急忙道:“快看看,巫祖夸父旗在不在逢蒙身上?”

  巫咸提醒了夏云杰,他急忙将神念探入储物戒中,只见储物戒中,一面漆黑的旗子正静静躺着,正是夸父巫祖旗。

  “幸好逢蒙没有巫王血脉,经历了这么多年也没法彻底将夸父巫祖旗炼化,否则若他也跟你一样炼化了夸父巫祖旗,以他巫祖的修为再以夸父为寄体炼化分身,那便相当与多了一位实力与他相当的巫祖相助,你想要杀他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巫咸随着夏云杰的神念也探入了夸父巫祖旗中,见里面留下许多逢蒙的印记,不禁一阵庆幸道。

  夏云杰点了点头,想起了逢蒙死前不甘心的话。

  不过夏云杰的思绪根本没在这件事上逗留,而是心急地寻找着女娲宫残图。

  可他的神念把储物戒给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寻到半张女娲宫残图。

  “怎么会呢?师父你不是说逢蒙曾经得到过一张女娲宫残图吗?”夏云杰一阵郁闷着急道。

  “这不应该啊!逢蒙当时还是我巫门中人,他的事情为师还是不会弄错的。至于燃灯老儿,王母那边,只是听人提起,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巫咸也感到颇为意外。

  “若师父你没弄错,那么这么重要的东西,没道理逢蒙不随身携带啊?”夏云杰脸色有些难看。

  对于他而言,不管是后羿弓还是夸父木杖,甚至巫祖旗,都比不了女娲宫残图。

  因为女娲宫残图是他寻到沈丽缇和杜海琼的希望所在。

  “确实没道理不带在身边。”巫咸声音有些沉重道。他知道自己这位徒弟之前在龙侯山不顾一切也要留下逢蒙的目的,除了要替后羿报仇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女娲宫残图。

  没想到到头来,逢蒙的储物戒里没有女娲宫残图。

  “幸好弟子还留了一手,希望逢蒙不要让弟子失误。”夏云杰知道与巫咸并无法谈出什么结果来,心中一动,人已经到了戚目独眼的世界里。

  那是一片血海的世界,一个高大的身影此时正被悬挂在这血海上空的日头给镇压在血海中,身影正在如雪般渐渐融化。

  那高大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逢蒙的魂魄。

  夏云杰一刀砍下逢蒙之后,便立马以杨柳枝卷了他的身体,以戚目独眼镇压了他的魂魄。

  “夏云杰!你要杀就杀,这般折磨本尊算什么英雄?”看到夏云进来,逢蒙眼中透射出刻骨的仇恨。

  “要本王给你一个痛快也容易,你只要告诉本王,你把女娲宫残图藏在哪里了?”夏云杰冷声道。

  “女娲宫残图?你怎么会知道我有女娲宫残图?”逢蒙惊讶道。

  “这么说,女娲宫残图果然在你手中!”夏云杰闻言心头不禁一阵狂喜。

  他最怕的就是从逢蒙口中吐出他没有女娲宫残图的话来。

  “是不是本尊告诉你,本尊那张女娲宫残图在哪里,你就给本尊一个痛快?不管它在哪里?”逢蒙问道。

  “没错!本王素来是说到做到,绝不会食言。但要是你敢跟本王耍心机,那你就等着永永远远在戚目独眼中受尽折磨吧!”夏云杰冷声道。

  “好,本尊信你。本尊的那张女娲宫并不在本尊这里,而是早就落在了王母娘娘手中。”逢蒙说道。

  “你敢耍本王!”夏云杰闻言大怒,血海翻腾,一轮血日落在烈烈日光,把逢蒙给照得在血海中翻滚不已,惨叫连连。

  “夏云杰,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本尊没有诓你!你为何还要这般对我?”逢蒙凄厉的叫声在血海中的上空回荡着。

  “还说没有诓我!难道你以为本王不知道王母娘娘手中有一张女娲宫残图吗?”夏云杰冷声道。

  “不,王母娘娘手中现在有两张女娲宫残图。”逢蒙道。

  “此话怎讲?”夏云杰闻言心中一动,那轮血日也收起了烈烈日光。

  “王母娘娘手中本来是有一张女娲宫残图,后来我为了偷袭后羿,以一张女娲宫残图跟她换了先天蟠桃树的一根主根。先天蟠桃树的主根与别的法宝不同,偷袭时动静最小,最难察觉,再加上后羿信任我,那时也受了重伤,所以我才偷袭得逞。”逢蒙道。

  “除了这个原因,你还想以后羿之躯培育出第二棵先天蟠桃树吧。只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后来大战,天地崩裂,连你栽种先天蟠桃树根的地方都不知道被崩裂到了什么地方去,倒为我做了嫁衣。”夏云杰这才明白事情的始末,也才明白当初继承后羿衣钵时看到的一幕。

  说话间,夏云杰开了戚目独眼界域,逢蒙便看到了栽种在巫鼎中的先天蟠桃树,把他给气得当场就翻倒在血海中,眼中尽是不甘。

  “这些日子本王也不为难你,等本王证实了你所言之后,自然会给你一个痛快。”夏云杰见逢蒙气倒,心情这才稍微转好,扔下一句话后,神念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