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开战

  “文殊尊者说得有理,狮驼王他们肯定担心本护法击败夏云杰之后,会继续征伐他们,所以特意邀请了孙猴子过来。不过那孙猴子倒是有几分本事,他若插手聚窟洲的事情,我们还真有些难以拿下狮驼王他们。”逢蒙目中流露出一丝忌惮之色道。

  他师承巫祖后羿,箭术无双,整个仙界很少有人能挡得住他的后羿箭术。但孙悟空却是一个例外,因为他有不死不灭身,他的箭术只能伤他却杀不了他。一旦他近身,对逢蒙而言就失去了他最大的凭仗。

  若孙悟空出手助狮驼王等人,再加上狮驼王等人本就是最顶尖的金仙,就算逢蒙也再不敢轻言征伐狮驼山。

  “这倒也是。这孙猴子修炼有不死不灭身,如今又突破成为了太乙金仙,就算副教主亲临,也无法再轻松镇压他,倒是让人头疼。不过好在,他只是为狮驼王等人而来,不是为这一战而来。只要我们杀了夏云杰,这聚窟洲大部分地盘终究便真正落入我们之手。”毗那夜迦说道,他真正关心的是击杀夏云杰,至于聚窟洲的利益纠纷,他的根基不在聚窟洲倒是并不怎么在乎。

  “夜迦护法说得在理。夏云杰乃玉帝亲封的聚窟洲仙王,占着正统大义,一旦他羽翼丰满,便可名正言顺征伐整个聚窟洲,是我们真正的心腹大患。至于狮驼王他们,终究只是披毛带甲的山野妖王,就算有孙猴子帮助,也成不了气候,假以时日,总也能慢慢把他给灭了,倒是不用急在这一时。”文殊广法尊者沉声道。

  他乃阐教上古十二金仙,在仙界说起来就相当于我们现在说的根正苗红的科班出生,就算狮驼王等人实力很强大,他对上他们也有着一种天生的身份上的优越感,所以提到狮驼王时会用“披毛带甲的山野妖王”来形容。

  “正是!夏云杰此子绝不能留。他一天在聚窟洲,就一天威胁着我西方教在聚窟洲的大计。”逢蒙点头道,目中杀机迸射。

  “既是如此,那就无需再多言,现在便杀了夏云杰,免得夜长梦多!”毗那夜迦目透凶光道。

  “夜迦护法却是心急了,现在还没到时间呢。再说我军还有人马陆续赶来。”文殊广法尊者淡淡笑道。

  “该来的人基本上都来了,也不差那点人马。”毗那夜迦不以为然道。

  文殊广法笑笑,不再言语,显然是认同毗那夜迦的话。

  “时辰也快到了,夜迦兄就再等上片刻吧。”逢蒙笑着抬头看了下天空,跟着笑道。

  “那好吧。”毗那夜迦只好无奈地点点头。

  ……

  “仙王殿下,夏立求见。”大旗之下,夏云杰正遥望西方,有辟寒天君上前来,单膝跪地禀告道。

  “叫他过来吧。”夏云杰暗暗叹了一口气,心情沉重中却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欣慰。

  “是!”辟寒见夏云杰肯召见夏立,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急忙领命而去。

  他与夏立算是有了患难与共之情,之前夏立被夏云杰呵斥走,他心里一直如刺在哽,如今见夏云杰肯召见夏立,这才去了心头之刺。

  “下官拜见仙王!”夏立到了夏云杰跟前,单膝跪地,满脸惭愧道。

  夏立本来愤然离去,但愤怒之后冷静下来再仔细一思想,猛然发现夏云杰似乎是有意激他离开。否则他一位区区仙君,以夏云杰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实力,既然怒他擅自行动,又何必亲自驾临大瞿郡,怒杀敌军两位顶尖金仙呢?

  于是夏立又一路返回聚窟洲。才刚到聚窟洲他便听到了有关仙王向西方教箭山逢蒙护法下战书之事,心中愈发认定自己的猜测,急速赶来大瞿郡。

  “你既已离去,又远在蓬莱仙岛,又何必回来呢?”夏云杰看着眼前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心情很是复杂。

  “一日陛下没有新的调令下来,下官一天就是仙王帐下仙君!仙王要与西方教箭山一战,下官身为仙王帐下仙君,又岂可以临阵逃脱?”迎上夏云杰复杂的目光,夏立心头一震,鼻子莫名地感到一阵发酸。

  这一刻,他终于确认上次夏云杰果真是故意要激走他。至于为什么,夏云杰要这么做,夏立想不明白。

  不过这一切,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也罢,既然你决意与本王一同进退,便随本王一战吧。”夏云杰看着夏立坚定的表情,心中突然涌起一丝自豪。

  这便是我夏云杰的儿子!铁铮铮,顶天立地的男儿!

  “领命!”夏立见夏云杰点头,莫名地一阵兴奋和热血沸腾,腰杆猛地一挺,领命退下。

  夏立刚刚退下没多久,一个袒胸露乳的肥胖男子,手握一金刚忤踏空而出,然后将金刚忤对着夏云杰遥遥一指道:“夏云杰,西海一别,别来无恙啊?”

  “甚好,甚好,有劳护法挂念了。”夏云杰下了云豹马,又拍了拍它的脑袋,那云豹马在他身上蹭了蹭,目中流露出一丝不舍之色,然后远远离开,似乎也知道这一战非同小可。

  “如此就好,你我今日也该有个了断了?”见夏云杰踏空而出,滔天的杀意从毗那夜迦身上散发出来,席卷过龙侯山上空,仿若一头绝世凶兽朝着夏云杰扑来。

  “呵呵,听护法的意思,莫非今日是你我二人一战?其他人并不插手吗?”夏云杰淡淡一笑,双目朝远处的逢蒙,还有正悄然绕到他身后的文殊广法尊者扫了一眼,故作糊涂道。

  见夏云杰面对三位太乙金仙,依旧谈笑风生,虽然明明知道此战他肯定必死无疑,观战者还是情不自禁为他的风范所折服,心生浓浓敬佩之意。

  “夏贼子,莫耍嘴皮,像你这等大肆杀戮,无道之辈,人人得而诛之!”毗那夜迦见夏云杰当面讥讽他,怒喝一声,金刚忤呼地一下就对着夏云杰打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