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女帝震怒

  “咯咯,师弟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是一家人,又何来这般客气。火然文.ranen`org”八人急忙笑着闪了开来,不受夏立的鞠躬。

  夏立也知道眼前这八位师姐对自己有着一份很特殊的感情,既有同门姐弟之情,又有主仆之情,所以自己虽然是师弟,她们却都极为尊敬他,见她们躲开也就不再坚持。

  “不过那聚窟洲石渠郡离我们这里甚远,就算以我们的修为这一来一去也要花上一些时间。若是只去两三人耽搁上一些时日也没关系,但那夏云杰既然能与太乙金仙一战,两三人去恐怕压不住他,需得八人同去方才行。如此一来却得跟娘娘说一声,否则万一娘娘召见,我们八人都不在,那就失职了。”八人之首春辞做事向来稳重,心中虽然也急着想去替师弟讨回场子,但觉得八人同去,需得跟九幽素阴女帝禀明才行。

  “那倒也是,那便先去一趟九幽宫见过娘娘再出发。”其他人也觉得此话有理,便一起去了九幽宫,倒是夏立隐隐中不知道为何有一丝不安。

  总觉得这件事情虽然说夏云杰没给自己面子,并且还断了孙升的四肢,但道理上说,似乎还是夏云杰站得住脚,而且自己对那位黑衣男子也很难产生多少恨意。

  不过一想起孙升的惨状,一想起他说的话,夏立心头的那丝不安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屈辱和悲愤,觉得这件事就算跟母亲提起,母亲的反应必然也是跟师姐们一样。

  “你这孩子,这才离去多少日,怎么又回来了?莫非玉帝解了你的仙君职务不成?”九幽素阴女帝这几日都在九幽宫静坐参悟大道,这次夏立回来两人还没相见,见他跟春辞八人一起来,一边说着一边下了蒲团。

  “回母亲,玉帝并没有解除孩儿的仙君职务。”夏立恭敬回道。

  “那你不好好在天庭效命,为何又回来?”九幽素阴女帝脸色微微一沉问道。

  她心中虽极为疼爱这个儿子,但对他的要求也极严,不喜他做事有头无尾,半途而废。

  夏立见母亲脸色微沉,有些不喜,心里头那缕不安又再次莫名出现,竟然有些不敢回答。

  “启禀娘娘,师弟这次原本是奉玉帝之命去聚窟洲仙王夏云杰帐下效命,未曾想那夏云杰甚是傲慢凶横,不仅怠慢羞辱师弟,而且还派人打断了师弟手下四肢,委实可恶。师弟心中憋屈,这才回了九幽仙岛。弟子八人心中气愤不过,此趟前来乃是想请命去一趟聚窟洲,替师弟讨个说法。”夏萦性格耿直一些,见夏立没马上回答,便接过话来回道。

  说完夏萦还有其他人都用期待的目光望向九幽素阴女帝。

  他们都知道九幽素阴女帝虽然素来低调,但骨子里却有着冲天的傲气,是绝对不容人欺辱冒犯,此趟听到这话,必然会同意他们一起去聚窟洲找夏云杰讨说话。

  果然,九幽素阴女帝听到这话,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一张美艳得让天地失色的俏脸骤然冷了下来,整座大殿温度跟着骤降,冷到了冰点。

  “娘娘息怒,弟子八人必会替师弟……”见九幽素阴女帝震怒,夏萦等人急忙道,心里头颇有几分喜悦。

  九幽宫素来低调,她们已经许久没有出去走动,难得女帝震怒,这次刚好不仅可以替师弟出口恶气,还能出去四处走走,扬一扬九幽宫的威名。

  “闭嘴!”九幽素阴女帝却寒着脸断然喝道。

  “逆子跪下!”紧跟着九幽素阴女帝又目光冰冷地投向夏立,冷声喝道。

  “娘娘息怒!”夏萦等八人这才明白自己等人误会了九幽素阴女帝的意思,不由得全都吓得花容失色,脸色苍白,慌忙跪地。

  不过夏立却没有惊慌,而是依言跪了下去,但上半身却是直挺挺的,脸上带着倔强和不服的表情。

  “你可是不服?”九幽素阴女帝看着夏立一脸不服和倔强的表情,心中又痛又怒。

  她虽到目前为止也不肯屈身与夏云杰,那是因为她无法接受夏云杰有多个女人的缘故。除了这一点之外,整个世界,在她心目中唯有夏云杰是顶天立地的真男子,给夏立取“立”这个名字,也就想让他长大后像他父亲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也正是因为这样,任她如何努力,也无法抹去当年夏云杰为她毅然出手时的英勇高大形象,无法抹去与他数日的抵死缠绵……那是刻到骨子里,灵魂里的记忆。

  夏云杰会无故断他儿子手下的四肢?九幽素阴女帝不信!

  夏云杰会无故羞辱自己的亲身儿子?九幽素阴女帝更是不信!

  玉帝为何调拨儿子去夏云杰帐下听命,夏云杰又为何赶走自己的儿子以九幽素阴女帝的阅历和智慧,几乎瞬息间就知晓了。

  而身为人子竟然还不懂父亲的用心良苦,竟然还要找帮手去讨伐父亲!就算他不知道那是他父亲,那也是大逆不道!

  这,如何让九幽素阴女帝心中不又痛又怒?

  “孩儿不服!孩儿被别人欺负,连八位师姐都看不过去,为何娘亲反倒要对孩子发怒?”夏立直挺挺地跪着,梗着脖子道。

  “好,很好!娘只问你一句话,他为何命人断你手下四肢?”九幽素阴女帝冷声问道。

  夏立闻言浑身一震,许久才道:“孙升在山门口有语出不逊,冒犯了仙王,但……”

  “此人当诛!你身为上司当罚!什么时候想通了这个问题,什么时候起来。”九幽素阴女帝没等夏立说完,断然打断道,说完便拂袖离了九幽宫。

  还没出九幽宫的殿门,便有两滴晶莹泪水忍不住从九幽素阴女帝眼中落了下来。

  孩子,那是你的父亲啊!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冒犯你父亲的人而出头呢?

  夏云杰,夏云杰,难道我们母子真的不值得你放弃一切吗?也是,你若放弃,就不是你了!

  出了九幽宫,九幽素阴女帝踏空而上落在了九幽山之巅,迎风而立,遥望西方。

  那是聚窟洲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