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一刀断臂【第八更】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一刀断臂【第八更】

  毗那夜迦嘴角勾起一抹残忍和轻蔑的冷笑,观战之人已经有些不忍目睹。甚至有些感情富丰一些的女金仙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潸然泪下。

  毗那夜迦生性凶**,样子狰狞肥胖,而夏云杰一脸浩然正气,长得眉清目秀,毗那夜迦是太乙金仙,夏云杰是金仙。本就天生有着母性的女金仙,自然是向着夏云杰这边。

  “不好!”太白等人全都脸色大变。

  他们没想到战斗形势会急剧转变,更没想到到了现在这样的境地,夏云杰竟然还是不退反进,以至于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来不及插手,也来不及施以援手。

  否则夏云杰这时要是往后一退,他们便也就有了拦阻的机会,如今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夏云杰命丧金刚忤下。

  “哈哈!”毗那夜迦狰狞的脸上布满了张狂的笑容,得意忘形的狂笑在天空中回荡着,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夏云杰毙命在他金刚忤下的惨状,终于恶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充满了畅快。

  甚至得意忘形之下,他的护体先天之气都微微**开来,疏于了防患。

  也是,一个连操控血刀都力有不逮的将死之人,又哪里值得他堂堂太乙金仙再浪费先天之气,严防死守呢?

  “师父!”

  “老师!”

  “老爷!”

  “上仙!”

  “……”

  瑶池圣女等人听到毗那夜迦得意忘形的狂笑,下意识地朝夏云杰那边看去。那惨烈的画面看得个个撕心裂肺,眼泪忍不住就往外涌,然后全都歇斯底里,不要命地催发法宝,朝夏云杰那边冲杀去。

  西海龙宫的大军本来已经占了上风,但被瑶池圣女等人的不要命冲杀给震住了,竟然一下子被他们给杀了个人仰马翻,纷纷往后避退。

  看到瑶池圣女等人歇斯底里的样子,就连一些观战的男金仙都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闻仲更是握紧了拳头,坚决道:“这些人等会必须救……”

  不过闻仲的话还没讲完,他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就连第三只神眼都神光乱闪,仿若走火入魔一般。

  其实不止闻仲,所有观战之人全都傻眼了,本是歇斯底里要杀向毗那夜迦的瑶池圣女等人也傻了,西海龙宫的大军也傻住了。

  所有人全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向夏云杰和毗那夜迦那边。

  “哈哈!要去死的是你!”只见那原本微微颤颤的血刀,突然血光冲天,刀锋如电般朝着毗那夜迦当头劈下。

  这一刀气势比起之前那两刀似乎还要凶猛惨烈许多,血光把天都给染成了红色。众人眼前全是血红一片,头颅成山,血流成河的悲壮场面。耳边、脑海里全都是杀戮,金铁交鸣声。

  不仅如此,更有一道如炬血光从夏云杰的独目神眼直直对着毗那夜迦射去。

  那独目神眼乃是上古一目国国王戚目的独眼,天生有镇压人魂魄的奇效,就算毗那夜迦是太乙金仙,一不小心落入此独眼射出的血光中,魂魄都要被镇上一镇。

  夏云杰血刀突然血光冲天,杀气猛地变得无比凶厉时,毗那夜迦其实就已经脸色大变,心里头暗道一声“不好”,急剧准备调动先天之气护体。

  可他刚要调动先天之气护体,心神却是被独目神眼射出来的血光给镇压了一下,法力运行不由得微微一滞。

  高手过招,瞬息万变,一招损满盘皆输,又岂容有半点差错?

  毗那夜迦错误估算了夏云杰的实力,心神大为松懈,又再一次漏算了夏云杰的独目神眼,心神被它镇了一下,虽然他瞬间就摆脱了。但终究还是错过了最佳挽回局面的时机。

  “嘭!”毗那夜迦这一金刚忤依旧重重打在了夏云杰的肩膀上。

  血肉模糊,骨头碎裂,一口鲜血喷口而出。

  “嗤!”但同时,夏云杰的冥狱血刀几乎是贴着毗那夜迦的耳朵然后落在了他的左肩之上。

  血刀深深劈入了毗那夜迦的肩头,猛地一发力,将毗那夜迦的整条左臂齐肩切下。

  鲜血如泉水从断臂处喷涌而出,洒落大地,染红了大海。

  “啊!”一声惨叫,毗那夜迦捂着手臂急剧飞退,脸色苍白而狰狞,看向夏云杰的目光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充满了不敢置信,还有一抹掩藏得很深的惊恐。

  作为太乙金仙,断臂重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太乙金仙身上每一寸身体都是花费了他们无数年的苦修锤炼,蕴含着强悍无比的能量。夏云杰这一刀砍掉的不仅仅只是毗那夜迦的一只手臂,更相当于取去了他至少辛辛苦苦修炼了数百万年的功力。

  而这还不是他惊恐的真正原因,他惊恐的是刚才若他反应再慢一些,那冥狱血刀便落在了他的脑袋上。真要脑袋上挨了冥狱血刀一刀,哪怕毗那夜迦是太乙金仙,恐怕也得去个半条命。

  当然夏云杰毕竟只是金仙,为了这一刀,他此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不过他修炼有不死不灭身,体内又有先天杨柳树和先天蟠桃树,源源不断供应生机滋润和修复着他的身体,倒只是一时之伤,不像毗那夜迦,这一刀就被砍去数百万年苦修的功力,可谓是亏到家了。

  当然这一点毗那夜迦并不知道,否则毗那夜迦要是知道眼前这位金仙竟然修炼有不死不灭身,身上还有两大先天灵树,非要吐血而亡不可!

  因为若是如此,他之前的举动根本就是愚蠢到家的举动!

  天地间一片死寂,甚至就连观天镜前的玉帝两眼都有点发直。

  饶是玉帝贵为仙界之主,修为高深莫测,也万万没想到这样的结果。

  一位太乙金仙竟然接连两次被一位金仙算计,而且这一次更是付出了一只手臂的代价!

  这绝对是整个太乙金仙界的耻辱!

  毗那夜迦自然也是认为这是自己的奇耻大辱,恨不得抡起金刚忤再次冲杀上去,可看着夏云杰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看着他竟然露出了微笑。

  不知道为何向来凶残无道的毗那夜迦竟然有种心底发毛的感觉,这一刻,他再也没了必胜的自信。

  之前,他虽然忌惮夏云杰,那也是忌惮他拼命,会给自己造成一点伤害,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战胜不了他。可现在,残酷而血淋淋的现实告诉他,损伤更重的是他而不是夏云杰。如果再战下去,鹿死谁手已经很难说了。

  毗那夜迦终于真正萌生了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