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旗鼓相当?

  血光从独目眼神中一射出来,所有靡靡之音消失,金刚忤上仿若活过来的****也骤然回归死物。

  “不好!”毗那夜迦心头大震,手中的金刚忤上的挂钩撞击声大响,道道寒光****,本是缓缓倾倒的金刚忤也猛地往下打下。

  高手过招,又岂容有半点失算?

  在毗那夜迦反应过来时,夏云杰手中的冥狱血刀早已经突然血光大盛,以不可思议的度,急剧朝毗那夜迦劈去。

  “锵!”一声巨响。

  夏云杰连退数百米,然后稳住了脚步,而身为太乙金仙的毗那夜迦竟然也同样连退数百米,方才稳住了身子。

  时空在这一刻,仿若突然停止了转动,所有人都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甚至就连观天镜前的玉帝和黄角大仙都被这一幕给震住了,脸上同样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表情。

  一个是西方教护法,太乙金仙级人物,一个是刚刚冒起的温桥府府令,金仙境界的人物。

  在所有人看来,后者顶多也就只有抵挡挨打和保命的份。甚至就算拚命,顶多也就只能给毗那夜迦造成一点伤害。

  但结果呢?

  一个金仙竟然将计就计,算计了太乙金仙,一招之下,竟然战了个旗鼓相当!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

  “冥狱血刀既然在你之手,本尊就应该想到戚目的独眼!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把它给炼化成了第三只眼!”毗那夜迦遥望夏云杰,脸上带着怒意和凝重之色,声音冰冷。

  毗那夜迦身为上古仙人,自然知道那冥狱血刀曾经落在了戚目的手中,也知道戚目的独眼天生有破幻术镇魂魄的功效。

  “毗那夜迦,本尊今日为西海龙宫而来,你若识相的,还给本尊滚远一点。”夏云杰重新睁开了双眼,冥狱血刀遥指毗那夜迦,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太乙金仙就有半点胆怯或者惧意。

  不过想想也是,刚才他就算计了毗那夜迦一把,又岂会怕他?

  毗那夜迦脸上的肥肉抖动着,显得格外狰狞凶厉。他确实不想管西海龙宫的事情,尤其跟夏云杰刚才硬拼了一刀之后,虽然有被算计之嫌,但对方能算计他,在冷不及措之下跟他拼个平分秋色,显然已经比他想象中要强大不少。

  他虽然依旧有着击败夏云杰的十足信心,但对方要是拼命,毗那夜迦知道自己也绝对讨不了好。

  但现在毗那夜迦已经骑虎难下了!他可是西方教堂堂护法,太乙金仙级的大人物,要是众目睽睽之下,在西海龙宫有倾覆之险的情况下,不战而退,他的脸面何存?西方教的颜面又何存?

  “夏云杰,本尊念你修行不易。你若留下冥狱血刀,本尊可以就此放你离去!”毗那夜迦面色狰狞道。

  毗那夜迦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毗那夜迦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过了?更何况还是被人杀了弟子,自己又被人算计的前提之下?

  莫非毗那夜迦怕了?

  莫非夏云杰一介金仙真的有威胁到毗那夜迦的恐怖实力?

  “本尊可以不要你手中的金刚忤,只要你选择离去,本尊同样可以直接放你走!”夏云杰争锋相对道,手中冥狱血刀依旧遥指他,一道道逼人的血气在翻腾。

  望着夏云杰握刀遥指毗那夜迦,观战之人不由自主有一种心旌摇曳,热血沸腾的感觉。

  不管这一战,他是输是赢,是生是死,就这份傲骨,这份豪气,已经让所有人肃然起敬!

  无数年来,有几个金仙敢如此挑战太乙金仙的?

  “很好,已经有无数年没人敢在本尊面前如此说话了。你是这些年来的第一位!”毗那夜迦冷声道,浓烈的杀意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席卷过天地,他肥胖的身子渐渐变得高大起来。

  两条大腿站在海面上,如同两根天柱,高大的身子如同巨山,矗立在大海之上。

  施展了法天象地的术法之后,毗那夜迦一手抡起金刚忤对着夏云杰便当头砸去,一手则在空中一翻,对着敖厉等人便当头拍去。

  显然他是想灭杀了敖厉等人之后,好让敖闰等人腾出手来助他一起灭杀夏云杰。

  当然这也是因为毗那夜迦还是有着十足的自信,否则要是面对一位同等级的太乙金仙,他绝不敢如此分心。

  太乙金仙出手威力何等巨大,那一掌下去,空间崩裂,轰然作响,巨掌未落下,敖厉等人就已经感到了一股大难临头的莫大危险,仿若天要崩裂,而他们不过只是天地间的蝼蚁罢了。

  “毗那夜迦,你的对手是本尊!”夏云杰自然不会让毗那夜迦如意,也早已经施展了法天象地术法,整个人站立在大海之上,黑狂舞,手握冥狱血刀,仿若洪荒杀神。

  冥狱血刀气势如虹,杀气凝聚地朝金刚忤劈去,同时另外一手抬起对着毗那夜迦的手掌拍去。

  “找死!”毗那夜迦见夏云杰竟然也敢学自己样子,而不是双手持刀集一身之力与自己一战,目中杀机爆射,冷喝一声,手掌一翻,舍去了敖厉等人,对着夏云杰的单手击去。

  “锵!”

  “轰!”

  血刀和金刚忤硬碰硬交击在了一起,而夏云杰的手掌也几乎同时与毗那夜迦的巨手硬碰硬对击在了一起。

  撞击形成的冲击力刷地冲过这片天地,带起一道道狂风,卷起滔天巨浪。

  狂风将大军卷到空中,仿若秋风扫落叶!

  滔天巨浪拍打而下,不知道淹没了多少将士!

  “咚!咚!咚!”夏云杰两条如天柱一般的大腿踏在大海上,连连后退,每一脚踩下,都掀起万丈大浪,还有不知道多少海中生物被踩死。

  毗那夜迦没有后退,只是袒露着胸膛的上身摇了摇,衣襟鼓动。

  显然,论力道,夏云杰还是稍逊毗那夜迦一筹。

  但毗那夜迦脸上没有半点喜色,相反越凝重起来。

  因为他是太乙金仙,而对方不过只是一位金仙。之前或许还可以说是被夏云杰将计就计算计了,打了个他措手不及,但这一次,却是真正的硬碰硬,没有一点花俏。按常理,以他的境界实力,这一次就算不像夏云杰那一拳一刀,打得敖闰吐血手无法拿住兵器,身受重伤,毫无还手之力,但也至少要让他受点伤。

  但结果呢?仅仅只是退后几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