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毗那夜迦出手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毗那夜迦出手

  大军如同一把“利剑”狠狠插在了西海龙宫大军的心脏之处,竟然短时间内把敌军打得一阵慌乱。

  敌军被龙门派和云横山大军牵制,冥狱血刀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地杀向敖闰。

  敖闰感受到身后透体而来的血腥杀意,似乎近在咫尺,吓得几乎连魂都要飞了起来,再也顾不得什么龙王不龙王的身份,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护法救我!”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终于再次看到冥狱血刀出世,好法宝!”敖闰的声音还在天空回荡着,突然有滔天气势从海底散出来,转眼席卷过整片天地。

  威严笼罩着天地,风平浪静!所有人的心脏在这一刻仿若有巨石压着,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停止跳动。

  一根金刚忤不知道何时从海底升了上来,仿若一根擎天巨柱般矗立在大海,直抵上天。金刚忤头上的一个挂钩在空中摇颤着,互相撞击,出清脆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奇怪的幻觉,似乎那不是金铁交鸣之声,而是********的靡靡之音,勾人心魂。

  金刚忤上雕刻着的****图片似乎突然活了过来,摆弄着让人欲罢不能的诱人姿势。

  夏云杰心神微微一颤,那金刚忤仿若突然变成了九幽素阴女帝,正在一边宽衣解带,一边朝他款款而来。

  转眼间,那金刚忤又变成了沈丽缇和杜海琼。

  这三人,一个是天地间最神奇的女子之一,曾经给夏云杰留下最**的缠绵,但却最终离他而去,两个是他魂牵梦绕在寻找的女人。

  都是他心中挥洒不去的挂念,也是他内心最深处的痛楚。

  去势如虹的冥狱血刀杀气渐渐消失,汹涌的血海渐渐平息下来,而那金刚忤则在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夏云杰打下来。

  一个袒胸露乳的胖子,面带着诡异的微笑,从海底缓缓升上来。

  “毗那夜迦!他竟然在西海龙宫!”观天镜前,向来喜怒不显于色的玉帝脸色骤变。

  “糟糕,太白金星他们肯定要来不及救援了!”黄角大仙失声惊呼,脸色也瞬间变得很是难看。

  “毗那夜迦!”观战之人,目中全都流露出惊骇万分的目光,甚至一些修为低一些,胆子小一些的仙人,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毗那夜迦,西方教最凶残的护法之一!喜怒无常,杀人无数!

  女人们一个个在朝夏云杰走来,带着无限温柔深情的目光,夏云杰眼眸深处闪动着痛苦的目光。

  握刀的手在微微颤抖。

  “老爷!”

  “师尊!”

  “夏上仙!”

  “老师!”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敖厉等人见到夏云杰仿若入魔了一样,吓得脸色都苍白无比,纷纷叫了起来。

  敖厉、瑶池圣女、顾倩琳等与夏云杰最亲近的人,更是不顾一切地朝夏云杰的方向杀去,想唤醒他。

  可毗那夜迦一出现,西海龙宫这边便已经悄然扭转了声势,西海龙宫的金仙,将士们又怎么可能会如敖厉等人的心愿,全都全力拦截。

  金刚忤如擎天巨柱缓缓倾倒,越来越接近夏云杰,毗那夜迦脸上的微笑越来越浓,但眼神却越来越凝重。

  从见到夏云杰一拳一刀重伤敖闰,让他无处可逃开始,毗那夜迦就知道这是一个位列巅峰的金仙,就算他,若是跟他硬碰硬一战,一不小心也要挂彩。

  这是毗那夜迦绝不愿意涉足的危险!

  因为到了太乙金仙级别的高手,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或者只是举手投足间的小事,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出手的。因为太乙金仙境界是他们经历了无数艰辛困难,无数年的苦修才成就的。

  无数年的苦修让他们不仅拥有了太乙金仙的境界,也带给了他们无比然的地位,让他们成为了可以掌控自己大部分命运,也可以掌握很多人命运的人。不像太乙金仙以下的人物,只是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物手里的棋子,根本没办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就像之前在水晶宫中,就算敖闰贵为西海龙王,手下金仙、兵将、地盘、财富比起毗那夜迦还要多,但就因为他不是太乙金仙,在他面前就必须毕恭毕敬地招待着。

  所以没有一位太乙金仙是不珍惜自己羽翼的,也没有一位太乙金仙是不珍惜得来不易的然地位,人上人权威的,因为只要哪天他们也能得证教主之道,那么天下就再也找不出什么可以控制他们的人了。他们看得很透彻,很遥远,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成就教主之道,让天下再也没人能像棋子一样布置他们。他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一时的得失,一时的意气绝不是他们冒险的理由。互相之间的斗气,互相之间的争斗让门下弟子,让他们掌控的势力去闹足够了,他们只需旁观便成。

  正因为这样,哪怕夏云杰杀了毗那夜迦的弟子,毗那夜迦也不愿意轻易出手,那文殊广法尊者也是如此。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夏云杰已经拥有了让他们挂彩的实力。

  毗那夜迦来西海龙宫,也不过只是碍于情面走上一趟。而且就算夏云杰真来西海龙宫,有西海龙王等人在前挡着,他随便一金刚忤打下来,就能轻轻松松取了夏云杰的命。跟直接杀上云横山是完全两回事。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西海龙王的一时疏忽,再加上对夏云杰实力的估计不足,不仅没能困住夏云杰,反倒连敖闰自己都被逼得陷入了绝境,也将毗那夜迦逼到了必须出手的墙角。

  一来是因为毗那夜迦来西海龙宫不是偷偷摸摸的,很多龙宫的将领都知道他在龙宫做客,在如此情况下,他不出手,传出去,颜面何存?

  二来,这西海龙宫毕竟是西方教附属势力,是西方教在大海上扩张的棋子,不容有失。身为西方教护法,可以坐视西海龙宫金仙生死不顾,但却决不能坐视西海龙宫被倾覆。

  但毗那夜迦还是很谨慎,一直到夏云杰一心一意击杀敖闰时,才突然施展出无上欢喜幻术,想掌控夏云杰的心神,一击必杀!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毗那夜迦眼神凝重中带上了一丝窃喜。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两滴眼泪从夏云杰的眼中流了出来,他的双眼忽然闭了起来。

  几乎同时眉心处的独目神眼骤然睁开,一道血光射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