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交谈

  “没想到玉帝如此慷慨!倒是本仙欠了他一个人情。有这些物品,攻打西海龙宫之事倒是不急了。”夏云杰将储物戒收起来,说道。

  归元长老闻言心里头刚刚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夏云杰听进去了自己的话语,不曾想紧跟着夏云杰又来了一句话:“那就等敖厉等人服用炼化了这些物品,再挥兵攻打西海龙宫。”

  归元长老一听差点郁闷得吐血,敢情自己说了半天都是白瞎了。服用炼化这些物品又用得了多少时间?他要延迟的不是一年半载,而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上千万年。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积蓄足够的实力对西海龙宫发起进攻,而一年半载的,对于他们这些有着无数岁月的仙人而言根本没有多少意义。

  归元长老很想冲夏云杰嘶吼,那是西海龙宫,是整个西海的霸主!是有着以亿计的兵将,有着数百名金仙的西海龙宫!如果再来个毗那夜迦,你一个金仙,就这么点班底怎么去攻打人家,你以为你是齐天大圣,有不死不灭身,可以杀个三进三出吗?

  你去送死没关系,但我们的新一代龙王怎么办?他可是你的弟子啊!新一代龙王如果跟了去,我们龙门西派怎么办?好不容易盼来了新龙王,能置之不顾吗?

  归元长老当然没敢冲夏云杰嘶吼,不说夏云杰是敖厉的师父,对他归元长老而言身份尊贵无比,就单单夏云杰前些日子举手抬足间就灭了敖震和金吒,就说明他是仙界最顶尖的金仙之一,就算他归元长老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上仙一定要谨慎三思啊!”归元长老苦口婆心地劝道。

  “归长老尽管放心,本仙既然敢放这话,自然是有几分把握的,最少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夏云杰知道归元长老也是出于好意,特意宽慰了一句。

  我放心?我能放心吗?归元长老欲哭无泪。不过以夏云杰这样的人物,既然说出这样的话,归元长老忐忑的心终归还是平静了一些,看着夏云杰问了句:“若是毗那夜迦也驾临西海龙宫呢?”

  “本仙说的便是毗那夜迦驾临西海龙宫的情况之下!”夏云杰豪气道。

  “嗤!”归元长老闻言不禁猛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他早已经从归泽口中听到了一些有关夏云杰说过的狂妄之语,但亲耳听到却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因为他看不出来夏云杰是没脑子或者是狂妄无知的人。

  “归元长老请随我来。”归元长老已经为了西海龙宫的事情操劳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夏云杰倒是不忍心让他再提心吊胆的,便朝他招招手,两人一起出了宫殿,信步来到一座面对南方的山峰之上。

  “归泽曾经告诉本仙,慈航道姑实力应该比毗那夜迦强。不过归泽终究是后起之秀,也没见过慈航道姑和毗那夜迦,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但归元长老你是上古龟仙,跟慈航道姑他们是同个时代的人,你怎么看慈航道姑和毗那夜迦的实力?”站在山峰上,夏云杰遥望南方,开口问道。

  “能突破成为太乙金仙的,没有一个不是万族中最顶尖的人物,倒不好简单说谁更厉害。不过当年征伐毗那夜迦的确实是慈航道姑,毗那夜迦与慈航道姑争斗了许久,其实并没有分出胜负,不过最终毗那夜迦还是投诚西方教,想来应该还是自认不敌,顾惜羽翼,不想与慈航道姑拚命,再加上西方教也确实势大,所以便投诚了。但真要拚命,那结果就谁也不好说。”归元想了想神色严肃地道。

  他的答就比归泽缜密了许多。

  “如此说来,归元长老心里还是认为慈航道姑稍胜一筹了?”夏云杰问道。

  “慈航道姑当年在阐教十二金仙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厉害人物,后来又投入西方教,集两家之长,想来应该是吧。”归元想了想,点了点头道。

  “那如果本仙告诉你,我曾跟慈航道姑的一缕先天之气所化的化身交过手,而且轻松地全身而退,你还认为我去攻打西海龙宫是冒险之举吗?”夏云杰扭头看向归元,再次开口问道。

  “什么!上仙曾经跟慈航道姑一缕先天之气所化的化身交过手?”归元闻言浑身不禁猛地一震。

  先天之气所化的化身与夏云杰以巫祖旗为寄体炼化的分身不同。前者是只有太乙金仙能施展,因为先天之气变化奥秘无穷,可化万物,但只是暂时性的。先天之气对于太乙金仙珍贵无比,太乙金仙不可能让它一直游离在身外,肯定是要收的。而先天之气总归是一种能量,若没有寄体,时间一长也会渐渐流逝归自然,就像巫祖精气一样,漫长岁月下来,渐渐也就融入了天地,化为了万物,化为了仙气,灵气。

  后者因为是将本尊的精神魂魄与实体彻底融合,重新炼化一个生物,是永久性的,是真正的化身。

  但因为慈航道姑的化身乃是神识附在一缕先天之气上所化,虽然实力不能与本体相比,但从境界上讲已经是太乙金仙境界,也能施展属于慈航道姑本体的术法,自然厉害无比。

  最关键的是,夏云杰与慈航道姑那缕先天之气的化身交过手,自然也就明白了太乙金仙的厉害之处,也就意味着他之前说的话并不是什么不知深浅轻重的话。

  他是真有几分胜算的!

  打战本就不是百分百就胜利的事情,更何况攻打的是西海龙宫,换成龙门西派那就根本是去送死,但现在夏云杰却已经有了几分胜算,对于已经憋了无数岁月,原本对复辟西海龙宫近乎绝望,只抱着一缕缥缈虚无希望的归元而言,那绝对可以压上身家性命赌上一赌了。

  “我西龙门派,从上到下,包括我归元在内,在攻打西海龙宫之事上,一切都听从上仙差遣,但只求上仙能保我新王安全,让他留在云横山,免得我龙王断了血脉。”归元震惊过后,突然单膝跪在了夏云杰面前,眼中流露出坚定决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