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商议

  仙界有十洲三岛,四天一庭。十洲三岛指的是天庭下方的世界,有时候仙界的人为了区分,会把十洲三岛称为地仙界,意思是仙界里的下界。四天则是五大教主开辟出来的另外一番天地,是他们道场和修炼的所在之地,常人基本上很难抵达,玉帝虽然被称为仙界之主,却也管不到那四大天。

  一庭指的自然便是天庭所在之地,这是漂浮在地仙界之上,中间以罡风雷火陨石与地仙界隔开的一片地域。这片地域仙云缭绕,香风阵阵,就跟云海一样,但云海之中却有无数巨大的岛屿在其中沉浮,或隐或显,那云海也仿若实地,踏在上面不会沉下去。这云海无边无际,除了有无数岛屿或淹没或显露其中,还有一绽放出无量光芒的宫殿群。那宫殿群无比的雄伟辉煌,有四大如巨山一般矗立的城门,宫殿群一层高过一层,几乎望不到顶,最高处有四大金光大字在闪烁,乃是“凌霄宝殿”四字。

  那宫殿群便是玉帝所在的天宫,而那无数岛屿则是养真修道的胜地,无数神仙居住的地方。

  为了与地仙界区分,仙人又把天庭所在的这片区域称为天仙界,有时也叫天界。算是在仙界的内部又划分出了天地之别,无非这天地都属于仙界。

  哪吒口中所言的荡魔仙岛,便是李靖在天界所部大军的驻扎地,也是他元帅府所在之地。

  “杀兄之仇不共戴天,又岂能就这样算了?”木吒愤慨道。

  “不这样,那你想怎么样?要不然你领兵下天界去讨伐夏云杰?”哪吒看向木吒道。

  木吒被哪吒这么一问,立马就支支吾吾,好一会儿才对李靖道:“父亲,要不您去求燃灯师祖?”

  李靖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师祖他老人家何等身份,又怎么可能亲自出手对付那夏云杰呢?灵鹫山除了你师祖,恐怕也就羽翼仙能镇压得了那夏云杰,可羽翼仙这些年一直都在闭关,自然不可能因为你大哥的事情而特意破关而出。”

  “燃灯师祖乃是我教副教主,他要调动个人还不容易?”木吒不以为然道。

  “得了吧二哥,燃灯是副教主没错,但你师父普贤真人,大哥的师父文殊广法会听他的调度吗?像夏云杰这样的人物,我实话说吧,除了西方教护法或者尊者级人物出动,否则去了也是白去,无非斗个热闹罢了,莫非还真能为了大哥的事情把命都给拼上吗?你要真有本事,就去说动你师父出面。”哪吒见木吒如此说,忍不住出言讥讽道,因为说起来燃灯也是阐教叛徒,哪吒对他自然没有什么好印象。

  木吒闻言就不再吱声了。到了普贤真人这等级别的人物,基本上早已经看淡了人间亲情,真正在乎的只有他们自己的道,其他的,哪怕弟子什么都不过只是身外之物,舍了也就舍了,栽培他们也是为了替自己服务。要普贤真人为了他一个弟子的兄弟出头去战一位金仙,那根本就是个笑话。

  只要不威胁到他们,小辈的事情自然是小辈自己去解决。否则什么事情都来找他们,那他们就不是招徒弟而是招麻烦了。

  当然金吒是文殊广法尊者的亲传弟子,金吒被夏云杰所杀,又夺了他的遁龙桩,等李靖等人实在解决不了,文殊广法尊者肯定还是会亲自出手的,无非不是现在。

  “好了,复仇之事暂且放一放。这些日子加紧防范,不要让夏贼子有空隙可乘。一切等文殊广法尊者出关再做打算,这段时间,我们也刚好可以看看西海龙宫那边有何举动。那敖闰死了太子,也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敖震的师父毗那夜迦是个凶残,睚眦必报之辈,如今被杀了弟子,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最好他们把夏云杰那贼子给杀了!”李靖看看木吒又看看哪吒,最终无奈道。

  木吒和哪吒鞠躬领命,只是哪吒表情有些不屑。

  “我四海龙宫虽然财大气粗,人多势众,但一直以来都缺乏真正的强者,那夏云杰竟然能如此轻松镇杀敖震贤侄和金吒,真要不顾一切地杀来拼命,我们四海龙宫恐怕没人能抵挡啊。”已经赶到西海龙宫的东海龙王敖广等三大龙王都面露凝重之色道。

  “那可如何是好?那夏云杰敢杀我儿和金吒,显然是个脾性凶暴之辈,他既然放话要来攻打我西海龙宫,说不定还真会来攻打。”敖闰面露焦虑之色道。

  “为今之计,只有多多备些珍贵物品去血迦山请毗那夜迦出马,不管怎么说,敖震是他弟子,敖震被杀,他这个当师父的总不能坐视不管。”敖广说道。

  毗那夜迦此人不仅凶残,而且还极为贪婪,所以敖广才有要敖闰多备些珍贵物品去请毗那夜迦之话。

  敖广是四海龙王中的老大,也是四大龙王中实力最强大的,既然他这么说,敖闰知道这便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了,闻言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敖厉又该怎么办?”

  “只要灭杀了夏云杰,敖厉又何足畏惧?”敖广摆摆手,不以为然道。

  敖闰想想也是,便与其他三大龙王一起挑了些上好的物品,然后命长子带上物品去请毗那夜迦出马来西海龙宫坐镇。

  “没想到,前阵子刚刚在蓬莱仙岛出了一位的厉害金仙,如今在聚窟州又出现了一位。可惜此人太过冲动,做事不计后果,竟然一怒之下连西海龙宫太子和金吒都给杀了。否则倒是可以收拢来为朕所用,必是一员猛将啊!”斗牛宫披香殿,玉帝高坐宝座,神色颇为惋惜地说道。

  “据微臣收集的情报所知,是那敖闰和李靖觊觎夏云杰身边一位女人的法宝在先,然后派兵强取豪夺,并且金吒还以遁龙桩抓了夏云杰的女人,敖闰又用鞭子抽打她,夏云杰赶到之后,一怒之下方才杀了他们。那夏云杰是温桥府府令,说起来也是我天庭官员,那敖闰和金吒如此做事,显然也有违天条的,真要追究起来,倒是夏云杰在理。”太白金星斟酌着说道,他知道玉帝求贤若渴,这次是又动了爱才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