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死亡荒漠

  “那白骨洞在骷髅山一带势力确实很大,以前在骷髅山一带他们横行霸道,无法无天,根本没人敢吱声,就连郡王府的人见到他们都要躲着走。直到前些年来了新的郡王夏立仙君,局面才生了变化。夏立仙君一来,便大力整顿骷髅郡,也杀了不少白骨洞的人,这才把白骨洞的气焰给压了下去。我们也才敢远离郡王府到这一带来采摘灵草仙药。只是今日不知道为何,这白骨洞又恢复了往日的气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对我们下手。”另外一位宫女接过话回道,提到夏立时,她脸上明显露出敬仰之色,但说到后面时,她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和担忧。

  这是夏云杰第二次听到夏立的名字,倒是对他微微起了一丝好奇。

  “不好,莫非是那白骨洞洞主马芫回来了?”身材丰满一些的宫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血色,尖声叫了起来,眼中满是惊恐。

  “马芫是谁?很厉害吗?”夏云杰见那宫女只是一提起马芫就惊得脸色苍白,目中满是惊恐,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何止厉害,那马芫简直就是大恶魔。他喜饮人血,吃人脑浆心脏。无数年来,骷髅山一带不知道多少人进了他的肚腹。可偏生他神通广大,法力精深,乃是上古截教金仙,后来改投了西方教,当了紫衣使者,根本无人奈何得了他。不行,不行,我必须得马上回去禀告仙君大人,好让他早做好准备,或广邀好友,或上报天庭。”宫女越说越是担心,再也不顾得跟夏云杰详说,福了福身,便急急忙忙往郡王府赶去。

  夏云杰也就刚好遇到随口一问,倒也不想多管,见两位宫女急急离去,他便继续往东飞去。

  对他而言,如今寻找巫祖句芒旗才是最重要的。况且那马芫既然是截教上古金仙,现今西方教的紫衣使者,想想也必然是厉害无比,夏云杰如今还不是太乙金仙,也没有修成不死不灭之身,还是不要插手此间事情为妙,万一惹出像慈航道姑这类西方教尊者级或者副教主级的人物,那可就麻烦大了。

  既然那夏立仙君是天庭驻守此间的郡王,自然还是由他想办法解决。想来那仙君有天庭的背景,马芫总也得忌惮一二。

  循着那缕越来越浓烈的气息寻去,大概过了半天时间,夏云杰到了一个广袤的荒漠地带。

  这荒漠地带不仅寸草不生,漫天黄沙,而且还被死亡的气息笼罩,与蓬莱仙岛其他地方的生机盎然,仙灵之气充盈情形截然相反。

  “怎么会是这里呢?”

  望着一望无垠的荒漠地带,感受不到丝毫生物的活动痕迹,夏云杰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在他想象中,句芒既然是上古木神,主草木和万物生长,不管这里是他损落的地方还是巫祖旗丢落的地方,应该是万物复苏,生机盎然,春光明媚的地方才是,怎么反倒是一片死亡之地。

  但那缕熟悉的感觉在这片死亡之地却无比的强烈和清晰,显然是没有找错地方。

  “为什么不可以是这片地方?生死就如阴阳一样,本就是相依相克又相存。没有生何来死,没有死何来生?有生才有死,有死才有生。句芒既然是上古木神,主草木和万物生长,他能赐下生机,孕育万物,自然也可以夺取万物的生机。”巫咸的声音突然在夏云杰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没有生何来死,没有死何来生?有生才有死,有死才有生……”一句句话落在夏云杰的心头,如同晨钟暮鼓,隐隐中他似乎窥到了一丝不死不灭身的奥秘。

  许久,夏云杰才从巫咸的话语中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微笑道:“谢谢师尊指点,我想我已经窥到了一丝不死不灭身的奥秘了。”

  “你的天赋是为师这辈子见过最高的,为师从来没有怀疑你能参悟不死不灭身的奥秘。”巫咸说道。

  “谢谢师尊,现在还是先在这荒漠中一探究竟吧。”夏云杰道。

  “好。”

  飞凌到荒漠的上空,特意打开了眉心中的那只独眼,夏云杰现这荒漠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广袤许多,几乎占据了蓬莱仙岛近百分之一的地域。

  别小看这百分之一地域,若是以地球的面积来衡量,不知道有多少个地球呢!

  在这片地域,几乎看不到有什么生物的活动迹象,只有零星几个一看就是修炼邪魔功法的魔道中人藏在这片地域的一些特殊地方炼制魔门法器。

  夏云杰自然不会去多管闲事,收了独眼。

  既然知道这片地域几乎没有人,只有零星几个魔道中人在活动,夏云杰也就没什么好顾忌,便施展开神念大肆搜索。

  很快,夏云杰锁定了一个地方。

  这是真正的死亡之地,人一进到这片地域便会感到完全的窒息、绝望、死寂……甚至这片地域连空气都是不流动的。

  夏云杰仿若再次回到了为救沈丽缇和杜海琼,虚空通道炸毁,陷入了那彻底黑暗死寂的空间的时候。

  夏云杰静静站在这片死亡之地,慢慢品味着这种绝望窒息死寂的感觉,那笼罩着不死不灭身奥秘的层层浓雾仿若渐渐被风吹散,露出了里面的轮廓。

  直到许久,夏云杰才有些不甘心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举目四处张望。

  那层层浓雾终究还是没办法完全散去,他看到的依旧只是不死不灭身奥秘的轮廓,无法一睹庐山真面目。

  举目张望,视线在这片死亡之地似乎也受到了限制,眼目所及的距离不过比常人稍微远个两三倍,然后便被死亡的气息给拦阻了,黑乌乌,雾蒙蒙的一片,再也看不清楚。

  独眼再次张开,一道金光射出,死亡的气息纷纷避让,显出了一片朗朗乾坤。

  夏云杰心中暗喜,刚要力催动独眼,他的目光骤然一凝,接着身子便是如电般****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