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两关山再起变数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两关山再起变数

  “是敖厉和金剑门的长老虚剑行。”夏云杰虽然有些意动,但还是轻轻放下瑶池圣女,脸上带着一丝意外之色。

  自从上次夏云杰为了金剑门不惜大举挥兵西河派之后,金剑门几乎有一半的门人弟子投入了夏云杰帐下听令,其中就有金剑门的长老虚剑行,而金剑门的掌门金子寒因为门派传承的缘故,依旧留守山门,发展金剑门。

  因为现在温桥府是敖厉在主事,虚剑行等投靠过来的金剑门弟子自然也是听从敖厉调遣,有事情也都是向敖厉禀告,一般不会来云横山找夏云杰。但今日虚剑行却与敖厉联袂而来,显然有什么事情要当面禀告夏云杰,这自然让夏云杰感到有些诧异。不知道金剑门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连敖厉都没办法决断,需要来面见他。

  “金剑门?很厉害吗?”瑶池圣女初来乍到却不知道金剑门,也没听过金剑门的事情,闻言不禁好奇地问道。

  “只是我温桥府辖区的一个门派,不算厉害,但在温桥府也算是一个不小的门派了。去年为了金剑门的事情,我们温桥府还灭了西河派,与西海龙宫结了点梁子……”夏云杰随口解释了一番。

  “弟子敖厉求见。”夏云杰刚大致解释完,门外传来了敖厉的声音。

  “进来吧,让虚剑行也一同进来吧。”夏云杰淡淡道。

  很快,敖厉和虚剑行进了思亲轩,夏云杰招呼两人坐下,主动开口问道:“莫非金剑门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不成?”

  “回师尊,确实有大事发生。这件事还是由虚剑行来向师尊您禀告吧。”敖厉起身回道,说话时看向瑶池圣女的目光带着一丝震惊之色。

  显然瑶池圣女刚刚突破成为金仙,身上法力波动还没有尽数收敛起来,被敖厉看出了端倪,知道瑶池圣女已经突破成为了金仙。不过因为有虚剑行在,他不好提这件事情。

  “哦,虚长老你说。”夏云杰看向虚剑行说道。虚剑行现在在敖厉帐下做事,所以敖厉直呼其名,不过夏云杰现在不大管府署那边的事情,倒是用长老来称呼虚剑行。

  “是,大人!这件事本来应该是由掌门来向大人面禀的,但因为事关重大,掌门不好离开,所以特命我来向大人当面禀告。”虚剑行神色凝重道。

  “你说!”夏云杰闻言坐直了身子,神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金剑门虽然不算什么大门派,但也算是有些实力的门派,能让他们这么重视,显然事情还是有些严重的。

  “事情还是跟两关山那条金庚紫铁矿脉有关系。”虚剑行说道。

  “莫非西元府还有人敢打两关山那条庚金紫铁矿脉的主意不成?还是说西海龙宫的人找上门来要替西河派讨说法?”夏云杰闻言脸色微微一沉,身上散发出一丝寒意。

  “大人误会了,并没有西元府的人打矿脉的主意,也没有西海龙宫的人找上门来讨说话,而是我金剑门在两关山下发现了更大的秘密……”虚剑行说到这来,声音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目光却下意识警惕地瞟了瑶池圣女一眼。

  “你只管说下去,这是本官的夫人。”夏云杰说道。

  “原来是夫人,卑职失礼了。”虚剑行闻言吃了一惊,急忙向瑶池圣女行礼。

  “虚长老言重了,你还是继续说吧。”瑶池圣女本就是下界大教的掌门,应对这些自然落落大方,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是。”虚剑行应了声,然后才继续道:“自从大人帮我们夺回矿脉之后,我们金剑门就安心全力开发两关山的矿脉,这一年来收入非常丰厚。”说到这来虚剑行感激地看了夏云杰一眼,“本来就这样我们上下已经很满足,想着这矿脉能开发个两三百年,到时金剑门的实力必然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想到这矿脉比我们想象得还要珍贵许多,这条矿脉表面上是庚金紫铁矿脉,但更深处却不是庚金紫铁矿,而是庚金紫钨矿。”

  “什么?是庚金紫钨矿?”敖厉率先忍不住震惊脱口道:“怪不得你一定要来面见我家师尊!”

  庚金紫铁矿虽然也是不错的矿石,但也就只能打造普通仙兵利器。但庚金紫钨矿那就不同了,那是凝聚了庚金精英的矿石,是一种能打造上等仙兵利器的上好矿石。像敖厉的镇海玄戟的主体材料便是庚金紫钨,可想而知,这庚金紫钨矿有多珍贵。

  当然敖厉的镇海玄戟所使用的庚金紫钨是经夏云杰从庚金紫钨矿中提取出来的精髓,不管是强度还是纯度都不是那开采出来的庚金紫钨矿能相比的。恐怕数百吨庚金紫钨矿提炼出来的庚金紫钨方才够打造敖厉手中的那杆镇海玄戟。

  但话又说回来,一条矿脉又何止数百万吨矿石呢?

  这样一条矿脉,对于金剑门这等规模的门派而言绝对是一条蕴藏着惊天财富的矿脉,根本不是他们金剑门能承受得起的。

  “你们估计这条矿脉有多少庚金紫钨矿?”夏云杰毕竟坐拥不死山,见过大世面,表现得比敖厉冷静了许多,沉声问道。

  “庚金紫钨矿非常坚硬,我们也没办法探测下去,不过据掌门估计,应该至少是一条中型庚金紫钨矿脉。”虚剑行说道,声音有些颤抖。

  “中型庚金紫钨矿脉!”这回就连夏云杰都有些动容,道:“看来我必须亲自去一趟了。”

  “我家掌门也是这个意思,请大人务必亲自去一趟,我们金剑门只要上面那条庚金紫铁矿脉,下面那条庚金紫钨矿脉尽数归大人所有。”虚剑行急忙道。

  金剑门自然眼红那条庚金紫钨矿脉,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想当年他们不过只是发现了一条庚金紫铁矿脉而已,就差点被西河派灭门。而这庚金紫钨矿脉的价值是庚金紫铁矿脉的千万倍,一旦消息传出去,别说金剑门根本不可能守住,就算温桥府府署能不能守住,虚剑行都没有信心。

  因为一条中型庚金紫钨矿脉,就算罗檀仙君这等人物也要为之大动干戈了。

  夏云杰虽然很厉害,但在虚剑行看来跟罗檀仙君还是不能相比的。

  所以这样一条矿脉,金剑门又哪敢沾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