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西河老祖之死

  “哈哈,就这么点本事竟然也敢抢我温桥府矿脉,杀我温桥府百姓,攻打我温桥府城池!”敖厉一戟劈退西河老祖,心中虽然也暗惊他的法力浑厚,但一点缓冲的时间也不给他,手中镇海玄戟“呼”地一声对着西河老祖当胸直刺过去。〔网

  西河老祖见敖厉杀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身子急忙往边上一闪,根本没敢举三角叉去挡镇海玄戟。

  没办法,刚才那一击到现在他的两臂还在麻中呢。

  见西河老祖往边上闪躲,敖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镇海玄戟在手中一翻,然后一横甩,镇海玄戟由刺改为横切,锋利的半月边对着西河老祖拦腰切去。

  西河老祖见状无奈只好把三角叉一竖,挡住了镇海玄戟。

  “当!”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再次响起,西河老祖连人带三角叉在镇海玄戟的横切下,连连后退,三角叉死死抵住镇海玄戟,不让它切割过来。

  “哼!”敖厉再次冷笑一声,手臂猛地往回一扯,镇海玄戟改横切为勾。

  这一勾,西河老祖整个人都猛地向前一个踉跄,三角叉差点就要脱手。

  趁这功夫,敖厉将镇海玄戟一挪再猛地举起,用锋利的半月边对着还没能稳住脚步的西河老祖当头就直劈而下。

  感受到头顶锋利的半月形锋刃落下,更有股冰冷无比的沉重力量随之由上而下压下,这股力量就像一座亿万年不化的冰山一般,还没有落下,就已经压得西河老祖浑身一僵,血气、法力为之一滞。

  这一僵一滞只把西河老祖给吓得差点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这是要人命的啊!

  “休得伤老祖!”就在这时有位长老赶到,正是那秃头的长老。

  那秃头长老拿的是一杆青龙大刀,眼见镇海玄戟对着西河老祖当头落下,急忙将青龙大刀一横,去挡镇海玄戟,不让它落下。

  敖厉见状眸子猛地一缩,镇海玄戟去势不改。

  “当!”一声,镇海玄戟落下,重重劈在了青龙大刀之上。

  “啊!”秃头长老一声惨叫,青龙大刀当下就脱手而去,双手满是鲜血,整个人更是守不住那一击之力,直线往下跌落。

  一道寒光由上落下,直线往下跌落的秃头长老由头到脚被劈成了两半,血雨洒落,血腥气味弥漫。

  天地一片死寂!

  一戟劈死玄婴期玄仙!

  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才真正意识到敖厉刚才击打西河老祖那一戟力量有多么恐怖,怪不得连西河老祖都要连连败退,之前他们还以为西河老祖徒有虚名呢。

  如今方才知道不是西河老祖徒有虚名,而是那温桥府府令不知道从哪里招来的手下力量实在太恐怖了!

  “哪里逃!”一道厉喝声打破了死寂,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手握长戟化为一道长虹,连人带戟朝西河电射而去。

  而在这道长虹之前,一道浑体金光的巨大鲤鱼“轰!”地一声跳入了奔腾的西河中,一路往西急游去。

  西河直通西海!

  “看,西河老祖竟然逃了!”

  观战之人惊呆,本已经从城里冲杀出来,准备放弃守城与温桥府大军面对面大战一场的西河派将士们也都呆了!

  西河老祖竟然逃了!

  “可惜了!若不是袁拓替西河老祖挡那一戟,西河老祖恐怕就交代在这里了。如今他遁入西河中,以他的水性,那敖厉再也奈何他不了了。”卫海川的师父面露惋惜地摇摇头。

  其余观战之人也都这么认为。

  但见识过敖厉水性的薛元鹏嘴角却泛起一丝很微妙的苦笑,他知道西河老祖若不逃跑,而是召集人马与敖厉决一死战,或许还有几分逃生的希望,但现在,他却是自己断了自己的生路。

  因为他的逃跑,那数千万的教众就彻底成了摆设,再也没办法帮助他。

  众人震惊之际,敖厉也连人带戟入了西河。

  这时西河老祖早已经显了他鲤鱼之身,鱼尾一摇,早已经顺着河流如电般朝西海的方向游去,度之快让人惊叹不已。不仅如此,在顺流逃遁之际,西河老祖还不忘掀起千丈巨浪,一道接着一道地朝着身后席卷而去。

  “西河老祖在水中果然有几分真本事。”

  “看来那敖厉是杀不了他了!”

  “……”

  就在人们纷纷惊叹,以为西河老祖必然能逃出生天之际,只见那敖厉在水中遁行的度竟然比西河老祖都要胜上一筹,不仅如此,他一入西河中,西河老祖掀起的一道道千丈巨浪竟然立刻就平静了下来。

  “此人竟然也是水遁的高手,看来西河老祖危险了!”人们再次纷纷惊叹。

  不过西河老祖毕竟法力比敖厉深厚,再加上敖厉没有显出真身,急追杀了一段路途,两人的距离缩短终究有限。

  “你还想逃吗?”敖厉见短时间追不上西河老祖,也就懒得再跟他浪费时间,手中镇海玄戟往水中一搅。

  “咔咔咔!”顿时奔腾的西河水突然停止了,结成了冰河。

  “这……”所有人全都瞪圆了眼珠子。

  西河老祖眼中则流露出惊恐万分之色,他能在水中急遁行,但在冰中却不能。

  说时迟那是早,就在西河老祖眼中流露出惊恐万分之色时,敖厉已经连人带戟穿过冰河,转眼便到了西河老祖身后。

  “不!”西河老祖感受到背后透射而来的锐利杀气,不甘心地尖声叫了起来,三角叉往后一转,想要架住镇海玄戟。

  但镇海玄戟本就重如巨山,而如今是一个匆忙应架,一个是蓄势刺来,三角叉又如何挡得住镇海玄戟。

  “当!”一声巨响,三角叉被镇海玄戟撞击开去,而镇海玄戟去势不减的狠狠刺在了西河老祖背上。

  “啊!”西河老祖一声惨叫,镇海玄戟已经透体而过。

  天地一片死寂!

  威震西元府,乃至整个石渠郡的西河老祖就这样被一个下等府府令的帐下大将给一戟杀死了!

  很多人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幕,但事实就这样活生生地摆在他们面前,却由不得他们不相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