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边界冲突

  “我这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很快夏云杰就摇了摇头,自嘲了起来。

  他这一路修炼下来,虽然其中也经历了许多生死,但比起很多人来不知道幸运了多少倍。

  如今更是在“年纪轻轻”的情况下,便修炼到了可以与初期太乙金仙勉强一战的程度,这其实已经逆天到了极点,若再“年纪轻轻”自行悟透不灭不死玄功,那还让其他人怎么活啊?

  “老爷,邓大人求见。”就在夏云杰摇头自嘲之际,童子进来禀告道。

  “让他进来。”夏云杰点点头,从******上站了起来,信步走到搭在碧潭之上的紫竹露台。

  “拜见老爷。”邓凌进来,恭敬地拜见夏云杰。

  “你亲自前来,可是金阳城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夏云杰一边指了指身边的竹椅,示意邓凌坐下,一边随口问道。

  邓凌知道夏云杰平时是个随和之人,倒也没客气,毕恭毕敬地落了座,然后道:“回老爷,是西河派与我温桥府的金剑门起了冲突。金剑门上下,死伤过半。宫山县县令救援了金剑门门人,但因为西河派实力强大,不敢轻启战端,如今把金剑门的门人送到了金阳城。老师虽然有心要替金剑门报仇,但奈何西河派实力强大,老师心有忌惮,便遣我来请示老爷。”

  “西河派!”夏云杰目中寒光一闪,淡淡道:“宫山县与西元府毗连,金剑门既然位处宫山县,偶尔与西元府境内的势力起冲突纠纷也是正常。关键是这冲突纠纷是因何而起,若理在金剑门,老爷我身为温桥府府令,就算对方是西河派,也必然要替金剑门讨回公道。”

  “这件事小的们都已经调查清楚,起因是金剑门在两府之间的两关山发现了一条金庚紫铁矿脉。那两关山因为位于两府之间,又不是什么灵山灵脉,而且因为煞气甚浓,没有什么植被,算是一处穷山恶水,所以平时除了一些猎户在那里讨生活,不管是我温桥府还是西元府都没有什么门派势力去占领这两关山,于是这两关山便成了无主之山,只是作为一条界线把我们温桥府和西元府隔开。”

  “却未曾想,近日坐落与两关山附近的金剑门一位门人无意发现那两关山下面有一条金庚紫铁矿脉,规模有中等左右,那植被不长便是因为这矿脉散发出了金庚煞气缘故。金剑门自然便派人去开采,没想到这件事被同样位于附近的西河派门人知道了,那西河派便说这两关山是他们的。金剑门也是有些实力,门中也有三位玄气期玄仙,自然不肯将这藏有金庚紫铁矿脉的两关山让与西河派。但因为西河派实力强大,便想一分为二与他们平分,没想到那西河派却仗着人多势众,实力强大,极为霸道,竟然就直接杀上门,连金剑门的山门都给占了。”

  “岂有此理!那两关山本就是无主之山,自然是谁先占有谁先得。况且金剑门已经让他们一半,他们竟然还敢杀上金剑门的山门,把金剑门都给占了。莫非他们西河派以为自己强大,背后还有靠山,本老爷就不敢对他们动刀子吗?”夏云杰不听还好,这一听,顿时目中杀机毕露,猛地站了起来。

  “老师也是这个意思,但见西河派实力强大,听说其背后还有靠山,终究不敢轻易起兵。”邓凌其实心里也早就憋了一口气,见夏云杰发怒,不由得一脸激动道。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不管那西河派的靠山有多硬,老爷我既然为温桥府府令,就有职责保护一方百姓财产、性命安全,为他们主持公道!”夏云杰冷声道,说完便伸手抓着邓凌的手臂,直接卷起一道虹光朝金阳城的方向划去。

  不过转眼间,夏云杰便带着邓凌降落在金阳城府署大堂。

  “拜见师尊!”

  “拜见老爷!”

  在府署大堂办公的敖厉、魏崇等人,见夏云杰突然亲自降临府署,慌忙上前来拜见。

  “拜见府令大人!”大堂中还有两个人,一个腰杆笔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透着一股剑气的中年男子,只是神色却有些憔悴悲伤,另外一个则是一位老者,同样如此。这两人见敖厉等人慌忙拜见夏云杰,也急忙起身拜见道。

  “你们是金剑门的人?”夏云杰挥了挥手示意敖厉等人免礼,目光却落在了那两个不认识的人身上。

  “回大人,贫道正是金剑门的人。贫道是金剑门的掌门金子寒,这位是本门的长老,虚剑行,还请大人替我们主持公道!”那中年男子和长老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面带悲愤凄凉,看向夏云杰的目光带着一丝期待。

  若是以前,发生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有人会上门求助官府。请求官府帮他们出面主持公道,对付西河派这等在石渠郡都有些名声的大势力,那根本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数年前,夏云杰言出必行,数日之内平定整个温桥府,树立了强大的威信。这些年又以铁腕手段肃清风气,使得整个温桥府井然有序,欣欣向荣,使得夏云杰不知不觉中成了温桥府人民心中真正可以保护他们,替他们主持公道的掌政者,就连一些如金剑门门主这类强者,看着温桥府的点点滴滴变化,对夏云杰的心态也在发生着变化。

  所以这次西河派强势入侵金剑门,灭杀金剑门大量门人弟子,金剑门上下在走投无路之下,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温桥府官府,想到了府令大人夏云杰。

  当然西河派实力非常强大,金子寒和虚剑行对官府也不敢报什么希望,甚至一开始见接待他们只是敖厉,还以为夏云杰根本不敢管这件事情,所以连面都不露一下。直到现在,见夏云杰突然亲自赶来,这才真正升起了一丝希望和期待。

  “你们的事情本官已经听邓指挥使说起,你们放心,你们既然是我温桥府的子民百姓,本官身为温桥府府令必然替你们讨回公道!西河派怎么对待你们,本官也必然怎么反击他们!”夏云杰神色凛然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