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一击伤敌

  “也罢,既然道友这么说,本掌教也就不多事了,你们请便吧。只是今日是五行果大会,还请两位点到为止,莫伤了性命。”青虚掌教收回了拂尘,淡然道。

  不过从他的话中却不难听出来,他还是想保水易天一命。

  “多谢青虚掌教成全!”地龙将见青虚收回了拂尘银丝,冲青虚抱了抱拳,然后转向了水易天,面露狞笑道:“小子,虽然青虚掌教说要我莫伤了你的性命,但万一我控制不住失手,那你就自认倒霉吧。”

  “莫要猖狂,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水易天冷冷一笑。

  “哈哈,既然如此,巫咸门就从你第一个开始吧。”地龙将将手中长枪一晃,化虹冲上云霄,远离了五行山。

  毕竟这里是玉清教重地,他可不敢破坏了这里。

  水易天见状冷笑一声,祭出了裂天仙戟,同样化虹冲上云霄,然后裂天仙戟往地龙将一指道:“来吧!”

  “也罢,既然你这么急着求死,本将就成全你!焱龙出击!”地龙将冷喝一声,头顶升起一道翠光,遮住天仙气息,长枪对着水易天便狠狠刺了过去。

  长枪一刺出去,便化为了一条张牙舞爪,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火龙。

  火龙散发着滔天的威严,咆哮如雷声滚滚,响震天地,四周天地的温度更是骤然升高,甚至连下方观战之人都感到了难以抵挡的炎热,不由自主地运转法力抵御。

  “果然不愧为焱龙大帝帐下的四大龙将中排名第二的地龙将,此枪一出,恐怕仙丹期天仙以下的境界根本不是一枪之敌。那巫咸门掌教弟子似乎也只有仙露期左右,这一枪之下,恐怕要非死即伤了。”人们中有惊叹,也有惋惜,没有一个人看好水易天。

  也是,巫咸门说到底也不过只是刚刚崛起的一方势力,水易天只是掌教弟子,实力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甚至就连青虚掌教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并不看好水易天。

  唯有巫咸门的人脸上没有半点担忧之色。

  水易天那可是巫咸门中,掌教之下的第一高手。当年暗中收服凌霄教时,就连凌霄教的掌教都被水易天压着打。这地龙将实力虽然强大,不过也就跟凌霄教的掌教差不多。而如今又过去几年,水易天实力却又比以前长进了不少,这地龙将竟然敢挑战水易天,根本就是自取羞辱。

  “给本皇开!”水易天见状目中凶光大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突然冷喝一声,手中的裂天仙戟对着那条长枪所化的火龙便猛地劈了过去。

  顿时间,那片空间连同那条火龙被裂天仙戟劈了开来。

  火龙发出一声哀嚎,重新化为长枪落回地龙将的手中,变得黯淡无光。

  “噗!”一口鲜血从地龙将口中狂喷而出,整个人连退数十里。

  只是一击,地龙将已经受了创伤。

  天地间突然间便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怎么可能?仙丹期天仙的地龙将竟然在巫咸门掌教弟子一击之下,便受了伤。

  那巫咸门的掌教岂不是更厉害?

  所有人突然将目光投向了那个一直表现得很风轻云淡的白衣男子,突然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就连青虚望向夏云杰的目光都不由自主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一个能教出一击便击伤仙丹期天仙的弟子,他的实力恐怕应该达到仙婴期天仙的水平了吧。

  仙婴期天仙,那已经是下界能存在的最高级别了。虽然同为仙婴期天仙,实力还是有高有低,就像焱龙大帝身具烛龙血脉,一旦施展爆发全部实力可以堪比玄仙,但不管怎么样,一旦成为仙婴期天仙,便也意味着真正跻身下界超一流高手行列,是有资格与青虚掌教等人平起平坐的。

  “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强,倒是本将小瞧你了!”地龙将抹了下嘴角的鲜血,一对大眼凶狠地盯着水易天。

  “哈哈,本皇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弱,倒是高看你了。”水易天张狂大笑,一双大眼俯视着地龙将,充满了不屑。

  “别得意得太早!”地龙将冷笑一声,然后突然有一道龙吟声在天地间响了起来。

  地龙将卷起一股烈焰,转眼化为了一条真正的火龙。

  火龙长数十里,通体赤红,张口喷吐着烈焰,烈焰中有尖锐的枪锋闪着寒光,正是地龙将的法宝火云枪。

  无边的龙威带着能燃烧人魂魄的热浪席卷过天地,除了一些真正的强者,其余的人在赤红天空的照映下,脸上都露出苍白之色。

  龙,在上古时代便是最强大的种族之一,天生就有着强悍的体魄,超强的战斗力。

  “去死!”地龙将一声怒啸,口中喷出一道烈焰,烈焰中枪芒锋芒毕露,直取水易天,同时地龙将更是抬起了泛着赤色寒芒的巨爪,对着水易天当头抓去。

  “龙也是有强有弱的,就凭你也配在本皇面前显露龙威?”水易天见状不仅没有露出丝毫畏惧之色,相反脸上的不屑之色更浓,看向地龙将的目光如同真正的王者俯视臣民。

  “现在本皇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龙威!”

  一道穿透云霄,充满了莫大威严的龙啸声骤然响起,一条背部是赤红色,腹部是黑色,长着两个脑袋,一个赤色龙头,一个黑色蛇头,似龙非龙,似蛇非蛇,庞然巨物突然出现在空中。

  赤色的流光与黑色的流光在它庞大的体表流转,渐渐汇合交织在一起,仿若阴阳交合,演绎着天地间至奥的大道,散发着让人不由自主感到浑身战栗的恐怖气息。似乎一旦那赤色的流光和那黑色流光真正融合在一起,任何东西都无法抵挡住它的摧毁。

  “烛龙的气息!烛龙的气息!你,你是赤炎天龙帝的后裔!”地龙将面对那来自烛龙的浓烈气息,浑身都忍不住打了哆嗦,尖声叫了起来。

  血脉力量更是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