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兄弟阋墙(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四,叫你来是什么事,你心里清楚吧?”

  彭斌也没废话,眼睛看向了邓少宝,开口说道:“咱们哥俩是从小长大的兄弟,就算你有对不起哥哥的地方,那肯定是我做的不对,当哥哥的在这里先给你道个歉……”

  “别……斌哥,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邓少宝被彭斌的话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道:“斌哥,您这莫名其妙的把我给叫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能被邓荣坚委以重任,负责家族中最赚钱的买卖,邓少宝自然也不是草包,他别的本事未必有,但装糊涂却是把好手,这会脸上就全是迷惘的神色,很无辜的看着彭斌。

  “邓老四,你的意思是,当哥哥的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了?”彭斌脸上的笑容在逐渐消失着。

  “没……当然没有……”邓少宝心中感觉有些不妙,但还是陪着笑脸说道:“斌哥,我现在负责的那矿场就是你打下来的,当弟弟的一直都感激不尽呢……”

  “哦?你也懂得感激两个字?”

  彭斌忽然之间变了脸,大声喝道:“邓少宝,既然我彭某人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何私下里向缅甸政府通报我的消息,让他们把我逼入到野人山之中?这就是你感激我的方式吗?”

  彭斌一米九多的身高,站在也就是一米七的邓少宝面前,几乎就是在俯视着对方,骤然翻脸后所带来的那种强大的无形压迫力,让邓少宝膝盖一软,如果用右手撑住了身边的桌子,差点就当场跪倒了下去。

  “斌哥,冤枉……我冤枉啊!”

  听到彭斌的话,邓少宝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喊冤枉,“斌哥,我前段时间一直都在缅北矿场呢,这前几天才回来,我哪里知道你的消息啊?”

  “彭斌,你少来血口喷人,阿宝从来都不参与到家族事务,他根本就不知道你的事情……”

  邓荣坚此刻也忍不住了,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做生意是把好手,但性子相对却是要软一些,和人争斗的经验更是远不如彭斌,所以邓荣坚生怕儿子被彭斌诈出了什么话来。

  “邓叔,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

  彭斌叹了口气,看着邓荣坚说道:“看在我阿爸的份上,只要你退出长老会,带着你们这些年挣下的钱离开缅甸,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依照彭斌的脾气,对邓荣坚这些吃里扒外的人,肯定是要赶尽杀绝的,但他也知道,自己刚接掌彭家,需要的不仅是立威,更要稳定人心,否则彭斌怕是早就大开杀戒了。

  “彭斌,你……你是什么意思?”

  听到彭斌的话,邓荣坚脸上露出了错愕的神色,说实话,彭斌的提议让他真的有些心动,带着自己这一脉人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离开缅甸,这未必不是一条光明大道。

  要知道,对付彭家父子,一向都是以陈天虎为主导的,邓荣坚虽然心里对彭老大很不服气,但他却是没有陈天虎那种想吃下彭家的野心,充其量只是想增加一些邓家的话语权和金钱上的利益罢了。

  眼下彭斌强势逼宫,邓荣坚心里已然是有了一丝悔意,他很清楚就算自己不让出这个长老的位置,日后在长老会怕是也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了,现在的彭斌,可是要比当年的彭老大更加的强势。

  “是啊,彭斌,你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还没等邓荣坚来得及仔细思考彭斌的话,陈天虎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刚当上家主,就想把我们这些老家伙们给踢出去吗?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叔伯?”

  “彭斌,你说阿宝泄露出去的消息,可有证据?”

  陈天虎的话,将邓荣坚飘忽的心思又给拉了回来,他在彭家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了,跟着彭老大南征北战打下了现如今的基业,凭彭斌一句话给让出来,邓荣坚心中也是舍不得的。

  而且通知缅甸政府彭斌行踪的事情,是邓荣坚用单线电话和儿子直接联系的,不可能被人窃听到,也就是说,彭斌不会掌握任何的证据,如果此时答应了彭斌的条件,那反倒是坐实了邓家出卖彭斌的事情。

  “要证据是吧?”彭斌摇了摇头,转脸看向了进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彭浩。

  “邓少亚,进来!”彭浩冲着彭斌点了点头,扬声喊了一句,而听到邓少亚这个名字之后,邓荣坚和邓少宝却是同时变了脸色,忍不住回头向大门处望去。

  “浩哥,斌哥……”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和彭浩与彭斌打了个招呼之后,默默的站在了邓荣坚的身前,开口说道:“二叔,我求过浩哥了,这件事你承认,浩哥会给你和四哥一条活路的……”

  “邓……少……亚!”

  看着面前的年轻人,邓荣坚的眼睛几乎都要瞪出了眼眶,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是你亲二叔,你……你竟然帮着外人对付我,你……你对得起你那死去的爹娘和大哥吗?”

  “我爹娘?”

  听到邓荣坚的话,邓少亚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一把抓住了邓荣坚的衣襟,开口吼道:“你还敢在我面前提我爹娘,他们是怎么死的?你自己不知道吗?还有我大哥,他那年才八岁,你就能狠心下得去手?”

  “你……你说什么?”

  听到邓少亚的话,邓荣坚整个人一下子懵住了,脸上现出一丝惊恐的表情,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隐瞒了二十多年的事情,今日竟然被邓少亚说了出来。

  “少亚,你……你是不是听到什么谣言了?”

  邓荣坚深深的吸了口气,很努力的想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但他的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在颤抖着,因为邓少亚的话,触及到了他内心最不愿意回想起的一件事情。

  “谣言?我亲爱的二叔,是什么谣言?是你杀兄弑嫂的谣言吗?”邓少亚仰头大笑了起来,神态已然是有些疯癫了,泪水从他的脸上不断的滴落,那伤心欲绝的样子显然不是装出来的。

  “三炮,看明白没有啊?”

  站在方逸身后的胖子,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三炮,他没想到这个和自己一路来到彭家的年轻人,居然还是这场戏的主角,侄子撕亲叔,这样的戏码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得到的。

  “那当叔的兄弟阋墙,眼下侄子来报仇了……”三炮低声回了一句,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对话,但场内的人几乎都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你们哥俩闭嘴,要不然让你们去外面等着去……”

  方逸没好气的回头瞪了一眼胖子和三炮,眼前场内的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这哥儿俩居然还有心思在这儿讨论剧情,难不成真的当自己是来看戏的?

  --

  PS:兄弟们,求月票推荐票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