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握手言和

  “方逸?他来见我们做什么?”

  宇文烟和罗洪相视一眼,两人皆是一头雾水,不明白方逸这时候上门来要干什么,不过有弟子通传,两人神识是放开,立刻就发现了方逸和钟离无双。

  “有请。”

  对方堂堂正正通传来见,宇文烟也不好失了礼数,命弟子请方逸来凌霄阁,最重要的是,灵霄阁之中,有重重阵法,真要动起手来,在灵霄阁之中,更容易将方逸斩杀。

  虽说在宇文烟和罗洪眼中,想要斩杀方逸并没有什么困难,但其身边终究是跟着一位元婴修者,随时都可以撕裂空间离开,宇文烟虽然能够封锁虚空,但也不是瞬息之间能够完成的,远不如凌霄阁之中方便。

  很快,方逸和钟离无双在凌霄宫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凌霄阁。

  “见过宇文道友,罗道友。”见到宇文烟与罗洪,方逸毫不客气的以道友相称,显然是把自己摆在了与凌霄宫两位太上长老同级的位置。

  “方道友年纪轻轻,实力非凡,宇文佩服。”宇文烟先是客气了一句,随后道:“不知方道友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张自来张宗主率三位元婴供奉攻打天地宗,两位道友可知此事?”不等两人相让,方逸自顾自坐下,钟离无双站在身后。

  “刚刚得知。”

  宇文烟道皱着眉头说道:“张自来留下的心灯影像我们已经看过,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已经知道,贵宗门下弟子杀戮我凌霄宫弟子,此事,张自来倒也没有做错,唯一做错的是错估了天地宗的实力。”

  “没错。”方逸笑道:“连云海域本就是以实力说话,三大圣地作为霸主,统治连元海域数十万年,靠的也是实力,不妨再告诉两位道友一件事情,严正真和罗华已经臣服于天地宗。”

  “这个我们已经猜到了。”罗洪道:“方道友今天来,是为了耀武扬威而来?还是说,想要称量称量我们这两位太上长老的实力?”

  对于方逸进来后的种种行为话语,罗洪顿感愤怒,真想将方逸立即毙于掌下。

  “非也。”方逸摇了摇头,笑道:“方某今日前来,是想告知两位,天地宗有足够的实力与凌霄宫,甚至三大圣地分庭抗礼,所以无论过去如何,方某希望,天地宗与凌霄宫可以相互既往不咎,化干戈为玉帛。”

  “呵呵,说的好听。”宇文烟呵呵一笑,一脸玩味的说道:“你天地宗门下弟子杀我凌霄宫弟子,又杀了我宗门宗主与供奉,你天地宗何时吃过亏,又何来相互既往不咎?”

  “凌霄宫弟子已死,当时具体情形如何我不好一言概之,不过常丰也好,常乐山也好,欲制方某于死地可做不得假,也不见两位道友有何阻拦;另外,也请两位道友扪心自问,凌霄宫是否也在等机会除掉天地宗,或者说,除掉方某。”

  方逸的目光盯着两人,继续道:“若不是忌惮我背后师门实力,怕是早就倾巢而动,剿灭我天地宗了吧。”

  “孰是孰非,方某已不想再去计较,亦不想再与三大圣地斗来斗去,天地宗无非只想找个地方慢慢发展而已,若三大圣地执意相逼,说不得方某也只有厚着脸皮请师门前辈出手了。”

  方逸直接坐实了隐世宗门的事情,搬出个师门出来,反正方逸背后的确有个道门,只不过除了一个不能离开雷海的师父以外,再没有其他人罢了。

  “敢问方道友究竟师承何门何派?”既然方逸自己提到师门,宇文烟正好借这机会询问,或许能够查出些蛛丝马迹。

  “师门名讳,未经师尊允许,不可泄露。”方逸不会与对方多说,隐晦一些,让对方随便猜去。

  “师尊曾教诲,凡事靠自己,因此方某等人闯荡连云海域以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未曾劳烦师门前辈出面,便是被贵宗常乐山追杀,也是师门前辈主动出手相助。”

  “方某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两位道友,方某以及方某背后的师门,无意与三大圣地争抢什么,天地宗也只不过是方某等人的历练而已。”

  “天地宗无意与三大圣地为敌,并非就怕了三大圣地。”方逸最后说道:“何去何从,还望两位道友仔细考虑。”

  “化干戈为玉帛,也不是不可以。”宇文烟沉默片刻,道:“方道友口口声声师门如何师门如何,若是就这样化干戈为玉帛,传扬出去我凌霄宫的面子可不好看。”

  “是么?”方逸笑了笑,道:“那依宇文道友的意思,要当如何?”

  “这样……”宇文烟环指凌霄阁:“这座阁楼传承近十万年,其中布有三十六座阵法,若是方道友能够安然离开凌霄阁,凌霄宫便与天地宗握手言和,如何?”

  “那倒是简单,就这么说定了。”

  让宇文烟和罗洪感到意外的是,方逸痛快的有点不像话,殊不知,就算他们两人不提,方逸也会透露自己可以在阵法之中任意穿梭的本事,现如今宇文烟提出来,刚好合了方逸的心思。

  坐在椅子上,方逸的模样稍显懒散,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两位道友可要留在阵中干扰?”

  言外之意便是:你们要不要借这个机会杀我?

  宇文烟与罗洪对视一眼,宇文烟道:“方道友若是有把握,也无不可。”

  “师兄……”钟离无双正要说什么,却被方逸伸手阻止,方逸本身就通晓阵法,知道以自己如今对于空间的理解催动流光羽翼,根本没有阵法可以阻拦,或者说,至少分神期所能布置的阵法无法阻挡。

  留下‘阵道’的公孙正,便是分神期修为,终身研究阵道,即便如此,‘阵道’中记载的那些阵法,也没有能够阻挡流光羽翼的。

  对此,方逸颇有信心。

  “钟离师弟,你先出去等我。”

  “且慢。”钟离无双正要转身离去,宇文烟出声阻止道:“方道友,钟离道友,宇文丑话说在前面,凌霄阁乃是凌霄宫重地,其中阵法危机重重,方道友若是陨落其中……”

  “我若陨落其中,天地宗不得计较。”方逸想都没想,顺着宇文烟的话道:“此事,我师弟钟离无双自会作证。”

  “方道友果然爽快。”宇文烟嘴里夸赞,心理却是有些打鼓,见方逸这般模样,分明就是十拿九稳,让宇文烟心生怀疑,自己想的这办法,是不是太简单了些。

  不过转念一想,此举对凌霄宫也没有什么损失,面对天地宗的强势崛起,宇文烟刚刚还在发愁如何应对,现如今方逸主动上门,又痛快答应闯凌霄阁阵法,刚好给了他们两位太上长老一个台阶。

  方逸死在阵法之中自然是最好,若是方逸真能破开凌霄阁中重重阵法,凌霄宫与天地宗言和也未尝不可,毕竟自己这太上长老有言在先,方逸又是冒了生命危险闯阵,也算是给了门下弟子一个交代。

  钟离无双离开凌霄阁,在门外等候,宇文烟一挥手,凌霄阁之中景色骤变,墙壁桌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沙漠,烈日当空,身在沙漠之中,方逸有一种被架在烤架上炙烤的感觉。

  风起,那些砂砾随风扬起,如一道道剑气,锋利无比。

  “幻阵、困阵、杀阵……”方逸嘴角露出笑容,瞬息之间便察觉到,这阵法之中几乎包容了所有阵法,也有封锁虚空的阵法。

  但是这些阵法,却仍是不急阵道中记载的那些阵法精妙,若是方逸修为再进一步,到达元婴境界,甚至可以将这些阵法一一破解,只是以现在的修为来看,还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必要。

  正这时,天空之中,一只巨大手掌出现,遮蔽了烈日,也遮蔽的天空,凌空拍下,似乎笼罩了整片沙漠。

  “这是宇文烟配合阵法攻击,还真是不留手。”方逸背后羽翼张开,伸手凌空画门,便见那沙漠之中,出现一座门户,门户之内,一片漆黑,方逸在流光羽翼的包裹下迈入门户消失不见,下一刻,身影便出现在凌霄阁门外,站在钟离无双身旁。

  与此同时,宇文烟与罗洪二人亦同时出现,看向方逸的眼神之中满是震惊,想不到,方逸破解凌霄宫的阵法竟如此简单直接,竟是瞬间移动。

  可正因如此,才让两人震惊,方逸的神识还是半步元婴,并未真正成就元婴,就算是元婴修者,甚至就算是宇文烟,也不可能从凌霄阁的阵法中通过瞬间移动出来。

  “方某这点微末伎俩,可入得了两位道友的法眼?”方逸背着双手,视线扫过宇文烟与罗洪。

  “凌霄宫信守诺言。”宇文烟伸手一只手:“自此与天地宗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

  正如方逸所料,宇文烟见了方逸这手段,顿时打消了翻脸的念头,方逸的实力他们清楚,若是真正翻脸,凌霄宫元婴境界以下的修者,怕全都会死于非命,他们又抓不住方逸,待日后方逸成就元婴,凌霄宫怕是要在连云海域除名了。

  宇文烟心中甚至有一丝庆幸,庆幸方逸主动找上门,给了他们这个台阶。

  方逸亦伸手,不过手伸到一半突然停下:“两位道友,申屠宗主何在?”

  “方道友果然重情重义之人。”宇文烟似是赞许般点点头,道:“放心,申屠雄的确在闭关之中,不过张自来即已身死,凌霄宫目前也没有合适人选担任宗主,怕是还要劳烦申屠雄。”

  “如此最好。”方逸这才与宇文烟的手握在一起,以示言和。

  凌霄阁中的阵法已经关闭,宇文烟与罗洪坐在主位,方逸和钟离无双坐在对面。

  “既然已经言和,有些话不妨明说。”重新落座后,宇文烟开门见山的说道:“方道友可知,凌霄宫,或者三大圣地为何想要试探天地宗的实力,或者说,为何想要除掉天地宗或者除掉方道友。”

  “大概是担心天地宗的实力凌驾于三大圣地之上。”方逸笑道:“又或者,担心方某成就元婴之后,会对三大圣地不利。”

  “或许现在方道友未曾这样想过。”宇文烟道:“不过人类的欲望往往会伴随着实力的增长而增加,方道友又如何保证将来实力大进之后不会对三大圣地的资源生出觊觎之心?”

  不等方逸回答,宇文烟又道:“几十万年以来,三大圣地都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这也是之前我们决定收回方道友客卿长老令牌的原因,无极宫和九天宫不会同意方道友这样的人物加入到凌霄宫中来,为的也是避免一家独大,破坏这种平衡。”

  “有这种平衡存在,三大圣地才能几十万年相安无事。”宇文烟道:“天地宗就不同,若是方道友成就元婴,恐怕实力足以横扫连云海域,到时候无人制衡,想怎么样,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尽管已经与方道友握手言和,但是凌霄宫依旧有这方面的担忧。”宇文烟道:“所以才开诚布公说出来,还望方道友见谅。”

  “无妨,方某做个口头承诺,天地宗无意与三大圣地争抢什么。”方逸伸手摩挲着青石桌面,淡淡道:“不过宇文道友应该对方某也有了解,若是有人欺到方某家人朋友头上,方某必不客气,玄阳宗便是前车之鉴。”

  “既已与方道友握手言和,凌霄宫必不会再打方道友家人朋友的主意。”

  宇文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道:“宇文提醒一句,天地宗之前招纳了大量金丹修者,虽说有誓言约束,但是也有不少漏洞可钻,方道友可要留心了,说不定会被人利用。”

  “宇文道友似乎话中有话?”平白无故提醒自己招纳的金丹修者太多,方逸相信,宇文烟定是知道些什么。

  “我们猜测,这次凌霄宫门下弟子被天地宗招纳的金丹修者所杀,应该有人想要从中挑拨离间。”罗洪直接开口道:“方道友可有查问过那两个金丹散修?”

  “查问过了。”方逸点头,对此事也未做隐瞒,道:“也通过其他渠道查验过,只能查到是两位散修。”

  “嗯,我们也只是提醒一下,也担心日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宇文烟和罗洪几乎可以肯定,定是有某一方势力渗透到了天地宗之中,才会有凌霄宫弟子被杀之事,目的就是给凌霄宫一个动手的借口。

  罗洪本就找了几个散修以此为目的加入到了天地宗之中,因此事情一出,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缘由。

  “多谢两位道友提醒,回去之后,方某定当严查。”

  方逸对此本就心有怀疑,现在宇文烟和罗洪又如此说,方逸自然会多加留意,此番回去之后,也要将加入进来的金丹修者全部排查一遍,以防再有类似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