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重聚

  申屠雄沉默片刻,思考着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沉吟了好一会才说道:“不瞒两位长老,之前,申屠亦有些猜测,只不过没有任何依据。ranwenwww.ranwena`com”

  “但说无妨。”宇文烟摆了摆手,示意申屠雄说下去。

  “彭斌,金丹后期,同境界中几乎无敌。”

  申屠雄说道:“方雷,擅长操纵雷电,速度极快,虽仅是金丹初期,却已经能够力敌金丹后期,情报中,龙旺达虽然很少出手,却也通晓一门镇魂音,可以震慑修者神识心魄,至于方逸,两位长老知道的似乎比我还多,不说也罢。”

  “这几人,年龄最大的龙旺达,也不足百岁。”申屠雄面色凝重的说道:“这样的人物,单独一个拿出来,也还能理解,可偏偏四人出自同一个地方。”

  “所以申屠曾怀疑,这四人背后,还有一座隐世宗门,这四人不过是出来历练的弟子。”申屠雄道:“如此年轻的四位金丹修者同出一个散修家族,这件事情太不可信了,更何况,这四人的实力还都能远超同境界修者。”

  “隐世宗门……”宇文烟沉吟道:“连云海域存在了几十万年,有一些隐世宗门也在所难免,可万年来都未有方逸这样的人物出现,也不是一个隐世宗门就能解释的。”

  “申屠也是全凭猜测。”知道了龙旺达的招魂幡,小魔王的瞬间移动,申屠雄也纳闷这四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怪物。

  宇文烟和罗洪问起,申屠雄也就扯了个隐世宗门出来,能够让宇文烟与罗洪二人有所忌惮就最好不过。

  “关于师门传承,方逸没有对你说起过什么吗?”罗洪问道。

  申屠雄沉思,像是在仔细搜索着记忆,许久,摇了摇头道:“没有,功法传承,在连云海域也是机密,申屠也未曾打听过。”

  “好了,你且退下吧。”宇文烟道:“常长老陨落之事,暂时不要公开。”

  “是。”申屠雄告退。

  “宇文师兄,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罗洪一脸恼怒的说道:“常乐山好歹也是凌霄宫太上长老,不能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吧。”

  “方逸渡过金丹大劫,自然有人比我们着急。”宇文烟摇了摇头,说道:“传些消息出去,就说方逸渡过金丹大劫,实力堪比元婴。”

  “另外,龙旺达炼制招魂幡一事,不管真假,也放些风声出去。”宇文烟道:“有这一条,三大圣地便又了介入的理由。”

  天地宗,部分弟子已经迁移了回来。

  虽说是给常乐山的陷阱,但常乐山真的被那少年斩杀,元剑一依旧觉得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一位元婴修者如此轻易便陨落了,尤其听小魔王描述那一战的情况,更是难以置信。

  “方雷,那位白泽道友究竟是什么实力?”元剑一忍不住问道,他也见过白泽,在他眼中,白泽就真如一个普通的十二三岁少年一般,没有任何特殊之处,至少他是看不出来。

  “巅峰妖王,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元婴境界,我的下属。”小魔王轻描淡写的说道,他也知道对方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若是这位白泽道友肯坐镇天地宗,纵然是三大圣地,也奈何不得我们。”元剑一摇头叹息了一声,颇为惋惜。

  “有些原因,白泽不可能出来的。”小魔王没有对元剑一说起白泽与方逸之事,这些事情要不要公开出来,还要等方逸回来自己决定。

  常乐山也算带来个好消息,方逸没死,只是隐匿起来养伤。

  药王谷,地下的炼丹房之中,静修中的方逸缓缓睁开双眼,凝神内视,发现体内金丹果然已经恢复,再没有半点裂痕,体内灵力运转,畅通无阻。

  “单论药理来说,这位老人家怕是已经超越连云海域所有的炼丹大师了。”想到自己服下的汤药,方逸也是不由得赞叹道:“一介凡人,熬了几个时辰的汤药,便能使破裂的金丹在短短四十九天的时间内恢复,简直不可思议。”

  整整四十九天,方逸的金丹在那碗汤药的帮助下彻底复原,即便早在服下汤药时便相信了老农的话,但此刻金丹彻底恢复,方逸仍觉得不可思议,老农的炼药手法打破了方逸原本的认知。

  “哈哈,方逸,你的金丹恢复了?”识海之中,传来钧天鼎器灵爽朗的笑声。

  “你似乎很开心?”方逸问道。

  “当然。”

  钧天鼎器灵神识波动道:“你是不知道,药王篇简直就是宝典,虽然才研读了四十九天,但其中的理念却是让我大开眼界,以前许多想不通的地方也豁然开朗,虽然没有丹方,却胜过无数丹方。”

  “嗯,这个我倒是相信。”方逸道:“否则药王谷在星罗群岛也不可能有什么地位。”

  “方逸,回去后,我可能会浪费一些药材,你给我提供一些真火,钧天鼎器灵晋升到中品灵器后,已经可以储存真火,以后我可以自行炼制丹药。”

  以前炼制丹药,虽然大部分过程都由钧天鼎器灵来完成,但是方逸也必须要参与到其中,无论有多少种异火,但是炼制丹药,必须要有的一种火焰便是修者体内真火。

  现在钧天鼎器灵有了储存真火的功效,便可以自行炼制丹药。

  “这倒是省事了。”

  方逸哈哈一笑,说道:“以后天地宗弟子越来越多,还要对外售卖丹药赚取灵石,我还在发愁,以后没有时间修炼该怎么办,这倒是给我解决了难题,至于灵草灵药,一会儿咱们走的时候多带一些回去。”

  起身离开炼丹房,走过甬道,施法将上面的桌子挪开,再次回到了那间屋子中。

  “叔叔,你的伤势全好了?”穿着红裙的小女孩儿看到方逸,脆生生的问道。

  “嗯,多亏了你爷爷为我炼制的汤药,全好了。”方逸摸摸小女孩儿的头笑道。

  神识笼罩四周,便见那老农正在十余里外采药,方逸出了屋子,身形一动,便到了老农身边,躬身行礼:“方逸谢过老人家救治之恩。”

  老农见到方逸,将手中的草药扔进背后的框里,乐呵呵的说道:“不用不用,恢复了就好。”

  “老人家。”方逸向药园子看了一眼,说道:“实不相瞒,晚辈也通宵一些丹道,所以临走前,想带些灵草灵药回去,不知道哪些可以动,哪些不能动?”

  感恩对方的救治之恩,方逸自然要先征询一下老农的意见,再决定带哪些灵草灵药回去。

  “呵呵,无妨,没有不能动的。”老农笑道:“其实,老头子现在研究药理,也没什么用了,药王谷中,也不知道多久以后才会有人出现,能带走的你大可以全都带走。”

  “多谢老人家。”方逸再次谢过,起身离开,神识瞬间释放开,笼罩了周围数千里范围,查探着灵草灵药的分布情况。

  仔细观察之下,方逸便发现,也就是药王山周围生长的灵草灵药才有价值,倒也省事,以方逸的速度,仅仅半日,药王山方圆百里的灵草灵草便被方逸扫荡一空。

  唯独,以那老农的院子为中心,方圆三十里内,方逸未动分毫。

  似乎是知道方逸心中所想,刚刚做完这一切,方逸便感觉身躯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包裹,周围空间扭曲,下一刻,便见脚下一片茫茫海域,不但离开了药王谷,亦离开了星罗群岛。

  “终于回来了。”方逸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背后流光羽翼展开,双翅一震,向天地宗赶去。

  与常乐山一战,已经过去近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连云海域有什么变化他一概不知,通过传送阵回到天地宗,还不知道会惹上什么麻烦,小心为上,驾驭流光羽翼最为可靠。

  仅仅两个多时辰,方逸便回到了天地宗。

  龙旺达等人自不必说,皇甫千钧、元剑一以及钟离无双亦闻讯来到方逸所居住的院落。

  “方逸,你这一消失又是将近两个月时间,可是把我们担心坏了。”见到方逸平安归来,龙旺达嘴上说着担心,脸上却满是笑意,作为天地宗名义上的宗主,他现在在连云海域也是声名远播了。

  “见过师兄。”钟离无双见到方逸,亦是从心底高兴,他也担心方逸在星罗群岛出什么意外,还等着方逸带他拜师。

  “师叔祖,星罗群岛中究竟怎么回事?”元剑一也没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称呼方逸师叔祖,而是以神识传音问道。

  见众人都在,方逸道:“当时与钟离师弟一战,自知不敌,无奈之下强渡金丹大劫,才胜了钟离师弟,进入星罗群岛不久,便找到了常丰,一剑将其斩杀。”

  “常丰陨落,常乐山撕裂空间到达星罗群岛倒是在我意料之外,只不过我捏碎元长老给我的玉符,却是不见元长老赶来,便知道那是常乐山设下的圈套,听常乐山说起才知道,星罗群岛中,元婴修者都无法瞬移。”

  方逸将星罗群岛中发生的事情讲述一遍,身边都是最近亲之人,药王谷中的事情也未隐瞒:“实在是想不到,药王谷中的一介凡俗,熬上一味汤药,都能修补受损的金丹。”

  现在想想,方逸仍是忍不住有些震惊,解释完之后,方逸开口问道:“对了,常乐山有没有来过?”

  “当然来过。”小魔王昂首笑道:“一切如计划好的,将其诱到了十万大山中,妖兽领袖白泽出手,将其诛杀了。”

  小魔王神识传音道:“方逸,白泽实力极强,常乐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经我询问,得知白泽虽然修为还是巅峰妖王境界,可神识却是已经到达神兽境界,你的修为不到元婴,还是不要再去修者界了。”

  一旦道门传人身在修者界,白泽便有了出手的理由,方逸不到元婴,肯定不是白泽的对手。

  “我知道了,小魔王,这次可真是多亏你了。”方逸神识扫过,却是没有发现妻女:“初夏与方方呢?”

  “我怕她们来回折腾耽误修炼,又不知道天地宗还会遭遇什么,于是先将她们安顿在十万大山中了。”小魔王道:“反正有你的丹药,她们也不用靠天地灵气修炼,而且有白泽在,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

  “有你们在,真好。”见一切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方逸也是心生感慨。

  “还有件事。”龙旺达道:“常乐山死后不久,便有消息传出,说方逸你渡过金丹大劫,实力堪比元婴。”

  “还有一则,便是说我炼制了招魂幡。”龙旺达神色凝重的说道:“如今,明里暗里总有人在窥视天地宗。”

  彭斌对于凌霄宫的所作所为颇为不屑,冷笑道:“这凌霄宫也是不甘就这样陨落一位太上长老,可是常乐山陨落,他们怕是也摸不清天地宗的实力,暗地里搞这些动作。”

  三大圣地,没有确定的消息,不好凭着莫须有的东西便对其他宗门出手,有元剑一与钟离无双在,其他宗门岛屿想要对天地宗出手也要掂量一下自身实力,方逸又始终没有单独出现,纵是想出手试探方逸的实力,也找不到机会。

  “有十万大山作为退路,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白泽的实力,放在连云海域几乎无敌,方逸自是不再担心,他自己碍于道门传人的身份不便再去十万大山,却也有更好的退路。

  方逸笑道:“如今我已成就金丹,有些事情也该做了,钟离师弟,你随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