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五百章 身陨

  小魔王与那妖兽领袖白泽在对话的时候,没有丝毫避讳,一字一句皆听在常乐山耳中。

  尽管常乐山并不相信那个光脚少年有诛杀他的实力,但却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深深的威胁,常乐山自然不愿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打算先瞬移离开再说,神识一动,常乐山便要撕裂空间离开。

  “现在想走,不觉得晚了吗?”

  白泽一步踏出,脚步落在虚空,便见虚空散开一片涟漪,那涟漪所过之处,虚空仿佛被冻结一般,常乐山惊骇的发现,周围空间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有一种摸不到,抓不着,似是雾里看花一般的感觉。

  常乐山瞳孔骤然猛地收缩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走不掉了,张口一吐,三寸小剑如一道银色匹练,在空中划过一道银线,瞬息间便到了白泽身前。

  白泽不慌不忙,伸出两根手指,常乐山那本命飞剑便被白泽夹在两指之间,银色光芒瞬间暗淡,剑身显现出灰暗的颜色,白泽两指发力,便听见“咔嚓”一声,常乐山那本命飞剑应声破碎。

  “噗……”本命飞剑破碎,气息牵引之下,常乐山一口血喷了出来,目光盯着白泽,眼中满是惊惧试色的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常乐山表面尽量保持着冷静,但心中却是惊恐异常,冻结周围虚空,这种手段凌霄宫的太上长老宇文烟也能做到,却也远不如眼前这少年轻松自如,以两根手指就轻松将自己的本命飞剑摧毁,更是不可能做到,也就是说,这少年的实力远远超过宇文烟。

  在连云海域之中,宇文烟已经是最强的几位元婴修者之一,常乐山想不通,灵气如此稀薄的地方,怎么会诞生如此强大的存在。

  突然之间,常乐山瞳孔骤然收缩,不可思议的问道:“难道你已经超越了元婴期?”

  “将死之人,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白泽摇摇头,一指点出,便见一道白色光束直冲常乐山眉心,身处被冻结的空间,不能瞬移,便是速度都慢了许多,再加上白泽点出那道光束实在太快,两人距离又近,常乐山根本来不及躲闪,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白光冲入自己的眉心。

  “要死在这里了?”常乐山心中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似是做梦一般,识海中回忆起自己修行路上的一幕幕。

  年轻时,在凌霄宫中同辈弟子中脱颖而出,轻轻松松便成为其中最顶尖的存在,之后闯荡诸多秘境,域外战场,一步一步走来,终于渡过风火大劫,成就元婴,更是成了凌霄宫三位太上长老之一,实力权柄都到达了连云海域的最顶端。

  修为进入元婴之后,常乐山以为,除了寿元大限与连云海域中有限的几个地方,自己再无性命之忧,余下的生命,目标就是探索如何突破元婴境界,进入分神期。

  也因此,常乐山比寻常元婴更早开始尝试使元婴离体,便是为了提前感受分神期境界,在他看来,自己身具大气运,乃是天选之人,突破元婴期也只是时间问题。

  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陨落在一个修者手中,眼看那道白光即将射中自己的眉心,常乐山心中反而没有了恐惧,也没有其他的情绪,空空荡荡,再无任何想法,只是本能的将体内全部灵力都集中到眉心处防御。

  “轰!”那道白光似无坚不摧,瞬间冲破常乐山的灵力防御,没入眉心之中,下一刻,常乐山头颅陡然炸开,一具无头尸体从空中坠落。

  凌霄宫三位太上长老之一,就这样陨落在十万大山之中。

  便是一向很骄傲的小魔王,看到这一幕亦是目瞪口呆,这也太轻松了,简直就是秒杀,根本不是同层次的较量。

  虽然本意便是将常乐山诱来,再由白泽将其诛杀,但是当白泽真的一招诛杀了常乐山,小魔王心头也有些沉重,方逸与这白泽还有一战,现在看到白泽的实力,小魔王难免为方逸捏一把汗,这得需要方逸到达什么境界才能与之一战?

  这白泽的实力,若是放到连云海域之中,恐怕也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了吧。

  “回禀圣王,幸不辱命。”白泽回到小魔王身前,语气恭敬。

  “白泽。”小魔王眼珠盯着白泽,开口问道:“你真的只是巅峰妖王境界?据我所知,这常乐山在连元海域诸多元婴修者中,也算是极强的存在。”

  “回圣王,属下的确只是巅峰妖王境界。”

  白泽点了点头,说道:“只不过神识要比巅峰妖王高出一个境界,按照人类修者的说法,我现在的神识境界应该算是化神期,按照妖兽一族的说法,算是神兽境界吧。”

  渡过妖丹大劫,直到元婴境界,在妖兽之中都算是妖王境界,超越了元婴,对应人类分神期和化神期两个境界,在妖兽中则被成为神兽境。

  “那当初你是怎么败在方逸师父手中的?”小魔王继续问道,想要打听更详细的细节,好让方逸提前做好准备。

  “这……”白泽闻言有些尴尬,顾左而言右的说道:“自然是那正林的修为和神识境界都要高于属下。”

  一白多年前,正林真人出现在兽潮战场时,修为已是分神期,那时的白泽自然不是对手。

  “你真的非要抢修者界地盘?”见问不出什么,小魔王眼珠一转,继续问道。

  “不是抢地盘那么简单。”白泽正色道:“这是历代妖兽领袖的职责,抢回属于我们自己的领地。”

  “数万年过来,这甚至已经不是抢回领地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关乎种族荣誉,我们就此退去,岂不是代表我们怕了人类修者?”说起与人类修者的战争,即使面对小魔王,白泽也丝毫不退让。

  “以你的实力,应该很容易就能解决人类中的那些元婴修者吧,为什么不速战速决?”小魔王对此有些不解。

  “道门传人出现在十万大山之前,根据契约,属下是不能离开十万大山的。”

  白泽摇了摇头,说道:“后来,圣战提前发起,占领了一些地盘,却屡屡被魔道修者骚扰,属下冥冥之中感觉到,魔道修者中,有一位不亚于我的存在,一旦属下出现在修者界中,那位魔道修者势必也要降临,现在属下还没有把握对付他,等属下的修为真正到达了神兽境才有把握。”

  “难道真如方逸所说,魔道修者中有一位分神期境界的存在?”

  小魔王闻言皱起了眉头,随后便将这事情抛诸脑后,反正只要方逸修为进入元婴,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一旦能够动用仙剑破星,哪怕仅能发挥出千分之一的威能,也足矣斩杀那魔道修者了。

  “白泽,你真的不打算跟本王到连云海域?”小魔王依旧试图说服白泽跟他到天地宗之中,有白泽在,天地宗便能摇身一变,成为媲美甚至高于三大圣地的存在,毕竟,连云海域之中,实力才是硬道理。

  “圣王就不要再为难属下了。”白色苦笑了一声,说道:“圣战未彻底结束前,属下不可能与道门传人混在一起,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属下与那方逸还有一战。”

  “你打不过方逸的,放弃吧。”

  小魔王知道了白泽的修为境界,也就放下心来,劝解道:“就算你进入了神兽境也没用,方逸只要踏入元婴,无论是修者界、十万大山还是在连云海域之中,都注定是无敌的存在。”

  方逸修为不到元婴,小魔王肯定不会让他到修者界与白泽一战,可方逸修为到了元婴,便能动用仙剑破星,白泽必然不是对手,说不定还要丢了性命。

  小魔王无法据实相告,只能劝解道:“到时候你的修为保持在巅峰元婴境界还好,一旦突破到神兽境,与方逸一战,怕是会丢了性命。”

  “他就算是到了元婴期,也不会是我敌手的。”

  听到小魔王的话,白泽不以为然之余,又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小魔王为何如此看好方逸,要知道,自己可是要比方逸高出了好几个境界,这根本就是用外力所弥补的。

  见白泽疑惑,小魔王摆摆手道:“我只能说这么多。”

  小魔王不说,白泽也就不再多问,只是正色道:“这是妖兽一族领袖的宿命,白泽纵是一死,也不会逃避。”

  ----

  常乐山陨落的一瞬间,蓬莱仙岛,凌霄阁之中,宇文烟与罗洪豁然睁开双眼,两人身影几乎同时出现在宗门祠堂之中,祠堂中摆放着宗门中重要人物的心灯,此刻,常乐山的心灯已经熄灭。

  “这怎么可能?”罗洪惊道:“连云海域之中,有什么人能够杀的了常乐山?”

  连云海域之中,三大圣地的太上长老,几乎代表了连云海域最顶尖的实力,常乐山的实力就算比不上宇文烟和罗洪,但要说出手斩杀,便是宇文烟亲自出手也难做到,宇文烟做不到,另外两座圣地的太上长老同样做不到。

  “看看心灯影像便知道了。”宇文烟一挥手,一道灵力覆盖了那盏心灯,影像出现,却是白茫茫一片,没有任何东西。

  “连心灯影像都被抹除。”宇文烟沉默片刻,低声说道:“对方就竟什么人,不但杀了常乐山,还抹除了心灯影像,就算是你我联手,也做不到。”

  心灯影像乃是借助了部分天地规则,非一般人所能更改。

  “除非……”罗洪道:“常乐山陨落之地,根本不在连云海域之中,而是在其他世界。”

  一旦跨越世界,天地规则都有变化,心灯影像自然也要受到影响,凌霄宫弟子也不乏陨落再其他世界中的弟子,对于这种情况并不陌生。

  “受损的元婴恢复,离开蓬莱仙岛,不用问也知道,定了去了天地宗寻仇。”宇文烟道:“难道是天地宗的人?”

  “不可能。”罗洪摇了摇头,说道:“天地宗若是有能斩杀常乐山的实力,又怎么会满足一座小小的罗浮岛。”

  “不太可能。”宇文烟说道:“目前来说,最大的可能依旧是天地宗,申屠雄既然与方逸有旧,不妨问问他,看他知不知道,天地宗隐藏着什么实力。”

  太上长老余陨落,非同小可,这件事情不可能瞒着身为宗主的申屠雄,当即便令申屠雄前来凌霄阁。

  进入凌霄阁,宇文烟和罗洪两人都在,却是不见常乐山,申屠雄正疑惑,却听宇文烟道:“宗主,太上长老常乐山,刚刚陨落,请宗主过来,亦是为通知此事。”

  “什么?”申屠雄有些吃惊,还以自己听错了,太上长老常乐山陨落?元婴修者能够撕裂空间,瞬间移动,纵是不敌,想要逃离,又有谁能够拦得住?

  见申屠雄的表情,宇文烟不得不再次道:“不用怀疑,常长老的心灯已经熄灭,已是陨落无疑。”

  “什么人敢杀我凌霄宫太上长老?”

  申屠雄故作愤怒,但其实心中却并未在意,反而还有些高兴,常乐山身为太上长老,屡次无视门规,弄的他这位宗主也是极为难办,如今死了,他这宗主之位,也能坐的更加舒心一些。

  罗洪看着申屠雄,淡淡的说道:“目前最大的可能,是天地宗干的。”

  “天地宗……”申屠雄吓了一跳,随后摇头道:“不可能,天地宗没有能够斩杀常长老的存在。”

  天地宗加上剑宗,也就只有一位元婴修者,元剑一,修为实力顶多也就是和常乐山相当,想要斩杀常乐山,无异于痴人说梦。

  “一个多月前,常丰死于方逸之手。”

  宇文烟道:“常乐山追杀方逸,拼的元婴受损,也只是重伤了方逸,以常长老的性格,元婴恢复,必然会去天地宗寻仇,可刚刚,常长老的心灯熄灭,因此我与罗师弟判断,常长老应该是死于天地宗之中。”

  申屠雄闻言顿时有些发懵,常丰死于方逸之手,这倒是不意外,但是常乐山追杀方逸,元婴受损也只是重伤了方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

  罗洪解释道:“方逸已经度过金丹大劫,单从剑法威力来说,已经摸到了元婴境界的门槛,元婴之下,无人是其对手。

  另外,据常长老说,方逸还有一对羽翼法宝,可以无视空间奥秘,以他金丹初期的修为,驾驭那对羽翼,速度还要稍稍快过常长老,常长老复仇心切,才使元婴离体,重伤了方逸。”

  “所以,两位太上长老是怀疑,常长老前往天地宗找方逸报仇,结果却死于天地宗之中?”

  听完罗洪的解释,申屠雄才理清了其中的脉络,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了一些波澜,想不到方逸刚刚成就金丹,实力便已经胜过自己,这比之前他们猜测的还要夸张。

  “没错。”宇文烟眼睛紧紧盯着申屠雄,开口说道:“我们请宗主过来,也是想了解一下,依你对天地宗的了解,那些人可还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