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白泽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天地宗,一座偏厅内,彭斌龙旺达和小魔王以及皇甫千钧和元剑一等人都在。

  “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彭斌眉头紧锁,眼睛看向皇甫千钧,开口问道:“皇甫宗主,通过剑宗长老令牌也联系不上吗?”

  皇甫千钧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尝试过几十次了,联系不上,而且,据剑宗情报所得,那日之后,常丰便没有再出现过,至于常乐山,剑宗还没有能力掌握凌霄宫太上长老的行踪。”

  “常丰一个多月不见倒是不算什么。”彭斌说道:“金丹修者,碰到机缘,便是潜修百年都不足为奇,方逸若是闭关修行也没有什么,现在的问题是,我们都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放心吧,方逸不会有事的。”

  小魔王神识传音,向彭斌和龙旺达道:“你们两个别忘了,方逸体内还有一柄仙剑,虽然现在驱动仙剑对方逸损伤颇大,但真要遇到不可抗衡的对手,我相信方逸也不会犹豫。”

  “真若是动用了仙剑破星,估计方逸也会失去一身灵力,变成凡俗。”龙旺达苦笑道:“真若那样,方逸人在星罗群岛,以凡俗之身再想要回来几乎也不可能了。”

  “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进入星罗群岛才对。”小魔王开口向皇甫千钧道:“皇甫,你也利用剑宗打探一下那什么星罗群岛。”

  皇甫千钧对于小魔王这大咧咧的称呼也已经习惯了,并未在意,回答道:“这件事情已经派人去多方打探了,也从影宗购买了情报,影宗也只知道星罗群岛所在海域的大概位置,具体怎么进入却是不得而知。”

  突然,元剑一脸上骤然变色,叫到:“不好,是常乐山。”

  元剑一声音响起的同时,本命飞剑已经从体内飞出,人影亦消失不见,只在众人识海中留下一句话:“按计划行事。”

  所谓的计划,便是之前他们为常乐山布下的圈套。

  常乐山凌空站立在天地宗上空,也不打招呼,手掌拍出,顿时,一只由灵力组成的巨大手掌,遮天盖地般拍向天地宗宗门,那手掌在向下降落的过程中不断变大,将天地宗宗门所在的中央山脉全部笼罩。

  宗门外围山脉中的十三头妖王,包括牛魔王和巨象王在内,全都蜷缩起身体瑟瑟发抖,元婴修者带来的庞大威压,对它们来说太恐怖了,根本兴不起一点抵抗之心。

  就在那灵力手掌将要拍到中央山脉时,一道剑光骤然出现,穿透那巨大灵力手掌,整只手掌也凭空消失。

  “元剑一……”随着剑光出现的还有一道人影,正是元剑一。

  “常乐山。”本命飞剑化作一道光芒钻入体内,元剑一负手立于常乐山对面:“三大圣地超然物外,凌霄宫公然对天地宗动手,这不合规矩吧,宇文烟和罗洪两位长老可知你今日所作所为?“

  “与凌霄宫无关。”常乐山淡淡的说道:“今日本座与天地宗,乃是私人恩怨,方逸杀了本座后辈弟子常丰,本座要杀他替常丰报仇。”

  “方逸杀了常丰?”元剑一顿时皱眉,方逸追踪常丰进入星罗群岛,失踪了一个多月,这段期间常丰亦没有消息,也就是说,应该早在一个多月前,常丰便死于方逸手中了。

  “这件事可有证据?”元剑一凝眉问道:“莫须有的罪名想要硬扣到天地宗头上,也没那么容易,若是没有证据,老夫倒是不介意请三大圣地出面主持公道。”

  “本座亲眼所见,可算证据?”常乐山微眯着眼睛,说道:“也好,这是常丰死前留下的心灯影像。”

  常乐山作为凌霄宫太上长老,身份太过敏感,就算以私人恩怨对天地宗出手,也要准备好充足的证据,因此,将常丰死前留下的心灯影像带了过来。

  虚空之中,如同电影一般,元剑一就见画面中的方逸,一剑刺出,先是凌霄宫那位金丹后期境界的伍长老手持下品灵器级别的盾牌,被方逸的剑气轰中,连盾带人全部轰成了碎屑,紧接着,常丰身前突然出现一道光幕,那光幕在方逸的剑气下亦脆弱如同玻璃一般,光幕后的常丰亦被方逸的剑气轰杀成了碎渣。

  方逸一剑之威,便是元婴境界的元剑一都感到惊叹,金丹后期境界的修者,手持下品灵器级别的防御法器,竟连阻挡的作用都没起到,还有常丰身前那道光幕,更是能挡半步元婴修者一击,在方逸的剑气面前确如纸糊的一般。

  刚刚渡过金丹大劫,单这一剑的攻击威力,已经跨越到元婴境界了,也难怪,之前半步金丹时,便能轻易斩杀普通的半步元婴修者,成就金丹,跨越一个大境界,实力骤增,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画面的最后一刻,元剑一看到了常乐山的身影出现。

  元剑一瞳孔一缩,厉声问道:“常乐山,方逸现在何处?”

  “方逸?”常乐山冷笑了一声,说道:“算他运气好,被本座打伤,隐匿了起来,本座倒想看看,等他回来,看到亲人朋友全部陨落会是个什么表情,或许到了那时,方逸也能理解本座如今的心情了。”

  “元剑一!”常乐山面色阴冷:“本座再说一遍,此事乃本座与天地宗私人恩怨,剑宗若不想惹上麻烦,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剑宗也要考虑好得罪一位元婴修者的后果。”

  “剑宗中人,一言九鼎,说过与天地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说到做到。”元剑一声音中正浩然,朗声道:“今日元某倒想见识一下,凌霄宫太上长老有何过人之处。”

  “哼。”常乐山冷笑一声:“好,本座也想讨教剑宗高招。”

  常乐山挥掌一拍,又是一只灵力凝聚的手掌,却是没有攻向元剑一,而是依旧拍向天地宗宗门山脉,元剑一面色一变,本命飞剑光芒一闪,那灵力手掌被一剑喊破,灵力亦在空中消散。

  就在元剑一本命飞剑离体的一瞬间,常乐山双目之中闪过寒光,一柄三寸小剑骤然射向元剑一。

  “卑鄙。”元剑一冷哼一声,身形晃动,那柄三寸小剑透体而过,却似穿透空气一般。

  “天地宗难逃一劫,你又何必执着?”常乐山立于空中说道:“本座本意就是灭了天地宗,与你元剑一没有关系。”

  “嗯?”常乐山突然发现,在他神识笼罩下,天地宗原本近百人,如今就只还剩下不到十人,冷笑道:“原来是找好了藏身之地,真以为你们能够跑得了吗?”

  元剑一脸色难看,本命飞剑一闪,便见他与常乐山所在的这片虚空骤然塌陷,似是从连云海域的世界中剥离开来,一剑如虹,斩向常乐山。

  “想阻我?”常乐山伸手虚空一拂,一道灵力如拱桥般挡在自己头顶上空,任由元剑一一剑斩中,随后,常乐山身影连续晃动,脱离开那片塌陷的区域,身形化作一片虚影消失。

  元剑一嘴角却是露出一抹笑容,一切和计划好的相当,不过还差了一步,身躯一动,便到了传送阵外。

  常乐山到达传送阵时,正看到小魔王最后一个迈入传送阵消失,身后接连三道剑光飞来,同时响起元剑一的吼声:“常乐山,有种与元某决一死战。”

  三道剑光,一道斩向常乐山,另外两道却是从不同方向轰向传送阵,欲要破坏传送阵。

  “决一死战?脑袋秀逗了还差不多。”常乐山哪能让他破坏传送阵,袍袖一挥,便以自身灵力护住传送阵,随后身躯一动,已经到了传送阵中,光芒一闪,常乐山人影消失。

  再次出现,却是在一座阴暗潮湿的洞**,这洞穴倒也宽大,上方有孔,有阳光照射下来,常乐山站在传送阵中,神识扫过周围,却是没有任何发现,正这时,元剑一的身影出现,本命飞剑悬浮于身前,一口鲜血喷在剑身之上。

  “血剑之阵?”常乐山眯着眼睛:“元剑一,你倒是舍得。”

  这一瞬间,常乐山便猜到左星浩为何陨落的原因了,看来是这元剑一再次施展了血剑之阵。

  不过,常乐山可没有打算与元剑一拼死相斗,传送阵光芒一闪,身形再次消失。

  “凌霄宫的太上长老,也不过如此。”

  元剑一冷笑,小魔王的计划中,最担心的便是元剑一会破坏这座传送阵,于是元剑一吐出一口血,假意要施展血剑之阵,便是为了逼迫常乐山尽快通过传送阵前往十万大山。

  可若是常乐山仔细观察,便能看出,元剑一刚刚喷出的,并非是本命精血,但若是常乐山耗费一点点时间仔细观察的话,若是真的血剑之阵,足矣在这短短时间内形成了,他再想离开也不可能。

  常乐山虽然身为凌霄宫的太上长老,可面对元剑一也没有把握,自然不愿意给元剑一困住自己的机会,管它真假,反正他要对付的是天地宗,至于元剑一与剑宗,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找他们算账。

  又一次跨越传送阵,常乐山顿时觉得不妙,这种空间挪移的感觉,不像是普通的传送阵,应该是跨界传送阵才对。

  身影出现,周围一片山林,神识笼罩四周,除了山林之外再无其他,便是连妖兽都不见一只。

  常乐山皱眉:“这里的天地灵气也太稀薄了,连云海域最差的地方也比这里要强的多,难道是一座小世界?”

  身为凌霄宫太上长老,对于诸多小世界并不陌生:“天地灵气如此稀薄,怕是连金丹修者都不存在。”

  “嗯?不对。”常乐山观察四周,心里有些惊讶,“按理说,这种等级的小世界根本无法承受元婴修者的存在,可这里的空间却稳固的很。”

  常乐山随手一挥,道道空间裂缝出现,“这里空间的稳固程度倒是不比连云海域差。”

  神识向四周扩散,元婴境界的神识,足矣笼罩方圆万里,万里范围内,倒是可以见到一些妖兽,但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妖丹期妖兽。

  除了妖兽、大山、丛林,再也没有其他,半个人影都不见。

  处处透着诡异,常乐山心头突兀升出一丝危机感,面对陌生的环境,便是身为元婴修者,都要小心谨慎。

  想要再通过传送阵回去,却发现脚下根本没有什么传送阵。

  “单向跨界传送阵。”常乐山再次释放神识,仔细探索神识覆盖范围内的每一处地方,却未找到任何一座传送阵。

  “元剑一竟然没有追来。”常乐山等候了片刻,却发现元剑一并未通过传送阵追过来:“哼,任你们有千般诡计,也无法逾越实力的差距,一座小世界而已,就算全部探索一遍,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神识可以覆盖万里范围,再加上能够瞬间移动,想要探索一座世界,的确用不了多少时间。

  事实上,第二次瞬移时,常乐山的神识便已经发现了一片楼宇,其中,天地宗的近百人皆在,还有一些妖王境界的妖兽。

  “哼,真以为躲到这里就万无一失了?”常乐山冷笑一声,身影消失,再次出现,已是来到了那片楼宇之前。

  似是早就猜到了他要来,迎面站立的,正是天地宗那位擅长操纵雷霆闪电的黑衣少年方雷,在方雷侧后方,跟随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那少年身上穿着草叶编织的衣服,光着脚丫,在方雷身后,显得异常恭敬。

  “常乐山,想不到你还真敢来。”小魔王嘴角上翘,笑容中都透着傲慢。

  “这里是什么地方?如何回到连云海域?”常乐山根本没把小魔王放在眼里,至于小魔王身后那光脚少年,神识看去,也不过一普通少年。

  “老老实实回答,本座给你们一个痛快。”

  “还想回到连云海域?”小魔王傲然道:“你也不用问了,知道了也没有用。”

  “白泽。”小魔王扭头对身后那少年道:“上次你可是说过,就算是元婴修者,你也能轻易诛杀,可是吹牛?”

  小魔王话声刚落,身后少年就恭敬回道:“不敢欺瞒圣王,圣王若是不信,属下这就将其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