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代师收徒

  本命飞剑倒飞而回,钟离无双却是心神震撼:“我这一剑,单从威力上已经超出半步元婴的范畴,可以算得上真真正正元婴境界的攻击威力。”

  钟离无双本以为,方逸渡过金丹大劫,成就金丹,哪怕实力真的超过自己,差距应该也不会太大,无双剑法六剑合一,已经是他所能施展出来的最强剑法,方逸就算能够挡下,必然也要废一番手脚,却是万万也想不到方逸竟表现的如轻轻松。

  渡过雷劫,成就金丹之后,方逸便发现,他可以更加自由的操纵五行剑元中蕴含的灵力,手掌中看似淡淡的灵力,却是由五行剑元中的灵力构成,精纯无比,才能轻松当下钟离无双那惊世一剑。

  背后流光羽翼再度出现,双翅一震,方逸整个人似乎在虚空中消失,下一刻出现,已是到了钟离无双身前,本命飞剑向前刺出,一道虹光直射钟离无双。

  “五剑,入地狱。”

  见方逸身影凭空消失,钟离无双便觉得不妙,早就做好了准备,见那虹光射来,本命飞剑陡然旋转,一个黑色漩涡出现在自己身前,方逸本命飞剑释放出的虹光尽皆被那黑色漩涡吸收进去。

  “水雾世界。”

  方逸本命飞剑一挥,虚空之中瞬间被迷蒙水雾充斥,钟离无双身在其中,便觉身躯周围阻力大增,那些水雾之中,一道道细细水流射来,似一柄柄利刃般,带有令人胆寒的气息,交织密布,如同一张剑网。

  “二剑,分阴阳,破。”

  一道火光,再水雾世界中陡然乍现,火光闪过,硬生生从水雾世界中展开一道空隙,钟离无双闪身冲出的瞬间,却感觉到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气息降临。

  就见方逸本命飞剑一指,一束剑气如波动空气般,轰然射向自己身旁,那剑气周围,空间纷纷破碎。

  钟离无双半张着嘴巴,一滴汗水从鬓角滑落,刚刚这一剑,若是轰到自己身上,以自身的实力,再加上中品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也绝对抵挡不下来,方逸一剑偏出,明显是手下留情了。

  “为何不杀我?”火红色长剑回归体内,钟离无双看向方逸,开口说道:“刚刚那一剑的威力,足矣置我于死地了。”

  “方才钟离道友也有机会杀我。”方逸淡淡笑道:“现在我们算是扯平了。”

  若是在渡劫之前,钟离无双施展六剑合一,方逸自认也绝对抵挡不住,不过面前这个人行事很君子,对他始终也没有杀意,方逸也不想做小人。

  “我若能创出无双剑法第七式,你未必是我对手。”钟离无双嘴角亦有笑容,像是放下了沉重的包袱:“不过终究是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钟离道友过于执着于剑意,却忽略了剑道本身。”

  方逸神识传音了过去,虽不是文字或语言,但钟离无双却明白其中要表达的意思,“剑道本身,就是勇往直前,以一柄剑,破世间万法,钟离道友执着于剑,却并非执着于剑道。”

  “执着于剑,却并非执着于剑道?”钟离无双皱眉沉思,自言自语道:“难道,这些年我的路走错了?”

  “没有错,哪来的对。”方逸哈哈一笑,道:“待钟离道友悟出无双第七剑,再与方某一战,方某在天地宗恭候。”

  “你不杀我?”钟离无双听到方逸的话,有些惊讶的说道:“我阻你报仇,放走了常丰,你再想找他报仇却就难了。”

  “哈哈……”

  方逸笑道:“正如常丰自己所言,一个常丰是死是活,对于方某而言,并不重要,杀常丰,不过是为信念通畅,我辈之人,踏入修者一途,本就为摆脱束缚,自由自在,若不能依本心行事,何苦还要修行?”

  “如今因常丰之事,结实了钟离道友,倒也是一桩美事,方某只问一句,经此一战,钟离道友可算还了救命之恩?”

  不用想也知道,当年救钟离无双一命的必是常乐山。

  钟离无双点了点头,道:“此一战,钟离本该死在方道友剑下,当年的恩情自是还了。”

  “好。”方逸念头一动,神色间有些古怪,随即笑道:“家师对钟离道友颇为欣赏,欲收钟离道友为门下弟子,不知钟离道友意下如何?”

  就在方才,方逸脑海中醉剑仙那道剑意忽然传来一个意念,却是想将钟离无双收入门下。

  钟离无双闻言一愣,瞠目结舌的说道:“令师尊?”

  随后神识瞬间笼罩周围,方逸如此说,那便意味着刚才的一场战斗尽皆在方逸师尊的注视之下,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也是,传闻虽说,方逸不过一介散修出身,但是能有如今成就,又怎么可能是散修,定是某个不世出的宗门培养出的天才弟子,放任在连元海域之中成长,师尊暗中关注保护,再正常不过。

  “钟离道友不要误会。”方逸笑道:“家师并未在附近,因为某些关系,方某不便透露家师的身份,只有一点方某可以确定,钟离道友拜在家师门下,定不会辱没了钟离道友的身份。”

  能调教出方逸这样的弟子,钟离无双自然不会认为拜在方逸师尊的门下会有辱自己身份,而自己原先的师承宗门,早已经在两百多年前便破灭了,再拜他人为师,亦没有什么障碍。

  只不过拜师一事,终究非同小可,更何况,钟离无双本身已经是半步元婴境界,只差一步便可到达元婴境界,成为连云海域之中最顶尖的存在,又有何人值得他跪拜?可方逸刚才施展出来的剑法对于钟离无双来说吸引力还是太大了。

  沉默许久,钟离无双问道:“方才方道友所施展出的几种剑法,皆是得自令师尊传承?”

  方逸微微颔首:“不过钟离道友与方某所走之路不同,家师另有安排。”

  钟离无双点头,又问道:“不知令师门可有何规矩?”

  “不可胡作非为,立身天地之间,问心无愧即可。”方逸将当初白虎那番话说了出来。

  “再没有其他?”钟离无双有些惊愕,这门规,也太简单了些。

  “再无其他。”方逸郑重点了点头:“不知钟离道友意下如何?”

  “若是如此,钟离自然愿意。”钟离无双本就嗜剑如命,能拜在一位剑道大能门下,还没有什么门规束缚,这种好事自然不会错过。

  “不过……”方逸又道:“初入门下,钟离道友也只能是老师门下记名弟子,日后修为有成,得到老师承认,方可真正成为老师传承弟子。”

  这亦是醉剑仙传递出来的意念,方逸现在想想,当初自己在庚金剑山,应该也是在筑基初期便学会了庚金剑法才得到了醉剑仙意念的认可,否则白虎怕是也不会让你拜入醉剑仙门下。

  只不过这番回去,又给剑宗带回一位师叔祖,不知道元剑一与皇甫千钧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好在目前只是记名弟子,不入辈分,元剑一也不需要像对待方逸那般对待钟离无双。

  “本该如此。”对此,钟离无双却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问道:“方师兄,不知何时举行拜师仪式?”

  “拜师仪式……”

  方逸沉默了片刻,想等醉剑仙的意念指示,却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忽想起庚金剑山之中,记录醉剑仙凡俗历程的那块石壁,于是道:“拜师仪式不急,我还需要准备一番,不过师弟倒是可去剑宗剑道塔中参悟剑法。”

  “剑道塔中的剑法?”

  钟离无双眼睛一亮,对于剑宗剑法,钟离无双亦是颇为向往,剑道塔外山壁上记载的剑法对于钟离无双而言没有什么吸引力,至于剑道塔内的剑法,世人皆知,剑宗从不对外开放,因此钟离无双亦没有去闯八千里海域。

  可这位方师兄却说,他现在已经可以前往剑道塔中参悟剑法,知道这位方师兄与剑宗关系密切,却没想到密切到这种程度,要知道,自己刚刚也只是表示愿意拜入方逸师尊门下,还没有正式拜师,便有这等待遇,亦让钟离无双庆幸自己的决定。

  “参悟剑法,还是等到拜师仪式之后吧。”钟离无双摇头道:“天地宗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作为师弟,亦想尽一份力。”

  无功不受禄,这是钟离无双的立身根本,哪怕是已行过拜师礼,钟离无双都可以问心无愧去剑道塔参悟剑法,但现在却是不行,单是自己心里这一关都过不去。

  “师弟有心了。”方逸笑道:“有师弟在,怕是足矣震慑那些宵小。”

  这位元婴之下第一人,可谓是名副其实,十余位半步元婴修者联手都被他给杀个七零八落,有元剑一与这位钟离无双坐镇,天地宗的确安稳许多。

  “既然如此,师弟可自行前往天地宗。”方逸道:“常丰不死,我恨难消,这什么星罗群岛,我便走上一遭。”

  “师兄鲁莽不得……”钟离无双伸手拦住方逸,道:“师兄当知常丰背后之人,师弟此番亦是应那人之遥才前来阻挠师兄报仇。”

  “我当然知道。”方逸笑道:“凌霄宫太上长老,常乐山。”

  “当年在域外战场,常丰暗算于我,凌霄宫宗主申屠雄、另外两位太上长老亦知此事,侥幸活着回到连云海域,找常丰报仇亦理所当然,凌霄宫没有理由怪罪,所得罪者,也不过是常乐山一人而已。”

  现在,方逸还不好与钟离无双言明为常乐山设下圈套一事,只以现状分析道:“师弟可能不知,剑宗太上长老元剑一,比起三大圣地中的太上长老们亦是不弱,更何况,常乐山在凌霄宫也不过是最弱的一位元婴修者,我天地宗,并不惧他。”

  “话虽如此……”钟离无双道:“可师弟却觉得,这可能是常乐山为师兄设下的圈套,欲要置师兄于死地。”

  “放心,师兄心中自有分寸。”方逸道:“师弟之事,我已经传讯通知了天地宗与剑宗,星罗群岛我定要闯上一闯,我意已决,师弟不必再做阻拦。”

  “好吧。”钟离无双沉默片刻:“师兄若是不介意,师弟先返回一趟南无岛,将门下二十三名弟子尽皆带到天地宗之中。”

  “天地宗新立,弟子稀缺,师兄肯带弟子来投,自然是好事。”方逸道:“不过天地宗招收弟子首重心性,宗门前布有一座幻阵,专门用于考验,师弟莫要坏了规矩。”

  “这方法不错。”钟离无双点了点头,说道:“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有这样一座幻阵,剔除一些阴奉阳违之辈自是再好不过。”

  钟离无双收徒,亦重心性,但却没有很好的手段筛查,有了这幻阵,也省去了他许多麻烦。

  两人就此分开,钟离无双返回南无岛,方逸凌空而立,向下望去,海面上波涛汹涌,却是见不到一座岛屿。

  方逸降落下去,站在海面之上,一头海兽从海水中跃出,张着大嘴想要将方逸一口吞掉,却被方逸随手斩出的剑气轰成了碎屑,在方逸面相显露的一切,都似乎和普通海域没有任何区别。

  再次回到空中,甚至和之前常丰所在的高度都完全相同,识海中再次确认常丰飞行的轨迹,随后身形飘动,折返飞行,以自身的飞行轨迹在空中画出了一副阵图。

  再之后,方逸向下望去,便见一片密密麻麻的超小型岛屿遍布在海面之上,面积之广,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种手段,比老师的剑世界都不遑多让了。”

  看着下方星罗棋布的岛屿,方逸亦是忍不住惊叹,“这星罗群岛所占的海域,怕是快要赶上三大仙岛了,要在其中找寻一个常丰,也不容易,先下去看看再说。”

  方逸身形一动,向下俯冲,就在距离海面还有百余米时,周身陡然感觉到压力骤增,天地之力再也不受控制,便是神识都遭受到了挤压。

  “嘶。”陡然而来的压力让方逸有些不适:“若是筑基期修者,怕是瞬间便会被这周围的天地之力挤压而死。”

  “这里的压力,也太大了些,寻常筑基期修者根本都无法存活。”身躯降落在一座小岛之上,方逸微微皱眉。

  此时方逸的身躯感觉到有些不适,这种压力,和神木大陆小仙界还有些不同,并非是重力的无限增加,这星罗群岛,好似天然如此,重力与连云海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天地之力异常浓重,即便身为金丹修者亦是无法操控,便是想要飞行都有些困难。

  “试试流光羽翼。”方逸神识一动,背后一对羽翼伸展开来,顿时,周围压力瞬间消失无踪。

  “果然有用。”方逸一笑,有这流光羽翼在,只要发现了常丰的踪迹,量他也逃不过自己的追杀。

  “只不过这里的压力对神识的影响也太大了些,便是以我如今半步元婴境界的实力,也只能笼罩方圆三百于里。”

  “幸好,有流光羽翼在,便是在这星罗群岛中转一圈,也用不了太长时间。”

  流光羽翼并不受影响,以方逸现在的实力,驾驭流光羽翼,速度怕是能媲美元婴修者,就算面积堪比三大仙岛也不算什么,两三天的时间便能搜索一遍。

  事实上,根本不用将星罗群岛搜索个遍,仅仅两个时辰后,方逸便发现了常丰与那位伍长老的踪迹,背后双翅一震,身躯如一道白光向常丰所在位置飞去。

  “嗯?”常丰见到那白光,先是一阵错愕,随后便笑道:“想不到竟然能摆脱那位元婴之下第一人。”

  虽然不知道老祖为何要尽量将方逸引导这里,但是老祖既然交代了,必然有其用意,见方逸跟来,常丰已是将方逸看作了一个死人。

  “他渡过了金丹大劫。”伍长老脸色难看,方逸的身影进入他的神识范围内,他便知道,方逸的修为已经是金丹初期,不再是之前的半步金丹。

  “而且,这里天地之力的阻滞对他好像没有用处。”

  方逸的速度之快,远超伍长老的想象,眨眼间便到了二人身前:“常丰,你还真是会找地方。”

  “这里天地之力的阻滞如此之大,我看你能往哪里逃。”方逸说完,手中本命飞剑刺出:“寂灭。”

  “轰。”一束空气波动般的剑气顺着方逸本命飞剑的剑尖轰击出来,那剑气之锋锐,便连这星罗群岛中的天地之力似乎都被切开,只不过却不能割裂空间,不如在外面施展的威力强大。

  “不好。”那位伍长老感受到方逸剑气的威力,连忙闪身挡在常丰身前,一面下品灵器级别的盾牌立于身前。

  “轰。”

  寂灭剑气骤然轰过,那下品灵器盾牌顿时碎裂开来,紧跟着,伍长老的身躯被轰成碎片,躲在伍长老身后的常丰面露惊恐,却突见一枚玉牌漂浮出来,化成一道翠玉般的光幕挡在常丰身前。

  然而,面对方逸的寂灭剑气,依旧没有任何用处,瞬间破碎。

  “不……”

  常丰面现绝望神色,想不到,老祖常乐山炼制的能够抵挡半步元婴修者一击的一次性防御法器在方逸的剑气面前如此脆弱不堪,那些剑气轰破翠玉光幕,已经弱小了不少,但依旧不是常丰所能抵挡,绝望之中被寂灭剑气彻底湮灭。

  “老祖……”常丰心有不甘,明知道那玉牌破碎,常乐山便能瞬移赶来,他却是等不到那一刻了。

  “丰儿。”也就是在寂灭剑气轰中常丰身躯的同时,常乐山的身影出现,却是来不及救援,眼睁睁看着常丰被方逸的剑气轰成了碎渣。

  “你找死!”常乐山心中大恨,他没想到方逸的修为居然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连他亲手炼制的防御法器,竟然都挡不住方逸的一击。

  “死有余辜。”看着凭空出现的常乐山,方逸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