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终成金丹

  “听闻,方道友与剑宗关系匪浅。”

  钟离无双凌空漂浮,开口说道:“钟离虽非剑宗出身,但亦观摩过近千种剑法,最终琢磨出一套剑法,为之取名无双,总共六式,请方道友指点。”

  “一剑,开天地……”钟离无双双手背后,火红色本命长剑一闪,剑斩虚空。

  “这……”方逸面色一变,对方剑招刚一使出,方逸便觉得他身躯所在,化为一片火海,一道剑光斩来,似是要将天地分为两半。

  五行防御罩将自身笼罩,钟离无双这一剑斩来,却是未能破开方逸的那防身光罩。

  饶是如此,方逸心中亦是惊讶异常,这一剑,钟离无双只用了金丹后期的灵力,但是威力却已经有了半步元婴的水准,尤其是那一剑之中开天辟地的剑意,似乎天道都要避其锋芒。

  “嗯?”钟离无双见方逸以防御罩硬抗自己一剑,顿时显得有些诧异,“传闻果然不能当真,方道友这防御法器,怕是就能挡下寻常半步元婴修者的攻击了。

  这一剑的威力,自是没人能比钟离无双更加清楚,见方逸只是驾驭防御法器便能轻松挡下,心中顿时对方逸有了更新的认识。

  挡下这一剑,方逸心中莫名升腾起一股兴奋之感,识海之中陡然又出现了醉剑仙那道身影,就见那邋遢酒鬼的模样,一剑斜斩,口中喝道:”斩落月。“

  “你也接我一招。”方逸本命飞剑斜斩,口中断喝一声:“斩落月。”

  一招出,方逸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他本意是想要施展五行剑法之中的杀招,却不料最终施展出的却是‘斩落月’,不用想也知道,怕是这钟离无双的剑法,勾起了识海之中醉剑仙那道剑意的兴趣。

  “好剑法。”

  钟离无双面露兴奋之色,方逸斩出那一道剑光,似乎将天地都包容进去,一剑斩来,钟离无双眼中再无他物,盯着那道瑰丽剑光的眼神浮现出一丝迷离。

  “看到这一剑,这一趟便值了。”钟离无双将火红色长剑握在手中,“接我第二剑,分阴阳。”

  一道火红色剑光斩过,将方逸斩来的那道剑光一分为二,钟离无双身形从中间穿过:“三剑化天地。”

  钟离无双本命飞剑一分为三,一剑为天,一剑为地,中间一剑似是天地万物,三剑一体,似是一座火焰世界覆盖而来。

  这一剑,和方逸的三才剑法颇为相似,但是钟离无双施展出来,其中意蕴更加自然圆满。

  “天河。”方逸一剑横斩,一条河流凭空出现,横阻在那火焰世界之前,那火焰世界遇水,逐渐消融,被天河吞噬,消耗掉一座火焰世界,天河亦消失不见。

  钟离无双眼之中浮现出异样色彩:“好,好,好,继续。”

  本命飞剑再斩:“四剑,人间路。”

  道道剑光闪烁,剑意弥漫虚空,有贫困潦倒之意,有大富大贵之意,有血海深仇之意,也有无间亲密之意。

  一剑,蕴含人人间种种情绪,身在这些剑光之中,便是方逸都被剑意蕴含的种种情绪影响,反应都有些迟缓。

  “诛斜阳。”此刻,方逸似是被人操纵一般,身不由己一剑刺出,一道虹光,似是天地间出现的第一缕光芒,穿透无尽剑意,直奔钟离无双。

  “五剑,入地狱。”

  钟离无双身前,本命飞剑飞速旋转,形成一个漆黑漩涡,那道虹光斩来,尽数被那黑色漩涡吞噬,这一招,却是钟离无双融合了部分空间奥秘,以中品灵器之威,开辟一个空间虫洞出来。

  “六剑,历轮回。”

  一剑出,方逸便觉得天地之间恍恍惚惚,好似见一婴儿呱呱坠地,嚎啕大哭,似是不愿来到这人世间。

  时间流逝,这婴儿渐渐长大,在父母的帮助下咿呀学语,开启灵智,蹒跚学步,而后读书识字,增长见闻,渐渐觉得自己懂得了世间万物一切。

  随着年龄增长,所见所闻更加广泛,开始觉得自己所知不过一星半点,再想学什么却已是来不及,身体和头脑都敌不过岁月,渐渐衰退,人到老年,便是走路都要子女帮衬,蹒跚不稳,似是儿时学步。

  再之后更是日渐衰靡,神志不清,口不能言,最后魂归天地,撒手人寰,临死前,心心念念却是人间一切,感叹岁月太短,只留下诸多遗憾,企盼重走一次,弥补心中憾事。

  人之一生,便似一个轮回,方逸身在其中,似有一种无力感,仿佛预见了将来的自己,亦是和剑意中人一样,空在世间走一遭,除了遗憾,什么都留不下,念及此,意志都有些消沉。

  就在这紧要关头,体内上清天枢院印突然散发出一道金光,直射方逸识海。

  “好厉害的剑意。”

  在上清天枢院印的帮助下,方逸顿时清醒,五行防御罩笼罩自身,那些剑光斩在五行防御罩上,竟斩出一道道裂缝,但是五色光华流转,五行防御罩便完好如初。

  “啪啪啪。”

  空中响起了钟离无双的掌声,“我虽将实力压制在金丹后期,但是六式无双剑法却是可以发挥出半步元婴的实力,尤其是最后一招历轮回,便是寻常的半步元婴修者也抵挡不住。”

  “金丹后期?”钟离无双突然反问,然后自答:“方逸,半步金丹便有了媲美半步元婴境界的实力,整个连云海域都被你骗了。”

  远处观战的常丰与伍长老二人此时则是瞠目结舌,他们虽然离的较远,但依旧被方逸与钟离无双对拼的几招剑意所影响,这两人短短时间拼斗几招,每一招尽皆都有半步元婴实力。

  伍长老能够被常乐山派出跟在常丰身边,自也不是寻常金丹后期可以比拟的,但是亲眼目睹方逸与钟离无双对拼这几招剑法,却是自认一招都接不下来。

  常丰亦是后怕不已,他没有想到方逸竟如此强悍,要知道,常丰虽然只是金丹初期的修者,但是身在凌霄宫,见识还是有的,方才若是方逸一出手便是杀招,也不知道自己那件防御法器究竟能不能挡住。

  “伍长老,我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常丰觉得口中干涩,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好。”伍长老连忙点起了头,“这种战斗,连我都插不上手。”

  “方道友。”临走前,常丰眼珠一转,朗声喝道:“有钟离前辈陪你,常某便先走一步了。”

  常丰没有直接进入星罗群岛中,而是按照那阵图的路线,在空中又走一遍,然后才俯身向下,进入到了星罗群岛之中。

  方逸刚才一直沉浸在与钟离无双的战斗之中,这时被常丰干扰,便又注意到了常丰,顿时就见常丰在空中数次折返飞行,飞行轨迹似是一座阵图,然后便见常丰俯冲而下,在距离海面还有百余米时突兀消失不见,半步元婴境界的神识和其强大,方逸只一眼,便记下了所有方位。

  “不痛快,还是不够痛快。”钟离无双似乎有些烦躁,突然眼神盯着方逸,开口说道:“方逸,你的确足够强大,但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

  “半步元婴境界,和金丹后期差距太大,我若动用全部实力,你必死无疑。”

  “但是我不甘心。”钟离无双大声说道:“我希望有人能与我痛快一战,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若是不想死在我剑下,就干脆在此渡劫,成就金丹,与我痛快一战。”

  “我若成就金丹,你未必是我对手,到时候,死的可能是你。”方逸道:“你不后悔?”

  “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却不要太过自大。”钟离无双道:“百年前我便被誉为元婴之下第一人,这百年时间也未曾懈怠,比起当初,亦是强了不少。”

  “纵是真如你所说……”钟离无双负手而立,火红色长剑立于身前:“钟离死于你手,亦算死得其所。”

  “好,如你所愿。”

  经过刚才几招对拼,方逸便知道,如今的自己,终究只是个筑基期的修者,相比这位钟离无双,还是有些差距,便是拼着耗尽灵力用出‘火中取栗’也未必对这钟离无双有效,想要对付这钟离无双,除了渡劫之外,也只有劳烦元剑一出手。

  只不过若是元剑一出手,他们所有的计划怕是都要被打乱了,这次可是专门针对常乐山设下的圈套,机会也只有这一次,不容错过,否则整日被一位元婴修者算计,想要安心修炼都难。

  反正也没打算积累太久,即便是现在渡劫,也不会比三个月后差到哪里去,做好决定,方逸神识一动,半步金丹的气息冲天而起,原本湛蓝清澈的天空突然间乌云密布,就在方逸的头顶上方,渐渐凝聚出一个漩涡缓缓旋转,漩涡之中有雷霆闪烁。

  钟离无双远远看着,脸上有兴奋神色。

  “轰。”一道雷霆落下,轰在方逸头顶,被天雷劈中的方逸没有丝毫异样。

  “原来,这才是天劫的真正作用。”

  一道雷劫落下,天雷之中蕴含着一丝异样的气息,在方逸的体内蔓延,方逸体内丹田漩涡突然加速旋转起来,将那一丝异样的气息吸收,踏入半步金丹境界后逐渐凝实的丹田漩涡在那一丝气息融入之后,蒙上了淡淡金光。

  金丹大劫,既是天道降下的考验,自然也会有好处。

  雷劫之中,蕴含着一种超然于筑基期修者的气息,有这股气息融入神魂身躯,便使得整个人的生命层次得到跃升,不仅仅是修为的提升,还意味着寿元的增加,那是经过考验,达到另一种生命层次后才得到天道赏赐。

  而这种气息融入的越多,对于修者的好处也就越大。

  仅仅一道雷劫,方逸便明白了其中的意蕴,突然想到,那些半步金丹修者渡劫时,以自身修为甚至种种法宝抵御雷劫,简直是太过浪费了。

  “轰。”

  第二道雷剑降下,方逸就凭空立于空中,不做丝毫防御,任凭天雷轰击。

  “这方逸,倒是有点意思。”钟离无双眼中闪过赞赏之色,当年他渡金丹大劫时,亦发现了这个问题,但终究实力有限,不敢以身躯硬抗,否则定会落得个身死道消。

  “轰轰轰。”漩涡之中,一道道雷劫降下,方逸就矗立在空中,纹丝不动,便是最后一道雷劫,亦没有对方逸造成什么伤害。

  体内丹田漩涡已经彻底凝实,膜壁上闪烁着淡淡金光,方逸甚至有种感觉,金丹之内,似是有一个生命在孕育着。

  虽然早就知道,金丹只是个过度的境界,渡过金丹之后,便会孕育元婴,但是真的走到这一步,方逸还是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知道这种孕育元婴的感觉和女子怀孕时的感觉是否一样。

  对于大多数筑基后期的修者而言,晋级金丹期不亚于是一场生死劫,就像是龙旺达,犹豫了很久才渡劫的,但是对于方逸来说,他的积累已然足够,晋级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就连雷劫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真正的金丹修者,和半步金丹的差距简直就是天差地远。”方逸感受着体内磅礴而又凝实的灵力,心生感慨,随手一挥,周围天地之力都主动让开,让方逸觉得空气之中的阻力骤然消失一般。

  “操纵天地之力,原来是这般感觉,果然玄奥。”

  方逸背后流光羽翼收起,脚下似有一团凝结在一起的天地之力承托着自己的身躯,向前一动,前方天地之力自动让开,没有了任何阻力,速度自然大大加快。

  “钟离无双,久等了,来吧!”简单感受了一下金丹境界的实力,方逸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好,好。”钟离无双声音激动兴奋,他能感受到此刻方逸的强大,自身灵力疯狂释放:“方逸,接我一剑,六剑合一,万法灭。”

  陡然之间,那火红色长剑剑身上的火光收敛,那柄中品灵器级别的飞剑呈现出一种灰蒙蒙的颜色,朴实无华,剑身突然放大,当空一斩。

  一剑斩来,方逸便觉周围所有都已经消失,海域,天空,岛屿,似是根本不存在,让方逸有一种感觉,这天地间,似乎除了这一柄飞剑之外,原本就不该存在任何东西。

  这一剑威能,超出了方逸的认知,或许,也只有元婴修者才能展现这等威能。

  但是,方逸成就金丹,实力已经远远高于之前,半步金丹便能抵挡半步元婴修者的攻击,更何况是现在。

  方逸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也不动用五行防御光罩,伸出一只手掌,手掌上有一层淡淡灵力包裹,

  那飞剑,携天地之威斩来,正中方逸手掌,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骤然停下,方逸屈指一弹,那巨大剑身便倒飞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