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 元婴陨落

  六位金丹后期修者一死,仅剩的几位金丹中期不足为虑,在彭斌等人联手之下,顷刻间便全都斩杀干净,战场之中,除了左星浩被元剑一困在血剑之中外,便只剩下两位半步元婴修者。

  方逸一招寂灭轰杀半步元婴,其实也因那半步元婴修者大意,在他们所知的情报中,方逸的实力堪比金丹后期,但是与半步元婴境界差距还大,他们来此的目的也是为了逼迫方逸强渡金丹大劫。

  却未料到方逸的剑法威力如此之强,还有攻击神识的手段,那位半步元婴修者才被方逸轻易轰杀。

  对方逸的实力有了新的认知,另外两位半步元婴修者便小心了许多,刚才陨落的那位同伴,在方逸一剑轰杀之下根本未做丝毫抵挡,这两人便猜到,这方逸或许通晓某种神识攻击的手段。

  猜测出这种结果,两人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连元海域之中,高阶修者单靠神识便能对低阶修者形成一种气势压迫,却构不成攻击的效果,更何况,这方逸的神识境界也并没有高过他们,那么刚才他们那位同伴的表现,很可能是遭到了神识攻击。

  绝大多数普通修者都不知晓神识攻击,但是对一些金丹后期半步元婴境界的修者却并不陌生,幽冥海域之中,幽冥兽的主要攻击手段便是神识攻击,只要闯荡过幽冥海的修者尽皆感受过。

  有了防备,两人尽量与方逸拉开距离,甚至想分出一个去对付彭斌等人,奈何方逸驾驭流光羽翼速度太快,逼迫的他们两人不得不联手对抗。

  “轰……”两道剑光斩在五行防御罩上,五彩波澜闪烁,卸去了两道剑光的威力。

  方逸目光冰冷,本命飞剑一分为二,化作两道银光射向两位半步元婴修者,口中发出一声冷喝:“万剑斩!”

  但见空中那两柄飞剑突兀消失,随后千万条如柳枝般的实体剑气弥漫在虚空之中,瞬息间将两人包裹在内。

  万剑斩,正是木属性剑法中的杀招。

  两位半步元婴修者,各自被成千上万的剑光笼罩,只得以自身飞剑抵挡,两人各自的本命飞剑也都分化成数十柄飞剑,环绕自身,形成防御,滴水不透,倒是有些像金属性剑法之中的剑迷离。

  五行剑法的杀招之中,也就是万剑斩的攻击范围更大一些,但同样也有弊端,那便是威能不足,数万道剑光并未对两位半步元婴修者造成什么伤害,方逸也拿这两人没有办法,神识攻击试过,但是两人均有防备,没有起到效果。

  至于专注追杀一人,倒是可以做到,但代价便是放空另外一个,彭斌等人怕是招架不住,现如今,也只能与这两人互相消耗着。

  “方逸,左边那个。”小魔王的声音突然在方逸识海中响起。

  就在小魔王给方逸传音的同时,位于方逸左侧的那位半步元婴修者刚刚抵挡下方逸的万剑斩,正要发动攻击,眼前却突兀出现一个黑衣少年。

  这人他自然认识,叫做方雷,速度极快,擅长驾驭雷电,但却只有金丹初期修为,虽然在刚刚的战斗之中,那大手印展现出的威力已经媲美金丹后期,却依旧没有被他放在眼里,此刻见这方雷出现,也未放在心上,随手一挥,怒道:“滚开。”

  小魔王身躯并未移动分毫,可那位半步元婴修者的手却似挥在空气之中,穿过了小魔王的身影,异常诡异,下一刻,便见小魔王嘴角露出一抹邪异笑容,一只手掌出现在自己面前。

  那只手掌四周有蓝紫色电蛇闪烁,同时还有一条条细微的空间裂缝若隐若现。

  见到那些空间裂缝,那半步元婴修者心中惊惧,这哪里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便是以他对于空间的理解,都不可能如此轻松驾驭那些空间裂缝,想要躲闪,但是小魔王与他的距离实在太近,根本来不及。

  “轰隆。”

  炸雷一般的声音响起,那半步元婴修者被小魔王一掌轰中,虽然仓促间做了准备,以灵力抵挡,但是那些雷霆依旧劈的他有些身躯发麻,那些细微的空间裂缝切割过身躯,亦被他操纵天地之力挡住,但是体表皮肤依旧感到割裂一般的痛楚。

  刚要反击,却陡然感应到背后危机,欲要躲闪之际,便见自己周围空间震荡,一股恐怖威能从背后袭来,再看眼前,哪里还有小魔王的身影。

  “啊……”那元婴修者爆发出一声悲呼,转身,本命飞剑瞬间放大,挡在自己身前,浑身灵力疯狂涌入飞剑之中。

  “轰。”

  亿万道剑气轰中那飞剑,便是躲在飞剑后面的那半步元婴修者都感到心颤,这种威能,若只以体内灵力来抵挡,就算是半步元婴修者怕也挡不住,庆幸自己还有一件下品灵器飞剑,再加上自己浑身的灵力,倒是可以挡住这方逸一剑。

  这半步元婴修者才刚刚松懈下来,便见眼前数十道剑气斩来,身在震荡的空间之中,不能躲闪,浑身灵力又在支撑本命飞剑抵挡方逸的寂灭剑气,根本再无力抵挡这数十道剑气。

  庚金剑气锋锐无比,悄无声息便没入了这半步元婴修者体内,瞬息之间身躯便被这些剑气彻底摧毁湮灭,没有了灵力支撑的下品灵器飞剑,在寂灭剑气的轰击之下亦开始出现裂纹,最后轰然破碎。

  眼看又一位同伴战死,仅存的那位半步元婴修者心中惊惧,以自己最快速度向岛外逃窜,但是方逸驾驭流光羽翼,比他还要快上几分,片刻之后,一先一后追到海域之上,方逸本命飞剑一扬:“尘沙!“

  顿时,大量沙尘,无根无源,凭空出现,笼罩这一片虚空,身在其中的那位半步元婴修者速度骤然渐缓,周围那些尘沙,每一粒都似乎利剑一般,便是以他半步元婴的修为都要分出灵力抵挡,方逸背后双翅一震,杀入尘沙之中。

  在尘沙范围内,那半步元婴修者无论速度还是灵力都受到影响,反而方逸身在其中如鱼得水,手中本命飞剑一挥:“黄龙。”

  顿时,剑尖一只龙头探出,那半步元婴修者便觉得身躯一沉,好像重力增加了数十倍,体内腑脏都要被压碎一般,不自觉间便已灵力抵消,便见方逸招式一变:“寂灭。”

  磅礴剑气喷涌而出,这位半步元婴修者手中可没有下品灵器飞剑,再加上一身灵力分出了两三成用于抵挡周围的沙尘以及骤增的重力,剩余的灵力驾驭本命飞剑堪堪挡住了寂灭,尘沙之中,一头土黄色巨龙飞舞,大口一张,便将那半步元婴修者吞入腹中,黄龙体内,皆是剑气,那半步元婴修者再也抵挡不住,彻底湮灭。

  “呼……”连斩三位半步元婴修者,方逸长长呼出一口气,转身回到罗浮岛。

  “小魔王,多谢了。”回到彭斌等人身旁,方逸对小魔王笑道,要不是小魔王出手相助,他还不知道要和两位半步元婴修者缠斗到什么时候。

  虚空之中,漂浮着一个巨大圆球,圆球的表面闪烁着一道道红银两色的光芒。

  球体之内,元剑一与左星浩对面而立,此时左星浩身上的道袍已是破碎不堪,发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剑气连带着部分头发削断,尺许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双目通红,嘴唇发紫,状若疯狂。

  元剑一却是完好无损,两人虽皆为元婴境界,但元剑一的实力远超左星浩,只不过大家都能够瞬间移动,元婴修者之间战斗,很难置对方于死地,但是元剑一以自身精血为引,不惜耗费百年寿命布下血剑之阵,便是元婴修者也难以逃脱。

  “元剑一,果然名不虚传。”左星浩盯着对面的元剑一,冷声说道:“怕是和三大圣地中的元婴修者相比,也不遑多让,当年切磋,恐怕是你故意留手了吧。”

  想当年,左星浩以散修身份拜访过剑宗,曾与元剑一切磋一场,只不过正如左星浩所言,那一战元剑一未尽全力。

  “当年的左星浩,本座颇为景仰,亦有心交好,自是点到即止。”元剑一道:“不过今时今日,你必须要死在这里。”

  “呵……哈哈……”左星浩放声大笑,笑声中有些悲凉:“元剑一,你想不想知道我这次为何而来?那些半步元婴、金丹修者又是何人驱使?”

  “你肯说?”元剑一注视着左星浩,轻轻摇了摇头,道:“你是想拿这秘密换你一条生路,算了,这不是我认识的左星浩。”

  当年的左星浩,用盛气凌人形容也不为过,元剑一的确是十分欣赏,觉得左星浩的性情和剑宗相仿,想要邀请其加入剑宗,却又知道左星浩不受任何人拉拢,此事便没有提起,却想不到多年未见,如今的左星浩似便了一个人,委曲求全,亦让元剑一颇为失望。

  “千百年过去,物是人非,谁又可能一成不变?”左星浩却是并不在意元剑一的看法:“若是连自己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太被动了?”

  “我愿立下心誓,今日所闻所见,皆不透露半句给他人知晓。”左星浩道:“你放过我,我告诉你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做个交易,如何?”

  “不必。”元剑一断然道:“事关重大,你必须死在这里我才放心。”

  元剑一话落,伸手一招,顿时数十道闪烁着红银光芒的剑光斩向左星浩。

  “元剑一,你够狠。”左星浩虽明知不敌,但也竭力躲闪抵挡,哪怕多拖延一秒,兴许都会发生什么变化。

  但是,那些剑光每一道都有元剑一的精血附着,威力堪比下品灵器,球体内空间有限,没有太多的地方给他闪避,只能以自身法宝抵挡,那浮沉上的白丝,陡然变长,将左星浩的身躯包裹起来,如同一个人形蚕茧,任由那些剑光斩在那些白丝之上。

  这已经是左星浩最强的保命手段,便是三大圣地中的元婴修者,一时间也难以破开,但是在血剑之阵内,无法撕裂空间离开,只能一直消耗灵力抵挡元剑一的攻击,便是再多的灵力也不够用。

  渐渐的,那些白丝被一道道红银剑光斩开一道道切口。

  “元剑一,你不得好死……”

  左星浩咒骂着,尽管放弃攻击,全力防御,拖延了足足一个多时辰,却也没有等到他希望的变化出现,体内灵力再也支撑不住,被一道道红银剑光斩在身躯之上,最终化作烟尘,直接蒸发。

  就在左星浩身体消失的时候,一个白白胖胖婴儿般的虚体,忽然凭空出现,就要向血剑阵外逃去,只是他刚一出现,一道剑光闪过,左星浩的元婴顿时被抹杀掉,一位元婴修者,就此陨落。

  周围剑光消散,圆球消失,元剑一立于空中,重重叹了口气,心头亦有一丝伤感,伤感于元婴强者的陨落,伤感于左星浩的性情变化。

  那巨大圆球消散,不见左星浩人影,方逸身形一闪,来到元剑一身旁,笑道:“元长老果然威武,杀退了那元婴修者。”

  方逸并不知晓元剑一的实力在元婴修者中属于什么水平,见对方没了人影,元剑一又完好无损,自是大获全胜,至于将对方斩杀,方逸却是想都不敢想,元婴修者能够撕裂空间,瞬间移动,一对一战斗,哪有那么容易斩杀的。

  元剑一却是神识传音给方逸:“师叔祖不必担心,左星浩已经被我诛杀。”

  “啊?”方逸顿时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元婴修者,就这么死了?”

  元剑一道:“元婴修者又不是不死之身。”

  “不过虽然所有来犯之人尽数诛灭,却也不敢保证战况没有泄露出去,咱们还不知晓有没有人为那些金丹修者立下心灯影像。”

  元剑一面有愧色的说道:“这件事情还是弟子做的不好,早就应该布置天地宗与剑宗相互连通的传送阵,这样就不用劳烦师叔祖出手了。”

  “若是这些人有心灯影像留存,你的实力,龙旺达的招魂幡,还有方雷能够瞬间移动的能力,怕是全都会传出去。”元剑一一脸担忧的说道:“尤其有了招魂幡这个借口,三大圣地都可以堂而皇之的出手灭掉天地宗。”

  “咱们先回宗门大殿再共同商讨此事。”方逸面色亦有些沉重,此事如果处理不好,那天地宗真会面对举世皆敌的局面。

  http:///txt/3400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