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谋划

  不用其他理由,单就是沙海在凌霄宫之中意图蒙骗圣地,申屠雄当场将其轰杀也没有什么问题,宇文烟与罗洪二人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三位太上长老,莫非信不过申屠?”见三位太上长老沉默,申屠雄恭敬问道,但是声音中却是带了些情绪。

  三大圣地宗主之位,看起来手握重权,光鲜荣耀,但其中多少辛酸也只有在其位者才真正明白,单就是和宗门内其他半步元婴修者相比,少了不知道多少修炼时间,若是将这些时间全部用于修炼,说不定申屠雄已经突破至元婴期了。

  付出了时间经历以及辛苦,最终若还换不来信任,表达出一点情绪也是正常。

  “申屠,你多心了。”

  听到申屠雄的话,宇文烟安抚道:“招魂幡非同小可,即便使用者仅仅是一位金丹初期也马虎不得,这种东西若是落到半步元婴修者手中,便是我们处理起来都会有些棘手。”

  三百多年前,连云海域曾经有人炼制过招魂幡,并且隐藏的很好,最终修到半步元婴境界,那位修者的招魂幡还只是极品法器,施展出来,黑色浓雾自成一界,接连屠戮七座大型宗门岛屿,后来便是元婴修者亲自出面,以空间手段都难以破解,最终还是两位元婴修者联手才将其诛杀。

  一件极品法器便有这等威能,若真是一件灵器级别的招魂幡,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风波。

  “所以申屠才亲自前往查证。”申屠雄随后摇头一笑,说道:“申屠对此也是太过敏感了,连云海域数十万年历史,都未曾出现过灵器级别的招魂幡,一个金丹初期修者又怎么能够炼制的出来。”

  招魂幡不同于普通的法器,靠融入灵核精魄可无法晋升成为灵器,便是三大圣地之中,也无人知晓该如何使招魂幡成为灵器。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清楚,我们三个老家伙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该回去了。”罗洪起身,便要离开。

  “敢问三位太上长老……”申屠雄突然问道:“申屠若是没记错的话,宗门大殿内,有布置隔绝神识的阵法,以防宗门机密被他人探听,沙海之事,三位太上长老又是如何得知?”

  有人窃听自己的事情,申屠雄自然也要给对方上点眼药,元婴期修者又能如何,只要给申屠雄一些时间,他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成功晋级到元婴期,到时和场内的这几位就是同阶修者了。

  “天地宗最近风头正盛,本座见你与方逸私下关系不错,怕你因私误公,所以动了些手脚,这件事情,事先我已告知过两位师兄。”常乐山坦然承认:“事情既已真相大白,本座也已将阵法还原,你大可放心。”

  常乐山把话给说明白了,又是站在宗门利益的角度,宇文烟与罗洪两位太上长老又事先知情,申屠雄也没有办法,只能暗中提醒自己,以后更要多加小心。

  凌霄阁中,三位太上长老并未各自散去。

  “两位师兄觉得申屠所言有几分可信?”常乐山问道。

  “常师弟是不是对申屠有些误解?”

  宇文烟有些不快,道:“在宗门大殿阵法上做手脚,已是你的不对,念你初衷也是了为宗门考虑,方才我与罗师弟才未拆穿你,为你保留了颜面,现在还要怀疑申屠?”

  常乐山在宗门大殿阵法上动手脚之事,事先并未告知宇文烟与罗洪,二人真正知道此事还是常乐山找到他们,述说沙海之事的时候,这让两人心中都有些不高兴。

  “两位师兄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吗?”

  常乐山表情淡然,继续道:“既然是前往天地宗查证,总应该带些人手才对,顺便也能为此事做个人证,如今他只身前往,岂不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连个对证之人都没有。”

  “以申屠与方逸的关系,只身前往也可以理解,带了人手,反倒不是申屠的性格了。”罗洪对此倒是没什么怀疑,对于申屠雄的性情,罗洪还是颇为了解。

  “申屠身为宗主,大殿之中,我也不好太过为难。”常乐山道:“不过两位师兄有没有想过,申屠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确认天地宗宗主龙旺达没有炼制招魂幡的呢?”

  “常师弟,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宇文烟知道常乐山话中有话,遂开口问道。

  “申屠雄与方逸等人有旧,他一面之词却是当不得真。”常乐山道:“这件事情两位师兄若是信得过,便交由我来处理,必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常师弟。”

  罗洪皱了下眉头,说道:“有些事情我本不愿多提,不过域外战场之时,方逸怎么说也是我凌霄宫客卿长老,你那后辈的确是做的不对,便是当场被申屠雄诛杀,也没什么可说的,被你保下也就算了,我们也不多说什么,现在还要整日算计着为你那后辈除去后患么?”

  能成为元婴期修者,岂是能随意被人糊弄的角色,对于常乐山心中的想法,罗洪和宇文烟都是心知肚明,只是一只没有挑明罢了。

  “罗师兄误会了,我不是要出手对付他。”

  常乐山开口说道:“方逸的事情我们已经有了结论,暂且观望,另外两家大体也是这个意思,而且据我所知,已经有不少超级宗门的元婴修者盯上了这方逸,根本不用我操心,师弟的确是担心招魂幡之事。”

  “也好。”宇文烟想了一下,说道:“不过切记,若是没有真凭实据,不要暴露凌霄宫出来。”

  三大圣地之所以历经十余万年不曾衰败,除了其自身实力之外,做事也大体算得上是公允,不会惹得其他超级宗门岛屿视为威胁,若是不问青红皂白,便将一座大型宗门岛屿翦除,其他超级宗门必然会心生芥蒂,说不定还会联手对抗,真要闹到这种地步,怕是三大圣地联手都难讨到好处。

  “请两位师兄放心。”常乐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

  依旧是那座小山,凉亭之中,常乐山亲自为对面一位修者倒上一杯清茶。

  这位修者一身素色道袍,头上扎着发髻,蓄着黑色长髯,背背浮沉,一身道人打扮,也有些仙风道骨的气息,这道人叫做左星浩,一介散修,却已踏入元婴境界,与常乐山交情莫逆。

  “左道友,我这小青山如何?”常乐山笑呵呵问道。

  “清雅别致,长居于此,心神安宁,好地方,可惜天地灵气稍显稀疏。”

  左星浩品一口清茶,闭着双目,也不用神识探查,口鼻之中尽是花草的芬芳香气,耳边潺潺流水声,清脆鸟鸣声,静下心来,整个人仿佛都要融入这自然之中。

  “有舍有得吧。”常乐山笑道:“灵气充裕之地,草木皆灵,更不要说鸟兽,这小青山之中,更显天地自然。”

  “常道友所言有理。”左星浩点了点头,道:“我等以踏入元婴境界,想要寻一处灵气充裕之地再简单不过,但我等修行,更应该体悟天地自然,这也是左某不及常道友之处。”

  “哈哈……”听到左星浩恭维,常乐山摇头哈哈一笑,并未当真:“左道友过谦了。”

  “常道友相邀,怕不只是请我品茶那么简单吧。”左星浩手中拿着茶杯放在口鼻不远处,轻轻摇晃,嗅着茶香。

  “实不相瞒。”常乐山没有再绕圈子,开门见山的说道:“日前听到一条消息,天地宗宗主龙旺达炼制出了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招魂幡,只不过传讯之人已经被申屠雄灭口。”

  “下品灵器级别的招魂幡?”

  左星浩先是眉头一皱,随后摇头轻笑道:“天地宗最近风头颇盛,左某亦有耳闻,那方逸的确是旷世天才,不过那龙旺达却不怎么样,只有金丹初期修为,常道友莫非真的相信区区金丹初期的修为,就能够炼制出灵器级别的招魂幡?”

  “连云海域已经有三百余年没有出现过招魂幡,我看此事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常乐山一脸严肃的说道:“因此,常某希望左道友帮忙查证一番,若是属实,申屠雄宗主的位子也就坐到头了。”

  “呵呵……”左星浩呵呵一笑,摇头道:“不过现在的天地宗可不好惹,剑宗已经昭告天下,已是与天地宗站在同一阵线,左某孤家寡人,可是惹不起元剑一那老怪物。

  元婴修者,修为也有高低,元剑一便是其中极强的一位,或许比不上三大圣地的太上长老,但是其他超级宗门之中的元婴修者,却是很少有人能是元剑一的对手。

  “元剑一若出手,左道友也只要暂时拖住他就行了,会有其他人配合。”

  常乐山眼睛之中闪过一抹寒光。

  “哦?”左星浩听到会有其他人配合,顿时面有不悦之色:“常道友莫非还请了其他元婴修者?”

  常乐山摇摇头:“元婴修者哪有那么多,能请动左道友已是不易,其余有几位半步元婴,再有便是一群金丹初期修者。”

  “原来如此。”左星浩道:“常道友,这件事我便应下了,不过……”

  左星浩声音拉长,一脸笑意的看着常乐山。

  “左道友可是一直惦记着我那株长生树,无论招魂幡之事是否属实,那株长生树便归左道友。”常乐山自然明白,这是左星浩在索要好处。

  长生树乃是木属性至宝,在其生长周围,木属性灵气异常充足,灵草灵药栽种在其周围,无论生长速度还是品质都会大幅提高。

  “哦?”左星浩嘴角带了笑意,“想不到常道友居然舍得让出这株长生树。”

  左星浩本身便是修行木属性功法,因此一直惦记着常乐山手中的这株长生树,屡次提出以其他宝物交换,却屡次被常乐山拒绝,想不到这次竟然舍得将这宝贝拿出来。

  常乐山其实并不在意招魂幡,真正让他在意的,还是方逸,招魂幡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半步金丹境界便能媲美金丹后期,常乐山可不希望方逸能够静下心来修炼。

  若是等方逸积累足够,突破金丹,谁知道能达到什么实力。

  自己的后辈与他有仇,也就意味着自己与他有仇,既然有仇,还是要尽早除掉的好,常乐山身为凌霄宫太上长老,一举一动都在宇文烟与罗洪的注视之下,这种事情不好亲自出手,也只能是委托他人来办。

  这次借着招魂幡的由头,由左星浩拖住可能会出手的元剑一,之后几位半步元婴修者联手攻打,势要逼迫方逸强行渡劫,再加上一些金丹初期修者围攻,说不定也能逼迫龙旺达施展招魂幡,若是龙旺达手中真有招魂幡的情况下。

  ----

  天地宗成立之后不久,便有些弟子来头,毕竟名头正旺,连云海域之中也不乏想要投靠到天地宗之中的弟子,只不过绝大多数都被方逸设置的幻阵淘汰了出去。

  “刘师兄,转眼间我们入门已有十年,当初闹的些许不快,还望刘师兄见谅。”

  山间,两位炼气期弟子修炼剑法的间隙,正坐在地上,回忆这十年的过往。

  “韩师弟多心了。”那位刘师兄笑道:“想当初也怪师兄年轻气盛,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

  “咚……咚……咚……”急促的三声钟响传来,这两位修者却是面色大变:“有敌人来袭。”

  两人正说着,突然眼前一花,一柄飞剑载着一年轻修者到达二人身前,满面笑容道:“十年不见,两位师兄可好?”

  “沈陆……”

  “啧啧啧……”沈陆摇头,啧啧笑道:“不对不对,现在应该称呼你们为两位师侄,还要感谢天地宗十年前将我淘汰出去,如今我已经晋级到了筑基期。”

  “要杀便杀。”那位韩姓修者怒道。

  “杀你们?”沈陆摇头道:“不不不,天地宗完了,如今三大超级宗门联手,三位元婴修者出手,便是有剑宗撑腰也没用,我倒是可以为两位师侄某个出路,你们可愿随我加入玉虚宫?”

  “身为天地宗弟子,便是战死,也绝不会干出背叛宗门之事。”

  那位刘师兄手中握剑:“筑基期又何妨?与我一战。”

  “好,死就死了。”那位韩师弟直接持剑冲了过去。

  两人眼前却是一花,哪里还有什么沈陆,十年记忆消散,如黄粱一梦,眼前一片坦途,直通中央山脉、

  “刚才……是幻境?”两人相识一眼,脸上均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