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真相

  原先想好的所有说辞瞬间被打乱,面对申屠雄的强势,沙海有些乱了心神,连忙道:“申屠宗主息怒,方才的确有些片面之词,还请申屠宗主容沙海将实情上报。”

  “说。”殿中没有旁人,殿内本身又有隔绝神识声音的阵法,申屠雄也不用担心被别人听了去。

  “其实,除了龙旺达的招魂幡外,天地宗那四人之中,有个叫方雷的,金丹初期修为,便能施展瞬间移动……”

  沙海将代天南那日所说的情况向申屠雄详述一遍,这一次没有隐瞒,直到后来,沙如风亲自杀上罗浮岛,却被剑宗太上长老元剑一所杀,而他接到沙如风传讯,这才躲过一劫。

  “瞬间移动?”

  申屠雄听到方雷能够施展瞬间移动,也不由得震惊,这就难怪了,莫说是沙如风,便是申屠雄,此刻都有些心动,金丹初期修者便能施展瞬间移动的功法,若能拿过来参悟一二,说不定就能跨越桎梏,直达元婴。

  想要到达元婴境界,首要条件便是要将空间法则参悟通透,之后才能引动风火大劫。

  “太上长老葬身天地宗之前,曾传讯于我,说剑宗元剑一亲自出手,我便逃离了,流沙宗一门上下,也的确被天地宗屠戮殆尽。”

  “代天南若是没有说谎,龙旺达手中也的确有一杆招魂幡。”

  “哼,你也说了,代天南若是没有说谎,你又如何确定,那代天南所说就一定是真?”申屠雄怒斥道:“先前一套谎言,见骗不过,再编一套谎言,如何让人相信?”

  沙海见申屠雄面色不善,连忙道:“后面所言,句句属实,望申屠宗主明察。”

  “句句属实,怕是句句假话吧?”

  申屠雄袍袖一挥,沙海便见自己周围被一层层空间裂缝包围住,紧接着,一股澎湃灵力轰到自己身上,尽管有金丹后期境界的灵力护体,但在这股灵力轰击下,体内五脏六腑瞬间塌陷破碎。

  “申屠雄……”沙海伸手指着申屠雄,声音沙哑,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哼。”申屠雄冷哼一声,一缕火焰从指尖射出,顷刻间沙海的尸体便化作虚无。

  “方逸啊方逸。”申屠雄凝眉沉思:“你们究竟是一群什么人?”

  现如今,便连申屠雄也觉得有些太过蹊跷了,这几人之中,龙旺达炼制了一杆招魂幡,同境界之中可说是无敌,彭斌曾在极西之地参与过与域外修者的战斗,其实力之强,也是有目共睹,方雷速度之快,莫说是同级修者,便是高出其一个境界的修者也难以望其项背,现如今又有说这方雷还能瞬间移动……

  方逸更不必说,半步金丹境界便有金丹后期实力,惹得三大圣地中的元婴修者都在关注。

  这四人若是单独出现还好些,可偏偏四人出自同一个地方,这就不得不让人多想了。

  最后,申屠雄还是决定亲自再走一趟天地宗,将事情弄个清楚明白,因为他虽然看好方逸,但如果真涉及到招魂幡这邪门法器,他也无法保证三大圣地不会对其出手,毕竟元婴修者才是三大圣地真正的掌权者。

  交代好宗门事务,申屠雄经由传送阵离开。

  蓬莱仙岛中,有一座小山,天地灵气算不上浓郁,但小山清秀俊雅,鸟语花香,倒是适合清修。

  山中一座凉亭,常乐山独坐在凉亭中间的石桌旁,柒一壶茶水,似是颇为享受。

  “招魂幡?”

  自从常乐山发现申屠雄与方逸关系莫逆后,便在宗门大殿之中动了些手脚,神识可以探查其中发生的一切,申屠雄所做的事情,并没能隐瞒常乐山的探查。

  “金丹初期境界便能施展瞬间移动?”

  听到招魂幡,常乐山便有了出手对付天地宗的借口,听到方雷金丹初期境界便能施展瞬间移动,便是常乐山也有些吃惊,紧接着便见申屠雄出手诛杀了沙海灭口,随后人也离开。

  “好,很好。”常乐山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申屠宗主,来天地宗有何贵干?”

  申屠雄刚刚靠近罗浮岛,便被元剑一神识发现,心念一动,身躯凌空出现,拦截下申屠雄。

  申屠雄负手而立:“天地宗什么时候成了剑宗的地方?我来拜访天地宗宗主,用不着向剑宗太上长老通报吧。”

  虽然修为低于对方,但申屠雄却是凌霄宫名义上的宫主,从地位上而言并不逊于对方。

  “老夫也是为防有人前来捣乱,申屠宗主,请。”元剑一伸手相请,申屠雄此人只差一步就能晋级到元婴期,而且这一步触手可摸,元剑一已然是把他当成同等修为的修者看待了。

  跟随在元剑一身后,申屠雄有些不解,这元剑一似乎是在天地宗住下了,便是与天地宗同气连枝,派一两位金丹后期长老前来坐镇也就足够了,可元剑一亲自在此坐镇,这就有些奇怪了。

  申屠雄知道想要从元剑一嘴里问出什么也是不可能,干脆也就闭口不提,两人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来到宗门外,也不用通禀,直接进入了宗门大殿之中,见到龙旺达,申屠雄客气一句:“龙宗主。”

  “申屠宗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龙旺达起身相迎,示意申屠雄落座。

  入座后的申屠雄看了一眼元剑一,对龙旺达道:“龙宗主,今日有些私事想要请教,最好不要有不相干人在场。”

  不相干之人,自然是指元剑一。

  “这……”龙旺达有些犹豫,元剑一可不是自己能够指挥的动的,更何况,申屠雄修为高过自己太多,有元剑一在场,的确能护自己周全,犹豫片刻道:“元长老并非外人,没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元长老说。”

  虽然有些隐秘元剑一并不知晓,但是龙旺达相信,凭借方逸在剑宗之中的地位,无论元剑一知道了什么,都不会改变剑宗的立场,对于剑宗来说,天地宗无关紧要,他们要做的,就是无条件支持方逸,龙旺达脑中思索片刻,便觉得的确没有什么需要隐瞒元剑一的地方。

  这番话听在元剑一耳中也颇为受用,对龙旺达这位宗主也多了几分好感。

  “是么?”申屠雄环视四周,见再没有其他人,问道:“方逸呢?”

  “正在闭关修行。”龙旺达知道申屠雄对于方逸多有恩惠,也不隐瞒,当下说道:“方逸正在准备渡金丹大劫。”

  “准备渡金丹大劫?”申屠雄闻言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他才进入半步金丹多久,不知道要多积累一些么?”

  “有些事情等着他去做,耽搁不得。”龙旺达没有提及暗夜豹的事情,随口一句带过。

  “若是愿听我劝告,你们尽量让方逸拖后渡劫时间。”申屠雄道:“方逸渡过金丹大劫,对你们来说,麻烦更多。”

  “申屠宗主的意思是……”龙旺达不解。

  “也罢。”

  申屠雄摆了摆手,说道:“为表明诚意,我便与你们直说,方逸的修为境界与实力表现已经引起了三大圣地元婴修者们的注意,若是方逸渡过金丹大劫,必然会有元婴修者前来试探方逸实力,若是认为方逸的实力超出了三大圣地的控制,必然会遭来三大圣地元婴修者的联手诛杀。”

  “嘶……”龙旺达与元剑一皆是倒吸口冷气,想不到方逸的表现竟以惊动了三大圣地的元婴修者们,而且从申屠雄的语气中判断,三大圣地似乎对此已经达成了共识。

  “看来,这件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元剑一凝眉思索,识海中不断推演着破解之法。

  “我们知道了。”龙旺达沉声道:“多谢申屠宗主提点。”

  申屠雄苦笑着说道:“我与方逸算是往年至交,其人品性如何我心中自由评判,也正因如此,我才屡次提醒。”

  “不过。”申屠雄话锋一转:“我已经表明了诚意,接下来我所问,希望龙宗主能如实回答。”

  “昨日有人前往凌霄宫……”申屠雄盯着龙旺达的眼睛道:“指证天地宗宗主龙旺达暗自炼制了一杆招魂幡,可有此事?”

  龙旺达面色一变,便是一旁的元剑一亦是双目如电,看向龙旺达。

  面对申屠雄的目光,龙旺达缓缓点头:“的确如此。”

  龙旺达心中明白,申屠雄既然有此一问,必然是得到了密报,就算自己矢口否认怕也没用,况且方才申屠雄所言也的确表明了诚意,自己再要藏着掖着,倒是对不住对方一片赤诚。

  再者说,申屠雄背后可是凌霄宫,三大圣地之一,真要是有心剿灭天地宗,也根本不用来跟你查证什么。

  当着申屠雄与元剑一的面,龙旺达手掌一摊,一杆黑色小旗出现在掌中,任由二人探查。

  申屠雄神识扫过,面色微变:“果然已经进化为灵器,龙宗主,你可知此物在连元海域之中意味着什么?一旦公开出去,天地宗将成为连元海域之公敌,便是你们敢与天地为敌又如何?难道还能过得了三大圣地这一关?”

  元剑一在旁看着,并没有说话,除了开始有些惊诧,之后便再未表现出什么,神色恢复如常,正如龙旺达所猜测,天地宗如何,元剑一并不在意,他们要做的就是无条件支持方逸。

  “想当初修为低微,为求自保,方才炼制此物。”龙旺达苦笑了一声,道:“不过龙某敢说一句,从未仗此滥杀无辜。”

  “元剑一,你如何看?”申屠雄扭头,问元剑一。

  “无所谓。”元剑一道:“剑宗已经昭告天下,与天地宗为敌,便是与剑宗为敌,便是三大圣地亲临,剑宗立场不改。”

  申屠雄点了点头,得到了答案,便就不再深究此事,再看向龙旺达,说道:“如此说来,方雷以金丹初期境界便能施展瞬间移动之说,也是真的?”

  “这……”龙旺达犹豫了,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主告知某人,但事关小魔王,他却就不好做主了。

  “看来的确是真的了。”不用龙旺达回答,看见龙旺达的表情他就知道了,申屠雄当下重重叹了口气:“你们究竟从哪冒出来的?一个比一个离谱……”

  “申屠宗主,究竟是何人指证?”龙旺达心中发苦,秘密几乎被人挖干净了,自然想知道对方是谁。

  “流沙宗宗主,沙海。”申屠雄道:“不过你们放心,这人已经被我当场诛灭,现在也算死无对证。”

  “多谢申屠宗主。”龙旺达这次可谓是真心道谢。

  申屠雄又再次看向元剑一,这一次称呼上难得带了长老两字:“元长老,可否告知,剑宗与天地宗究竟适合关系,值得你亲自坐镇于此?”

  “事关剑宗机密,不便相告。”元剑一淡淡说道。

  申屠雄也不在追问,大体也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起身告辞,返回凌霄宫,当他抵达凌霄宫时,三位太上长老,常乐山和罗洪以及宇文烟皆在殿中。

  “申屠雄拜见三位太上长老。”见到三人,申屠雄亦恭敬行礼。

  “申屠,这一天多的时间去了哪里?”宇文烟开口问道。

  “回禀宇文长老。”申屠雄说道:“日前流沙岛岛主沙海前来指证,说天地宗宗主龙旺达暗中炼制了一杆招魂幡,事关重大,申屠亲自去了一趟天地宗查证。”

  虽然修为低于场内的人,但身为凌霄宫宫主,申屠雄也不是善茬,自然知道殿内被动了手脚,不会隐瞒沙海前来的事情,否则那就是将把柄送到别人手上了。

  “哦?“宇文烟与罗洪对视一眼,罗洪问道:“结果如何?”

  “子虚乌有之事,还说那方雷以区区金丹初期修为便能瞬间移动,申屠也亲自出手查验,结果方雷差点被我打死,也没见其施展出瞬间移动的本事。”

  申屠雄摇头一笑,似是自嘲一般的说道:“申屠也是糊涂,竟还出手查验这种事情,要说那方雷,速度的确是快了些,比金丹后期修者都不遑多让,也的确令人刮目相看。”

  回到宗门大殿,申屠雄见三位太上长老皆在,便知道不妙,未敢全部隐瞒,自己在天地宗之中的事情,应该没有人知道,若有人探查,元剑一定会发现,因此面对三位太上长老,才真假参半的说了出来。

  “为何要杀沙海灭口?”常乐山问道。

  “那沙海本就有欺瞒之意,前后两套说辞,真真假假糊弄,当我凌霄宫是什么地方?这种东西,死不足惜。”申屠雄犹似不解气的说道:“更何况申屠亲自前往查验,更是证明其在胡言乱语,挑拨诬陷,现在看,一掌轰杀了他倒是便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