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告发

  天地宗之中有准备好的酒水,一杯敬天,一杯敬地,一杯敬到访宾客,开宗大典礼毕,有当天赶到的宗门送上贺礼。

  龙旺达居中而坐,满面红光,抬手示意大家安静,朗声说道:“天地宗新立,诸多方面还要多多仰仗诸位道友,我宗门之中,炼有三种丹药,想必有些道友已经有所了解,分别为下品凝灵丹、下品紫灵丹以及下品复元丹。”

  龙旺达介绍着三种丹药的功效,许多慕名而来的中型宗门岛屿皆是对这三种丹药垂涎,便是看起来最没有用处的下品凝灵丹,在许多中型宗门岛屿眼中也是宝贝。

  灵力越纯净,实力便越强大,渡过金丹大劫的把握也就越高。

  普通修者使用下品凝灵丹,没有下品紫灵丹配合,会严重影响修炼速度,两种丹药同时服用,却又消耗不起,但是对于这些宗门来说,培养一些重要弟子还是支撑的起。

  当即便有不少宗门出面购买,只不过有由于时间有限,方逸炼制的丹药数量不多,因此无论宗门大小,每种丹药每个宗门只能购买十颗,方逸花了几天时间炼制的几千颗丹药,几乎瞬间便被哄抢一空。

  开宗大典过后,有些宗门离去,有些则是留在罗浮岛,想要借此机会与天地宗搭上关系,天地宗的实力在连云海域已经传扬出去,又有剑宗做靠山,一些中型宗门岛屿甚至愿意付出些代价换取天地宗的庇护。

  只不过,方逸等人却没有庇护他人的想法,天地宗新立,还不知道要经受多少考验,自顾尚且不暇,又哪有精力去庇护他人,开宗大典三天后,所有宗门岛屿便都走个干净。

  山谷间的六座庭院之中,为方逸建造的庭院最为宽敞,占地足有十余亩,除了方逸与柏初夏的居所,还有柏井然夫妇与方方单独居住的房屋与院落。

  如今,一家人已经全部搬迁到了罗浮岛。

  傍晚,方逸陪着妻女,岳父岳母在庭院中赏月,暗夜豹依旧寸步不离的跟着方方,服用过一枚丹药之后,暗夜豹的身体机能明显好转,也精神了不少,而且似乎如方方所说,暗夜豹虽然失去了灵智,但依旧认识他们,性情始终十分温和。

  知道暗夜豹还有机会恢复到妖王境界,方方心情也舒畅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圆月当空,一家人其乐融融。

  “初夏,明天开始,我打算闭关了。”方逸道:“不过时间不会太长,三个月左右吧。”

  “嗯,我也打算再服用一枚星露果。”

  柏初夏见女儿情绪已经渐渐恢复,也打算再服用一枚星露果,当神识境界远高于修为时,修行速度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如今修为渐渐追上神识境界,修炼速度也渐渐缓慢下来。

  “初夏你的修为已经进入了筑基期,可以服用凝灵丹和紫灵丹了,有这两种丹药辅助修行,相信将来渡过金丹大劫不成问题。”方逸手中拿出两只玉瓶,说道:“这两只玉瓶分别是凝灵丹与紫灵丹,各自九枚,应该够你突破到筑基中期了。”

  方逸给柏初夏准备的丹药,均是上品,靠这两种丹药堆积到半步金丹,再有复元丹辅助,渡过金丹劫几乎没有难度。

  “谢谢老公。”听到方逸说能够渡过金丹大劫,柏初夏便是一阵欣喜,成就金丹,便意味着还有千年寿元,想想还能够与方逸继续相伴近千年,柏初夏心中便觉得甜蜜。

  “我说方逸。”柏井然这时候开口道:“有没有什么能帮我们延年益寿的啊,我们也不求长生不老,延年益寿就行。”

  虽然不能修行,但来到连云海域之后,柏井然夫妻的身体都大为好转,以前在地球上的一些常见病也都消失不见了,人没有不怕死的,他们自然也想多一些寿元。

  “能延年益寿的丹药,我倒是可以炼制一些。”方逸闻言笑了起来,说道:“不过效果可能还不如小魔王手里的酒。”

  炼制些能够使凡人延年益寿的丹药倒是不难,只不过效果一般,倒是不如玉泉河水的效果,方逸想了一下,说道:“回头我向小魔王讨要一些,爸妈你们只要每月喝上一口,别的不敢说,无病无疾的功效肯定是有的。”

  这还是方逸说的保守了,若是按照方逸所说,每月喝上一口,延寿个三五十年问题还是不大,且在寿元之内,身体机能都能保持旺盛的状态,即便达不到传说中不老的效果,也相差不多了。

  “那感情好。”

  柏井然曾经在金鳌岛喝过小魔王视若珍宝的酒水,如仙酿一般的味道,最重要的是喝下去便觉得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了很多,而且这种效果并非是暂时性的,而是一种持续性的效果。

  “方方。”方逸看向女儿,道:“你之前不是说,想要炼制一副手套,材料我可都已经准备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炼制?”

  炼制本命法宝,还是要以自己的本命真火炼制,方逸也只是辅助。

  “我不急的。”方方道:“爸爸,我也打算服用星露果,然后闭关修行。”

  “嗯?”方逸一愣,还以为女儿怎么也要在暗夜豹恢复到妖王境界或是身死之后才会有心思修炼,却想不到这就愿意放下暗夜豹专心修炼了。

  “我想过了。”方方很认真的说道:“若我有足够的实力,小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所以我要努力修炼,以后,换我来保护它。”

  “暗夜豹可是妖王。”方逸笑道:“你要是想保护它,起码也得是金丹境界才行。”

  “放心吧。”方方脸上充满自信:“我一定能够渡过金丹大劫的,不止金丹,我还要晋升到元婴境界,以后连元海域,任何人都别想欺负小黑。”

  “唉,你们一个个都闭关修炼,又剩我们老两口喽。”柏井然摇头叹息着。

  “有小黑陪着你们呢,对了外公,我要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方方拿出一只玉瓶,郑重其事的交给了柏井然,说道:“外公,明年这时候,我若是还没有出关,你可一定要记得给小黑吃一粒。”

  方方可是记得,柏初夏第一次服下魂果,足足炼化了一年半的时间,现在自己的修为和当初的柏初夏相仿,炼化一枚星露果的时间怕也要一年多才行,可不能因此耽误了给暗夜豹服用丹药。

  “放心好了。”卫小婉笑道:“我也会记着,到时候我提醒你外公。”

  “谢谢外婆。”方方抚摸着身边暗夜豹的皮毛:“小黑,要听外公外婆的话哦。”

  暗夜豹抬眼皮看了看柏井然与卫小婉,似是听懂了方方的话,点了点头。

  第二天,方逸一家三口全都开始闭关修行。

  ----

  “蓬莱仙岛……”沙海遥遥望着远方那座巨大岛屿,想着流沙岛被灭的惨状,眼中不由闪过狠厉之色,“天地宗,灭了我流沙宗,你们也别想好过,就算有剑宗撑腰也没用。”

  这几天来,沙海真可谓如丧家之犬一般,宗门覆灭,消息闭塞,沙海也不知道剑宗有没有颁下诛杀令,终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直到确认了剑宗没有针对自己颁下诛杀令,这才敢经传送阵前往蓬莱仙岛。

  如今宗门覆灭,天地宗又有剑宗撑腰,想靠他自己复仇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又想起了龙旺达手中的那杆招魂幡。

  招魂幡这种法宝有违天和,持有者被视为邪魔外道,为连云海域诸多宗门所不容,如今天地宗势大,再加上剑宗,便是一些超级宗门都难奈何,想来也就只有三大圣地才有能力制约剑宗,翦除天地宗。

  蓬莱仙岛距离流沙岛最近,沙海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来凌霄宫求见申屠雄,他相信只要三大圣地知道招魂幡的事情,必然会出手到时区区一个金丹修者组建的势力,下场肯定是和自己的流沙宗一样。

  “禀宗主,门外有一位金丹后期修者求见,自称流沙宗宗主沙海。”凌霄宫殿内,有弟子来报。

  “沙海?”申屠雄闻言不由愣了一下,流沙宗应该已经被方逸等人灭了,怎么会单独留下一个沙海。

  “让他进来。”申屠雄吩咐道,没一会儿,沙海便在凌霄宫弟子的引领下进入了大殿。

  见到申屠雄,沙海躬身行礼:“流沙宗宗主沙海,拜见申屠宗主。”

  “听说,流沙宗应该已经覆灭了。”申屠雄坐在正位,并没有起身的意思,屏退了门下弟子,居高临下俯视着沙海。

  沙海一脸悲愤的说道:“不敢欺瞒申屠宗主,十三天前,天地宗突袭我流沙宗,那一日,流沙岛血流成河,除我之外,流沙宗上下尽皆战死,无一活口,也许是上天垂怜,沙海侥幸逃得性命。”

  “天地宗为何突袭你流沙宗?”

  申屠雄淡淡的说道:“据我了解的情报,天地宗那几位,并非惹是生非之人,若是你们相互之间的仇杀,这种事情连元海域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不用特意来向我禀报。”

  “并非仇杀。”

  沙海连忙道:“事情皆因罗浮岛而起,晚辈与罗浮宗宗主代天南乃是旧识,申屠宗主应该知晓,彭斌等人于半年前屠灭了罗浮宗,占据了罗浮岛,罗浮宗宗主代天南投奔到了我流沙宗,不成想,我流沙宗的祸事正因此而起。”

  沙海偷看了一眼申屠雄的神色,接着说道:“罗浮宗一战,天地宗宗主龙旺达施展出了招魂幡,并且根绝代天南所说,那杆招魂幡应该已经晋升到了下品灵器,正因有此把柄,在探听到代天南藏于流沙宗后,彭斌方逸等人欲要灭口,所以才突袭流沙宗,将我宗门上下屠尽。”

  “炼制招魂幡,有违天和,乃连云海域之大忌,未免再有宗门岛屿步我流沙宗后尘,还望凌霄宫为连云海域诸多宗门岛屿主持公道,将这种邪魔外道翦除。”沙海言语中没有涉及私人恩怨,从大局入手,神色慷慨激昂。

  “招魂幡?”申屠雄闻言眉头一皱,他不知沙海口中所说是真是假,若此事为真,身为凌霄宫宗主,申屠雄的确责无旁贷,到时候可能真要对上天地宗。

  “据说,流沙宗太上长老沙如风乃是半步元婴境界?”申屠雄反问。

  “回禀申屠宗主,正是。”沙海如实回答,这种事情欺瞒不过去。

  “沙如风人在哪里?”申屠雄继续问道。

  “长老他……”沙海略作犹豫,感受到申屠雄的目光,立即做悲伤状:“亦在流沙宗一战中战死。”

  “哦?这就奇了。”申屠雄道:“据我所知,天地宗中,可没有半步元婴境界修者,究竟什么人有本事斩杀你们那位太上长老?”

  “申屠宗主恐有所不知。”

  沙海顺着申屠雄的问话回答道:“剑宗与天地宗同气连枝,更是在屠灭我流沙岛时昭告天下,与天地宗为敌,便是与剑宗为敌,是以当日,剑宗元婴修者亲自出面,斩杀了我宗太上长老。”

  “也就是说,对方有元婴修者出面,半步元婴境界的沙如风没有逃出来,流沙宗其他人亦没有逃出来,唯独你沙海,居然在元婴修者手中逃了一命,你自己信吗?”

  申屠雄面色冰冷,目无表情的盯着沙海。

  “这……”沙海也有些傻眼,没想到真真假假编出来的东西,被申屠雄几句问话将自己给绕进去了。

  “千万别说你当时没在流沙岛,刚才你可是说了,侥幸才逃得性命,说明当时你也身在流沙岛。”申屠雄不耐烦道:“自己说出的话都错漏百出,难以自圆其说,就想诬陷他人?我申屠雄看起来就那么好骗吗?”

  “不是这样……”面对申屠雄,饶是金丹后期境界的沙海也有些发慌,凌霄宫可不是什么善地,若是被申屠雄做实了胡言乱语挑拨诬陷的罪名,怕是会当场将其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