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重塑内丹的方法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重塑内丹的方法

  听完皇甫千钧所说,方逸沉默了下来,诚如皇甫千钧所说,等他进入元婴境界,凭借‘神藏’与五行剑法,方逸相信,就算同是元婴境界修者怕也没人能是自己对手。

  “三大圣地之间,一直保持着平衡。”皇甫千钧道:“这也是三家刻意营造出的一种态势,凌霄宫不会愿意看到无极宫或者九天宫一家独大,另外两家亦是如此。”

  “三大圣地相互合作已经数十万年,尚且相互提防,相互制约,更何况是您?”皇甫千钧摇了摇头说道:“便是您现在展露出来的实力,怕也已经惊动三大圣地的元婴老怪们了,还不知道他们是个什么态度。”

  “而且,连云海域之中,每一座超级宗门皆有元婴修者存在,他们会不会顾忌您的存在,也不好说。”

  皇甫千钧担心,三大圣地之中的元婴修者们会忌惮方逸在这个年龄所展露出来的境界与实力,从而导致那些人想要将这种不可控因素彻底扼杀,即便三大圣地不出手,怕也会有其他超级宗门之中的元婴修者出手。

  突然之间,殿内凭空多出一人,这人看上去六十岁上下的年纪,须发皆有些发白,身形消瘦,人站在那里,便如同一柄利剑。

  “拜见太上长老。”皇甫千钧见到这人,立即行下礼去,来人正是剑宗的太上长老,也是剑宗唯一一位元婴修者,元剑一。

  “你且起来把。”元剑一并未理会皇甫千钧,目光看向方逸,躬身行礼道:“弟子元剑一,拜见师叔祖。”

  对于皇甫千钧和元剑一来说,方逸的辈分实在太高,称呼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敢,叫我名字就好!”方逸瞳孔一缩,瞬间便知道了这元剑一的修为已经到达元婴境界,真正是站在连云海域最顶点的存在,再也没有面对皇甫千钧时的那种从容泰然,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辈分不可乱,方才师叔祖与皇甫的对话,弟子尽皆听到。”元剑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师叔祖当听从皇甫劝告,切勿再暴露半步元婴的实力。”

  元婴老怪一口一个师叔祖叫着,让方逸实在觉得别扭,不过也知道剑宗中人,极重辈分,因此也只能受之,道:“两位放心,方才听皇甫一番话,方逸已知该如何做。”

  “不过,若是有人胆敢惹到师叔祖头上,师叔祖也不必客气,剑宗定会与师叔祖同仇敌忾,弟子冒昧现身,亦是借此机会,与师叔祖表明态度。”

  神识探知着皇甫千钧与方逸的对话,元剑一也担心以后方逸会过于畏首畏尾,因此才现身表态,他剑宗也是连云海域的超级宗门,根本就不惧另外两个门派。

  “好,多谢二位。”方逸没有过多客气,目光一闪,突想起暗夜豹之事,当下开口问道:“二位见多识广,可知有什么办法能够重塑妖兽内丹?”

  “就是之前为保护方方小姐的那头豹子吧。”皇甫千钧摇了摇头,说道:“一般来说,妖王自爆内丹,不死已是难得,想要重塑内丹恢复修为,却是从未听说过。”

  元剑一亦是摇头:“弟子已有一千五百余岁,却也未听说过有这种手段。”

  “好吧。”

  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道:“我还要去一趟蓬莱仙岛,之前委托皇甫采买灵草灵药时,同时亦委托了申屠宗主,正好也问问,身为三大圣地宗主,可能见闻会更广博一些,借此机会,也能试探出凌霄宫对我的态度。”

  听完了皇甫千钧的分析,方逸也想知道凌霄宫的态度如何,可以说,凌霄宫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到天地门以后的行事风格。

  “师叔祖要去凌霄宫?”元剑一皱眉道:“如今消息传开,也不知道三大圣地的元婴修者们是个什么态度,不如,我陪师叔祖走一趟,到时候就算有危险,弟子也能在一旁照拂。”

  “不用了。”方逸笑道:“陌生人进入蓬莱仙岛,可是要检查身份的,到时候知道了有元婴修者进入,凌霄宫自然也会有元婴修者应对,也起不到保护的作用。”

  “我如今还是凌霄宫客卿长老,凌霄宫再怎样,吃相也不至于如此难堪。”方逸又道:“而且目前来看,应该还没有什么问题,若凌霄宫的元婴修者要对我不利,随时都可以出手。”

  经过皇甫千钧提醒,方逸自己也有了些判断,元婴修者能够瞬间移动,真想要杀他再简单不过,根本不用等到现在,看来那些人也都是暂时观望的态度。

  “好吧。”

  元剑一手掌一翻,掌中出现一枚玉符:“师叔祖,这枚玉符还请随身携带,若是对上元婴或是半步元婴修者,立即捏碎玉符,弟子会立即赶去,切记,再要对上半步元婴修者,千万不要再出手。”

  “好。“方逸点头答应了下来,郑重接过玉符。

  没有回金鳌岛,离开西来岛后,方逸便直奔蓬莱仙岛,有客卿长老令牌,一路上未有阻拦,直接来到凌霄宫面见申屠雄。

  “申屠宗主。”再见申屠雄,方逸躬身见过,依旧保持着礼节。

  申屠雄见到方逸,表情中却是有些凝重,开口问道:“方逸,你如今真的能够媲美金丹后期修者?”

  “是。”方逸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否认已经没用,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

  申屠雄凝视着方逸片刻,最终重重叹了口气,说道:“方逸,你锋芒露的太早了。”

  刚刚才从西来岛剑宗出来,方逸自然明白申屠雄话语中的意思,看来,真如皇甫千钧所说,自己的实力已经引起了三大圣地元婴修者们的注意。

  “身为凌霄宫的客卿长老,有凌霄宫在背后撑腰,自然不用在意这些。”方逸面露笑容,话语中却是在试探着申屠雄。

  “给你。”

  申屠雄没有接方逸的话,反手丢过一只储物袋:“这是你要的灵草灵药,总共价值一万七千块上品灵石,零头就不与你算了,先后灭了罗浮岛与玄阳宗,你们手中因该也不缺灵石。”

  “灵石自然不会少。”方逸递过储物袋,眼睛看向了申屠雄,“宗主方才所说,似乎有言外之意。”

  申屠雄接过,低头似是在看着储物袋,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开口道:“三位太上长老已经商议好,收回给予你的客卿长老令牌。”

  “收回我的客卿长老令牌?”

  方逸微一错愕,随即便想明白了,想来在凌霄宫三位太上长老眼中,自己今后定会麻烦不断,凌霄宫也不愿参与其中,而且,日后常乐山若是再想要杀自己,也就没有同门之间的顾虑了。

  方逸点了点头,心中无喜无悲,将那枚客卿长老令牌交还给申屠雄,道:“多谢申屠宗主栽培。”

  方逸的确是要谢过申屠雄,若不是申屠雄安排他进入北元世界,就不会得到北元初水剑法,更不会进入域外战场,最终在神木大陆得到中央戊土剑元以及魂果。

  可以说,五行剑法尽皆修成,申屠雄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不可忽视。

  “算了。”

  申屠雄揉了揉太阳穴,低声说道:“日后切记,要低调行事,即便是彭斌,半百年龄便已有金丹后期修为,且同境界修者中几乎无敌,都未引起元婴修者们的重视,你这次表现的太过逆天了。”

  “我知道了。”方逸点头道:“多谢申屠宗主提点,还有一事想向宗主请教。”

  “想必宗主也已经知晓,玄阳宗事件因小女而起,陪伴她一同长大的妖宠,更是为保护她自爆妖丹。”方逸道:“不过好歹留住了性命,不知宗主可否知晓,有什么办法可以重塑妖兽内丹。”

  申屠雄凝视着方逸的双眼,突然问道:“一头妖王而已,目的也只是为了保护你女儿,如今也算是死得其所,又有一座玄阳宗为之陪葬,也该满足了,你还想要为它重塑内丹,这头妖兽有如此重要吗?”

  暗夜豹虽然没死,但是退化成了野兽,寿命亦不久已,在申屠雄眼中,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当然重要。”

  方逸神情肃穆的说道:“在我还弱小时,暗夜豹便追随于我,后来又时刻守着我女儿方方,在我眼中,它可不是什么妖宠,而是我们的同伴,我们的兄弟,有一线生机,也要为它争取。”

  申屠雄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笑容,不是讥讽方逸,而是心中讥讽凌霄宫那三位太上长老,如此重情重义之人,竟就这样被无情抛弃了,申屠雄有一种预感,凌霄宫迟早要为现在这个决定后悔。

  见申屠雄表情,方逸还以为是在嘲讽自己,不过也并未在意,连云海域之中,莫说人与妖宠,便是人与人之间,也少有情义可言,更多的则是利益纠葛,自己这种人遭到嘲讽,太正常不过了。

  “宗主若是知晓,还望告知,方逸自当厚报。”方逸再次问道。

  申屠雄却是摇头:“或许是我孤陋寡闻,却是从未听过有重塑妖兽内丹的手段。”

  “宗主交游广博,还望宗主帮方某多多留意,大恩不敢言谢,日后定当厚报。”方逸依旧不死心。

  不再是凌霄宫客卿长老,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若有差遣,在所不辞’之类的承诺。

  告别申屠雄,方逸回到金鳌岛,神识便见到方方正在梳洗着暗夜豹身上的毛发。

  “女儿这几天好点没有?”山顶木屋中,方逸问柏初夏。

  “没有。”柏初夏苦笑了一声,说道:“女儿一直都很自责,暗夜豹自爆内丹之事,方方始终归咎于自己身上,认为是她害了暗夜豹。”

  “暗夜豹的生机在快速流失。”

  方逸神识清晰感应到,没有了内丹,暗夜豹的身体机能在快速退化,如今便是连普通的野兽都不如,机能退化的同时,也在带走暗夜豹的生机。

  “照这样下去,暗夜豹怕是很难撑过两年。”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器灵,“钧天,有没有什么可以延缓野兽寿命的丹药?”

  “有,唉……”钧天鼎叹息一声道:“不过……”

  “不过什么?”方逸感觉到钧天鼎话中有话。

  “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想说。”钧天鼎器灵道:“不过我担心,日后你知道了真相会怪罪于我,正好你询问,我便告诉你,至于要如何做,你们自己决定。”

  “什么乱七八糟的。”方逸听的头大:“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其实,我知道有一种手段,可以重塑妖兽内丹。”钧天鼎器灵的一句话,便镇住了方逸。

  “对呀,我怎么早没想到问你,你也是,为什么到现在才说。”方逸有些责怪钧天鼎,对于如今的暗夜豹来说,时间太珍贵了。

  “但是,这件事情太危险了。”钧天鼎器灵的神识波动道:“妖王想要重塑内丹,需要用到幽冥兽的灵核精魄。”

  “需要灵核精魄?”

  方逸精神一震,道:“刚好我手中还有一颗,本来是打算为方方炼制一件灵器的,若是能够为暗夜豹重塑内丹,便先解决暗夜豹的问题,大不了以后再去幽冥海猎杀一头幽冥兽,反正方方距离筑基期也还远。”

  融入了灵核精魄的法器,会随着修者突破到筑基期从而进化成为灵器,就算方方修为比常人快速,到筑基期起码也要三五年时间,到时候就算买不到灵核精魄,去幽冥海域猎杀一头也不难。

  幽冥海域虽然凶险,但只要不往深处去,以方逸的实力还是能够脱身的。

  “一颗不够。”钧天鼎器灵说道:“所以我才说,这件事情太危险,至少需要九颗灵核精魄才行。”

  “以九颗灵核精魄炼成一枚假丹,让暗夜豹吞下,再以修者的力量帮它融合炼化,才能完成重塑内丹的过程。”

  钧天鼎接着说道:“不过,炼制假丹可没那么容易,失败的概率极高,便是失败个三五次,都在意料之中,而且就算炼制假丹成功,暗夜豹在吞服炼化时也极有可能受不住假丹的威能而陨落,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即便是有你或者小魔王以自己的灵力帮它融合炼化,暗夜豹也是九死一生。”

  灵核精魄极为吸收,便是在三大圣地之中,也少有灵核精魄售卖,上次在无极城中,也是碰巧才买到了三颗,方逸此番两次前往蓬莱仙岛,都未见蓬莱仙岛中有灵核精魄售卖。

  若是只需要一两颗,方逸倒还是能托剑宗去打听收购,几十颗灵核精魄,却是想都不用想。

  这种东西,只有到幽冥海深处,斩杀成年的幽冥兽才能获取。

  一头成年的幽冥兽,最少也是人类金丹修者的实力,更何况,还有更强大的幽冥兽,相当于人类元婴修者实力,曾经,更是有元婴修者陨落在幽冥海深处。

  想要为暗夜豹重塑内丹,便要冒着陨落的危险去幽冥海深处猎杀幽冥兽,就算得到了足够多的灵核精魄,炼制成了假丹,暗夜豹炼化起来也是九死一生。

  钧天鼎开始并不愿意说出这个方法,方逸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反而会陷入两难境地之中,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可是现在见到暗夜豹的模样,钧天鼎也有些不忍,再加上担心日后方逸知道真相后会怪罪,所以这时候方逸问起,钧天鼎也就干脆和盘托出,风险已经讲明白了,要如何做,便看他们自己了。

  方逸静默不语,的确是两难境地,去幽冥海深处,冒死猎杀幽冥兽,还要猎杀几十头,到最后也只是搏一线生机,方逸也在衡量,究竟是否值得。

  “老公?你怎么了?”柏初夏见方逸发愣,摇了摇方逸的胳膊。

  “没事。”方逸苦笑了一声,这件事情,还真要考虑仔细,神识继续询问着钧天鼎器灵,“猎杀几十头幽冥兽,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暗夜豹可撑不住那么久,还是先要想办法延缓它的寿命才行。”

  “延缓寿命,也需要灵核精魄。”钧天鼎器灵道:“不过有一枚便够了。”

  “好,这件事情便交给你。”结束了与钧天鼎的沟通,方逸又对柏初夏道:“初夏,我去看看女儿。”

  “爸……”方方见到方逸的身影出现在身边,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放心吧,我没事。”

  方方忍不住声音有些哽咽:“我知道,小黑的寿命不长了,这段时间,就让我多陪陪它吧。”

  手中继续清洗着暗夜豹的毛发,方方眼中有泪水:“小时候都是它陪着我,哄着我,现在轮到我陪着它,哄着它了。”

  “爸,小黑虽然没了内丹,失去了灵智,退化成了野兽,但是我感觉它还是认识我们。”方方道:“你看它多乖,多温顺,哪有这样温顺的野兽?”

  方方时哭时笑,精神恍惚,状态很不好。

  方逸见女儿的模样便觉一阵心疼,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爸,有办法救小黑?”方方抬头看方逸,不明白方逸所说的办法是什么意思,隐约中有些猜测,却又不敢相信。

  “我倒是打听到有一种方法可以为妖兽重塑内丹。”方逸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说道:“不过很难,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做到,所以还是要先想办法延长暗夜豹的寿命。”

  “真的能重塑内丹?”方方眼睛之中还挂着泪水,问方逸:“爸,你不是为了哄我开心吧。”

  暗夜豹自爆了内丹,方方也翻阅了大量的书籍,却是从未见过有这样的先例,如今听方逸说起,自是有些不信,第一反应便是方逸为了哄她说了个谎话。

  “怎么会。”

  方逸摆了摆手,说道:“暗夜豹也是随我们从地球一起走出来的,我也不忍它落得这副模样,自然要想办法为其重塑内丹,经过多方探寻,竟真有这种手段,只不过困难重重,还要从长计议。”

  “嗯,嗯,不着急,不着急。”方方拼命点头,眼中含泪的说道:“有办法就好,爸,你一定要帮小黑重塑内丹。”

  “好,爸爸答应你,一定会还你一头妖王小黑。”方逸伸出一根手指道:“我们拉钩。”

  父女两根手指拉在一起,方方脸上有泪珠,也有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