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锋芒

  方逸眼角看向那剑丸,目光冰冷,背后羽翼一扇,一道白光划过虚空,直奔严立,如今方逸驾驭流光羽翼的速度更快,躲过严立一击,并向严立方向飞去。

  “好快的速度。”

  严立瞳孔猛的一缩,虽然看到方逸背后的那对翅膀时便已想到,这对翅膀的最大作用想必还是增加速度,但是一位半步金丹修者,速度竟能快到媲美半步元婴境界,也是出乎了严立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虽然半步元婴修者还无法掌控空间进行瞬间移动,但已然可以感应到一些空间的波动,速度远不是金丹后期修者所能相比的,更何况是方逸这个连金丹期都没有达到的修者。

  严立神识一动,剑丸所化那道金光如影随形,紧追方逸,在空中带出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

  “火中取栗。”距离严立还有数百米时,方逸一剑递出,周围温度骤然升起,空间都要被气化一般。

  “不好。”

  身在其中的严立感觉身躯被定住一般,难以挪动分毫,便见方逸剑尖所指,火焰包裹着如空气波动般的剑气轰然而出,在那火焰之中,似还有草木之灵在其中燃烧,那火焰也愈加浓烈凝实,似是要将这一片空间都焚烧殆尽。

  再也顾不得攻击方逸,神识操纵剑丸所化金光飞到自己身前,幻化出一柄金色巨剑,那巨剑如同一面盾牌挡在自己身前。

  “轰。”浓烈火焰夹杂着庚金剑气轰击在那金色巨剑之上,其中更有一道亮光在那空气波动般的剑气中间穿越而来。

  ‘砰’一声响,亮光撞击在金色巨剑之上,便见那金色巨剑顿时以一点为中心,向四周裂开,随后又一声‘砰’响,那金色巨剑轰然碎裂,无尽剑气在浓浓烈火的包裹下直冲严立。

  就在那金色巨剑炸裂的瞬间,严立身前又有一柄飞剑悬浮,筑起一面光幕,可就在这时,严立突然感觉到识海一阵剧痛,一瞬间失去了对本命飞剑的操控,也就是这一瞬间,亿万道庚金剑气在烈火的包裹下吞噬了严立的身躯。

  便是半步元婴修者,也被方逸的庚金剑气轰成碎屑,随后便被烈焰吞噬,化为灰烬。

  堂堂半步元婴修者,就此陨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老祖……”严向明失声叫道,不过严向明终究也是金丹后期的修者,心神远非常人可比,虽然此刻心中悲愤,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瞬间的失神过后,严向明果断道:“走。”

  连老祖都已经战死,他们这些人必然不是对手,眼下最好的办法便是分散逃离,能逃一个是一个。

  但是,小魔王陡然出现在他们中间,无数雷霆笼罩住着一片虚空,这些雷霆,每一道都有成人手臂粗细,虽然还伤不到金丹后期修者,但是在这闪电笼罩下,已经足以影响到金丹后期修者的速度。

  同时,小魔王一指点出,正中仅剩的一位金丹中期修者的眉心,那金丹中期修者只觉得识海轰然炸裂,便失去了意识,随后失去灵力支撑的身躯瞬间便在雷霆之中变做了焦炭。

  就在严向明与另外三位金丹后期修者即将脱离开雷霆领域时,彭斌与牛魔王、巨象王已经赶到,同时,五条黑色巨龙冲入了雷霆领域之中,瞬间穿过四位金丹后期修者的身躯。

  严向明只觉得一股冰寒气息自神魂深处升起,神识都被冻住,随后,彭斌与两位妖王展开屠杀,几乎瞬间,四位金丹后期修者尽皆陨落。

  那十一位后来才聚拢过来的金丹初期修者在小魔王的雷霆领域下根本动弹不得,任由彭斌等人屠杀。

  至于那些只有筑基期修为甚至炼气期修为的低阶修者们,小魔王干脆懒得理会,被冲过来的龙旺达以招魂幡的黑色气息一卷,便全部陨落。

  彭斌神识笼罩向整座玄阳宗,确认整个玄阳宗再无一人之后,这才来到方逸身边,问道:“方逸,你没事吧。”

  此刻方逸正坐在一道剑光之上,快速吸收着周围漂浮的几块上品灵石。

  这招‘火中取栗’,是方逸融合了金、木、火三种属性剑法中的杀招组合而成,再加上中品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这才一举破开了严立那下品灵器的防御。

  而后,方逸更是以神识攻击,使得严立短暂失去了对本命飞剑的控制,这才将其斩杀,只不过施展出这一招之后,时隔多年,方逸再次感受到了灵力与神识消耗一空的感觉。

  斩杀严立后,方逸也就没再参与到杀戮之中,静静修养着,如今方逸吸收上品灵石的速度大大加快,仅仅片刻便恢复了些力气,此时听见彭斌说话,睁开双眼笑道:“没事,只是脱力,刚才的消耗太大了。”

  “威力也大,连半步元婴修者以灵器抵挡都被你给灭杀了,更是毁了一件下品灵器。”

  彭斌啧啧叹道,便是以彭斌如今实力,以流星箭之威,想要毁灭一件有金丹修者灵力驾驭的极品法器都难,可方逸这一招,愣是将有半步元婴修者驾驭的下品灵器都给摧毁,这种威能,怕是大多数半步元婴修者都难以做到。

  “说到那间灵器,倒是可惜了。”方逸有些可惜的说道:“那剑丸比普通的下品灵器强太多了。”

  “毁了便毁了。”彭斌对此倒是一点都不在意,摆了摆手笑道:“总比你败在那严立手上好。”

  “也的确有些危险。”方逸苦笑了一声,说道:“他最后施展那招,便是五行防御罩怕也难以抵挡,而且那剑丸被毁,他的心神也尽皆放到了抵御‘火中取栗’之上,却是疏忽了识海的防御。”

  “若是他同时顾及到了识海的防御,我那一剑很可能无法再破开一件灵器的防御,就算破开了,剩余的那点力量怕也伤不到他,到时候他若还有再战之力,那恐怕被杀的就是我了。”

  方逸现在想想也是有些后怕,这招‘火中取栗’在此之前只在识海中推演过,方逸也不知道对神识与灵力的消耗竟如此巨大,本以为,这三招融合起来,消耗的灵力和各自施展相加也就差不多了,可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直接便将他的灵力掏空,神识倒是还剩下一些,不过也立刻被方逸化作无形小剑攻击过去。

  看来以后所悟出的这些招式,还是要一一印证才行,不要再出这种预料不到的情况。

  从抵达玄阳宗,到玄阳宗驻留所有修者全灭,仅仅用了不到半日。

  接下来便是清理战利品,出乎意料的是,玄阳宗宗门宝库竟然空无一物,便是那些金丹修者身上,储物袋中的灵石也极少,所有储物袋加起来,也仅有不到三万块上品灵石,这还是说,严立一人的储物袋中便有两万多块上品灵石。

  “看来玄阳宗早已料到我们会来,将大量财物转移了。”

  彭斌恨恨的说道:“不过也不应该啊,四位金丹后期,七位金丹中期,再加上一位半步元婴的严立,以明面实力来说,玄阳宗怎么看都是稳胜,为何会将财物转移?”

  “不光是财物,怕是还有许多精英弟子也都转移了,这些财物应该就是为了给他们提供再起的机会。”

  方逸摇了摇头,道:“想必是知道那三位追杀方方的金丹中期修者死后便做好了布置,对我们这种明面实力相差如此巨大的宗门都能保持如此警惕,这严向明做事倒也严谨。”

  方逸哪里知道,严向明之所以做出这种布置,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施展的那一手神识攻击手段,人没露面,便杀了三位金丹中期修者,这种从未听闻过的手段让严向明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那些修者的储物袋中,还找到了许多和严立那剑丸类似的球体,这些球体,有黑色,也有银色,一般金丹修者储物袋中的,皆是银色球体,而筑基期修者储物袋中的,则是黑色球体,炼气期修者的储物袋中,却是没有这种东西。

  经过简单实验,方逸等人便知道了这种东西的来龙去脉,这些都是严立以金色剑丸为主体,通过金色剑丸自带的一种复制手段将部分威能复制到了其余的容器之中,根据容器等级的高低,便成了黑色球体和银色球体。

  和剑丸母体不同,这种剑丸,尽皆都是一次性法宝,一次使用便彻底消耗,以筑基初期修为催动黑色剑丸,便能灭杀筑基后期修者,以金丹初期修为催动银色剑丸,便能灭杀金丹中期修者。

  斩杀金丹中期修者,也是这种复制剑元的最大威能。

  将所有剑丸归拢到一处,总共有三百八十七枚黑色剑丸,六十三枚银色剑丸。

  看到这些剑丸,方逸便更加可惜那剑丸母体。

  “也算为小黑报仇了。”小魔王沉默片刻,忽然扭头看向方逸,问道:“方逸,你读过的书多,可知有什么办法能让妖兽恢复内丹?”

  “这件事情我也有想过。”方逸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所以我也打算去找人问问,反正这段时间也要去一趟剑宗与凌霄宫,两边我都会询问,希望能有办法。”

  暗夜豹是从地球一直就跟随着小魔王和方逸的,虽然和小魔王更加亲近一些,但方逸也将其视同家人,否则以他的心性,断然不会用屠灭一宗的方式来为暗夜豹报仇的,

  五个月前,方逸分别传讯剑宗宗主皇甫千钧与凌霄宫宗主申屠雄,托付购买灵草灵药之事,如今也该是上门去购买一批了,到时方逸也可以打探一下有关于妖兽失去妖丹之后的情形。

  “嗯。”小魔王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可以找人去问问。”

  小魔王突然想到了十万大山中的那位妖兽领袖,想来妖兽的事情,它应该最清楚。

  “好。”方逸开口说道:“先回金鳌岛,然后我们便分头行动。”

  方逸如今神识与灵力还没有彻底恢复,神识到达半步元婴境界,强大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一旦消耗殆尽便需要更多的时间恢复。

  方方整日陪着已经退化为野兽的暗夜豹,陪着它在海边捉鱼虾,陪着它在沙滩晒太阳,说来也奇怪,暗夜豹虽然退化为了野兽,失去了灵智,但却在方方身边表现的极为温顺,真如一只大猫一般。

  对此,方逸也是无可奈何,除非能够将暗夜豹的妖丹恢复,否则短期内方方怕是走不出这阴影。

  方逸回到金鳌岛的几天时间内,几条消息在有心人的安排下,迅速在修者界蔓延开来。

  第一是天地门仗势欺人,仗着实力强横屠灭了玄阳宗,仗势欺人其实是说不上的,因为方逸并没有仗着哪个超级宗门的势,这只是玄阳宗逃逸的那些弟子流传开来的。

  第二却是天地门长老方逸,原布衣宗三岛主,区区半步金丹修为便有搏杀金丹后期的实力,在连元海域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屠灭他人岛屿,这种事情每天在连云海域发生不知道多少,自然是没人关注,第二条则是引起了诸多宗门岛屿的重视,至于方逸斩杀严立的事情,倒是没有暴露出来。

  主要还是严向明对自家老祖太过自信了,认为只要元婴不出,便没人能伤老祖分毫,更何况,严向明一直以为老祖严立对付方逸应该是十拿九稳,结果等到严立身死,严向明瞬间有些慌乱,忘记了这件事情,紧跟着便被杀死,因此未来得及将方逸与严立的战斗情况传递出去,最终的消息并不足够准确。

  但即便如此,也足以震惊连云海域了,长久以来,已经在修者们脑海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境界等级,如今却因方逸的出现彻底打破了,以往也有一些惊才绝艳堪称妖孽的天才能够越阶而战,但顶多也就是跨越一个小境界,方逸则是跨越了一个大境界和两个小境界。

  这种跨度的越阶战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以至于许多宗门岛屿对这种消息根本不信,随手弃之。

  反倒是那些大型宗门或是超级宗门,对此事格外的重视,得到消息后便多方求证,想要得到关于方逸最准确的消息。

  也有些宗门岛屿对此却是深信不疑,比如太古宗。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沈百天看着那情报,一脸的震惊,“方逸竟然能够有媲美金丹后期修者的实力,也幸好当初咱们没有与他为敌。”

  “大哥,当初你可是处处刁难来着。”

  公冶晓笑着揶揄了一句,随后道:“不止如此,我猜以方逸的实力,随时都能渡过金丹大劫,等他成就金丹,怕是能够媲美半步元婴了,甚至能够斩杀半步元婴也说不定。”

  “才四十多岁的金丹修者。”沈百川也是感叹道:“连云海域的历史上,还没有过吧。”

  “反正我是没听说过。”公冶晓想了想,又摇摇头,说道:“即便是有,但也肯定没有四十多岁便能媲美半步元婴的存在。”

  ---

  黄沙岛,沙如风与沙海二人也正在看关于玄阳宗覆灭的情报,其中自然提及了方逸的实力。

  “这不是开玩笑的吧,半步金丹就能媲美金丹后期,那等他渡过了金丹大劫还了得?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像是假的。”

  和大多数人一样,见到情报中记载的有关方逸的实力,沙海第一个反应便是不相信。

  沙如风却是陷入沉思,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彭斌,金丹后期修为,同级修者中难有对手,方雷,金丹初期修为,据代天南所说,除了瞬移之外,也有金丹后期实力,还有那龙旺达,炼化一杆招魂幡,斩杀同级修者,更是如同砍瓜切菜,再加上半步金丹境界便能媲美金丹后期的方逸,你不觉得奇怪吗?”

  见沙海一脸错愕表情,沙如风继续道:“同境界无敌的修者本来极为罕见,可金鳌岛这四位,却是各个如此,不仅同境界无敌,还有两位能够越阶杀敌,这些人单一出现也没有什么,可怎么就偏巧都出现在同一处?”

  沙如风手指轻敲着桌子:“我仔细翻阅过这几人的资料,方逸与龙旺达在十余年前加入布衣宗,成为布衣宗的三岛主和四岛主,大约一年后,彭斌与方雷也加入到了布衣宗之中,但却不在布衣宗担任任何职务,而是与方逸龙旺达同住在金鳌岛。”

  “这说明什么?”沙如风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眼眸中闪烁着光芒:“这四人应该本就认识,他们出自一个地方,拥有特殊的传承。”

  “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什么这四人皆如此逆天。”

  沙如风想了一下,说道:“我猜测,他们原来的宗门或者家族已经破灭,而他们四人也在逃逸的过程中走散,选择加入布衣宗这种中小宗门岛屿,怕也是为了在重新崛起之前能够保守住诸多秘密。”

  沙如风背靠着椅背,轻声说道:“这天地门,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和当初的连智相仿,沙如风感觉方逸等人的出现,简直就是天道赐予自己的礼物,来助自己突破最后一步,成就元婴。

  凌霄宫,一座仙山之中,常乐山双手背后,见常丰看完了情报,问道:“丰儿,你与方逸也算旧识,你觉得此事可当真?”

  当常丰看到情报中方逸的实力时,脸色也是骤变,没想到八年过去,自己还没渡劫成就金丹,这方逸却是到达了半步金丹境界,实力媲美金丹后期。

  对眼中所看到的情报,常丰并不怀疑,当初在域外战场中,方逸便有了堪比普通金丹中期修者的实力,如今修为再进一步,媲美金丹后期也不无可能。

  “虽然不愿承认,但我相信方逸有这份实力。”常丰语气平静,道:“当初在域外战场时,方逸便已经有了媲美一般金丹中期修者的实力。”

  常乐山点点头:“这种人物,把握不好便是祸害,锋芒暴露的太早,怕是会给自己惹来不少麻烦。”

  “三大圣地会不会找他麻烦?”常丰突然道:“老祖,那方逸据说只有四十几岁,如今便有如此修为,几百年后踏入元婴境界也并非不可能。”

  常丰试探着问道:“敢问老祖,若是此人踏入元婴境界,老祖可是他对手?”

  常乐山淡淡瞥了常丰一眼,说道:“不要耍小聪明了,你所说的,我自然会考虑,不但我会考虑,其他的元婴修者们都会考虑。”

  “三大圣地之所以是三大圣地,皆是因为相互有所制衡,若是突然有一家出现了不可控的存在,另外两家必不会甘心。”

  常乐山拂袖一甩,背过身去,“你还是专注你自己的修行吧,至于方逸,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与他已经不是对手了。”

  便是如今的常丰,都有把握渡过金丹大劫,更何况方逸,半步金丹便拥有媲美金丹后期的实力,常乐山相信,一旦方逸渡过金丹大劫成就金丹,怕是直接便能成为申屠雄那个等级的人物,甚至更强。

  常丰想要到达那一步,还不知道要几百年。

  常乐山扔下这话,身形消失不见,常丰则是暗自咬牙,诚如常乐山所说,他已经不足以成为方逸的对手,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方逸展露的锋芒会引来元婴修者们的顾虑,将其给扼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