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屠宗(下)

  “老祖,杀了他们!”听到那叹息声,严向明顿时激动了起来。

  事情太过出乎严向明的意料,想不到以自己为首的十一位金丹修者在对方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瞬间便陨落了六位金丹中期修者。

  无论是是彭斌的五鬼噬魂、流星箭,还是方逸的飞剑和小魔王的那巨大手印,都远远是他所不及,而且对方两位金丹后期境界的妖王甚至还没来得及出手。

  严向明很清楚,老祖若是再不出手,包括他在内的四位金丹后期修者,怕是在对方手中也撑不过片刻。

  “半步元婴?!”听到那一声叹息,方逸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是半步元婴境界的气息。

  不过半步元婴修者又能如何?方逸此刻心中也有些期待,修成五行剑法,修为境界又突破到了半步金丹,方逸也想看看自己依赖五行剑法,究竟能够发挥出多少实力。

  现在看来,影宗情报中,玄阳宗那位没有熬过寿元大限的半步元婴修者,肯定是隐瞒了真实年龄,假死之后,躲在暗中修行,以图突破到元婴境界。

  “老夫时日无多,本想一心修行,不再理会世事,争取那一线生机,想不到,隐修百年,连云海域竟是出了你这样的人才。”

  空中,渐渐浮现出一位老者身影,这老者须发呈现出一种莹润的灰白色,能看出其脸上带着岁月的沧桑感,却又没有皱纹,看不出老气,那莹润的灰白色头发更是给人一种异样的精神。

  这老者便是玄阳宗那位假死潜修的半步元婴修者,如今距离寿元大限也只还有几十年,本不想再过问世事,却想不到,玄阳宗这样的大型宗门岛屿,竟也会面临覆灭的一刻。

  连云海域之中的大型宗门岛屿,大多都有万年以上的传承,极少有因相互仇杀而宗门被灭的先例,皆是因为,这些大型宗门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会调查许久。

  其实玄阳宗这一次亦不例外,追杀方方之前,也是从影宗获取了情报,自认布衣宗的实力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威胁,这才动手。

  却是想不到,影宗对于彭斌方逸等人的情报,错漏的信息太多。

  老者一出现,目光便盯向方逸,开口说道:“老夫若是没看错的话,这位小兄弟的神识已经到达半步元婴境界,果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那座困杀大阵是他所布,阵法中发生的一切老者尽皆看在眼中,方逸神识探寻那些剑光,老者自然也是一清二楚,因此才知方逸真实的神识境界。

  “没错。”方逸点了点头,面露凝重之色,冷笑了一声,道:“你的手段也让方某佩服,连影宗都欺瞒了过去。”

  想要将自己的真实年龄瞒过影宗,并没有那么容易,影宗在连云海域已经存在了数万年之久,情报方面,或许有不全之处,但极少出错。

  这是因为在影宗之中,有一门推演之术代代传承,这种推演之术虽不能预测未来,却能探寻过去,轻易便能探查一位修者的真实年龄,普通修者也就罢了,半步元婴修者,整座连云海域之中也没有多少,至于是否因寿元大限而死,只要稍加推演便能推测出真相。

  “老夫严立。”

  严立眼神扫向彭斌与龙旺达,小魔王以及十三位妖王,对方逸道:“不是老夫自夸,这些人全部加起来也不是老夫对手,老夫若是想杀,一炷香之内,这些人全部都要死。”

  方逸眯着眼睛看向严立:“你想多了,想杀他们,首先你得过我这关。”

  严立目光又盯向方逸,开口说道:“所以不如这样,你我二人一战,我若败,玄阳宗上下,自然任凭你处置。”

  “你若败于我手,倘若不死,你们都可安然离去,即便你身死,我也会放他们离去,但要立下心誓,终其一生不得再犯我玄阳宗。”

  严立很清楚,即便方逸不是他的对手,但也足以抵挡他片刻,有方逸牵制,不消片刻,玄阳宗除他之外,定会被杀的鸡犬不留,倒不如与方逸谈个条件,换取玄阳宗其他人的生机,除非方逸有绝对的把握战胜自己,否则这个条件他不会不答应。

  果然如严立所料,方逸没有丝毫犹豫便痛快答应:“好,你我一战。”

  方逸还从未正面与半步元婴修者战斗过,便是被连智追杀,也只能看出半步元婴修者实力的冰山一角。

  相比那时,方逸如今已经强大了太多,但也不敢肯定就能匹敌半步元婴修者,严立的出现,超过了方逸等人的掌控能力,若是混战起来,自己未必能够当下这位半步元婴修者,到时候除了小魔王,其他人怕都要陨落在此。

  可以说,严立提出的条件,方逸根本不需要考虑,有流光羽翼,半步元婴修者的空间手段对他没有什么用处,这也是方逸敢于与之一战的底气,加上五行剑法,斩杀对方也不是不可能。

  “你们都退开些吧。”严立挥手示意,让玄阳宗众人退开,给二人留足了空间。

  “大哥,你们也后退一些。”方逸同样示意彭斌等人退后,半步元婴修者之间的战斗,不是彭斌等人可以掺和进来的。

  “方逸,小心。”彭斌等人有些担心,修者界紫霄宫宗主连智带来的阴影,仍旧萦绕在彭斌心头,难免要为方逸捏把汗

  “放心,纵然不敌,我也能逃脱。”对此方逸倒的颇为自信,有流光羽翼和五行防御罩在,纵是半步元婴修者想要杀他也难。

  “很好。”

  严立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似是一位慈祥长者,但随后伸手指向方逸,便见他手指所指方向,空间扭曲反转,视觉看去,那道狭窄空间内,景物全都反转了过来,异常诡异。

  方逸神识一动,背后一对洁白双翼伸展出来,将自己笼罩,任由那扭曲的空间贯穿,对他却没有丝毫作用。

  “这法宝竟能够抵御空间扭曲?”严立面露惊讶之色,当下说道:“想不到在你身上,竟有如此多法宝。”

  那防御法宝已经足矣让金丹后期修者疯狂,眼前这对羽翼,便是连严立都极为眼馋,他自己施展的空间扭曲手段,自然知晓威力,但那扭曲的空间攻击到那羽翼时,便似遇到一种虚无,甚至感应不到空间的存在,他若是有这种法宝在手,说不定连元婴修者的手段都能抗衡。

  “既然空间手段不管用,那便试试这个。”严立张嘴吐出一枚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球体,口中道:“阳光普照。”

  那金色球体飞入天空,顿时光芒大盛,如同一颗太阳,随后那光芒倾斜而下,照向方逸。

  这金色球体,乃是剑丸的母体,威力比严子真拿出的那种剑丸要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那‘金色阳光’倾斜而下,尽皆是锋利剑光,密集程度甚至堪比庚金剑法中寂灭那如空气波动般的剑气。

  “天河!”面对这剑光,方逸不敢大意,五行防御罩笼罩全身的同时,本命飞剑向斜上方横剑一摆,顿时天空之中出现一道河流,阻挡住那密集如光芒的剑光。

  “轰。”

  金光与河流对撞在一起,发出轰然巨响,两种剑气对撞爆炸,蓝色与金色两种剑气向四周炸裂开来,那些剑光所过之处,空间都在震颤。

  彭斌等人瞠目结舌,尤其是龙旺达以及那些只有金丹初期境界的妖王们,面对这些剑气纷纷躲闪,他们能够清晰感应到,凭借他们的修为,便是连这爆炸逸散开来的剑气都无法抵挡,若是被这些剑气轰中,怕是会立即陨落。

  不但放彭斌等人,玄阳宗那边以严向明为首的修者们,亦是齐齐变色,尤其严向明,原本以为方逸有匹敌金丹后期修者的实力,却不成想,便是与自家老祖都有一战之力。

  若是说方逸靠着防御法器和那羽翼能够抵挡老祖的攻击,严向明还能够接受,毕竟是仗了法宝之威,但方逸竟与自家老祖,半步元婴境界的修者对拼一招,且未落下风,这就让他难以接受了。

  严向明感觉,自从见到方逸,自己的一切认知都被打破了,似乎一直以来所接受的境界观念,全部都是错误的一般。

  “世间竟有此等剑法。”老祖严立见到剑法‘天河’,眼睛都直了,“百炼钢化绕指柔,能将剑气化作天河,更能爆发如此威力,这是何人所创剑法?简直匪夷所思。”

  严立亦是剑修出身,见到方逸施展的剑法,立即痴迷其中,难以想象,只有半步金丹修为,灵力水平与他相比说是天地之别也不为过,但就是凭着半步金丹修为的灵力,施展出这剑法,竟与自己‘剑丸’施展出的阳光普照对拼个旗鼓相当。

  要知道,那剑丸虽不是他的本命法器,但却是一件下品灵器,甚至比自己孕养了数百年,同是下品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威力还要强大。

  严立虽正全心全意冲击元婴境界,可见到此等剑法依旧痴迷,若不是目前不死不休的局面,严立甚至愿意拜方逸为师,只要能学到这招天河。

  “半步元婴境界,果然不可小觑。”

  方逸借助两种剑气对撞之际,向后飘飞,避开剑气爆炸范围:“自从神识进入半步元婴境界,还是第一次以五行剑法对敌,如今五行剑法的威力,可比之前强太多了。”

  之前,方逸以筑基后期的灵力修为,金丹中期境界的神识,凭借中品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便能与金丹后期修者一战,便是金丹后期修者,也难挡寂灭和天河这一类的杀招。

  如今神识修为连跨两级,修为也到达了半步金丹,本以为凭借着五行剑法,便是半步元婴修者也能斩杀,如今与严立一战,方逸才知自己还是太过小瞧了半步元婴修者的实力。

  “若不是你我两宗有仇,老夫倒是想交你这个朋友。”严立道:“不过即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严立伸手一指,便见那金色剑丸,陡然射出一道道剑光,这些剑光,似一柄柄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实体飞剑,刺向方逸。

  “对于你们这种纵容门下弟子为恶的宗门,方某却是没什么兴趣。”方逸周振笼罩无色光罩,任由那些金色飞剑攻击,眼中光芒一闪,神识化作十余柄无形小剑攻向严立。

  “嗯?”严立心中陡然生出一丝警兆,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又似乎是本能,神识自然而然护住了识海,紧接着,便觉得识海传来阵阵刺痛,像是被十余道金针刺中识海。

  也幸亏是那一丝警兆,让严立提前有了些防范,才没有对神识造成真正的损伤。

  “攻击神识的法门?”严立简直难以想象,方逸怎么就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的手段。

  在方逸神识遮掩下,严立虽然不能精确看出方逸的骨龄,但是也能大致有个猜测。

  方逸的年龄,绝不会超过百岁,不足百岁,拥有半步元婴境界的神识,半步金丹的修为,令人匪夷所思的剑法,媲美半步元婴的实力,拥有超出他这个半步元婴修者认知的防御法器和那可以抵挡空间手段的羽翼,还精通阵法……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严立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若是没有一定资源和背景,又怎么可能培养出这种妖孽人物,就算今天胜了又如何,就算将这些人全都斩杀于此又如何?怕到时候惹到了方逸背后的人物,玄阳宗一样要覆灭。

  如今唯一的办法便是战而胜之,却不能杀他,让他立下永不再犯的誓言退去才是最好的结果。

  “什么人?”方逸冷笑:“你们不是早就调查清楚了么,原先的布衣宗三岛主,如今天地门的传功长老。”

  方逸在域外战场中得到了不少修行法门,虽然并不高深,却足够低阶子弟修行了,因此,在天地门的架构之中,方逸便成了传功长老。

  “老夫是问你师门背景。”严立并不死心,依旧想知道方逸出自何门何派,虽然他也清楚,这个问题方逸未必会回答。

  “怎么?怕了?”方逸冷笑了一声,道:“放心,我们皆是一群散修。”

  “信你才怪。”见方逸不说,严立也不打算再追问,还是那个办法,只要战而胜之,令对方立下心誓便可。

  金色剑丸陡然炸裂,化作无数流光席卷向方逸。

  “哼。”方逸冷哼一声,本命飞剑陡然变作一柄巨剑,一往无前,方逸脚踏巨剑,五行光罩将自身与本命飞剑包裹起来,在无数道剑光之中冲出一条路,向严立飞去。

  “切割。”严立伸手一划,身前数百米处一片空间突然塌陷,似是将那片空间从这一方世界挪移开了一般。

  方逸背后羽翼将自己笼罩,轻易便穿过了那片塌陷的空间,本命飞剑一抖:“天火降世。”

  便见天空之中,突兀出现一片火焰,将严立包围在其中,这些火焰之中,竟还蕴藏着一种极锋利的气息。

  “火属性剑法。”

  严立瞳孔一缩,这招‘天火降世’对他倒是没有什么威胁,相比起刚才的天河,这招的威力便显得微不足道,但问题是,刚刚的天河,分明是水属性剑法,可眼前的‘天火降世’,却是火属性。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俗话说,水火不容,想要将两种灵力同时纳入丹田气海,根本不可能,两种灵力在丹田气海相遇,必然会发生爆炸,修者即便不死,丹田气海也会被废。

  紧接着,方逸剑法再变,口中喝道:“青木之森。”

  便见那一片天火之中,隐隐有木灵之气,幻化森林,五行相生相克,木生火,这青木之森融入天火之中,火焰更加旺盛凝实,便是半步元婴境界的严立也感觉到了灼烧感。

  又一种属性,严立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便是有人此刻告知他,这方逸乃是天界使者下凡,他也不会感觉到奇怪了。

  正要脱身而出,却感觉身躯重了几倍,却见一条黄色巨龙飞舞,那巨龙龙头一出现,严立便感觉到了重力陡增。

  “土属性。”严立心中已经没有了震惊,只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看来这方逸竟是五行同修,这种人物,或许也只有上古时代才存在过,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得见!”

  “寂灭。”方逸本命飞剑向前一刺,剑尖所指方向,空间震荡,剑气所过,周边空间都被切开一道道细微裂缝。

  这并非是方逸掌控了什么空间手段,而是单纯庚金剑气的锋利达到极限,便连空间都被割裂开。

  有天火牵制,再有黄龙增加了重力,且仅仅一瞬间,纵然身为半步元婴修者,严立也没办法逃开,只能硬生生接下方逸的寂灭,同时,那条黄龙也到了身前。

  “轰隆。”

  一声炸响,狂暴剑气带着火焰四射,落到山石之上,山石破碎,那些碎石,在天火的焚烧下尽皆化为灰烬,那些剑气落到地面上,地面便会被炸出一个大坑,其中表面的泥土都是被灼烧过的颜色,剑气落在地面上玄阳宗那些宫殿楼宇之中,更是将那些宫殿楼宇夷为平地,那些搭建宫殿楼宇的材料,大半也在天火的焚烧下直接气化。

  也幸亏之前有所准备,严向明早已带着宗门之中的所有修者远远遁离,此刻看到宗门惨象,众人心中尽皆后怕,若是这些剑气落到自己身上,怕是会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而这,只是爆炸后四散的剑气,也不知道身在爆炸中心处的老祖会不会有事,严向明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第一次为自家老祖担心起来。

  爆炸过后,严向明周身被一圈金色剑光笼罩,身躯虽毫发无伤,但是脸色却是难看,刚才方逸那一连串的攻击,五行属性剑法几乎尽出,尤其是最后那一招寂灭,更是让他都感觉到了致命威胁。

  见严立并没有受伤,严向明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去,老祖如果出事,那玄阳宗必定会面临被灭宗的下场。

  “想不到,这都伤不了你。”

  方逸也有些意外,刚刚施展的两大杀招,寂灭与黄龙,再加上天火之位,竟都没有奈何这严立,半步元婴境界的实力,的确有些超出了方逸的想象。

  “那你再试试这招。”方逸神色肃穆,本命飞剑在身前跳动,似是酝酿着某种强大攻击手段。

  “去。”严立伸手一指,那剑丸缩小成一个极点,如电光直射,电光所过之处,四周空间都被撕裂,形成一条条黑色裂缝,攻向方逸。

  见方逸的样子,便知其在酝酿什么招式,严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将剑丸凝缩为一点攻向方逸,除去空间手段,论威能,这也是严立所能施展出的最强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