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屠宗(中)

  “严向明,给我出来受死。”虽然有阵法阻隔,但这一声暴喝仍清晰传递进来,如一声炸雷,响彻整座玄阳宗,雷声激荡,还有阵阵回声。

  小魔王含恨的一声暴喝,犹如搅动了天地灵气,使得大海声波,像是天河倒挂一般,阵阵海浪向玄阳宗席卷而去,声势浩大之极,一些修为低微的弟子,均是被震的口喷献血。

  “哼,今天就去会会这所谓的布衣宗。”

  严向明冷哼一声,身躯一晃,便出了宗门,与宗门中另外三位金丹后期长老以及七位金丹中期修者浮在空中,除此之外,玄阳宗还有十一位金丹初期修者,坐镇在宗门阵法的阵眼处,为阵法提供能量。

  布衣宗能够出动三位金丹后期修者,着实出乎严向明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一个联盟性质的宗门,居然有如此战力。

  尤其在他神识探查下,这十六位金丹修者竟然有十三头妖王,其中更是有两头金丹后期修为的妖王,方向明难以想象,除了三大圣地,还有什么人能够降服金丹后期修为的妖王。

  方向明所知道的情报中,布衣宗统领周围三十余座中型岛屿,可以调动其中数十名金丹修者,可这些金丹修者中,却没有一位金丹后期,影宗情报中记载的唯一一位金丹后期修者,便是这彭斌,更不要说还有十三位妖王。

  只不过对方除了彭斌和两位妖王外,却再没有其余金丹后期修者,这让严向明顿时放心不少,像这样的战斗,更多的还是要依靠高端战力,一个金丹后期修者,足以应付多个金丹中期修者了。

  严向明现在最为担心的两件事情,其一,是那位能够不露面便斩杀三位金丹中期修者的存在,其二,便是剑宗介入其中。

  剑宗行事,有些偏执,严向明还真担心那位剑宗长老介入其中,导致最后剑宗全面介入,要知道,剑宗之中,可是有元婴境界存在,真要到那时候,就算老祖出面也没有任何用处。

  现在看来,剑宗似乎也只是保障布衣宗的安全,对于布衣宗私下寻找其他宗门寻衅报仇,却是没有出面相帮的意思。

  没有了剑宗威胁,单是眼前这些人,怕还是无法撼玄阳宗,毕竟从金丹修者数量上,玄阳宗还是占据优势,更有老祖作为后盾。

  “诸位,如此大张旗鼓,来我玄阳宗有何贵干?”严向明心中放松不少,隔着阵法向外传递声音出去,眼神看向方逸,随后便飘开,当作没有看到,此时的方逸,在严向明眼中无疑是蝼蚁般的存在。

  严向明自然认识方逸,影宗的情报中亦有方逸的画像,这件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孙儿严子真与这方逸女儿引起的,虽然相比较情报中记载的筑基后期修为高了一些,但也只有半步金丹修为,不足为虑。

  “纵容门下弟子在外为恶,被人杀了也就该认了。”方逸开口说道:“今日前来,便是要屠了玄阳宗,为我女儿及其妖宠报仇。”

  “屠了我们玄阳宗?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报仇?”

  严向明神识一动,宗门防御阵法竟然消失,随后玄阳宗宗门内浓雾弥漫,严向明等人的身形隐没其中,而且浓雾还在向外扩散着,要将方逸等人包围在其中。

  见到对方的阵势,严向明心中也有了打算,没必要浪费多余的能量用于防御,还不如直接借助宗门的杀阵将这些人斩杀于此,以绝后患。

  玄阳宗那位隐居在幕后一心修行的老祖,本身就是一位阵法宗师,除了宗门防御阵法外,也布下了一座困杀大阵,用以灭杀来犯之敌。

  “困杀阵法?”方逸冷笑一声,神识传音向彭斌与小魔王道:“你们稍后,待我先破了这阵法。”

  方逸等人在之前购买过玄阳宗的详细情报,自然知晓玄阳宗曾经有一位半步元婴修者,且精通种种阵法,只不过这位半步元婴修者最终没能在千年寿元大限前踏入元婴境界,身死道消。

  毕竟是半步元婴修者布下的阵法,威力如何尚且不知,不能贸然行动,方逸修为虽然最低,但是有五行防御罩与五种防御剑法相融,论防御能力,无人能及,自身又精通阵法,进入这困杀阵法之中再适合不过。

  “小心点,玄阳宗极有可能还有个老家伙。”彭斌等人纷纷向后退去,他们对阵法所知不多,在这一点上却是帮不到方逸。

  “放心。”方逸脚下剑光一闪,只身一人冲入到了迷雾之中。

  “就这么急着送死?”严向明见方逸一人冲入迷雾,顿时一脸的惊愕,尤其是发现彭斌等人根本就没有跟着冲进来的意思。

  “情报中不是说,布衣宗修者之间,都极重情义么?他们就忍心看着这位三岛主送死?”

  在严向明看来,一个半步金丹修者,闯入这困杀阵法之中,和找死无异,甚至不用他们出手,单是阵法中的杀招,便足矣将方逸湮灭其中。

  冲入迷雾中的方逸,发现自己便置身于一片浓雾世界中,视线所及,全部都是浓浓雾气,神识所及亦是如此,没有方向,亦没有时间,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囚笼世界的雾谷之中。

  “咻”,陡然,一道金光疾射,紧接着,阵法之中闪烁起道道金光,这些金光,皆是一道道剑光,不知从何而起,也不知何处而灭,但金光的指向却是阵法中的方逸,这正是杀阵的招数。

  方逸神识一动,五行防御罩笼罩周身,同时五行剑法之中的防御剑法施展开来,融入五行防御罩之中,再看那防御光罩,五色光芒流转,其中隐隐有剑光、山河、丛林以及火光,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那些金光或劈或斩,攻击在五行防御罩上,连一点痕迹都无法留下,没有任何作用,紧靠阵法根本就破不开方逸的防御。

  “难怪敢只身一人闯入其中,原来是仗着身上有护身法宝。”

  严向明透过阵盘,看向阵法内清澈通透,目光之中显露出一丝贪婪之色,心道:“以半步金丹境界的修为驱使便能挡住老祖所布困杀阵法的攻击手段,这种宝物若是由我施展出来,怕是元婴之下,都没人能够伤我。”

  严向明掌控阵盘,自然知晓这困杀阵法中攻击手段的威能,单靠阵法自身释放的攻击剑光,便能斩杀金丹初期修者,被困时间久了,便是金丹中期修者进入其中,若是没有办法破开困阵,迟早都要耗光灵力,被剑光斩杀。

  而这方逸,身为半步金丹修者,仅仅靠着防御法器便能在其中游刃有余,实在让严向明眼馋,如果他有此防御法器,就是对上半步元婴修者,严向明自问也有一战之力。

  “我进去斩了他。”

  严向明身后,一位金丹中期修者亦是眼睛发亮,虽然没有严向明看到的那般直观清晰,但是这些修者也能看到方逸在其中轻松抵挡金色剑光,皆是有些眼热,恨不得将方逸身上的宝贝夺过来据为己有。

  “你能破开他的防御?”严向明看向主动请战的那修者,想了一下说道:“不过去试试也好,记住,这方逸身上的宝物要归宗门所有,待战后再论功行赏。”

  “遵命。”

  那修者虽然心中很是不爽,对严向明所说有些意见,但自己刚刚主动请战,这时候不好退却,否则在宗门旁人眼中,自己出战只为缴获宝物据为己有,这种事情虽然做得,但是却不好太过明目张胆。

  “虽然这阵法散溢出来的剑光和雾谷有点像,但本质上差太远。”

  方逸神识探查那些金色剑光,虽看似不知从何而来,但以他半步元婴境界的神识,还是能够追寻到一些踪迹,只要有些蛛丝马迹,方逸便有把握破开这阵法。

  五行剑元融入到五脏之中,与识海相互连通,方逸对于天地感悟更加通透清澈,毕竟天下万物,皆是以阴阳五行为根基,阵法也不例外,只要有这一点痕迹,方逸便能找到阵法根基,以点破面,只破开一处,阵法自然被破。

  “死。”正当方逸神识追寻那些剑光之时,突然九道流光飞来,剑光闪烁,形成一个囚笼将方逸笼罩在内。

  “九星连珠,杀。”

  迷雾之中,一道冷漠声音喊道,便见那九柄飞剑组成的囚笼之中,突然一道剑光电射,轰在五行防御罩上,随后,一道道剑光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从四面八方射来。

  “轰轰轰……”阵阵轰响,那密集的无尽剑光,撞击在方逸的五行防御罩上,除了发出轰轰响声之外,根本没有半点杀伤作用,甚至连表层的防御都无法破开。

  “这剑阵倒是有些意思。”被困在剑阵之中的方逸暗自摇了摇头,“这阵法威力不小,若是金丹中期修者被困在其中,怕也难以逃脱,不过,对我却是没什么用。”

  方逸手掌摊开,本命飞剑静静躺在手中,眼光一闪,方逸伸手指向一个方向,口中喝道:“去!”

  方逸的本命飞剑突兀的消失在了空中,紧跟着似一道闪电,将九柄飞剑形成的剑阵劈开一道亮光,本命飞剑去势不减,隐没在迷雾之中,只听见‘噗’一声响,本命飞剑便没入那金丹中期修者眉心之中,识海被搅成了粉碎。

  隐藏在迷雾中的那金丹中期修者瞪大着眼睛,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他正施展九星剑阵围杀方逸,却不料剑阵之中一道电光闪过,才刚刚感应到剑阵被破,那道电光便已没入自己的眉心,那电光太快,快到这修者至死,都没看清那剑光的本体实则为一柄三寸小剑。

  “这,这不可能,半步金丹的修者,怎么可能斩杀金丹中期修者?”严向明猛的瞪大眼睛,根本就不敢相信阵法中发生的事情。

  身为大阵的掌控者,没人比他更清楚阵法内发生了什么,那方逸的护身法宝挡住了困杀阵法中的剑光攻击,甚至挡住了九星剑阵的攻击,都在他的意料之内,可那道闪电是怎么回事,便是他,也只能勉强看出那道电光本体乃是一柄三寸小剑。

  “以本命飞剑破开九星剑阵,还将一位金丹中期修者一招斩杀,这真的是那方逸所为?”

  严向明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半步金丹修者能够斩杀金丹中期修者,还是在有困杀阵法的影响下,而且,严向明也在自问,若是自己面对那道电光,究竟能不能挡住。

  答案是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只身杀入阵法中的方逸,已经具备了搏杀金丹后期修者的实力。

  方逸的周围,九柄飞剑失去了灵力控制,纷纷坠落,方逸也趁这段时间探清了这座阵法的根基。

  “以金为根本,主杀伐,以土木为辅,主迷困。”方逸哈哈一笑,“只要破掉金木土三处根基,这阵法便破了。”

  神识一动,本命飞剑一化为三,三道光芒一闪,便听见三声炸响,随后,迷雾散去,露出玄阳宗真容。

  听到三声炸响,严向明顿觉不妙,立即开启防御阵法,同时与另外三位金丹后期修者,六位金丹中期修者,将方逸围在其中。

  被围在中央的方逸丝毫不见惊慌,环视九人,最后目光定格到严向明身上,平静问道:“严向明,如今你可有后悔?”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虽说只有半步金丹修为,但此刻方逸展现出来的实力,却令严向明有一丝压力,眼睛看着方逸,严向明咬了咬牙,道:“想不到区区半步金丹修为,竟能有金丹后期战力,连影宗都没有相关情报,你也隐藏的够深,”

  “不过,此战之后,连云海域便全部会知道,布衣宗三岛主,以半步金丹修为便能够匹敌金丹后期,不知道三大圣地会做何感想。”

  那金丹中期修者陨落之时,严向明便已经将消息传递出去,怕是要不了多久,整个连云海域都会知道这件事情,似方逸这般妖孽,不知道三大圣地会不会允许其存在。

  不止三大圣地,怕是任何一座拥有元婴境界修者的超级宗门,都会将方逸这种人物视为眼中钉,若是等他进入元婴境界,怕是整个连云海域都要仰其鼻息。

  今日这一战,方逸战死于此也便罢了,即便能够全身而退,也定会招来诸多宗门的岛屿的敌视,至少在严向明眼中看来,将心比心,便是三大圣地,对于方逸这种人物也不会放任。

  “忘了说。”

  方逸对此倒是无所谓,耸耸肩膀,开口说道:“你顺便再传一个消息出去,我们已经脱离开布衣宗,从今以后,叫做天地门,今日屠你玄阳宗,便是我天地门第一战,小魔王,杀!”

  如今方逸可是凌霄宫客卿长老,还有剑宗长老令牌,自然不再担心暴露实力,就算三大圣地真的忌惮自己的存在,想要将自己斩杀,自己也不是没有退路,大不了,全部搬入到囚笼世界之中,便是再多元婴修者前来也没有用。

  方逸一声喝,却见小魔王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防御阵法之内,然后,便见一只巨大手印从内向外印向那防御阵法膜壁。

  “轰。”那阵法似脆弱的玻璃罩一般,被小魔王掌印轰中,破碎开来。

  “杀!”

  小魔王由内向外将防御阵法轰破,彭斌当先杀入,身躯一震,五道黑色气流如同五条黑色巨龙冲向包围着方逸的十位修者,同时射日弓悬浮身前,三支流星箭连环射出,射向三位金丹中期修者。

  与此同时,牛魔王与巨象王率领余下十一位妖王直冲过来。

  见彭斌身上抖出五条黑色巨龙,严向明脸色骤变,知道这是彭斌的五鬼噬魂,当即大吼:“分散开。”

  以严向明为首,十位修者顿时四散飞开,但是,虽躲开了五鬼噬魂,其中却有三位金丹中期修者没有躲开流星箭,三道流星箭,三位金丹中期修者陨落,身躯坠落。

  小魔王伸手一拍,巨大掌影再现,拍向一位逃窜的金丹中期修者,那修者身后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墙壁,阻挡住他的身躯,想向左右逃离,但那掌印太大,以他的速度根本逃不开,只能以灵力抵挡.

  ‘啪’一声响,那修者被手印拍中,硬生生在空中被拍成了肉泥,身死道消,身躯坠落。

  一道电光闪烁,又有一位金丹中期修者被电光刺入眉心,识海破碎。

  瞬息之间,五位金丹中期修者陨落,速度之快,让严向明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唉,何必要赶尽杀绝呢……”忽然,一声叹息在场内响起。

  随着叹息声响起,包括方逸在内的所有人均是感觉到身躯一滞,周围空间都扭曲起来,眼见严向明等人就在眼前,却似乎距离一个世界般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