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五行剑法聚齐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五行剑法聚齐

  方逸可不知道修者界发生的事情,他还在安心闭关,又五年三个月,方逸的神识境界突飞猛进,金丹后期与半步元婴两重境界根本没有丝毫阻碍,顺利冲破。

  “终于,神识境界终于到达了半步元婴。”神识境界突破到半步元婴那一刻,方逸心中激动。

  “方逸,你这神识修炼速度便是在上古修真世界,也堪称变态了。”

  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识海中响起:“从金丹中期到半步元婴,才用了六年多时间,看来,我还是小瞧了那上清天枢院印和‘神藏’的功效。”

  本来,在钧天鼎器灵算来,方逸吞下魂果,再有上清天枢院印和功法‘神藏’,估计用不了二十年,方逸的神识境界便能突破到半步元婴境界,却没有想到,方逸的速度比他估算的快了太多,仅仅用了六年多一点的时间。

  “多亏道门传承下来的功法‘神藏’。”方逸一脸微笑的说道:“在‘神藏’记载中,金丹、元婴境界根本不算什么,只要稳步修炼,都能够快速到达。”

  “说的容易。”

  钧天鼎器灵道:“在上古修真世界,金丹与元婴两重境界虽然算不得什么,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可我看你修炼‘神藏’,金丹后期与半步元婴这两重境界根本没有丝毫阻碍一般。”

  “的确没有阻碍。”方逸道:“那感觉好像就是水到渠成一般。”

  “五年多的时间,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多少事情。”五年三个月,这也是方逸自从修行以来,闭关修行最久的一次。

  推开密室房门,顿觉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闭上眼睛,元婴境界的神识瞬间笼罩了整座金鳌岛,妻子柏初夏的修为已经顺利突破到了筑基期,神识更是达到了筑基中期的境界。

  方方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年近十八的年龄,正值青春年少,只不过相比寻常少年少女,少了一些青涩,多了一分沉稳,神色中更有一种难言的气质,似仙女下凡一般,更让方逸欣慰的是,此时方方的修为终于跨过了先天境界,到达了炼气期。

  “初夏,方方。”方逸的声音在妻女的识海中响起。

  母女两个听到方逸的声音都是一喜,一家三口又聚在山顶木屋之中,没一会儿的功夫,章齐便好了准备酒菜端来。

  “想不到我闭关六年,初夏你都到筑基期了。”方逸笑道:“不到四十岁的筑基期,整个连云海域可都少见。”

  “爸爸,我也已经到了炼气期呢,什么时候给我炼制一件本命法器?”方方在方逸面前,还是一副小女儿模样。

  “你想要什么样的法器?”方方还在先天境界时,方逸便想过为其炼制本命法器,可那是方方的功法还未确定,不知道什么样的法宝才适合她,如今两门功法都已经入门,方方也应该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法宝了。

  “嗯,我修炼天女印法,攻击主要靠手掌,想要一副手套。”方方似是早有想法,没有犹豫,脱口而出。

  “好,那就炼制一副手套法宝吧。”方逸点头道:“不过炼制这种法宝的材料比较少见,我这次要去一趟蓬莱仙岛,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材料。”

  听到方逸所言,柏初夏却是一惊:“老公,你不是说那个常丰的祖辈是凌霄宫的太上长老,你去蓬莱仙岛,会不会有事?”

  “这件事情我也仔细想过。”方逸道:“我若是想得到另外两门剑法,凌霄宫便是躲不开的一个地方。”

  另外两座五行秘境均在其他小世界之中,想要回到连云海域,还是要通过北元世界才行,所以方逸此次出关,便决定先去一趟凌霄宫见申屠雄,说明事情原委,看申屠雄如何处理。

  假若那位太上长老常乐山真要为难,自己还能够通过五行剑元逃离到其他世界,实在不行,便只能在南明离火燕山或是东方青木森林之中将五行剑法全部修炼完,并且渡过金丹大劫之后,再利用将剑世界组成一体的机会随同其中一座秘境回到连云海域,只不过若是如此,就不知道要几年时间了。

  “那你去时也要小心,尽量不要招惹是非。”方逸虽然已有万全的对策,柏初夏依然有些担心。

  “妈妈放心吧,我相信爸爸一定没问题的。”方方劝慰着柏初夏。

  “方方的修为也已经进入了炼气期,可以炼化星露果了。”方逸道:“我发现,越是高深的修炼法门,对神识的要求也就越高,先将神识提升上来,对修为也有帮助。”

  “嗯,突破到炼气期后,妈妈就给了我一枚,我是打算将境界稳固下来再服用炼化,天女印和小衍真诀对根基要求极高,不能急躁。”方方一脸认真说道。

  “好,好,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心境,我女儿将来必成大器。”女儿才不到十八岁便懂得这道理,方逸也是异常欣慰。

  “爸,妈,我去修炼了,你们慢慢吃。”方方向方逸做个鬼脸,跑了出去。

  “这孩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柏初夏自然明白方方离开时为了给自己和方逸创造独处的时间,不由得脸色微红。

  “哈哈,我看是越来越懂事了。”方逸笑道:“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早点歇息了吧。”

  “鬼的不早了,太阳……”柏初夏一句话没说完,便被方逸堵住了嘴唇,紧接着被拦腰抱起,到了卧室之中。

  第二天一早,方逸与彭斌龙旺达聚在一起。

  “方逸,你的神识境界真的到达半步元婴了?”彭斌神识扫过方逸,却发现已经看不透方逸的修为,自己如今已经是金丹后期,也就是说,方逸的神识真的已经达到了半步元婴境界。

  方逸点头道:“自然,我都说了,要到半步元婴境界才会出关。”

  “你这速度,也太夸张了。”

  彭斌如今是金丹后期修为,自然知道要从金丹中期到半步元婴有多难,可方逸却仅仅用了六年多一点的时间便完成了这个跨越,纵观连元海域上下几十万年,也从未有人做到过。

  “吞服了魂果,还有上清天枢院印和能够修炼到大乘境界的神识功法,方逸有这种速度,也能够理解。”龙旺达笑道:“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代道门传人都似方逸这般惊艳。”

  虽然传言,每一代道门传人皆是惊才绝艳,但龙旺达与彭斌也只是听说,而且以往每一代道门传人自出现便是无敌之姿,没人知道他们的修炼过程,

  但方逸不同,自从三人在地球相识,一路相随走到今天,方逸几乎每一步都被二人看在眼中,仅仅不到二十年,便从一个后天境界的少年修炼到如今这地步,这让始终在一旁关注着的二人才更加震撼。

  尤其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彭斌与龙旺达的修行速度已经算是极快,同样是开始修行到现在不到二十年时间,彭斌如今已经是金丹后期境界,龙旺达也已经渡过金丹大劫,这种速度已经是史上罕有,可和方逸比较起来,依然还是有些差距。

  虽然方逸修为还停留在筑基后期,但却是有意压制,若非如此,方逸怕是早已经成就金丹了。

  更何况,方逸神识还在金丹中期境界时,便已经能够轻易斩杀金丹中期修者,如今神识跨越两级,想来实力也定有极大提升,加入方逸此时说,现在能够轻易斩杀金丹后期,彭斌也不会觉得奇怪,主要是方逸那庚金剑法,神识修为越高,威力也就越强。

  如今五行剑元聚齐,神识境界也到达了半步元婴,彭斌与龙旺达隐隐有种感觉,方逸即将一飞冲天。

  “小魔王找到什么合适的地方没有?”方逸两次从闭关中醒来,都没有见到小魔王的身影。

  “那家伙还在寻找更好的岛屿。”彭斌取出一张海图,灌注灵力,那海图立刻放大漂浮在空中,指着标注着红圈的三座岛屿对方逸道:“这是小魔王找到的三座有上品灵石灵石矿脉的岛屿,皆有宗门驻守。”

  这几年时间,小魔王基本没闲着,到处去寻找适合开宗立派的岛屿,按照方逸所说,即便是要抢夺他人岛屿,也要找那些为非作歹的宗门下手。

  几年时间下来,小魔王发现,便是再偏僻的岛屿,只要有上品灵石矿脉存在,就必然会有修者占据,如此一来,便只能从有宗门驻守的岛屿中挑选,然后再从影宗之中购买情报核实,最后才选了这三座岛屿标注下来。

  罗浮岛,方圆数万里,其中已知的有一条长约百里,宽十余里的上品灵石矿脉,罗浮宗上至宗主下至弟子,皆修炼一门采阴补阳的共给你发,死在他们手上的女子不计其数。

  黑木岛,同样是方圆数万里,岛上皆是一些黑色树木,那些黑色树木从远处望去,便似被烧焦了一样,岛屿上同样有一座上品灵石矿脉,却因岛上除了那种黑色树木之外很难有其他植物生存,几乎没有灵植,想要换取天材地宝,就只能以上品灵石购买,灵石又有限,于是黑幕宗在宗主带领下,干脆干起了杀人劫货的勾当。

  黄岩岛则更是干脆,常年攻占拥有稀缺资源的中小型岛屿然后再高价贩卖出去,以此赚取灵石。

  “若是没有更好的地方,便选这罗浮岛吧。”方逸手指指向罗浮岛的位置:“我的神识修为已经达到半步元婴,是时候去取另外两门剑法了,在此之前,我要先去一趟凌霄宫。”

  “凌霄宫?”彭斌与龙旺达相互对视一眼,两人有些担心的说道:“方逸,不用急着报仇吧。”

  “你们想多了。”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仇要报,但不急于一时,我这次去,主要还是想要看看申屠雄的态度,即便有危险,我也能抽身而退。”

  “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大哥就不陪你去了。”

  彭斌心中仍不忘在修者界被连智追杀一事,若不是顾忌自己,方逸随时都能够遁逃离开,虽然如今自己修为又有精进,但若是碰到凌霄宫元婴境界的太上长老,仍然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留在金鳌岛,与龙旺达筹备开宗立派之事。

  离开布衣宗前往蓬莱仙岛,方逸又将自己的神识境界收敛到了金丹初期境界,距离前往域外战场,到如今也才过去八年时间,若是展露出半步元婴境界的神识,怕是更会引起凌霄宫太上长老们的注意,还是要低调一些。

  凌霄宫,申屠雄正在处理宗门事务,有弟子来报:“禀报宗主,凌霄宫外,方逸求见。”

  “方逸?”申屠雄闻言顿时一愣,连忙说道:“让他进来。”

  见到申屠雄,方逸躬身道:“拜见宗主。”

  申屠雄却是以神识将方逸探查了一遍,确认了不是他人假冒之后,道:“方逸,你没死?”

  “托宗主鸿福,侥幸活了下来。”方逸淡然道:“在域外世界流浪了八年,这才回到连云海域之中。”

  “穿越空间裂缝能够不死,流落域外世界竟然还能再回到连云海域,方逸,来与我说说,都经历了什么?”

  再见方逸,申屠雄心中也是高兴,拉着方逸坐下,听着方逸讲述这八年来的经历。

  所谓经历,多半都是方逸编造出来了,在神木大陆中的许多事情,却是不能对外言说,饶是如此,亦听的申屠雄唏嘘不已。

  听完方逸的讲述,申屠雄拍了拍方逸肩膀,道:“常丰的事情我知道,不过事情已经过去,希望你不要再计较了。”

  “不再计较?”方逸笑道:“宗主说的轻松,我可是在域外世界遭遇数次生死大劫,客卿长老令牌也已经遗失,若不是运气好,我怕是早就死了。”

  “常丰现在何处?”方逸问道,语气随和,像是随意聊天一般。

  “告诉你也没用。”申屠雄语气有些无奈,道:“常丰正在闭关修行,准备渡金丹大劫。”

  申屠雄继续说道:“或许你对常丰并不了解,这人城府极深,真正实力可以说是凌霄宫金丹之下第一人,渡过金丹大劫对他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难度,一旦他成就金丹,怕是一般的金丹初期修者,都不是他对手,你与他交手,未必能占到便宜。”

  “更何况,常丰的祖辈乃是我凌霄宫一位太上长老,对其又颇为喜欢,我怕你到时候报仇不成,反倒会惹了那位太上长老。”

  “多谢宗主如实相告。”方逸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说道:“我想问宗主一句,若是常乐山欲要杀我,宗主当如何?”

  “这点你放心。”

  申屠雄开口说道:“只要你忘记常丰之事,我可以担保,宗门太上长老也不会动你,无缘无故出手对付同门客卿长老,莫说我不答应,另外两位太上长老也不会答应。”

  一旦传出这样的事情,那以后谁还敢担任凌霄宫的客卿长老,这种事情对于宗门的大局影响太大,申屠雄作为宗主不会答应,同样,宗门中的另外两位太上长老也不会答应,凌霄宫不是常乐山一个人的。

  “有宗主这句话,我便放心了。”方逸点点头,又问道:“另外,凌霄宫中,就没有解决弟子私人恩怨的地方吗?”

  “有倒是有。”申屠雄想了一下,说道:“不过我可警告你,就算你堂堂正正在比斗中杀了常丰,一样会得罪常乐山,或许碍于门规,他不能将你怎样,但你也要为自己的家人朋友想一想。”

  “多谢宗主良言。”方逸岔开这个话题,道:“宗主,我此次来,是打算再去一趟北元世界。”

  既然要从北元世界回来,干脆便先去一趟北元世界,也好解释为何会从北元世界回来。

  “北元世界?”申屠雄一愣:“北元世界中还有什么宝物不成?”

  “算不上什么宝物。”方逸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当初在北元世界教导了一个少年,也算有些师徒情分,想去看看。”

  方逸随便编造个理由,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在北元世界也的确教导了弟子,只不过没有师徒情分罢了。

  “原来如此。”申屠雄道:“这件事情倒是简单,打个招呼你便可以过去了。”

  “多谢宗主。”方逸再次谢过。

  申屠雄手掌一摊,掌中再次出现一枚客卿长老令牌递向方逸:“既然你原先的令牌丢失,我便再补给你一枚。”

  “好。”

  方逸顿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令牌,这次将凌霄宫客卿长老令牌留在了神木大陆,也就不再打算担任凌霄宫的客卿长老,自己去了一趟北元世界为凌霄宫得到了初水原石,又在域外战场被常丰推入了空间裂缝,方逸自觉已经算是还了申屠雄的救命之恩。

  不过如今与申屠雄一见,便发现这位凌霄宫宗主待自己的确如一位忘年之交,再加上有了客卿长老的身份,也能让常乐山有所忌惮,所以才将这令牌接了下来。

  有了申屠雄的宗主谕令,方逸通过传送阵再次来到了北元世界,出了传送阵也未前往北元府,便直接沟通南明离火剑元,离开了北元世界。

  热!方逸身形再次出现,便只有这一个感觉,眼前的空气都在蒸腾,就在离自己不远处,有一座高只有百米左右的小山,这小山被火焰笼罩,山体常年在火焰的煅烧下,呈现出一种透明晶体的质感。

  和中央戊土园、囚笼世界以及初水湖泊有些不同,这离火焰山之中,似是根本没有人居住的地方。

  “朱雀前辈可在?”方逸以灵力凝聚成声音,向那火焰覆盖的小山传递过去。

  “昂”一声鸣叫,方逸便见一只巨大雀鸟从山体中飞出,那雀鸟同样浑身笼罩火焰,翅膀张开,足有数十里宽,双翅一震,化作一道红光落到方逸面前。

  那巨大雀鸟由远及近,身躯却是越来越小,最后一团火焰矗立在方逸身前,火焰退去,便见一身形身影出现,这人一身华丽红色衣裳,脸庞精致干净,眉心印着一道火焰符文,正是神兽朱雀。

  “能够瞬移来到南明离火焰山,你是得到了全部五行剑元?”朱雀看着方逸问道,不等方逸回答,自顾自点头道:“是了,半步元婴境界的神识,筑基后期的修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学全五行剑法,是谁指点你的?”

  “是白虎前辈。”方逸躬身向朱雀行礼:“晚辈方逸,拜见朱雀前辈。”

  朱雀一挥手:“这些没用的礼节就免了吧,我看你骨龄,也就只有四十岁左右吧,如此年轻便有半步元婴境界的神识,这在上古修真世界也极少见,你是怎么做到的?“

  “晚辈侥幸得了一枚魂果,再加上有师门功法辅助,才有今日成就。”方逸随口答道。

  朱雀也只是随口一问,并未在意,却是很在意方逸身上醉剑仙那道剑意的气息,方逸便又向朱雀解释了一遍。

  朱雀听闻后却是沉默:“可惜你有师门,否则可以当作主人的传承弟子。”

  “不瞒前辈。”方逸说道:“当初在庚金剑山学剑时,便已经算是老师的弟子了。”

  方逸便将当初在庚金剑山学剑的一幕幕讲述一遍。

  “如此甚好,甚好。”朱雀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说道:“主人的绝学也算有了弟子传承,我们几个也算不负主人所托,来,我这就传你南明离火剑法。”

  朱雀说罢,食指指向方逸眉心:“我将剑法直接打入你的识海,省去你阅读记忆。”

  早在中央戊土园经历过这一幕的方逸也未躲闪,任由朱雀一指点中眉心,顿时大量信息涌入识海之中。

  得到了南明离火剑法,方逸辞别朱雀,沟通青木剑元,瞬移来到东方青木森林,见到神兽青龙,顺利得到了青帝青木剑法。

  五行剑法收集齐全,又沟通初水剑元回到了初水湖泊,再经由北元世界的传送阵回到了连云海域之中,一来一回,也仅仅用了半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