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彭斌身躯一震,五道黑色气流如同五条黑龙,蜿蜒冲向连智,同时射日弓立于身前,弯弓搭箭,‘铮铮铮’三声连响,三只流星箭先后射出,同时手中黑色长刀扬起,数十米刀罡向连智斩去。

  面对半步元婴境界修者,彭斌不敢有丝毫保留,出手便是自己最强手段。

  连智站在原地不动,任由那五道黑色气流穿透身体,感受了一下五鬼噬魂的威力,只是感觉神识被侵扰,但对他却是没有任何影响,随后一只手掌推出,手掌外围有一层灵力防御着,三支流星箭射中那层防御,顿时停下,力量全消,站在空中的连智便是连动都未动一下,更不要能对连智造成什么伤害,随后一道刀罡斩到头顶,同样被连智灵力防御阻挡住。

  方逸羽翼扇动,瞬间来到连智正对面,趁着连智抵挡三只流星箭,本命飞剑刺出:寂灭。

  “果然有点意思。”

  见方逸一剑刺来,连智便觉得那剑尖所指方向,空间都在震荡,而他被剑尖所指,自然被包裹在那震荡的空间之中,这种情况,便是金丹后期修者,都无法逃开,但是对于连智来说,这种程度的空间震荡根本算不了什么,若是想躲,也能够轻易躲开。

  只不过,连智根本就没有闪躲的意思,抵挡流星箭的那只手掌还没撤回,正好迎向方逸的寂灭剑气。

  “轰。”一声巨响,亿万道剑气轰击在连智手掌前布下的那层灵力上,尽数被挡了下来,但是连智的那只手掌也被震的有些发麻。

  虽然没有对连智造成伤害,但也足够连智震惊的了,震惊过后便是狂喜,方逸这剑法,筑基后期灵力驾驭起来便有这等威力,若是自己得到,以半步元婴级别的灵力来施展,那威力怕是元婴老怪们都不敢硬接。

  “你们也接我一招。”连智接住了彭斌的五鬼噬魂和流星箭,又试过了‘寂灭’的威力,神识一动,血色长刀一闪而没,似乎消失了一般。

  方逸一剑刺出身形便返回到彭斌小魔王身边,听见连智的声音立即做出反应,手中乾坤葫芦一扬,月玄金沙倾倒而出,如一团旋转的星河将方逸与彭斌二人包围起来,五行防御罩亦笼罩住二人周身。

  与此同时,一柄伞盖撑在五行防御罩前,反倒是小魔王无论是防御还是攻击对于连智都没有什么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

  “轰!”就在灵罗伞盖撑起的同时,那柄血色长刀已经斩到,十余米长的血红色刀身似是从虚空突然出现,一刀斩下,天地都要裂开一样。

  月玄金沙根本没有半点阻碍作用,被那血色长刀一劈即开,紧接着便是彭斌的灵罗伞盖,在那血色长刀一劈之下,顿时光芒暗淡,随后伞面开始呈现一道道裂纹,向四周扩散,只瞬间,那伞面上便满是裂痕,最后砰一声炸裂,彭斌这件防御法器彻底损毁。

  血色长刀劈碎了灵罗伞盖,去势不减,又轰在了五行防御罩之上,只听见砰一声响,五行防御罩应声破碎,狂猛力量轰击在方逸和彭斌身上,二人均是口吐鲜血向后倒飞。

  但是,并没有飞出去多远,便被周围天地之力包裹着飞向连智,方逸与彭斌二人面对连智一击,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便被重伤,此时便连挣脱这天地之力的力量也没有了。

  连智看向小魔王,见其一只手掌再次凝聚起紫色雷霆与空间裂缝,却是不由得一笑,有了防备,小魔王这招威力虽强,对他却也没有什么作用。

  可就在方逸与彭斌就要被那天地之力缉拿到连智身前时,小魔王身影突然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连智眼前,手掌向前一伸,小树般粗细的雷霆直轰向连智。

  小魔王也知道自己这招式对于连智已经没用,但此时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姑且一试。

  连智早有准备,见小魔王手掌伸出,身形已经移动,躲开小魔王攻击的同时一只手伸出,顿时一股天地之力亦将小魔王包裹在其中,同时,就在小魔王身边,空间都隐隐有裂开的迹象。

  连智对于空间奥秘的理解有限,这种程度,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希望能够阻止小魔王瞬移逃走,方逸与彭斌已经重伤,在他的天地之力包裹下,便是想要吞服丹药都做不到,要杀要剐已经尽在自己掌握,倒是不必心急,反而若是能够再拿下小魔王,这次可就算是圆满了。

  可无论是他的天地之力还是周围那些隐隐要裂开的缝隙,都没有任何作用,小魔王身影晃动,便逃开这束缚。

  “哼……”连智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小魔王,将方逸与彭斌二人擒拿到跟前,向已经在不远处现身的小魔王道:“我建议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你救不了他们两个。”

  连智说着,一伸手,方逸便被他提在手中,手掌缓缓向方逸的头顶盖去,“有搜魂大法,得到了那剑法,修者界之中,除了元婴境界的太上长老们,再没人是我连智的对手。”

  “方逸,赶紧逃啊……”小魔王声音在方逸识海中响起:“要活着才有机会给彭老大报仇。”

  方逸此刻却是心情平静,有彭斌在,他压根没有想过逃跑,识海中却是时刻准备着,准备着祭祀神魂,相信只是斩杀眼前这半步元婴修者,还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顶多就是退化成凡人而已。

  彭斌身受重伤,盯着方逸的眼神焦急,想要让方逸有办法赶紧逃,可是被天地之力包裹着,口不能言,神识不能动,也只能干看着。

  连智手掌落在方逸头顶,一股阴森诡秘的气息向方逸识海中探去。

  就在方逸刚要施展神魂祭祀之术的时候,却见自己体内五脏五种光芒闪耀,分别向识海中传递了一股力量过去,那阴森诡秘的气息进入方逸的识海之中,立即被那五道混合在一起的力量吞噬湮灭,不仅如此,那股力量竟顺着连智的手掌反攻回去,瞬间便攻入到了连智的识海。

  “不好。”

  连智施展搜魂术,刚将气息探入到方逸的识海中,便觉得有一股力量将他的搜魂术气息吞噬湮灭,还没来的及闹明白怎么回事,那股力量便顺着手掌便冲进了自己的识海。

  一句不好的同时,连智已经以神识为识海构筑了重重防御,但是在那股力量前,他那些神识仿佛豆腐般脆弱不堪,一碰即碎。

  “轰!”那股力量轰入的瞬间,连智只觉得识海中轰然炸响,顿感头痛欲裂。

  就在连智失神的一瞬间,小魔王瞬息间到了方逸和彭斌身旁,拉起二人远离连智,由于连智识海受损,包裹着彭斌与方逸二人的天地之力也已经消失,二人连忙各自服下一枚丹药,快速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啊……”连智抱头惨叫,手脚胡乱挥舞,狂暴的力量四射,那些力量所过之处,空间都隐隐裂开。

  “走。”伤势与灵力都恢复了些许的方逸背后伸出流光羽翼,带上彭斌与小魔王化作一道白光逃离,临走时,不忘以乾坤葫芦将那些月玄金沙尽数收回。

  若是身体上的伤势,便是再重对于像连智这种半步元婴境界的修者也都能忍受,偏偏是伤及了识海或神魂,那便不同,这两处,可是修者的根本,别说半步元婴修者,便是真的元婴老怪,也同样受不了。

  足足过去两三个时辰,连智识海中的痛楚才渐缓下来,被五行剑元为根基的力量直接轰入识海,连智所受伤害可比当年方逸的伤势还要严重,他可没有上清天枢院印帮忙,想要彻底恢复过来,少说也要近百年的时间才行。

  “方逸……方逸……”连智仰头望向天空,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连智如今距离寿元大限也就只剩下两百年多一点,百年时间用于修复识海,几乎意味着元婴之路已断,这还只是保守估计,甚至有可能到达连智寿元大限那天,这识海伤势都未必能够彻底恢复。

  因此,连智此时心中对于方逸已经是恨之入骨,再也不想什么剑法,只想将方逸撕成碎片。

  胸中郁结缓缓散去,又一个问题摆在眼前,这次本来是前往归元宗商讨如何处理魔道修者的九九灭绝大阵,如今识海受损严重,还要编造一个借口,另外就是,如今自己这情况,紫霄宫宗主之位怕也要让与旁人。

  心中恨意滔天,手猛然一挥,一道彭拜灵力轰向下方一座小山。

  “轰。”那小山被灵力轰中,顿时炸裂开来,烟尘四起,碎石散落的到处都是,烟尘过后,那座小山已经消失不见,被夷为平地。

  识海之中又如针刺一般疼痛,空中的连智身躯一歪,差点栽倒下去,双手抱头,勉强控制着身躯,向紫霄宫方向飞去,这时连智的速度慢了许多,和普通金丹中期修者也相差无几。

  途中,连智摘掉了人皮面具,恢复了本来面貌,又在近处找到一宗门,借助这宗门的灵禽才回到了紫霄宫。

  “嗯?”回到紫霄宫的连智瞬间便被太上长老孟萧注意到了,本在洞天福地的身影瞬间消失,出现在了刚刚回到宗门的连智面前。

  “拜见太上长老。”见到孟萧,身为宗主的连智也要行礼。

  “起来,识海受伤了?”孟萧神识扫过,瞬间便看出连智识海受损严重。

  “大意了。”连智苦笑着说道:“此次归元宗覃师兄接到昊天宗赵宗主奏报,道门传人方逸再次现身。”

  连智便将关于魔道修者布置九九灭绝大阵之事向孟萧说明,“按那方逸所说,魔道修者应该还有一位分神期境界的修者存在,只不过现在还未来到修者界之中。”

  “事关重大,弟子未敢善做主张,打算回来问过三位太上长老的意见再做定夺。”

  连智开口说道:“回来途中,弟子心有所感,便想看看那灭绝大阵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便前往相近的一座大阵,却不料遭到了魔道修者的埋伏,对方更是有两位半步元婴修者,弟子拼着识海受损,逃得一条性命,已是万幸。”

  “分神期修者?”太上长老孟萧听到‘分神期’三个字,顿时一惊,和连智、覃修、郑秋三人所想一样,若是对方真有分神期修者,那他们做再多的准备也没用。

  “方逸此刻在何处?”听到这个消息,孟萧也是第一时间想到与方逸确认消息真伪,并与另外两家太上长老共同商议对策。

  “此时,应该已经回到世俗界了。”连智回禀道:“经过我们判断,方逸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情当作玩笑,只是不知道,他所说的那秘境之中的前辈所推测,是否准确。”

  “正如方逸所说。”孟萧道:“既然对方都推测出了八十一这个数字,刚好又与魔道修者所布阵法数目相同,此事应该不会有假。”

  修为越高,对于大乘境界修者的推测却越少怀疑,因为修为越是精深,便越是能够体会到境界每高一层所带来的诸多不可思议手段。

  “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如今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修养,恢复识海伤势。”孟萧道:“以后你就闭关修养,宗主之位我们会另行安排。”

  识海受损,此刻又失去了宗主之位,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连智觉得心都在滴血,可没有办法,识海受损的那一刻,他便想到了这个结果,只不过心中对于方逸的恨意更加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