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方逸直接坐在地上,体内伤势在造化丹的药效下快速恢复着,咧嘴笑道:“被人暗算推入到了异空间之中,结果没想到在那座世界中碰到了戊土剑元,算是凑齐了。”

  “好,好,好……”便是存在了几十万年的神兽白虎此刻也有些激动:“如今你还不满四十岁,神识便已经到达金丹中期境界,距离寿元大限还有两百多年,到达半步元婴劫定不成问题。”

  想当初刚刚进入囚笼世界的方逸,神识修为只有筑基后期,这才过去十年不到,便已经到达金丹中期境界,这种修行速度,即便放在上古修真世界也属罕见。

  按照这个速度计算,最多再有百年,方逸神识便能够进入半步元婴境界,至于另外四种五行剑法,白虎相信,对于方逸来说,全部学会最多也就几十年时间,保守一点计算,方逸三百岁寿元大限之前,怎么也能完成了。

  到那时,五行秘境便可以重新汇聚,恢复剑世界,他们五行神兽也可以重聚在一起,最多也就是再有两百多年而已,对于已经存在了几十万年的白虎来说,两百多年,不过弹指一挥间。

  修为低也有好处,仅仅片刻,方逸体内的伤势便彻底恢复过来:“我也希望神识能够尽快到达半步元婴境界,这样也就不用一直将修为压制在筑基后期了。”

  如今神识已经到达金丹中期境界,本命飞剑也已经晋级到中品灵器,又有乾坤葫芦与流光羽翼这等法宝,方逸相信,只要渡过金丹大劫,便绝对有抗衡金丹后期修者的实力,靠寂灭斩杀金丹后期修者也不奇怪。

  因此,筑基后期的修为对于方逸来说的确是巨大桎梏,强忍着压制修为,也的确需要莫大的毅力,如今五行剑元聚齐,心中早就渴盼神识境界快速提升,好尽快学全五行剑法,便可以快速提升修为,尽快度过金丹大劫,才更有把握应对诸多危机。

  “袁金刚已经到达妖丹后期境界了?”方逸通过庚金剑元,轻易便能查探囚笼世界中的一切,便发现袁金刚依旧住在桃林,修为境界已经到达妖丹后期。

  “嗯。”白虎点了点头,说道:“在你们离开后不久他便达到妖丹后期了,且一身修为极为扎实,照他的速度修行,应该不出十年便可以渡过妖丹大劫。”

  回想起与袁金刚并肩作战,最终斩杀龙王那一幕,方逸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道:“我就不去打扰他了,白虎前辈,晚辈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逗留了。”

  “好。”白虎看向方逸的眼神满是赞许:“不愧是主人的弟子,方逸,你且要记住,不要再轻易犯险,剑世界重见天日可还要靠你。”

  “白虎前辈放心。”听到犯险两个字,方逸苦笑了一声,“我自然也不愿将自己置身险境,可每次都会被逼入到险地。”

  辞别白虎,方逸神识一动,便离开了囚笼世界,身躯漂浮在空中。

  “虽然修为只从筑基中期到了筑基后期,但实力比起那时已是天壤之别。”

  方逸望着茫茫大海,回忆着当初,那时自己刚刚学会白帝庚金剑法,斩杀一个半步金丹都要用到寂灭,如今修为虽然只有筑基后期,但是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半步金丹随手便可屠灭,便是金丹初期修者,靠着中品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也可以诛杀,动用寂灭,更是能够斩杀金丹中期修者。

  若是在算上流光羽翼,怕是整个连云海域之中,也没有几个金丹中期修者能与自己抗衡。

  脚下一道剑光浮现,向太古岛方向飞去,这也是距离囚笼世界最近的一座中型岛屿。

  如今,太古宗已经与布衣宗结盟,也有直接相连的传送阵,数次遭遇域外修者攻打,苏子君均调派了大量金丹修者相助,守住了太古宗,也让周围诸多修者相信了太古宗有守护一座岛屿的实力,太谷城中诸多店铺生意开始恢复,甚至比以前还要繁华热闹。

  如今,连云海域之中的域外修者越来越多,许多岛屿根本抵挡不住域外修者的攻打,更不要说给修者们提供安全的交易环境,因此,那些能够证明有足够实力抵挡域外修者的岛屿便更受青睐,往来修者也便更多。

  不得不说,当初沈百川三兄弟压根瞧不上眼的布衣宗,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对此,沈百川三兄弟也是唏嘘不已,更想不到苏子君一个小小筑基中期修者,在他们眼中如同蝼蚁般的存在,竟能够调动如此庞大的力量,即便是知道有彭斌等人的武力威慑,但能过做到如此游刃有余,也的确彰显了苏子君不俗的能力。

  “禀报宗主,布衣宗方岛主在宗门外求见。”

  沈百川正处理宗门事务,门外有弟子来报。

  “方逸?快请。”布衣宗方岛主,也就只有方逸了,沈百川连忙放下手边事务,亲自到宗门外迎接,同时神识传音唤醒了正在修炼状态中的沈百天与公冶晓。

  “想当初与兄弟你说域外战场之时,还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想不到转眼间兄弟你就先去域外战场转了一圈,怎么样?有何收获。”

  几人见面,寒暄几句过后,沈百川开始打听起域外战场中的事情,半年前沈百川与公冶晓曾亲自去过一趟金鳌岛,想要找方逸结算售卖丹药的灵石,这才知道方逸去了域外战场,听说是跟随凌霄宫一同前往,并且有金丹后期长老同行保护,沈百川心中也是忍不住生出羡慕。

  “确实有些收获。”方逸笑着说道:“域外战场,的确是危险与机遇并存。”

  方逸手中拿出一张星图,说道:“跟随凌霄宫前往域外战场,唯一的好处便是得到了这张星图,上面记载了三大圣地探索过的地方,有这张星图,日后再想要去域外战场,起码不用将时间浪费在无用的地方。”

  “居然还有星图?”沈百川接过星图,面有喜色:“以前却是从未听说过。”

  “从未对三大圣地之外的修者公开过。”方逸说道:“那些修者没有星图,还要缴纳两千块上品灵石,却将大部分时间耗费在了三大圣地搜刮了无数遍的地方。”

  “想不到三大圣地也如此阴损。”

  听方逸一说,沈百川自然明白了,原来像自己这种靠缴纳灵石前往域外战场的修者,很难得到好处,明白了这点,更知眼前这星图珍贵:“有这星图的确方便多了,兄弟若是不介意,将这张星图送与二哥如何?”

  在沈百川看来,这星图虽然珍贵,但方逸毕竟已经从域外战场回来了,听方逸话语中的意思,收获似乎也不小,应该不再需要前往域外战场了,沈百川向方逸讨要这星图,分明也是存了自己单独前往的心思,起码不能再拉着方逸去犯险。

  “那可不行。”方逸笑道:“若是二哥得到了星图,日后想要前往域外战场,怕是不会带上兄弟我了。”

  方逸半开玩笑道,虽然沈百川的实力相比较其他世界的金丹中期修者要强了不少,但若真要去往域外战场,方逸也不放心,对沈百川展示这星图,也是有意提醒沈百川,真要是忍不住想要去域外战场那天,还是要先来找自己,否则,方逸还真担心沈百川会因自己去过一趟域外战场而不愿让他再次犯险。

  “我说你们两个,别老是域外战场域外战场的了。”

  公冶晓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对话,对方逸道:“兄弟,你炼制的那些丹药快要不够卖了,不过如今连云海域太过混乱,许多灵草灵药都买不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凑齐下一批丹药的材料。”

  有域外修者存在,连云海域太过混乱,许多宗门岛屿都开始控制着灵草灵药的售卖,更多的则是留给自己,以备不时之需。

  公冶晓说着递给方逸一个储物袋:“这是那些丹药卖出去的分润,几个月前我和二哥跑了一趟布衣宗,这才听说你去了域外战场,这灵石也就留到了现在。”

  “三哥,你这可是及时雨啊。”

  方逸接过储物袋,神识一扫,便发现其中竟然有近三千块上品灵石,不由得心中高兴,道:“不瞒三位兄长,兄弟我如今口袋里空空如也,便是连一块灵石都没有了。”

  “不会吧……”沈百川三人均是惊讶,在他们眼中,方逸似乎一直都不缺灵石,再加上一手炼丹的本事,怎么会落得口袋空空的境地。

  “还不是域外战场?”

  大概与三兄弟解释了一下,没有外人,方逸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得到魂果的过程讲述一遍,不过去有意忽略了神木大陆之中的事情,将小仙界说成是自己无意间闯入的一处秘境。

  “兄弟你也真是胆大。”公冶晓向方逸拱手:“哥哥我实在是佩服。”

  公冶晓相信,若是换了自己,可能根本不会去冒这个风险,沈百川羡慕方逸际遇的同时也有些心驰神往。

  并没有在太古宗逗留太久,方逸向三人告辞,通过传送阵回到了布衣宗,紧跟着便调整方向回到了金鳌岛。

  方逸出现在金鳌岛的瞬间,彭斌与龙旺达小魔王三人便知道了,却也没有急着相见,给方逸留足了时间陪陪妻子。

  金鳌岛山顶木屋之中,柏初夏痴痴望着远处大海发呆。

  “初夏。”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柏初夏身体一僵,有些不敢回头,似是生怕自己出现了幻觉,半晌,才转过头,见到方逸的身影站在门口正冲她微笑。

  “老公……”柏初夏口中轻声呢喃,确认是方逸无疑,猛地飞扑过来:“凌霄宫派人来,说你坠入了异空间之中,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扑到方逸怀里,柏初夏轻声抽泣着。

  方逸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搂着柏初夏,任由妻子哭泣发泄,直到柏初夏哭声渐歇,才轻声道:“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方逸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柏初夏:“喏,送你的礼物。”

  “什么东西?”静静平复心情的柏初夏接过储物袋,神识扫过,却发现是二十六颗果子,狐疑道:“什么东西?是和表哥他们得到的那种果子相似的东西?”

  “那些算什么东西。”方逸笑道:“有这些果子,你就再不用为修为发愁了,筑基期自然不用说,金丹期也可以期盼一下。”

  星露果,对于金丹中期境界的神识都有些作用,更不用说柏初夏还处在炼气初期,怕是一颗星露果全部炼化,神识便能够突破到筑基期了。

  “这星露果这么有用,不如留给方方吧。”柏初夏犹豫再三,道:“反正我资质不高,还不如将这东西留给方方,说不定对她更有用处。”

  “方方自己也用不了那么多。”方逸道:“放心吧,你老公我的实力越来越强,将来这种天材地宝会越来越多,放心服用。”

  “嗯,好。"柏初夏珍而重之的将二十六颗星露果珍而重之的收好。

  “对了。”说起方方,方逸问道:“方方的修为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如今方方已经有了自己的房间,就在山顶木屋旁又搭建了一座小屋,平时睡觉修炼,方方也有了自己的地方,方逸回来,神识便注意到了方方,一年多未见,方方脸上稚气褪去不少,显得稳重许多,只不过修为还是处在先天境界,看起来没有任何进展。

  “没有。”柏初夏也有些发愁:“按说方方的资质应该是极好的,可不管怎样,修为就是停滞不前,不过小丫头的饭量却是越来越大了,不知道和她修炼的功法是否有关。”

  “应该有些关联吧。”方逸沉吟道:“再观察一年吧,若是还没有任何进展,就只能为她更换修炼功法了。”

  “嗯,也只能这样了,对了老公……”柏初夏突然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坠入异空间之中?”

  “哼,这件事情,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那常丰。”方逸便将自己如何被常丰推入空间裂缝,如何收雷林为徒,如何斩杀百里经武,又如何得到魂果回到连云海域的过程讲述一遍。

  “小雷林也是可怜。”方逸却没有想到,柏初夏没有如何关心自己经历的诸多危险,注意力反而放在了雷林身上:“要是这次你将雷林也一起带回到连云海域就好了,咱们有方方,又多一个雷林,和一儿一女也差不多了。”

  听了方逸的讲述,柏初夏知道雷林尊师重道,若是能够带在身边,的确如一儿一女般,想来家里也会热闹许多。

  “我可没办法带他回来。”方逸道:“不过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几十年后,或许我有办法将雷林带到连云海域。”

  “几十年后都长大成人了,还有什么意思。”柏初夏嘟着嘴,忽脸色微红,趴在方逸耳边轻声道:“老公,我们再要个儿子吧。”

  方逸只觉得耳根发痒,小腹涌起一阵火热,随手在房间内布下隔绝阵法,将柏初夏横身抱起,向卧室走去。

  ----

  “爸爸……”转天一早,见到方逸的方方异常高兴,缠着方逸给她讲这一年多来所遇到的人和事,听方逸讲到雷林,方方也是充满了好奇,嚷嚷着让方逸将雷林带来陪她玩。

  终究难逃小孩子心性,方方心底还是希望有个玩伴。

  柏井然夫妇得知方逸平安归来,自是高兴,老两口一早便开始准备,一直到中午,这才张罗了一桌饭菜为方逸接风洗尘,酒宴间自然少不了彭斌三人,小魔王难得又拿出半坛玉泉宗灵酒。

  酒宴过后,方逸与彭斌三人聚在一起,向三人详细讲述了一遍去往域外战场之后所经历的一切,其中包括乾坤葫芦、流光羽翼甚至仙剑破星全都未有丝毫隐瞒。

  “方逸,你这也太变态了吧。”彭斌道:“才一年时间,我体内吸收的那些力量还没有炼化完,你倒是又有进步,金丹中期修者都能轻易斩杀了?”

  这一年多来,彭斌也在加速炼化当初所吸收的那些域外修者的力量,想要借此突破到金丹后期,却意外的发现,就在自己感觉距离金丹后期境界只有一步之遥时,却似是遇到了瓶颈,炼化速度骤然慢了下来,时至今日也未能突破到金丹后期,现在听闻方逸不仅得到几件宝物,自身实力也有提升,本命飞剑更是达到了中品灵器,诸多际遇加起来,听得彭斌三人煞是羡慕。

  “我就说过方逸是大气运之人。”龙旺达笑道:“想不到竟然还能得到仙剑。”

  “你们说,方逸身上怎么会有天界气息?”小魔王突然说道:“诸葛老人说,我是被人从天界送下来的,如今又有人说方逸身上有天界气息,你们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你的意思是说……”彭斌瞪大了眼睛看向小魔王,不得不说,小魔王这个猜测有些匪夷所思,但却又不无道理。

  “的确有这个可能。”龙旺达亦点头,深以为然。

  龙旺达虽然算不上什么得道高僧,也没有窥探天机之能,但却始终感觉方逸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他看来,那便是大气运,如今若说方逸有天界身份,恐怕对此最为深信不疑的便是龙旺达了。

  方逸苦笑:“不瞒你们说,连我自己都有这方面的猜测,只不过这件事情说出来,实在太过不可思议。”

  “或许,真要等到你飞升那一天,才能够得知真相了。”彭斌抬头仰望着天空,口中再次重复了一句:“飞升……”

  “还有我。”小魔王一如既往的傲娇,昂着头道:“我本就是天界仙兽,他日必然会再回到天界之中。”

  “对了,方逸。”彭斌道:“你刚才说,还要再去一趟修者界?”

  讲述道仙剑破星时,方逸也将修者界即将面临的危机一并说了出来。

  “嗯,若是所料不错,那些魔道修者怕是已经将九九灭绝大阵布置的差不多了。”方逸道:“必须尽快通知修者界,让他们踏平魔道修者所占区域,不能再给他们时间布置。”

  “想要踏平,怕也没那么容易,那些魔道修者既然布下那些阵法,必然会防备着修者界修者破坏,看似不去管理,暗中难免会做些布置,不可能任由别人破坏。”彭斌道:“不过我们也只要通知到便可以了。”

  听了方逸所言,彭斌心中略有触动,识海中突然闪过诸葛灵儿的身影,若真如方逸所说,修者界将来面临巨变,魔道修者之中又有分神期境界的存在,到时要不要将诸葛灵儿接来连云海域。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转而便有些自嘲,无论修者界变成什么样,诸葛灵儿跟随在诸葛老人身边,怎么都会比跟在自己身边更加安全。

  “这件事情刻不容缓,我打算明天便出发前往修者界。”方逸正色道。

  “我陪你一起去。”

  彭斌与小魔王异口同声道,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只是去通知的话,我就不跟你们凑热闹了。”龙旺达面色有些尴尬,道:“修者界那地方,于我不利。”

  “嗯?”方逸体内那枚剑宗长老令牌突然震颤起来,神识扫过,正是剑宗宗主皇甫千钧传递过来的讯息:师叔祖可是安然回到了连云海域之中?

  方逸回来的时候,驻守在布衣宗的那位剑宗长老便已知晓,立即上报给了宗主皇甫千钧。

  “正是。”方逸回复了两个字过去,稍加思索,便可知其中前因后果。

  皇甫千钧回复道:弟子已经查明,是那常丰将师叔祖推入空间裂缝之中,本欲为师叔祖报仇,只不过如今常丰在凌霄宫中闭门不出,我们也奈何不得。

  方逸:这件事情不用剑宗插手,我自己会解决。

  对于常丰,方逸自然是恨之入骨,必然要杀之而后快,但是现在许多事情比杀一个常丰更加重要,便让他多活些时日。

  皇甫千钧:师叔祖切莫大意,经多方查验,常丰乃是凌霄宫太上长老常乐山的宗族后辈,且据传闻,常乐山对这宗族后辈极为宠爱,宋虚带领常丰与孟启回到凌霄宫中,申屠雄便已经得知真相,当场便要斩了常丰,却是常乐山出面保下,并给他寻了一处地方闭关,不到金丹不得出来。

  方逸:元婴境界的太上长老?

  莫说是现在,便是等方逸渡过金丹大劫,也万万不是元婴修者的对手,不过,无论如何,常丰在方逸眼中也是必死之人,早晚会取其性命。

  不等皇甫千钧回复,继续传递消息过去:知道了,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情不用剑宗插手,我自己解决。

  皇甫千钧:弟子明白,若是需要剑宗支援,师叔祖尽管吩咐,便是与凌霄宫开战,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怎么回事?”彭斌见方逸脸色几度变化,遂开口问道。

  “刚刚剑宗宗主传讯过来。”方逸道:“那个常丰,想不到竟是凌霄宫太上长老常乐山的宗族后辈,还真是看不出来。”

  回想起常丰的性格为人,以及在域外战场中的表现,方逸还真看不出这常丰竟有如此强大的背景,若不是皇甫千钧查验出来,自己怕还真要贸然撞上去,按这着背景说来,这常丰也算是低调的可以了。

  “元婴老怪的宗族后辈?”彭斌亦皱了下眉头,说道:“这就不太好办了,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常丰的人头,变现寄存在他的脖子上。”

  元婴境界的修者,目前还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报仇这件事情也只能暂时搁置。

  “方逸,那巨人心脏给我看看。”小魔王眼神中闪烁着期盼的光芒,刚才听方逸讲到神木大陆中的巨人时,便隐隐觉得那巨人心脏对自己有些用处。

  “哦?”方逸一听,便知道小魔王在打什么注意,不过还是取出一颗巨人心脏托在手中:“小魔王,你该不会是想吃了它吧。”

  见到托在方逸手中,还闪烁着淡淡金光怦怦直跳的巨人心脏,彭斌与龙旺达也觉得惊奇,连接心脏的血管全部断掉,心脏也失去了泵血功能,却依旧在怦怦跳动着。

  “这东西,的确对我有用。”小魔王对有助于自己修行的东西非常敏感,只一眼便知道这东西对自己有用,眼睛盯着那跳动的金色心脏,道:“方逸,我记得你说有三颗巨人心脏,都给我吧。”

  “真的是吃掉?”方逸无语,苦笑道:“好吧,这可是能炼制出金丹傀儡的东西,你可是一下子就吃掉了三头金丹境界的傀儡。”

  方逸虽然有点心疼,但还是将三颗巨人心脏全都交给了小魔王,毕竟小魔王的实力哪怕提升一点点,也不是三个金丹傀儡能够比拟的。

  “放心,以后我们开宗立派,我去给你抓些金丹修者来当傀儡。”小魔王接过三颗巨人心脏,向方逸拍着胸脯保证。

  各自散去,方逸回到了山顶木屋,盘膝静坐在床上,神识沟通钧天鼎器灵:“钧天,服用魂果可有什么讲究?”

  “没有,直接吃下就行。”钧天鼎器灵的神识波动道:“魂果的效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甚至缓慢到感受不到,但在这个过程中会慢慢加快神识的修行速度。”

  “好。”听了钧天鼎器灵所说,方逸几口便将魂果吞下。

  魂果下肚,的确如钧天鼎器灵所说,似乎根本没什么效果,既然钧天鼎器灵说这是个缓慢的过程,方逸也就不再着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突然问钧天鼎器灵道:“钧天,你有没有想起自己生前是何人?我见你知之甚广,便是连许多修真世界都罕见的东西你也都认识并且见过,想来你生前也是一位大人物吧。”

  “额,我要是大人物,还会死在万兽山吗?”

  钧天鼎器灵一愣,不明白方逸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讪笑道:“哪里是什么大人物,我这残存的部分记忆当中,有大多半都是从钧天鼎传承里得来的。”

  现在的钧天鼎器灵,和之前的那个残魂已然是有了很大的不同,残魂的记忆现在被消除的七七八八,倒是继承了不少钧天鼎本身的传承,前世对他的影响已经不大了。

  “原来是这样。”方逸点点头,没有再细问,将两百块上品灵石扔到钧天鼎器灵之中,道:“这是两百块上品灵石,说好了加倍还你。”

  “嘿嘿,多谢了啊。”钧天鼎器灵见方逸没再继续纠缠在这个问题,也松了口气。

  其实,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是钧天鼎器灵器灵已经想起自己生前的身份,的确如方逸所说,生前的他即便在修真界,也算得上一位人物,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要保密。

  对于钧天鼎器灵这器灵,方逸虽然有怀疑,但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自己是钧天鼎器灵的主人,而他又是器灵,只要修为相差不大,方逸随时都能将其抹杀。

  而且,钧天鼎器灵器灵所需修炼资源全都要靠自己提供,能够到达什么修为境界,最终还是方逸说了算。

  与柏初夏又温存一夜,第二天一早,方逸便与彭斌小魔王一同出发前往修者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