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戊土剑元到手

  “原来是这样……”

  听到方逸的话,昊阳点了点头,方逸这解释也合情合理,见问不出什么,昊阳也便作罢,临走前,昊阳斟酌了一番,对方逸道:“对了,方师弟若是听到什么流言,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除了说方逸加入太阿宗有所图谋以外,还有传言说方逸筑基后期修为便有金丹境界实力,甚至已经能够穿越小仙界外的罡风雷火,最夸张的,莫过于说方逸如今已经能够斩杀金丹中期境界的修者。

  对太阿宗有所图谋一事,昊阳与太阿先生也只是稍加留意,并未放在心上,方逸能够媲美金丹初期修者的实力,两人亦心知肚明,至于说能够穿越小仙界外的罡风雷火,甚至能够斩杀金丹中期境界的修者,两人则是根本不相信,连出手试探的想法都没有,修为境界差距太大,这个说法过于夸张了。

  “流言?”方逸冷笑了一声,说道:“这是打算把我推到风口浪尖?”

  百里经武制造出种种流言,便是想引起昊阳与太阿先生对于方逸的猜忌,若是能够以此将方逸逼出太阿宗就最好,若是不能,也要让方逸站到风口浪尖之上,就如同他当年争夺小月峰首座,连续战败三位金丹中期境界的修者后,总有人上门挑战,似乎是只要打败了他百里经武,就能够证明自己拥有金丹中期境界的实力一般。

  如今,他将方逸的消息放出去,也是想引起同样的效果,总之,就是不能让方逸踏实修炼。

  “一年了。”方逸仰躺在竹椅上,仰望着天空,目光似是要穿透这座世界,直达连云海域:“不知道孟启有没有被常丰所害,又是如何欺瞒宋虚长老等人的。”

  在方逸看来,孟启亲眼目睹了事情经过,常丰应该也不会放过他,自然更不可能将事情如实上报,一想起常丰,方逸便恨的牙痒痒,恨不得立刻回去将此人乱刃分尸。

  “也不知道申屠前辈会如何通知初夏与大哥他们。”如今身在神木大陆,消息无法传递回去,更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连云海域之,方逸心中惦念妻女兄弟,心中一片凄然。

  ---

  宋虚带了常丰与孟启回到了凌霄宫,得知方逸被常丰推入空间裂缝,申屠雄勃然大怒,当场便要斩了常丰。

  正要动手之际,常丰背后那位元婴修者出面,保下常丰一命,但谋害同门,终究非同小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常丰最终被罚面壁百年,又或者渡过金丹大劫方可结束。

  待那位太上长老领了常丰离开,申屠雄气的一巴掌拍碎了桌子,明明知道所谓的惩罚也只是为常丰找个地方安心修炼渡劫,却又无可奈何,太上长老的决定,申屠雄即便身为宗主也不得忤逆。

  平息心中怒气之后,申屠雄派人走了一趟布衣宗金鳌岛,向柏初夏、彭斌等人告知,方逸在域外战场探索一处秘境时,不慎坠入异空间之中,生死不明。

  听闻消息后,柏初夏眼眶通红,一言不发,咬破了嘴唇,却是强忍着没有掉下泪水。

  “初夏,你也不要太伤心。”

  木屋之中,待传消息的人走后,卫小婉搂着女儿劝慰道:“我这女婿类似的事情也经历了不少了,每次也都逢凶化吉,相信这次也是一样。”

  “妈……”只剩下母女两人在木屋之中,靠在卫小婉的怀里,柏初夏终于再也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以前方逸几次失踪,却从未有人来告知具体情况,担心归担心,但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心中希望也就更大,如今凌霄宫亲自派人来告知情况,也就是说,在凌霄宫看来,方逸如今已是凶多吉少。

  “老龙,小魔王,你们怎么看。”与龙旺达小魔王聚在一起,彭斌沉着脸问道。

  “方逸不会有事。”小魔王肯定说道:“若方逸真有危险,我相信那位正林真人肯定会出手相救。”

  “可正林真人也出不了雷海,域外战场相距何止亿万里……”

  龙旺达摇摇头,但随即却道:“不过我也相信方逸不会有事,咱们修行以来,数次深陷险境,几乎每次都要靠方逸才能转危为安,我总感觉方逸身上有大气运,再说,方逸可是道门传人,又怎么可能是早夭之命。”

  因为方逸的关系,龙旺达等人也多少知晓了一些道门传人的事情,代代单传的道门传人,又怎么可能没有气运庇护,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死掉。

  “对了。”听到道门传人四个字,彭斌以拳捶掌:“咱们怎么忘记了,修者界还有一位诸葛老人,我们可以去问问他。”

  “诸葛老人又不肯泄露天机……”小魔王白了彭斌一眼:“或许你去可以。”

  “你闭嘴。”彭斌指着小魔王道:“少说废话,我这就走一趟。”

  彭斌当即起身,到达修者界,也未去昊天宗拜访,直接前往东华国赤水城。

  当初他们买下的那座院子中,见彭斌到来,灵儿姑娘烧好了一桌饭菜,静静站在诸葛老人身后,彭斌坐在对面,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壶酒:“老爷子,来尝尝我的灵酒。”

  这是出发前,彭斌特意向小魔王讨要的一壶玉泉宗灵酒,小魔王难得没有说什么,将自己视如珍宝的酒水给彭斌灌了满满一壶,那表情似是给方逸灌了一壶海水,不见有丝毫疼惜。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来找老头子有什么事情?”诸葛老人端起酒杯放在鼻尖闻了闻,轻抿一口,道:“方逸和小魔王怎么没来?”

  “您不是号称算尽天机么。”彭斌恭维道:“就不能算算,他们两个为什么没来?”

  “你是想从我这里打听方逸的事情?”诸葛老人放下酒杯,笑呵呵看着彭斌。

  “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彭斌道:“听说他在一处秘境,不慎坠入异空间之中,如今生死不明。”

  “你觉得呢?”诸葛老人没有回答,反问彭斌:“不要那些虚的,说真话,你是如何想的?”

  “正是因为不知,才来向您老人家解惑。”彭斌虽不知道诸葛老人为何要反问他,但仍认真回答道:“我与方逸还有龙旺达小魔王,几次历经生死,都能逢凶化吉,我相信方逸这次也一定不会有事。”

  “既然你已心中有数,又何须来问我?”诸葛老人将一杯酒倒进嘴里,咂摸咂摸滋味对灵儿姑娘道:“酒不错,灵儿,你也喝上一杯吧。”

  诸葛老人见多识广,自然知道这酒水不凡,灵儿只是凡人,一杯灵酒下去,不但可保一生无病无疾,便是容貌也可维持几十年不老,以凡人寿命来说,这一杯酒下去,虽然不能长生,却是可以不老。

  “你还杵在这儿干什么?”诸葛老人瞪了一眼彭斌:“还真打算留下来吃饭?赶紧的,从哪来回哪去。”

  “多谢老人家解惑。”彭斌嘿嘿一笑,起身告辞,看似粗枝大叶,但彭斌心思却不粗莽,已然从诸葛老人话语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当下乐呵呵起身就要走,却又被诸葛老人叫住。

  “慢着,那壶酒留下。”

  彭斌拍一下自己的额头:“瞧我这脑子,这酒本来就是拿给您老人家。”彭斌说着将那壶酒放到桌上,这才离开。

  看着彭斌离去的身影,诸葛老人却是轻轻摇头:“终究是没有缘分。”

  彭斌未在修者界逗留,连忙赶回连云海域,见到龙旺达与小魔王,便将诸葛老人原话告知,诸葛老人所言并没有太多隐晦,至少稍加揣测便能明白其中含义,又将消息告知柏初夏,柏初夏却是半信半疑,以为三人随便编造出来好让自己不要太过伤心,不过却也知道,无论如何是彭斌等人一番好意,心中也期盼着真相便是如彭斌等人所说。

  与此同时,坐镇布衣宗的那位剑宗长老因时时刻刻以神识关注金鳌岛,亦得知此事,将消息上报给了宗主皇甫千钧。

  “坠入异空间?”皇甫千钧当即心头一沉:“有金丹后期长老保护,又怎么会轻易坠入异空间之中?”

  “查!”皇甫千钧一声令下,动用剑宗力量,想要探查方逸坠入异空间时的详细情形。

  ----

  “师尊,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杀巨人?”

  紫竹林中,雷林坐在方逸身旁,时间又过去近三个月,自从一个月前,雷林的修为进入到先天境界之后,方逸便以琉璃紫竹为雷林炼制了一柄通体紫色的本命飞剑,剑名就叫紫竹,这柄紫竹剑,被方逸融入了一些庚金剑元,锋利异常,威能堪比普通的下品灵器,小家伙修为进入先天,又得到紫竹剑,便心心念念想要去斩杀巨人。

  “才刚到先天,着什么急?”方逸笑道:“知不知道有句话叫欲速则不达?”

  “你现在的实力,也就和普通巨人相当,就算你能战胜普通巨人,一次能杀几头?”方逸道:“等你修为上来,再去斩杀那些巨人,还不是随手可屠?”

  “别忘了你的目标。”方逸郑重道:“你不是为了斩杀一头或是十头巨人,而是要将那些巨人杀光。”

  “是,弟子明白了。”听到方逸说‘将那些巨人杀光’,雷林眼神立刻变的坚毅,似乎不肯浪费一丝一毫时间,继续修炼起来。

  “陆宽拜见师叔。”这时候,陆宽的声音从紫竹林外响起。

  “进来说话吧。”方逸无奈摇头,陆宽此来目的,方逸不用问也知道了。

  正如百里经武所猜测,将方逸的事情传播出去,自然有大量的修者想要上门找方逸切磋,只不过和百里经武所想不同,这几个月来,虽然有大量修者上门挑战,却从未有金丹境界的修者前来,大多数都是半步金丹境界修者,更有少数只有筑基后期修为。

  这倒是不难理解,毕竟方逸的修为只有筑基后期,金丹修者上门挑战,赢了也不露脸,输了更是没有面子,输赢都没有好处,脑子坏掉了才会前来挑战。

  陆宽此来,正是因有修者上门欲要向方逸挑战,但最近这种人物也的确是来的太多了,便是连他与项九二人都觉得烦了,巴不得方逸一口拒绝打发了那些人,可这位师叔却似乎来者不拒,从未拒绝过这种挑战。

  “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方逸心中盘算着。

  这天,方逸似是烦怒之下,一道剑气斩杀了前来挑战的修者,一直以来,方逸对待前来挑战的修者出手都有所分寸,从未伤人性命,倒不是方逸多么仁义,而是怕杀的人多了,没人敢来上门挑战,破坏了百里经武的计划。

  也因此杀了这位修者后,瞬间便让外界误以为方逸是受够了,以杀人来警示那些仍想着上门挑战的修者们。

  然而紧跟着,方逸便御剑飞离太阿宗,在外界看来,如今的方逸在太阿宗内有同门之间诸多流言,外又不断有人骚扰,有能力自保的情况下,不堪其扰离开太阿宗太正常不过了。

  “哼,终于离开了。”

  千古宗小月峰之中,百里经武借由体内戊土剑元关注着方逸的动向,见方逸离开太阿宗,立即出发按照戊土剑元指引的方向追去。

  “还真是心急。”感受到戊土剑元的动向,方逸嘴角冷笑,停下身躯悬浮在空中静静等着百里经武。

  也就一个时辰不到,百里经武便赶到方逸所在区域,两人相距只有数十米,隔空对峙。

  “百里经武,你还有完没完?”方逸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你杀又杀不了我,散播传言将我逼出太阿宗又有什么用?”

  “若是没有那对羽翼,你早就死在我的剑下了。”百里经武看着方逸,说道:“有本事不要使用那羽翼逃跑,咱们一决生死。”

  “你脑子有病吧。”方逸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百里经武:“你堂堂金丹初期修者,来找我一个筑基后期,还让我不用法宝,与你一决生死?”

  百里经武被方逸说的有些羞恼,道理似乎也的确如此,于是干脆道:“方逸,你也想要戊土剑元吧,你也说过,你刻意将修为压制在筑基后期,便是为了五行剑法同修,继续僵持下去,你也得不到戊土剑元。”

  “明明知道戊土剑元就在我手里,得不到的话,你也不甘心提升修为断绝了五行剑法同修的可能吧,可若是继续拖延下去,我的修为将会越来越高,等我突破到金丹中期,你就再没有半点机会。”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你为何不潜心修炼,等到金丹中期再来找我,反而我前脚刚离开太阿宗,你就急渴渴赶来,你在怕什么?”方逸道:“甚至我想在太阿宗躲个清净都不行,还要散播传言逼我出来。”

  “我承认。”百里经武很干脆的说道:“若是给你时间,让你的修为突破到半步金丹,甚至渡过金丹大劫,想要杀我,易如反掌。”

  “至于你所说,要想五行剑法同修,需要将修为压制到筑基后期这说法,也只有你自己知道是真是假。”百里经武道:“所以我不可能让你安心修炼,万一你所说有假,我怕是后悔都来不及。”

  “那你想怎样一决生死?”方逸问道:“就算是我答应你又如何,我有羽翼法宝在身,随时可以退走。”

  “很简单。”百里经武道:“如果我所料不错,你应该也擅长阵法。”

  上一次见到方逸伸手召回一百零八块上品灵石,百里经武便从那些灵石的位置上判断出那是一座阵法,也由此得知,方逸定也擅长阵法,这个发现让百里经武有些嫉妒,这方逸才多大年纪,一身修为到达筑基后期已经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手中还有诸多法宝,更是有斩杀金丹中期修者的实力,这种人物,纵观神木大陆几十年历史也不曾出现过。

  百里经武被誉为神木大陆万年难遇的天才,心中自有一些傲气,可遇见方逸后,才发现自己这点成就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心中难免会有落差,就算没有五行剑元,对于方逸这种人物,有机会他也不会放过。

  方逸点了点头:“略通一二。”

  “很巧,我也懂得一些。”百里经武道:“我们各自布置下一座阵法,防止对方逃跑,我们就在阵中一战,直到有一人战死为止。”

  百里经武又道:“当然,你修为略低,我也不占你便宜,为了便于你使用羽翼,两座阵法可以布置的相对大一些,依我看,以地面起,高五十米,地面半径三百米如何?”

  “这样……”方逸沉思片刻,说道:“还是有些小了,高百米,半径八百米,如何?”

  “好。”百里经武答应的异常痛快,区域大一些也没有什么,只要能将方逸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他就有信心耗光方逸体内灵力,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在自己一念之间。

  “问题是,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方逸道:“即便如此,我依然吃亏,若是没有更好的办法,那方某就告辞了。”

  “你……”百里经武顿时恼怒,但此时不宜发作,眼珠转了转道:“这样,还是按我说的范围布置阵法,若是一炷香之内,我百里经武不能将你斩杀,甘愿将戊土剑元奉上,如何?”

  “这还是算是个办法?”方逸思索着,似是在估算着时间,道:“你可敢立下血誓?”

  神木大陆和连云海域不同,修者以自身精血立下誓言,约束极大,几乎没有违背誓言的可能。

  “有何不可?”

  百里经武手一挥,一道剑气割破自己的手指,一滴鲜血滴落在空中悬浮:“我百里经武以本命精血立下誓言,今日与方逸一战,若是方逸能够撑过一炷香时间,我百里经武自愿将中央戊土剑元送与方逸,如违此誓,愿受天雷地火之刑,直至身死道消。”

  誓言说完,那滴鲜血竟凭空消散。

  “这个条件,方某倒是可以一战。”方逸道:“这下方山脉之中,便有一处平地,刚好作为我们决斗所用。”

  “好。”百里经武神识只一扫,便发现方逸所说的那块平地,方圆足有三四里,用于二人决战倒是再适合不过,为谨慎小心,百里经武神识探查了一遍周围,确认没有方逸布下的陷阱,才随方逸身后降落下去。

  依先前所言,双方各自布下一座阵法,没有攻杀的手段,只是一层防御,只为防止对方轻易突围出去,本来方逸不用布置阵法,因为百里经武有誓言在先,无论他人在哪里,只要方逸撑过一炷香时间,百里经武自然要将中央戊土剑元送与方逸。

  百里经武也是不解,方逸道:“万一有机会能够将你斩杀于此,我也不愿留下祸患。”

  对此,百里经武却是不屑,只在方圆三百米布置一层防御阵法,对于两人而言都极其简单,只用了半天时间便布置妥当,以灵石为引,顿时,两层光幕便将这片区域笼罩起来,高五十米,半径三百米。

  两人各自检查了对方的阵法,确认对方阵法之中除了防御之外再没有其他功效,百里经武嘴角露出狞笑,手中飞剑一挥:“尘沙……”

  只一瞬间,两座阵法内便被茫茫黄土充斥,有风一卷,立刻在阵法之中旋转起来,那些黄土砂砾,锋利无匹,似剑光般切割着阵法空间内的一切。

  百里经武之所以提出方圆三百米这个范围,便是因自己的尘沙能在这个范围内发挥出最大威力,不求能够对方逸造成伤害,只要能抵消方逸那黄皮葫芦中释放的月玄金沙就好。

  尘沙扬起的瞬间,方逸便以四色光罩将自身守护起来,同时乾坤葫芦中的月玄金沙倾倒而出,和那些黄土参杂在一起,金属摩擦产生的刺耳声音遍布阵法之中,若是普通凡人身在其中,怕是这些声音就能将其折磨致死了。

  “黄龙!”百里经武大吼一声,本命飞剑挥舞,一尊龙头探出剑身,整座阵法笼罩范围内,重力瞬间增加,黄色巨龙飞舞,冲向方逸,那些尘沙似是成为了黄龙的营养品,尽皆被黄龙吸收。

  龙吟声骤然响起,吸收了尘沙的黄龙身形巨大,盘桓起来将整座阵法都填满,随着百里经武手一挥,那龙头大嘴一张,蜿蜒着向方逸冲去。

  “方逸,我看你怎么躲。”百里经武冷笑着,以尘沙为养料,供黄龙补充,便是寂灭也休想一剑破开,再加上龙身填满整座阵法,便是想要逃都没有地方。

  “寂灭!”方逸也没有打算躲避,直接一剑刺出,磅礴剑气与黄龙对撞在一起,陡然爆炸,炸开的灵力四散飞窜,方逸和百里经武纷纷躲避,那些灵力轰击在两人布置下的阵法膜壁上,两重阵法都在颤抖,似乎随时都要经受不住炸裂开一般。

  黄龙与寂灭撞击在一起,百里经武陡然面色大变,此时方逸寂灭的威力和当日在巨人巢穴之中相比要强了太多,似是一种质的变化。

  “这方逸,在扮猪吃老虎。”百里经武突然想起,方逸在布置阵法时所说:万一有机会能将在此将他斩杀,也不愿留下祸患。

  “嗯?”紧接着,百里经武便骇然发现,他竟看不透方逸的神识了:“你的神识,竟然已经晋级到金丹中期了?”

  百里经武修炼黄帝戊土剑法,自然知道神识的提升对五行剑法的作用:“原来,你是设好了圈套等我。”

  “现在才知道,不觉得太迟了吗?”方逸背后羽翼一展,已是到了百里经武身前,本命飞剑向前刺出:“寂灭!”

  “十重山。”

  重重山川虚影出现,阻挡方逸的寂灭,山川虚影瞬间被寂灭剑气一触即碎,消失无踪,百里经武却借机躲开,紧咬着牙齿,目露凶光:“我倒要看看,以你的灵力,究竟能够施展几次寂灭。”

  只要自己的十重山还能够防御下方逸的寂灭,自己就还有机会,刚刚想到这儿,便见一道白光向自己飞来,那白光速度太快,快到自己根本无法施展出十重山,本命飞剑突然放大,挡在了自己身前。

  “轰!”方逸的本命飞剑撞击在百里经武的飞剑之上,发出轰隆一声响,巨大的冲力将百里经武撞飞,身躯撞在了方逸布下的阵法膜壁上才停了下来。

  “这是……中品灵器?”百里经武眼中闪过骇然神色,中品灵器,便是整座神木大陆都没见过几件,至于飞剑,也只有号称神剑的太阿才是中品灵器,只不过神剑太阿的主人早已身死,历代太阿先生也无法再将其发挥出应有的威能。

  方逸有中品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自身的攻杀威力已经和自己同等级别,甚至只高不低,再加上金丹中期神识催动的寂灭,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可笑自己还提出来布下阵法决一死战,现在看来简直是作茧自缚。

  “杀。”方逸本命飞剑化作道道白光,将贴在阵法膜壁上的百里经武包围起来,一道道斩去。

  晋级到中品灵器的本命飞剑,已经有了威胁金丹中期修者的威力,且速度比起寂灭要快了许多,一剑一剑斩在百里经武的防御之上,消磨着百里经武的灵力。

  “给我破。”百里经武眼中赤红,陡然一声大喝,一圈黄色光芒以他自身为中心陡然扩散,冲开了方逸的本命飞剑,随后一剑斩出,又是黄龙。

  “死!”那龙头才刚刚从飞剑中探出,方逸已经一剑刺出,磅礴剑气喷涌而出,将刚刚探出的龙头轰击的无影无踪,百里经武再想施展十重山已经是来不及,更是无法从这震动的空间躲避开,只能以本命飞剑放大,撑在自己身前。

  “轰!”本命飞剑破碎,百里经武喷出一口鲜血,随后,亿万道剑气轰击在百里经武身上,即便有灵力护体,也再无法抵挡,在寂灭剑气轰击之下,身躯破碎,最终落得个死无全尸。

  堂堂小月峰首座,号称神木大陆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就此陨落,一柄寸许长,闪烁着土黄色光芒的玉质小剑漂浮在空中,被方逸掌中灵力一吸,顿时融入到身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