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小仙界(上)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小仙界(上)

  “你想去神树周围修炼?”听到方逸的话,太阿先生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的修为实力,想要去那里还差的太多。”

  神树所在的地方,被称作小仙界,严格来说,并不在神木大陆之中,而是悬浮于天空之中,距离神木大陆足有数万里之遥,且在小仙界周围,有狂暴的罡风雷火遍布,连空间都不稳固。

  便是金丹修者,也有许多在那些罡风雷火中陨落,也只有金丹后境界的修者,才能确保安全抵达小仙界。

  “方师弟,你可知道,在金丹后期之上,还有一重境界,叫做元婴。”太阿先生在给方逸普及着修行的知识,“和筑基期到金丹期相同,在金丹后期之上,元婴境界之下,还有一重境界叫做半步元婴。”

  “可能你也知道,神木大陆之中,修为最高者,便是金丹后期,但实则不然,那些达到半步元婴境界的修者全都在小仙界修行,想要借助小仙界的环境突破到元婴境界。”

  “也就是说,在小仙界之中,最差的都是金丹后期修为?”方逸心中有些不甘,若真如太阿先生所说,想要通过那些狂暴的罡风雷火,起码要金丹后期修为才算稳妥,他如今的修为实力确实差了些。

  “小仙界之中,根本没有金丹后期修者。”太阿先生苦笑了一声,说道:“除了半步元婴境界,可没人愿意在小仙界修行。”

  小仙界之中的空间极为稳固,便是金丹后期修者,也无法调用其中的天地之力,想要飞行,便要消耗大量灵力,不仅如此,哪怕只是待在小仙界不动,体内灵力都会快速消耗,想要在其中修行,就要准备足够多的上品灵石,时时刻刻吸收上品灵石中的灵气,才能抵消在小仙界中的消耗。

  上品灵石在神木大陆极为稀少,便是金丹后期修者,手中也没有多少,经不起在小仙界的消耗,因此也只有在到达半步元婴,能够靠自身修为适应小仙界环境之后,才会选择到小仙界修行。

  “当然。”太阿先生想了一下,说道:“若是有足够的灵石,小仙界也的确能够大大加快修行速度。”

  “有机会还真是想去看看。”若只是消耗灵石,方逸倒是可以去试试,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够穿过那些罡风雷火。

  回到了紫竹林,方逸吞服下一枚星露果,开始静修,炼化星露果的同时,也开始吸收上品灵石。

  将近六天的时间,比第一次炼化星露果的速度快了一些,这段期间,除了一枚星露果,方逸还炼化了十块上品灵石。

  这还是方逸在晋级筑基后期以后第一次全力吸收炼化上品灵石,一天竟能够炼化将近两块上品灵石,这速度连他自己都咂舌,真要全部依靠上品灵石修炼,便是方逸也觉得有些吃不消。

  “想要再次炼化星露果,还要一个月的时间。”方逸心中盘算着:“身在太古宗之中,也没有办法修炼黑帝初水剑法,是该出去走走了。”

  来到神木大陆之后,方逸几乎每天都会抽出一些时间在识海中推演黑帝初水剑法,现在许多思路都堆积在识海之中,也该需要付诸练习了。

  将雷林留在紫竹林修行,方逸与宗主昊阳打过招呼,便离开了太阿宗。

  “这里不错。”

  一片茂密山林之中,方逸选定一座高只有几百米的小山,山前是一片湖泊,此处灵气并不浓郁,甚至比一般人类居住的城池也好不到哪去,不过对于方逸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周围方圆万里都没有其他宗门存在,再加上山青水绿,隐居在此,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在山脚下搭建了一间简易的木屋,临水而居,每日除了参悟仙剑画卷之外,便是修炼黑帝初水剑法。

  ----

  “若是我有金丹中期修为,当时那一剑,绝对能将那方逸斩杀。”

  千古宗内,小月峰之中,百里经武盘膝静坐着,脑海中还在回忆着巨人巢穴中与方逸那一战。

  “可惜已经撕破脸,再想靠偷袭却是不可能了,还有那对羽翼也是麻烦。”

  百里经武也是头疼,方逸有那对羽翼帮助,速度远远超过他,甚至在他看来,比之金丹中期修者都要快上许多,有那对羽翼在,他就算占尽上风,也没有斩杀方逸的把握,除非是将其困在某一处狭窄的区域,以‘尘沙’尽量限制住方逸的行动才行。

  闭目静思间,百里经武推演着如何才能够斩杀方逸。

  “嗯?”神识正推演间,百里经武忽然睁开双眼:“竟然离开太阿宗了?”

  在百里经武看来,与自己撕破脸后,方逸一定会躲在太阿宗之中修炼,起码也要到达半步金丹,甚至渡过金丹大劫之后才会出来行走,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时间便离开了太阿宗。

  “他想干什么?”

  有戊土剑元的存在,百里经武几乎瞬间便知晓了方逸的动向,有些想不明白方逸此举的意义,五柄剑元能够相互感应,这件事情方逸肯定知晓,也就是说,方逸在明知道自己能够感应到他的情况下还敢离开太阿宗。

  这是因为拥有那对羽翼法宝有恃无恐?还是故意设下的圈套?

  “想要设下圈套,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百里经武起身,漫步来到小月峰峰顶,负手而立,任凭山峰吹的长衫猎猎作响。

  “哼,倒要看看你想玩什么把戏。”百里经武身形一晃,消失在空中,向着方逸所在方向极速而去。

  “哗”一剑挥出,天地间突然多出一片水雾。

  “不对。”方逸摇摇头,眉头紧锁,陷入沉思:“水雾世界,自成领域,威能不该只有如此……”

  “戊土剑元动了?”正思索间,方逸突然感觉到体内四柄剑元震颤,剑尖所指方向已经改变,显然,戊土剑元的位置发了变化。

  “这是,直接向我这里来了?”

  方逸有些错愕,他敢从太阿宗出来,也的确是有恃无恐,知道百里经武根本杀不了他,这一点,百里经武自己也应该明白才对,难道就这十来天的时间,便想到了对付自己的办法?

  “呵,也好,让你尝尝我的杀阵。”方逸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以天罡地煞大杀阵配合上月玄金沙,再加上寂灭,说不定能将那百里经武斩杀在这里。

  百里经武速度极快,仅仅半天的时间便抵达方逸所在的地方,神识笼罩下,方逸正盘膝坐在湖边休息,周围方圆千里范围内他已经探查过,根本没有其他人存在,也就是说,这方逸当真是一个人离开太阿宗,居于此地。

  对此,百里经武倒也可以理解,从巨人巢穴回到宗门后便找人探听了方逸的讯息,的确如对他所说,本是一散修,机缘巧合下才拜入太阿宗之中,更是破解了紫竹林剑阵入主其中,如今定是要修炼五行剑法或是其他什么秘密功法,在太阿宗之中容易被同门发现,这才独自选了个地方修炼。

  “方师兄好雅兴。”百里经武身形缓缓降落,最后站立在一棵大树的树梢之上,双手环抱胸前,俯视着下方静坐的方逸:“方师兄可是仗着那对羽翼有恃无恐?”

  “是又如何?”方逸站起身道:“方某倒是有些看不懂百里师兄,明知道杀不了我,为何还急着赶来?为了叙旧聊天吗?”

  “既然此地只有我们二人,有话不妨明说。”百里经武道:“你手中有其余四柄五行剑元?”

  “没错。”见百里经武就在树梢站着,方逸也只能先与他说话,天罡地煞大杀阵可没有覆盖到那树梢之上。

  “做个交易,需要什么代价,才肯将你手中的四柄五行剑元转让与我?”百里经武道:“你修炼了白帝庚金剑法,当知道,我若是晋级到金丹后期境界,整座神木大陆将再没人是我的对手,只要神木大陆之中有的,尽皆可以给你。”

  “百里师兄难道不知小仙界之中还有半步元婴境界的存在吗?”方逸笑道:“这些年过去,其中有人晋级到了元婴境界也说不定。”

  “若是五行剑法同修,便是半步元婴又如何?这点你也应该心知肚明。”百里经武道:“至于晋级元婴境界,哪有那么容易。”

  “五行剑法同修?”方逸听到百里经武的话语一阵错愕,随后笑道:“百里师兄痴心妄想了吧,方某不妨告知一句,莫说五行剑法同修,便是再多一种,百里师兄也无福消受。”

  方逸心中了然,看来神兽麒麟并没有告知这百里经武修炼五行剑法对于神识境界的要求。

  “什么意思?”见方逸表情先是一愣,随后有了些嘲讽的笑容,百里经武瞬间便猜到,方逸应该知道一些隐秘,才说出自己连第二种五行剑法也学习不了,脸上不由得变了颜色。

  “看来百里师兄还不知道。”方逸不紧不慢的说道:“百里师兄应当能看出,方某如今的神识境界已经到达金丹初期的顶峰,可修为却只有筑基后期。”

  百里经武点了点头,道:“方师兄的确是天纵之才,即便不动用白帝庚金剑法,也能够媲美金丹初期修者,这一点,百里佩服。”

  “不不不……”方逸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说道:“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将修为压制在筑基后期,神识达到半步元婴,才有望将五行剑法学全。”

  方逸看着百里经武,道:“以百里师兄你如今的修为,想要将五行剑法学全,怕是需要将神识境界提升到元婴境界才有可能。”

  “百里师兄自己都说了,元婴境界,哪有那么容易,所以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我不信。”

  百里经武只站在树梢淡淡回答了一句:“你所说是不是真的,要验证过才知道,想要验证,就必须从你手中得到另外四柄五行剑元,还是那句话,你想要什么,说不定可以做个交易,没必要打生打死。”

  “不信?”方逸不理会百里经武所说的交易,继续问道:“那百里师兄可以回忆下,当初你获得中央戊土剑元,得到黄帝戊土剑法时,神识境界是不是要高过自身修为?”

  “是又怎样。”百里经武微微皱眉,想当初得到戊土剑元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自然不会忘记。

  “这就对了。”方逸道:“若非如此,便是连黄帝戊土剑法,你也学不会,想要修炼五行剑法,最简单一点,便是神识境界要高于修为才行,否则根本掌控不了五行剑法中狂暴的力量。”

  “还是那句话,一切要试过才知道。”百里经武自然不肯罢休,哪怕不能修炼五行剑法,单是那防御光罩,都能给自己带来极大帮助,尤其在见过方逸护身的那四色光罩后,更加深以为然。

  百里经武能够感觉到,那四色光罩有渐渐融合在一起的趋势,防御能力也远远不是单一属性的光罩叠加所能媲美,若是五行合一,威力必然还会大大增强,到时候以自己的修为驱使,怕是金丹后期修者的攻击都能够抵挡一二。

  因此,哪怕真如方逸所说,自己无法再修炼其他属性的五行剑法,也要将四柄剑元弄到手。

  “既然百里师兄执意如此,方某也没有办法。”方逸双手一摊,表示无奈,道:“方某人就在这里,想要五行剑元,随时来取。”

  方逸说完,便不再理他,分出一点神识注意着,便又开始沉浸在黑帝初水剑法的修炼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