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招揽

  接下来几天,雷林都在方逸的教导下练习着最简单的挥剑动作,连续三天,都只是在重复一个斜斩的动作。

  而方逸在雷林练剑的时候也会静坐,神识观看识海中那幅仙剑画卷,也不知这仙剑画卷为何人所作,只是以神识观看,方逸便觉得对于剑道的理解在逐渐加深,至于仙剑破星的本体,反倒是没有画卷中诸般奥妙,仿佛就是一柄普通的古朴长剑。方逸也参详过几次,却是没有什么收获。

  陆宽和项九白天几乎都待在紫竹林中,说是照顾方逸起居,倒不如说是照顾雷林。

  雷林目前还只是凡俗之躯,连先天境界都达不到,自然少不了一日三餐,至于方逸倒是没有什么可吩咐他们去做的事情。

  “听闻方道友破了紫竹林剑阵,我等特来拜会。”

  紫竹林外,有筑基期修者声音透过灵力传递进来,人却是在外等候。

  “嗯,有九个人?”方逸神识何其强大,早就注意到了九人的到来,这九人中,有七位是筑基后期境界,两位半步金丹境界。

  “诸位道友请入内歇息。”方逸同样以灵力凝聚了声音传递出去。

  很快,九人便到了小屋前,见到方逸,纷纷拱手见礼:“见过方道友。”

  方逸同样还礼:“见过诸位道友。”

  “咦?”其中一位筑基后期修者突然见到了正在练剑的雷林,忍不住轻咦一声,问道:“这位便是方道友高徒?”

  “高徒谈不上。”方逸笑道:“路上遇到的,见还有些天赋,故带在身边稍加指点,日后也能省去他许多弯路。”

  “省去许多弯路?”那修者突然笑道:“方道友,你若是嫌弃这孩子累赘,大可交由我们太阿宗,只要天赋不差,我太阿宗自是不会缺了修炼法门,总比练这些动作有用。”

  “是啊,方道友,就算嫌麻烦,也不该让孩子将时间和精力全都浪费掉。”又一位筑基后期修者跟着说道。

  “听闻方道友话语之中,似是指我们太阿宗中修行法门皆是弯路?”一位半步金丹修者对方逸口中的‘弯路’颇为在意,开口问道。

  “方某可未曾说过。”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修行之法各异,方某只是选取了更适合我这弟子的方法而已。”

  “听闻方道友一人在半日内便将一座城池方圆千里之内的巨人斩杀殆尽,可有此事?”有修者不再纠结教授弟子的事情,转而问起方逸的事迹。

  方逸破了剑阵,入主紫竹林,让这些筑基期中的佼佼者们颇为不爽,此次联袂来到紫竹林,实际上也是存了挑衅的心思而来,想要看看这位能够破解了剑阵的散修究竟有几分本事,自然也私下打探了方逸的一些情况,比如筑基后期修为却有金丹初期境界的神识,比如半日之内斩杀了一座城池周围的所有巨人之类等等。

  即便知道了这些,这几位修者们心中也不服气,金丹境界的神识又怎样,战斗最终还是要看修为,半日斩杀城池周围千里之内的所有巨人又怎样,并不代表一对一便能胜过他们,能破解紫竹林剑阵也只是说明剑道天赋比较高,更不可能代表实际战力。

  他们能成为同级修者之中的翘楚,也都是一场场战斗积攒下来的,可不是靠着什么境界或是偷巧的手段。

  听到这里,方逸哪还不明白对方的心思,但也就是几个筑基期弟子而已,他还不放在心上,于是干脆点了点头,道:“确有此事。”

  “方道友修为惊人,我等前来拜访,还望赐教。”

  “赐教不敢当,大家相互切磋,刚好方某也想领教太阿宗剑法。”

  见过了紫竹林的剑阵之后,方逸便想要见识一下太阿宗剑法,想要看看其中是否和剑宗有所关联。

  “方道友,得罪了。”一位筑基后期修者突然喊出一声得罪,体内本命飞剑疾射而出,杀向方逸。

  这位修者一出手,其余人立即散开,为二人空出地方。

  面对袭来的一剑,方逸暗自点头,这神木大陆的重力对于修者的修行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飞剑的威力、速度,都要比连云海域之中的同级修者要强上一筹。

  只不过,在方逸眼中还是弱了些,身躯一闪便躲过了那飞剑,没有急着还手,而是等那位修者继续施展其他的招式。

  对于方逸避开自己一剑,那位修者也没什么意外,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方道友,注意了,一线天。”

  一道剑光,自上而下,似斩破天地,除那一道亮光之外,一切皆陷入黑暗。

  “气势恢宏,但威能一般。”方逸心中点评,挥手一道剑气斩出,那道剑光便破灭。

  “明月夜!”

  “秋风瑟!”

  ……

  一招招剑法施展出来,绚丽耀眼,气势惊人,但在方逸看来,这些剑招的名字虽然很好听,却没用什么作用,不躲不闪,仅仅随手挥出的剑气便轻松破掉那些剑招。

  “果然,有些剑法的确出自剑宗。”这位修者一口气施展出来数十种剑法,方逸可以确定,有一部分他曾经在剑道塔周围的岩壁上看到过,有些类似,有些则是一模一样。

  看来,留下这些传承的那位太阿宗祖师,也是上古修真世界剑宗弟子无疑了,再加上这几日所见所闻,这太阿宗在处理事情的方方面面,的确和连云海域剑宗有诸多相似之处。

  就在紫竹林上空,宗主昊阳和太阿先生凌空而立,观看着下方的战斗,昊阳道:“看来咱们的弟子和这位方道友之间的差距有些大,也是好事,让他们知道天外有天,不要觉得自己学了点皮毛便心高气傲。”

  “这位方道友看起来还是太轻松了。”太阿先生饶有兴趣的说道:“让他试试我们的大七星剑阵。”

  “大七星剑阵。”

  太阿先生的声音,同时在场中七位筑基后期修者识海中响起,那七位修者神情皆是瞬间肃穆,按照北斗七星之势站好各自位置,随后本命飞剑尽皆化作七道流光,每人操纵一座七星剑阵,七座七星剑阵组合在一起,变化成为了大七星剑阵。

  “嗯?”七七十四九柄飞剑组成剑阵,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如此多飞剑围攻他一人,却井然有序,丝毫不显杂乱。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方逸也不打算多浪费时间,一百零八道锋刃破体而出,轻而易举便挡下这大七星剑阵的攻击,随后七道庚金剑气自体内飞出,分别斩向那七位筑基后期修者。

  七道庚金剑气速度极快,几乎瞬发而至,每个人的手臂都被方逸的庚金剑气切割出一道伤口。

  剑阵戛然而止,七位筑基后期修者面如死灰,想不到以大七星剑阵围攻都没能破开对方的防御,更是被人七道剑气斩伤,这还是对方明显相让,否则刚才那七道剑气轻易便可将他们斩杀。

  这种感觉,根本就不是在和一位同境界修者战斗,更像是面对一位金丹境界的强者,毫无还手之力。

  七人虽然还有余力再战,但却没有那个脸面,整理下衣衫,异口同声道:“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两位半步金丹修者虽然没动手,但他们可没本事接下七位筑基后期同门的大七星剑阵,更不要说那七道剑气,便是以他们的修为和速度,也绝对抵挡不下来。

  “拜见宗主,拜见太阿先生。”

  就在这时,昊阳与太阿先生从天空降落,太阿宗弟子顿时停了下来,纷纷躬身行礼。

  “多谢方道友指点。”昊阳先是向方逸道谢,随后夸赞道:“先前我与师兄本以为方道友的实力在金丹境界之下当无敌手,如今看来,我们师兄弟还是小瞧了。”

  虽然不确定方逸能不能与金丹修者一战,但是看其抵挡大七星剑阵如此轻松,直到阵法被破,都未曾动用本命飞剑,应该还隐藏着大部分实力,由此推断,这位怕是已经能够抗衡金丹初期境界的修者了。

  筑基后期的修为,抗衡金丹初期修者,便是千古宗小月峰那位也不曾做到过,神木大陆也未曾听闻有人做到过,更何况相比那位,这方逸还要更加年轻,只要修为突破到半步金丹,随时都可以渡过金丹大劫。

  从年龄上判断,方逸成就金丹,应该也要早于小月峰那位。

  “你们如今可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昊阳又面向太阿宗九位弟子,道:“这次也算是个教训,幸好方道友非是敌人,否则你们今天焉有命在。”

  这九位,皆是太阿宗同阶弟子中出类拔萃者,如同昊阳所说,依仗着自己所学,有些心高气傲,如今被方逸以巨大的差距碾压,相信他们心中也该有所醒悟,只要信心没有被这次打击彻底磨灭,日后的修为定能更上一层楼。

  “退下吧。”太阿先生负手而立,对九人道:“回去后多多反省自身,日后勤加修炼。”

  “是。”九人恭敬答应,退出了紫竹林。

  “你们两个也先退下吧。”昊阳见陆宽与项九还在紫竹林内,遂开口屏退,紫竹林之中,除了昊阳与太阿先生,便只剩下方逸与雷林。

  昊阳饶有兴趣的看看雷林,又看向了方逸,说道:“方道友教徒,似有些独特的手段,这孩子如今体内筋骨经脉被改造,方道友却似乎不急于传他吐纳练气之法门。”

  “剑道乃是基础。”

  方逸笑了一声,道:“不瞒两位前辈,方某亦是剑修出身,深知剑道对于剑修的重要性,雷林如今年幼,如一张白纸,正是可塑之时,若是过早追求境界的提升,而忽略了对于剑道的领悟,那和寻常那些修者又有何区别?”

  就像连元海域之中,绝大部分修者皆使用飞剑,但剑宗中人却不认为他们是剑修,正如当初剑宗那位裴林所说,给他们刀或是棍,都是一样用法,所谓的飞剑只不过是一个形态而已。

  “话虽如此说。”昊阳摇了摇头,说道:“可惜天命终有时,不追求修为境界的话,怕是根本跨不过寿元大限,过度追求剑道的领悟而忽略修为境界,怕是争不过天命。”

  “方某刚才也有言,天下修行之法不同,该因人而异,方某只是选取最适合这孩子的方法而已。”

  在炼制洗髓丹之前,钧天鼎就提醒过方逸,然而方逸却依旧认为这是最适合雷林的方法,没有什么依据,而是冥冥之中一种感应。

  “这倒也是。”昊阳道:“的确应该因人而异,不过管理一座宗门却就不那么容易,门下弟子想要获取更多资源,也必须靠自身努力才行,宗门不可能看到谁天赋好便平白无故给谁资源,若如此的话,根本不能服众。”

  像是千古宗小月峰那位百里经武,也是靠自身实力打败了金丹中期境界的同门,才成为了小月峰首座。

  “不说这个。”昊阳岔开话题,对方逸道:“方道友身为散修,可有想过投靠一座宗门?”

  “方道友一身修为异于常人,若是碰到其他宗门修者,怕是不见得能如我们太阿宗一般讲理。”太阿先生跟着说道:“方道友初出茅庐可能还不知晓,不但是人类与巨人,便是修者与修者之间,也同样是弱肉强食。”

  “若是没有强大宗门护佑,就算方道友能够抗衡金丹,也未必能够安心行走。”

  “两位前辈的意思,是想让方某加入太阿宗?”

  方逸自然明白二人话语中的意思,本来是没打算加入宗门的,不过这太阿宗即是剑宗分支,就算加入也无妨,刚好可以利用剑宗的力量去寻求回到连云海域的办法。

  听到方逸的话,昊阳连忙说道:“方道友即是散修,又修剑法,出得山门又碰到我太阿宗弟子,也算是和我太阿宗有缘,不知方道友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