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授艺

  “这些剑气,怕是一般筑基初期境界的修为都抵挡不住。”

  昊阳与太阿先生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神中的震惊,太阿宗乃是剑修宗门,以剑气杀敌亦为常用手段。

  但如方逸这般,仅仅筑基后期修为便能够无穷无尽般释放能够轻易斩杀炼气期修者的剑气,却是没人能够做到,便是那位太阿先生,在筑基后期修为时,也做不到这点。

  接到陆宽三人的传讯,无论昊阳还是太阿先生,对于讯息中所说都有怀疑,半日时间斩杀方圆千里的巨人,实在有些骇人听闻,但方逸这手剑气风暴,再加上接近金丹初期的神识修为,能够做到这点也就不奇怪了。

  “啪啪啪。”昊阳双手鼓掌,夸赞道:“方道友好本事。”

  太阿先生虽未说话,但亦点头表示赞赏,方逸的这一招式使出来,几乎可以说是同阶无敌了。

  “如今太阿宗门下内门弟子六百四十三人,其中炼气期修者五百零七人,筑基期修者一百一十四人,金丹境界二十二人。”

  昊阳在殿内徘徊,细数着太阿宗的所有弟子,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说给方逸听,“太阿宗帮助凡人镇守九十一座城池,每年为此战死的炼气期修者近百人,筑基期修者也有十余位的损耗。”

  说到这里,昊阳刚好走到方逸对面,凝视着方逸:“实不相瞒,这次请方道友来,还有一事相求,望方道友成全。”

  “方才我观方道友释放剑气,其中一些运气法门似有独到之处,昊某希望方道友能够将这剑气法门传于太阿宗。”

  昊阳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不过还是接着说道:“昊某知道,功法乃修者根本,外传亦为师门大忌,但为了门下数百弟子,为近百座城池数以亿计的百姓,昊某恳请方道友授予此法门。”

  昊阳在看完有关方逸的讯息时,便有了这想法,因此才在方逸初来太阿宗便召见,亲眼见到方逸施展剑气,从其释放的气息来看,的确有些非比寻常之处,因此这才开口相求。

  至于以武力威胁逼迫,却不是太阿宗行事风格,祖师自开宗立派,便传下过不可仗势欺人的规矩,自此延续下来,数万年未曾改变过。

  “这……”方逸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由于的神色。

  这剑气风暴的功法,本就是他当初从那座无人岛小屋内一副画卷中领悟而来,以上古剑宗传承下来的御剑术为根基,后又在自己剑法境界不断的提升下数次改良,才有了如今的威力。

  本就是方逸自己所创的功法,传给太阿宗也没有什么,方逸之所以表面上显的犹豫,也是不想让太阿宗觉得他所学法门如此轻易便能向外传授,否则怕是会得陇望蜀,继而觊觎其他法门。

  “若有不便之处,太阿宗也不会勉强。”看到方逸脸上的神色,昊阳连忙说道:“不过还是希望方道友念及无数生灵,好好考虑。”

  昊阳并没有急着勉强方逸表态,而是将陆宽与项九叫到近前,说道:“你们二人带方道友去紫竹林暂住,并负责方道友与这位小朋友的日常起居所需。”

  “谨遵宗主法令。”陆宽与项九二人躬身领旨。

  方逸和雷林在二人陪同下向殿外走,临出大殿前,方逸忽转回头道:“昊宗主所说,方某定会慎重考虑。”

  待四人离开,殿内只剩昊阳与太阿先生二人,太阿先生说道:“宗主,让其去紫竹林合适吗?毕竟他不是太阿宗弟子。”

  “无妨,师叔那剑阵我们也都懂得,便是破了也还能重新布置。”

  “师兄,你觉得这方逸如何?”昊阳开口问道,他知道自己这师兄看人一向极准,眼光远比自己强得多。

  “此人就像是一把利剑,锋利无比。”太阿先生给出了一个评价,道:“太阿宗之中,金丹之下,怕是无人能与之匹敌。”

  “如此最好……”昊阳手缕胡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太阿宗总共有七脉,每一脉首座皆是金丹境界的仙师……”

  陆宽与项九陪着方逸和雷林前往紫竹林,一路上为其介绍着太阿宗内的种种情况,项九说道:“方前辈应该还不知道紫竹林的来历吧。”

  按照项九所说,紫竹林曾是上一代太阿先生曾经的住所,在整座太阿山脉诸多洞天福地之中都算得上顶级,但自从上一代太阿先生仙逝,数百年来却再没有人能够进入紫竹林中修行,皆因上一代太阿先生在紫竹林中布下了一座剑阵,只有破解剑阵才能进入紫竹林之中。

  上一代太阿先生也是想培养后辈人才,因此仙逝前留下遗训,这座紫竹林只允许金丹境界以下的弟子来尝试破解,但数百年过去,还是从未有弟子能够破解紫竹林的剑阵。

  “原来这是想考校我。”方逸心中清楚,那位昊宗主怕是起了考验他的心思,方逸若是无法破开紫竹林的剑阵,自然也无法进去修行的。。

  “这便是紫竹林了。“山坡上,陆宽指着前方一片密集的紫色竹林,向方逸道:“方前辈修为深厚,当可破解祖师留下的剑阵。”

  “方某倒可一试。”来到紫竹林的边缘处,陆宽站住了脚,而方逸则是领了雷林向前走,一位金丹境界的修者留下考验后辈弟子的剑阵,想来威力也有限,以他的实力护住雷林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当方逸靠近紫竹林时,山中突然风起,数十米高细细长长的紫色竹子轻轻摇曳起来,树干上的紫色竹叶随风飘摆,偶有一片竹叶落下,那竹叶边缘便闪过一阵光芒,似是锋利的剑刃一般。

  “这些紫竹不过是一种掩饰。”方逸领着雷林向前走着,在雷林身前布下一道灵力防御,任由飘落的紫色竹叶切割,向雷林说着:“别看这些紫色竹叶如利剑般锋利,但真正的杀机却是无形的。”

  似乎是为了印证方逸所说的话,一片落叶飘落到雷林身前时,突然从中间裂开两半,雷林就看到自己身前的灵力防御被一道剑芒斩中,荡起阵阵涟漪。

  “这剑阵的手法看上去有些熟悉。”方逸辨认着方位,同时却觉得这剑阵似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脑海中思索着从哪见过类似的布置手法。

  “剑宗?”两个字突然闪现在方逸的脑海之中,心中有些惊疑不定,“难道这太阿宗的祖师也是剑宗弟子?要不然这剑阵为何如此相像?”

  方逸曾在剑宗剑道塔周围的石壁上看到过相近的剑阵手法,比这位上代太阿先生似乎还要高明一些,但两者应该是同出一源。

  “阵眼就在这里。”

  方逸随手挥出一道剑气,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炸成粉碎,风停,紫竹林也恢复了平静,再往前走,便见一座紫色竹子搭建而成的小屋,在小屋后面,有一汪湛蓝色的池水,在紫竹反射的光芒映照下,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晕。

  “这剑阵就这样破了?”

  紫竹林外,陆宽和项九两人面面相觑,宗主命他俩带方逸前往紫竹林,两人也知道宗主是想考校一下这位方前辈其他的本事,没想到数百年来都没有弟子能够破开的剑阵竟被这位方前辈几分钟便破开了,让两人有一种身在梦幻之中的感觉。

  “这也太轻松了吧。”项九喃喃说道:“这真是那座难住过数百位上仙前辈的剑阵?怎么如同儿戏一般?“

  “该不会是年代久远,阵法坏了?”陆宽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项九快步进入紫竹林,陆宽紧随其后,上一代太阿先生留下的这座剑阵,便是先天境界都可来闯,也从未出现过伤亡,因此两人也不担心紫竹林中的剑阵。

  进入之后,才发现阵法一破,再没有剑气存在,沿路向里走,便见到了那座紫竹小屋和方逸、雷林二人。

  “方前辈果然人中龙凤,竟轻易便破了上一代太阿先生布置的剑阵,晚辈佩服。”陆宽与项九躬身,语气变得极为真诚了起来。

  “侥幸而已。”方逸客气道:“小徒体虚,劳烦二位帮忙准备些吃食。”

  “自是应该。”陆宽连忙说道:“我二人奉宗主之命负责照顾方前辈起居,方前辈有事尽管吩咐便是。

  “啊?”方逸一愣,道:“那如何使得。”

  “无妨。”项九躬身说道:“方前辈先是救下我二人性命,又不计较唐突冒犯之责,我二人正好借此机会报答前辈恩惠,只望方前辈莫要嫌弃。”

  “好吧。”方逸想想,有这二人在,的确方便不少,因此也就不再客气。

  当晚,陆宽与项九为雷林准备了饭菜,这些饭菜,皆是经过了精挑细选、其中蕴含灵气的灵植灵米,且效力又都是极温和的品种,不会对小雷林的身躯造成什么损伤。

  雷林身躯积弱已久,按理说,只能吃些普通饭菜,根本受不起蕴含灵气的零食,但凡是皆有例外,只要有心,还是能够找到一些既蕴含灵气,还能缓慢滋养雷林身躯的东西,方逸也能看出,二人的确话费了一番心思。

  “这些饭菜好吃。”雷林吃下一口,眼睛顿时亮了,双手捧着盘子递向方逸:“请师尊品尝,比飘香楼里的顶级大厨做的还要好一百倍。”

  “好。”见雷林捧着盘子,方逸也不忍拒绝,拿起筷子夹了一点放进嘴里,点头道:“味道不错,不过其中蕴含的灵力差的太远了,对为师没什么作用,你吃吧。”

  “是,师尊。”雷林端回盘子,就着米饭大口大口往嘴里扒拉。

  “慢点,小心噎着。”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弟子心性至纯,方逸倒是很喜欢。

  没一会儿的功夫,小雷林便将陆宽二人带来的饭菜吃了个干净,嘴里不停打着饱嗝,伸手抚摸着有些鼓出来的小腹,对方逸道:“师尊,什么时候传我功法?”

  “不急。”方逸开口说道:“如今你的身体还有许多隐疾,要全部调养好,否则贸然开始修炼,会被身体隐疾拖累,事倍功半。”

  “一切但凭师尊吩咐。”雷林恭敬道。

  “钧天。”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器灵:“我记得有一种洗髓丹,可以帮助凡人易筋换骨,洗毛伐髓。”

  “的确是有。”

  钧天鼎器灵器灵的神识波动道:“方逸,你确定要如此做吗?你可要想好,一旦服用过洗髓丹,他的身躯所能承载的灵力数量将是同级修者的几倍,这里灵气浓郁程度还不如连云海域,将来很可能因此停留在筑基期,挨不过三百年寿限。”

  “我有分寸。”方逸问道:“炼制洗髓丹的灵草灵药可有?”

  “灵草灵药倒是足够。”钧天鼎器灵道:“毕竟只是凡人服用的丹药,用不到太高阶的灵草灵药,也幸好当初我没有将那些劣等东西全都扔掉。”

  当初方逸还弱小时,也搜刮过不少灵草灵药,不过后来随着修为的快速提升,那些东西基本都没了用途,钧天鼎器灵本来也正打算将那些东西扔掉算了,没想到还能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当晚,方逸便找个借口将陆宽项九二人打发走,回到紫竹搭建的房屋内,随手布置下隔绝神识和声音的阵法。

  “雷林。”方逸把雷林叫到面前,道:“今日你所见一切,万不可向外人提起。”

  “谨遵师尊吩咐。”雷林恭敬答道。

  洗髓丹对于如今的方逸和钧天鼎器灵来说太过简单了,也不费什么时间,因此方逸决定就在这屋内帮雷林炼制一枚洗髓丹出来,若是事情传出去,自己还是一位炼丹师,怕是会惹来更多麻烦。

  “嗯。”方逸满意的点了点头,钧天鼎器灵从体内飞出,占据了大半个屋子。

  “这是……”雷林瞪大了眼睛,看着原本一尊手掌大小的鼎炉从方逸体内飞出,逐渐变大,差点将这座竹屋撑破。

  “这是炼丹炉。”方逸指着钧天鼎说道:“为师这便帮你开炉炼丹,去掉你体内残留的诸多隐疾。”

  “多谢师尊。”

  雷林眼中有些兴奋,城破之前,他也算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曾经听过不少说书先生描绘过仙人世界,其中一枚丹药改变凡人一生的情节数不胜数,那时小雷林便期待有一天,自己也能如那些人一样,突然得到一粒丹药,从此走上修仙之路。

  洗髓丹对于钧天鼎器灵来说再简单不过,还不到半只时辰便炼制出来一炉,这一炉总共有九枚。

  丹药出炉的一刻,方逸屈指弹出一只玉瓶,将九枚丹药全部收入其中,又从中倒出一枚,递向雷林:“雷林,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但是服下之后,不但能够强身健体,还可快速修复你身躯中的诸多隐疾,你可愿意?”

  “弟子愿意。”雷林毫不犹豫,直接接过那枚丹药扔进了嘴里,至于方逸所说的痛苦,雷林却全然没在意,痛苦?还能苦的过自己所坚守的那四个月?

  “尽量不要昏厥过去。”

  方逸的声音在雷林耳中响起,紧接着雷林神色一紧,脸上显露痛苦神色,那枚洗髓丹下肚,药力一圈圈散发开,波及到筋骨,那筋骨遍似被腐蚀一般,逐渐松软,下一刻,又一道药力波及,那筋骨便又立刻恢复。

  这被腐蚀之后再恢复的过程,真正是痛入了骨髓和灵魂,小雷林紧紧咬着牙齿,咯咯作响,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滴滴嗒嗒掉落在地上,只一会儿的功夫地面便被阴湿了一片。

  但是雷林就这样忍受着这种痛楚,一声不吭,眼神中尽是坚毅。

  “没有亲眼所见,谁敢相信,一个还不足八岁的孩子,能够忍受住易筋换骨的疼痛。”

  方逸慨叹,自己这弟子不说其他,单单意志力,怕是千万中都无一,方逸自己虽然没有亲身过经历过,但只要探查到雷林体内的情况,也多少能够体会,这种痛苦,怕是一些训练有素的成年人都难以承受。

  雷林体内的筋骨越来越腐朽,恢复的药力似有不济,那些筋骨感觉越加酥脆,疼痛感也越加强烈,小雷林终于开始忍受不住,躺在地上打起滚来,神识一片模糊,雷林为了不让自己昏厥过去,使劲摇着自己的舌尖,只一下,舌尖便开始渗出血迹,舌头上的痛感终于抵消了一部分体内的痛苦,神识又渐渐清晰起来。

  雷林体内的筋骨开始寸寸碎裂,又在药力的作用下一次次恢复着,雷林已经满嘴鲜血,额头上的青筋都要跳了出来,但是始终瞪大着眼睛,尽量保持着清醒。

  一旁守护的方逸都有些心疼,不过这时候的确是保持清醒才会更好一些,有助于药力的挥发和吸收,筋骨皮肉的可塑性也就越高。

  足足一个多时辰,雷林体内的筋骨经历了千千万万次的破碎、重组,终于完成了易筋换骨的过程,此时方逸神识再次探入雷林体内,便觉得那筋如翡翠,骨如白玉,强度韧劲比原先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再然后便是洗毛伐髓的过程,这个过程没有那么痛苦,只是要慢慢将体内积压的毒素排出体外便好,体内的痛楚渐渐缓解下。

  雷林只觉得像是经历了一场重生一般,此时身体酸软,想要动弹一下都难,但是偏偏此时鼻孔中嗅到了一股恶臭,晚饭时吃下的饭菜都要呕吐出来。

  “幸好这小屋后有一汪池水。”方逸封闭了自己的嗅觉,一手将雷林提了起来,跨步闪身便到了那汪池水旁,将雷林仍了进去。

  又过去几个时辰,洗毛伐髓的过程才结束,天光已经放亮,陆宽与项九两人早早便在小屋外提着早饭等候,见方逸领了雷林出来,两人瞬间觉得雷林似换了个人一般,原本因营养不良导致干瘪的皮肤此时晶莹润泽,像是初生的婴儿般细嫩。

  “方前辈这是为雷林进行了易筋锻骨、洗毛伐髓?”

  陆宽神识扫过,便知此时雷林体内的筋骨经脉早已和昨日晚间大相径庭,而且那筋骨经脉的坚韧程度,还要远超常人,怕是一般先天境界的武道宗师都略有不如。

  “当年师尊仙逝前,留下了几枚洗髓丹。”方逸笑道:“昨夜思来想去,便给雷林服下一枚,这孩子没有什么根基,倒是受了一些罪。”

  “方前辈……”项九苦笑道:“洗髓丹并不难炼制,可是各大门派,门下弟子几乎没有人服用,前辈可知为何?”

  “哦?愿闻其详。”方逸笑道,他自然是知道其中原因,不过也想从项九口中得知,其中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项九看看雷林,又以询问的眼神看向方逸,意思是在问,是否先让雷林回避,方逸微微摇头,示意项九但说无妨。

  “晚辈若是没看错,雷林此时体内的筋骨经脉坚韧程度,综合起来至少是普通同龄人的五倍,或许更多。”

  “八倍左右。”方逸补充了一句,他自己炼制的丹药,雷林又是他的弟子,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八倍。”项九道:“方前辈有没有想过,日后雷林若想要晋级到先天境界,便需要常人八倍的天地灵气才行。”

  “差不多。”方逸接着项九的话继续说道:“晋级到筑基期也是如此,到金丹期依然如此。”

  “若是普通修者,怕是终生都积攒不到别人八倍的灵气,最终耗尽寿元而死。”方逸看向身边的雷林,说道:“服下丹药,就代表着,你要比别人努力至少八倍,才能和别人一样,后悔不后悔?”

  “不后悔。”雷林神情坚毅的回道。

  小雷林骨子里颇有些认死理的性格,认定了方逸,便非要拜方逸为师,方逸让他做什么便做什么,不会有半点忤逆。

  “唉,还是顺其自然吧。”

  陆宽心中叹息一声,在他眼中,雷林再怎么聪明灵慧,也不过是个不满八岁的孩子,或许,他压根就没弄明白那其中所蕴含的意思,如今再想说什么也已经晚了,但心里却是忍不住有些责怪方逸害了雷林。

  吃过了早饭,雷林又问方逸:“师尊,如今弟子体内隐疾已经尽去,是否已经可以开始修炼?”

  “你倒是着急。”方逸笑道:“好吧,想要斩杀巨人,你可要努力了。”

  “弟子一定不会辜负师尊厚望。”列林躬身道。

  方逸一抬手,剑气飞出,将旁边一棵紫竹斩下一段,拿在手中比划着长短,随后剑气飞舞,很快那一截紫竹便成了一柄三尺长剑模样。

  将紫竹剑递给雷林,方逸道:”修行一途,欲速则不达,这句话,切记,切记。”

  “弟子谨遵师尊教诲。”雷林再次躬身行礼。

  方逸手中由剑气幻化出一柄三尺长剑模样,对雷林道:“雷林,看好了。”

  方逸说着,剑身向前斜斩,向雷林道:“你来试试?”

  陆宽和项九看的不明所以,心中忍不住道:这方前辈教的是什么?不教呼吸吐纳也便罢了,怎么连正规的剑法也不教。

  “呵呵。”方逸见那两人表情,便已猜到他们心中所想,顿时轻笑一声,回想起当初在庚金剑山之时,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后来才发现其中的奥妙。

  雷林一丝不苟,手持着紫竹剑,照着方逸的样子斜斩一剑。

  “不对。”方逸摇头道:“肩膀太死了,放松。放松。“

  陆宽与项九均是无语,这种修炼还是头次见到。

  像是他们进入太阿宗,都是先修炼入门功法,等自己有了一些修为,便可以换取更高阶的修炼法门,至于招式这种东西起码也要进入先天境界之后才要学习,即便这样,还有许多修者对此不屑一顾,认为只要修为到了,什么招式都可以信手拈来。

  自幼便是接受这种思维灌输,因此两人对于方逸调教弟子的方式颇有些无语,最主要的,雷林还学的一丝不苟,按照方逸一遍又一遍的纠正着自己的动作。

  “好,差不多是这个节奏。”方逸突然道:“记住这种感觉,继续,今日要挥剑一千次。”

  “是,师尊。”

  雷林回忆着刚才的感觉,手中紫竹剑挥舞一次次挥舞,没多久,胳膊开始酸疼,每一次抬起,都要更加用力,雷林强忍着,一次次抬起,到后来,雷林似乎都已经感受不到手臂的存在,就那样机械的挥舞着紫竹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