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太阿宗

  当雷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夜晚,天空之中月朗星稀,淡淡月光照耀着大地。

  伸伸手臂腿脚,雷林便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已经全都好了,便是连被方逸那柄剑割破的手心,此时也见不到任何伤口,若不是那种痛楚太过刻骨铭心,雷林都会觉得刚刚的一切定是梦境。

  这个时候,陆宽已经回来,地上摆了一提食盒,见小雷林醒来,指着地上的食盒笑道:“快吃吧,有几个月没真正吃过饭了吧。”

  雷林见到那食盒,眼睛发亮,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却并没有急着吃,而是环视四周,找到方逸,恭恭敬敬跪在方逸面前:“弟子雷林,拜见师尊。”

  雷林清楚记得,方逸说过,只要自己能够斩杀了那巨人,便收自己为记名弟子,因此从昏迷中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向方逸行拜师礼。

  “起来吧。”方逸摆了摆手,说道:“先填饱肚子再说。”

  “是,师尊。”小雷林礼节间有模有样,言谈话语亦清晰严谨,诗书礼仪懂得不少,看来城破之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

  雷林拿了食盒并没有吃,而是提到了方逸面前,恭敬道:“请师尊先用。”

  “为师已不用进食,你吃吧。”

  方逸对此颇为满意,明明自己肚子饿的咕咕叫,几个月都是靠吃树皮树叶生存,见到热腾腾的饭菜还能如此毕恭毕敬让于他这个师父,可见这小小少年骨子里便是尊师重道之人,也不枉与他师徒一场。

  听闻方逸所说,雷林这才打开食盒,看见里边的饭菜,眼睛之中都冒出了绿光,顿时狼吞虎咽起来,仅仅片刻,便将食盒之中的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两位道友,我带上这孩子一同前往太阿宗,没有问题吧。”

  方逸对于太阿宗并不熟悉,自然也不知晓太阿宗有没有种种限制,还是要问个清楚明白比较好。

  “自然没有问题。”项九点了点头,说道:“此子资质不错,又心智坚韧,即便是方前辈不管,我们也会先带这孩子回到师门,交由师门前辈定夺。”

  “如此便好。”方逸点点头,伸手将雷林招到自己身边,问道:“雷林,我问你,为何非要拜我为师?”

  “禀师尊,因雷林见到这位法师称呼您为前辈,我便觉得师尊定非一般人,定能教我一身斩杀巨人的本事。”在方逸面前,雷林未做丝毫隐瞒,将心中所想全部如实告知方逸。

  “嗯。”都是些大实话,答案倒也让方逸满意,起码比一些冠冕堂皇的说法要好,方逸点点头,继续问道:“你拜我为师,所为就是斩杀巨人?”

  “是。”听到巨人两个字,小雷林眼神之中又燃起怒火,“我亲耳听到爹娘的惨叫,亲眼看到过他们被巨人撕成一块一块的尸体。”

  小雷林脸上近乎扭曲的表情让人很难相信这还是个不足八岁的孩子,低声说道:“那时我就发誓,我要活下去,我要学本事,我要报仇,要将这世界中的所有巨人全部杀光。”

  “饿了我就咬树上的树皮吃,渴了就喝枝叶上的露水,我不敢跑到外面,怕被周围的巨人发现,只能躲在已经废弃的院子里。”小雷林回忆着四个月以来的艰辛苦楚:“我以为我快要死了,却见到师尊和两位法师从天而降,那一刻我就知道,师尊一定会收我为徒。”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方逸心中默默道,按照道理,灵禽飞行几天都不需要进食,而他驾驭飞剑以那灵禽的速度飞行,根本没什么消耗,更不用停下歇息,更何况,就凭雷林那副躯壳,便是接着啃食树皮树叶也难再活过半月,

  可三人偏偏就在这个时间降落在此地休息,碰到了雷林,在这茫茫世界遇到,似天意一般。

  雷林饱餐一顿,沉沉睡去,梦中再次出现那令他恐惧的一幕幕画面,猛的惊醒坐起,大口大口喘着气,身上破旧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

  “做噩梦了?”真正收为弟子后,方逸便觉和这雷林之间似是有了某种关联,见他噩梦惊醒,便觉一阵疼惜。

  “弟子没事。”发觉是一场噩梦,雷林渐渐平缓心情,对方逸道:“师尊休息一会儿吧,由弟子守夜,反正每次从噩梦中醒来,便再也睡不着。”

  “你睡吧。”方逸道:“为师修为也算小成,便是半个月不睡也无妨。”

  “是,师父。”雷林不再执拗,在方逸身边静静躺下,闭上眼睛却是睡不着,生怕那一幕幕画面再次进入自己梦中,方逸叹口气,施以安眠手段,雷林这才渐渐进入沉睡。

  再没有噩梦袭扰,四个多月以来,这几个时辰是雷林睡的最踏实的一觉。

  第二天,四人上路,陆宽和项九驾驭灵禽,而方逸则是带着雷林驾驭剑光飞行,只不过雷林压根没有半分修为,根本抵御不住因速度产生的风力,方逸又特意在雷林身前布下一层灵力,抵御风力,四人一路飞行,中间再没有停留,又经过一天时间才抵达了这次的目的地,太阿宗。

  “不愧为十大门派之一。”

  距离太阿宗还有一段距离,方逸便远远望见群山环抱,那群山之势,似阵法一般,聚拢天地灵气,只要稍加调整,便能有护宗阵法功效,也不知是天地间自然而成还是经过某位大能布置。

  “这座山脉叫做太阿山脉,太阿宗当年在此建立宗门,也不知道是因太阿山脉取名太阿宗,还是这座山脉因太阿宗才得名太阿山脉。”陆宽向方逸笑着介绍道:“这件事情,便是宗门前辈,也都不知,想来是因年代太过久远,无从考证了。”

  四人飞行来到太阿宗宗门前,果然如方逸所料,神识笼罩范围内,便见一些山峰似是有所变幻,就在自己等人接近时,一层淡青色光晕出现。

  “这是我太阿宗的护宗大阵。”项九向方逸介绍,拿出一块青铜炼制的令牌道:“需要持本门令牌方可进入,方前辈还请稍候,我们先去帮方前辈准备令牌。”

  “好。”方逸点头,带着雷林在宗门外等候。

  “师尊,若是持有令牌便可进入,那若是有人杀了那两法师,岂不是就可以随意出入太阿宗了?”雷林恭敬站在方逸身边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

  方逸审视这座大阵,向雷林解释道:“每一枚令牌都要滴血祭炼,祭炼过程中便和修者的气息紧密相连,只有令牌却没有这位修者的气息,也根本无法进出。”

  “那斩杀了他们不能重新祭炼吗?”雷林再次问道。

  “我猜,他们一旦身死,那令牌比那会彻底失去效用,甚至直接破碎。”方逸笑道:“炼制法器,做到这种程度不算难。”

  雷林歪着小脑袋又盯着那淡青色光幕看了一会儿,很快,光幕一闪,陆宽和项九二人再次出现在山门外,向方逸和雷林递过两枚令牌,和他们手中持有的令牌不同,那两枚令牌中隐隐闪烁着青光。

  这是一种临时给予宗门贵客的临时性令牌,每一次进出,都会消耗令牌中的青光,直到那青光消失殆尽,便无法再用,方逸和雷林手持令牌穿过护山大阵。

  进入到太阿宗之中,陆宽开口说道:“晚辈日前传讯时,将方前辈神威事迹皆记录在讯息之中,刚刚接到宗主谕令,让我二人带您去宗门大殿,想要见您。”

  “能够一睹宗主风采,方某自然求之不得。”方逸心中惊讶,据他所知,太阿宗宗主乃是金丹后期境界,想不到会主动见一位筑基期修者,这种事情到不多见。

  在陆宽和项九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一座古朴大殿前,两人各立两边,伸手相请:“方前辈请。”

  方逸带着雷林进入太阿宗的宗门大殿,便见一长须长者坐于正位,在他身旁,还有一人负手而立,那人站在那里,气息之中带着一股锋锐,似是冲天的剑气一般。

  “晚辈方逸,拜见宗主,拜见前辈。”

  方逸神识扫过,却是看不出两人修为,如今方逸的神识接近金丹中期,对于金丹中期境界已经有些感应,很显然,这两位起码都是金丹后期修者,至于有没有达到半步元婴便不得而知了。

  “哈哈,果然是少年英雄。”太阿宗宗主昊阳哈哈笑道:“想不到方道友竟以区区三十有余的年纪便有如此境界,这怕是还要超越了千古宗那位啊。”

  “虽然修为只有筑基后期,神识却快要到达金丹中期境界。”昊阳道:“之前我等还在猜疑,方道友是否会是其他宗门的奸细,如今看来,是我们多心了。”

  陆宽三人的传讯中,只记载了方逸能够御剑飞行,轻易斩杀巨人,却看不出方逸的年龄和真实的修为,再加上方逸明确表示想要拜会太阿宗,昊阳接到传讯后心中难免多想,但是亲眼见到方逸,这种疑虑彻底被打消了。

  首先便是方逸的修为,筑基后期的修为却有接近金丹中期的神识境界,这种人物纵观古今也未曾听闻过,也只有某些隐士大能,又或者是一些秘境之中的特殊功法才有可能造就,因此方逸散修的身份已是让昊阳信了大半。

  还有一点便是方逸的年龄,从骨龄判断,这方逸如今也就三十有余,如此年轻便有此等境界,放在哪里都是宝贝,重重保护还怕有所闪失,又怎么舍得派出来当作奸细。

  “我来介绍一下。”昊阳指着身旁那人,说道:“这位,便是太阿宗此代的掌剑人,亦被称呼为太阿先生。”

  太阿宗有两个重要位置,一为宗主,二便是掌剑人。

  太阿宗祖师创立太阿宗,以一柄太阿神剑作为镇宗之宝,太阿神剑有灵,会自动寻找适合执掌神剑的弟子作为掌剑人,一旦掌剑人身亡,太阿神剑便会继续寻找下一位掌剑人,在太阿宗,每一位掌剑人都被称作太阿先生。

  在太阿宗,唯有一点可以确认,那便是宗门的最强战力,一定是当代的太阿先生。

  “方逸拜见太阿先生。”得知了这位身份,方逸再次行礼见过。

  太阿先生点头:“半日之内,将城池周围方圆千里范围内的巨人尽皆斩杀的便是你?”

  “正是晚辈!”

  “将城池周围方圆千里范围内的巨人尽皆斩杀……”这句话听在雷林耳中,轰轰作响,惊愕抬头看向自己这位师尊,想不到机缘巧合之下,自己所拜的这位师尊竟有如此本事。

  同时心中也按下决心,将来定要像师尊一般强大,将这世上所有巨人尽皆斩杀。

  “方道友,可否为我们展示一下?”昊阳对此也颇为好奇,难以想象一位筑基后期修者如何能够在半日之内完成这等大事,若是有此法门,天下皆可安定。

  “在这里?”展示自己的剑气方逸倒是不怎么在意,但这终究是太阿宗大殿之中,在此出手似是有些不妥。

  “不必担心。”太阿先生一挥手,便有一层灵力形成的光幕遍布在大殿之中:“方道友可以随意发挥。”

  “如此,方某便不客气了。”方逸手掌伸出,道道剑气飞出,密密麻麻,如风暴瀑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