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中央戊土剑元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中央戊土剑元

  由于常年和巨人共存,因此这座世界之中压根就不存在村庄的概念,全部都是大型城池,每一座城池之间的间隔也极远,像是像是方逸坐在的这座城池周围,方圆千里都再没有其他人类城池,这种布局,也是多年来和巨人相斗形成的局面。

  巨人们虽然身强体健,但终究都是肉体凡胎,长途奔波也会疲累,而人类则可以驾驭灵禽灵兽,不必自行奔波,城池之间如需救援,也有讯鸟传递讯息。

  讯鸟是专门用来传讯的一种身材小巧的灵鸟,大小如蝴蝶,速度极快,千里距离往返一趟也就半柱香的时间。

  将城池之间的距离拉大,还有一个好处便是可以大大分散周围巨人的密集程度,这些巨人不便于大量聚集在一起,人类反倒可以乘坐灵禽相互支援,如此一来,便可尽最大可能保证相互征战间的局部优势。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比如这次,若不是方逸出手,对方凭着二十余头法师境界的巨人便能轻易荡平这座城池,其他城池的修者根本来不及救援。

  当然,二十余头法师境界的巨人同时出现在一座城池周围的情况并不多见,显然这次巨人们也是经过了种种准备才发动的这次袭击,却没有料到,出现了方逸这个意外,将巨人们所有准备全部打乱。

  并且,方逸还不作罢,决定要斩杀这周围所有巨人,因神识受限,只能覆盖方圆百里,方逸便以距离城池一百里、三百里、五百里、七百里以及九百里各为半径,环绕这座城池足足御剑飞行五圈,将神识覆盖范围内的所有巨人尽皆斩杀。

  群攻这方面,方逸的剑气风暴起了巨大作用,斩杀那些巨人,根本不用耽误时间,只要释放出大量剑气,自然会追踪神识中的目标将其斩杀,筑基期境界以下的巨人,根本抵挡不住方逸的剑气,便是其中修为已达筑基初期的两头巨人,也死在方逸的庚金剑气之下。

  在那两头筑基初期的巨人眼中,那闪烁着寒光的剑气不知从何而来,只是速度极快,快到他们根本来不及闪避,只能凭借着强横的肉身硬抗,但方逸孕养在三十六道死穴中的庚金剑气又岂是区区筑基初期境界的巨人所能抵挡的,坚如铁甲的皮肤在那剑气面前似毫无阻隔一般,轻易便削去了两个筑基初期巨人的头颅。

  做这一切,对于方逸而言,也就是耗费了驾驭飞剑飞行这几圈距离的时间。

  方逸一句话说的轻松,城主汤虎以及三位法师可就不淡定了。

  方圆千里什么概念,便是他们驾驭灵禽,以这个距离为半径,环绕城池飞行一圈也要半天时间,更何况方逸说的什么?将方圆千里之内的所有巨人全部翦除,这怎么可能做到?

  真要全部翦除,便是几位上仙联手,也要各自负责好区域,一点点神识搜索,层层递进,耗费大量时间,才有可能将方圆千里范围内的巨人尽皆斩杀。

  刚刚这位上仙方逸,满打满算也就出去半日,回来便告知他们已经将周围巨人全部斩杀,莫说是上仙,便是金丹境界的仙师也未曾有人做到过,这种事情说出来,任谁都不会相信。

  “哈哈,有劳上仙。”汤虎听闻方逸这话,脸上露出一丝不信的神情,但最终哈哈一笑,向方逸躬身行礼:“酒菜已经备好,请上仙品尝。”

  汤虎自然不会相信方逸所说,但无论如何,没有方逸的帮忙,这座城池此时应该已经被巨人们踏平,因此也未质疑,不想揭穿什么,邀请方逸入内赴宴。

  路宽三人亦是如此,若一位上仙便能如此轻易扫平一座城池方圆千里范围内的所有巨人,那这座世界中的巨人早应该被修者们斩杀殆尽了,又何须争斗到现在。

  方逸自然看懂了四人神色间表露出的涵义,也不辩解什么,跟随汤虎入府中赴宴。

  酒宴没有方逸想象那般丰盛,只是些简单的酒菜,酒非灵酒,菜亦非灵植,且种类数量也都不算多。

  酒宴间,汤虎端起酒杯道:“常年有巨人作乱,百姓不便耕种,粮食匮乏,招待不周之处,还望上仙见谅。”

  “无妨。”方逸沉默片刻,目光扫视四人,说道:“方某刚才所言,城主与三位法师似乎不信。”

  方逸本不想解释什么,但是听闻汤虎所言,还是打算将事情说个清楚,非是要为自己歌功颂德,而是见汤虎准备的这酒宴,莫说金鳌岛,便是和地球中寻常人家的家宴相比也略有不如,城主府为他这位上仙准备的酒宴尚且如此,平时的吃喝便可想而知,那城中百姓又该过着怎样的日子。

  将事情讲明,也是为了让百姓可以放心耕种,来年便可改善生计。

  汤虎与陆宽等人没想到方逸又再提起此事,几人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神色有些尴尬。

  方逸没有理会几人脸上如何尴尬难堪,正色道:“方某本不欲解释,不过听闻汤城主所言,城内物资匮乏,百姓不得劳作,此事绝非长久之计,四位若是不信方某所言,大可驾驭灵禽向四周探查一圈,方圆千里之内,巨人皆除,百姓当也可放心劳作,哪怕只能安静几年,也能为城中积攒些粮食。”

  “前辈方才所言,可是当真?”东南见方逸神色颇为认真,不似玩笑,心中也有估量,若真如方逸所说,周围千里巨人尽皆翦除,那么还真有可能换来几年时间可以休养生息。

  “你们大可亲自驾驭飞禽验证。”方逸摆了摆手,说道:“驾驭灵禽低空飞行,以三位法师的神识,当可轻易探明所经之处巨人们的分布情况。”

  “千里距离,以灵禽的速度,半个时辰便能往返,三位法师可来回多走几个方向,以印证方某所言。”

  “这……”项九有些犹豫,方逸刚刚拯救过这座城池,对他们亦有救命之恩,再加上上仙境界的修为,他们本不该质疑方逸所言,更枉论亲往查探验证,这种事情做出来,可是大不敬之行为。

  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不可当面质疑前辈,更何况还是一位对他们有救命之恩的前辈。

  可偏偏此事干系重大,由不得他们大意,于是道:“非是我等质疑前辈所言,但事关重大,我等也要小心谨慎,待探查清楚,我等可任凭前辈处置。”

  所谓的酒宴过后,三人也不休息,连夜驾驭飞禽出发,三人各自选了三个不同的方向,驾驭飞禽低空飞行,以神识探查一路上巨人的分布情况,的确发现了不少巨人,不过此时已经尽皆变成了尸体,一路飞行,直达千里,路上所经之处,再没有一头活着的巨人。

  “这……真的是一位上仙能够做到的?”

  飞行千里的陆宽心中震惊,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巨人的尸体,有些在旷野中,有些在山林间,还有的在巢穴之中也未能躲过此劫。

  偏离开原路线一些距离,陆宽驾驭灵禽再度飞回城池,和来时没什么区别,途中但凡能够发现的巨人全部都是尸体,无一例外。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陆宽三人全都回到了城池,三人并没有立刻回城主府,而是聚集到一处,不用开口,相互看看对方脸色便已能猜个大概。

  “这种事情,竟然真的能够做到,简直不可思议。”

  东南惊叹,随后苦笑:“我们如此质疑,又查探验证,已是对方前辈有所冒犯,不知会遭到怎样的惩罚。”

  “方前辈救下我等性命,便是再要收回,也没什么可说的。”项九道:“好在方前辈所言不虚,此地百姓有福。”

  “既然再无疑问,我们这便将实情告知汤城主,并向方前辈领罪。”

  时间尚早,方逸和城主汤虎也未去休息,坐在城主府中边喝茶边等候,也就是一个时辰,三人联袂前来,陆宽向城主汤虎道:“汤城主,方前辈所言不虚,方圆千里之内,再无一头活着的巨人。”

  问题此言,汤虎霍然站起,神色间有震撼,也有惊喜,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果真?”汤虎生怕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再次向三人确认。

  “果真!”项九回答完他虎的问话,又转头看向方逸,躬身行礼:“晚辈质疑揣测前辈言行,犯下大不敬之罪,请前辈责罚。”

  “晚辈质疑揣测前辈言行,犯下大不敬之罪,请前辈责罚。”陆宽和东南同样躬身行礼。

  方逸却是不知这世界还有这种规矩,伸手虚扶,笑道:“三位法师谨慎小心,也是为百姓着想,何罪之有。”

  对于陆宽等三人行为,方逸其实颇为欣赏,在连云海域修者眼中,凡人不过蝼蚁般存在,极少有修者会在意凡人的死活,可陆宽三人仅仅因为本着对那些凡人负责的态度,便敢于直面前辈,质疑并验证事情真相,事后又主动前来领罪,亦说明三人心中光明磊落。

  “多谢前辈宽恕。”方逸没有任何责罚,陆宽三人对这个结果也并没有太过意外,正如之前他们所说,他们所在宗门之中,还没见过哪位上仙修者有方逸这般平易近人。

  确认了不会再遭受责罚,东南心中痒痒,道:“方前辈手段惊天,又虚怀若谷,晚辈敬佩,日后前辈若有差遣,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陆宽和项九亦同时强调。

  “若说有事,方某的确有些事情希望三位帮忙。”

  方逸的最终目的是离开这座世界,回到连云海域之中,但若想要离开,显然需要更加深入的了解这座世界,三位炼气期修者在这座世界中地位可不高,所知也有限,自从得知这三位来自十大门派之中的太阿宗,方逸便已经打定主意,借由三人搭上太阿宗,说不定能有机会见识到这座世界中的高层人物。

  “前辈请讲。”三人异口同声道。

  “先前已经告知诸位,方某乃一介散修,自由跟随师父在深山修炼,此次出山,不谙世事,对于修者间的行事规矩更是一窍不通,诸多山川河岳亦是一无所知,方某希望三位道友能够作为引荐,拜会贵宗,以解方某心中诸多疑惑。”

  “前辈面前,不敢有所隐瞒。”项九听闻方逸所言,连忙拱手道:“我等可为前辈引荐,但晚辈三人在门中人微言轻,结果可能未必如前辈所愿。”

  项九心中感激方逸救命之恩,因此并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代为引荐,但实际上此事风险也颇高,方逸若真是散修那便罢了,若是其他宗门派出来的奸细,由他们如此轻易引荐给宗门,他日若是方逸被证实了非是普通散修,而是其他宗门中的奸细卧底之类,便是连他们这些引荐人也要受到牵连,轻则废除修为,赶出师门,重则清理门户,毙于当场。

  “结果如何都无妨。”方逸道:“三位能够代为引荐,方逸已是知足。”

  “我等这便修书一封,询问宗门意见,明日一早,便能有结果。”陆宽道:“前辈可稍作歇息,静候便是。”

  “有劳。”方逸象征性拱手抱拳道。

  -----

  千古宗,小月峰,密室之中,百里经武豁然睁开双眼,站起身,推开密室大门。

  “恭迎师叔出关。”门外,一位弟子见密室门打开,连忙躬身行礼。

  “嗯?”百里经武刚刚打开密室大门,便觉得体内一阵悸动。

  手一翻,便见掌中出现一柄土黄色、透明玉质的小剑:“是你感知到了什么吗?”

  这百里经武手中,正是中央戊土剑元。

  .。着笔中文网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