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仙剑破星

  许剑的那一招烈日,同级修者中几乎无人可以单靠灵力便能抵挡,但若没有方逸那一剑消耗了马修太多的灵力,他的烈日也破不开马修的防御,许剑能够感受到马修的修为突然提升到到金丹后期的强大,

  这时,许剑看向方逸的眼神更多了一种异样,若说那弥漫的黄沙是借了法宝之威,但刚刚那一剑却是百分百的实力体现,许剑能够清晰感受到那剑法的威力,便是自己拼尽全力,怕也抵挡不住那招剑法。

  更可怕的是,方逸如今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若是等他渡过金丹大劫,那金丹修者中还能有谁是他的对手?

  “若无方道友,怕就是我们其余人全部加起来,也不是这马修的对手。”许剑看着方逸说道:“方道友方才那剑法,已经超出了许某的认知,若是方道友有心偷袭,许某必死无疑。”

  许剑直言不讳,对于方逸多了几分信任,凭着几乎变态的防御手段,自己就算想要偷袭方逸,一击之下也未必能够得手。

  相反方逸若是想要偷袭自己,凭着一招寂灭,便足矣斩杀许剑,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方逸仍执意拉上陆通,形成更稳定的局面,说明方逸一开始便只想着防范自己,却从未想过要到最后偷袭自己。

  许剑和方逸之间可没什么交情,并且斩杀自己还能得到不少的好处,尽管如此,方逸都未做此种打算,这种人物,许剑几百年来也未曾见过几个。

  “许道友的烈日,若是偷袭,我也挡不住。”方逸坐在地上笑道,面对马修他也不好过,几乎出尽了底牌。

  “你们两个就不要自谦了。”原本在远处观战的陆通此时离两人近了一些,但仍保持着距离,方逸和许剑两人此时看上去都有些疲劳,陆通此举也是为了表示自己没有偷袭的意图。

  陆通的确没有偷袭的心思,尤其在看到两人联手斩杀了晋级到金丹后期的马修后,更是无法生出这种心思,偷袭这两人,找死还差不多。

  “真是想不到,方道友竟能有斩杀金丹中期修者的手段,真是让人大开眼界。”陆通看向方逸,眼神中也不知是羡慕还是佩服,,“若不是亲眼所见,便是有人与我说起,我也不会相信。”

  “还有许道友那一剑,也是惊艳,想必若是和没有使用此种秘术的马修一对一搏杀,也定能将那马修斩于剑下。”

  “是马修大意了。”许剑看了一眼陆通说道:“能够在各自世界获得神木令者,又岂能简单,我有绝招烈日,相信马修也会隐藏着一些手段,陆道友怕也也同样如此吧。”

  陆通听到许剑如此说,神色有些尴尬的说道:“一些小手段,在两位道友面前不值一提。”

  正如许剑所说,陆通还有些手段尚未施展,但也正如他自己所说,他那些手段相比起方逸和许剑来说,的确不值一提。

  “金丹后期修为,相比金丹中期要高出太多了。”方逸十分认同许剑的说法,接口道:“尤其马修刚刚晋级到金丹后期,刚刚体会到那种澎湃的力量,沉醉于其中,想要以纯粹的力量碾压我们,这才给了我们可乘之机。”

  “若是一开始,马修便动用最强手段,现在这局面怕就反过来了。”

  “何止。”钧天鼎器灵的声音这时在方逸识海中响起:“方逸,我可提醒你,千万不要因为斩了一个马修,便真以为自己能够破开金丹后期修者的防御了。”

  钧天鼎器灵在方逸体内看的清楚,当时,即便没有许剑的烈日,方逸也还够再施展一次寂灭,马修绝无可能再次挡下。

  “你可能还没明白。”

  钧天鼎器灵提醒道:“马修只不过暂时将灵力提升到了金丹后期的水准,神识境界却没有跟上,和之前所说的德不配位相同,他根本无法支配体内如此庞大的灵力,更何况才刚刚晋升,对于体内的灵力还不熟悉,你们这才有机会。”

  “真正的金丹后期修者,就算是差些的,也能够轻松挡下你的寂灭剑法。”

  听到钧天鼎器灵所说,方逸额头也是冒出一丝冷汗,还好有钧天鼎器灵提醒,否则方逸还真以为自己的寂灭能够在某种条件下能偶威胁道金丹后期修者,若形成了这种思维,将来怕是要吃大亏。

  “不管怎么说,终究是方道友和许道友胜了。”陆通说道:“还是先收拢一下战利品吧,依我看,这些战利品便由你们二位道友平分,我就不要了。”

  陆通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平衡方逸和许剑之间的关系,真正搏杀起来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收拢了另外四位修者的储物袋,将其中的东西取出时,方逸三人却有些傻眼。

  那储物袋中,除去星露果和灵石以外,便再无他物,而且那灵石,也刚好是方逸之前向几人购买星露果时所付出的数量。

  “只有这些?”许剑有些不解:“这些东西都是来到仙剑府之后所获得的,甚至还少了一副画卷。”

  “可能因为那画卷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便不被当作宝物了吧。”

  陆通猜测道,众人被挪移到杀戮岛上时,便已经发现那画卷根本没有任何用途,就只是一副画卷而已。

  “有什么便分什么吧。”方逸却是无所谓道:“反正我们的目标也不是这些,如今,有十三枚星露果,还有四百块灵石,也算不错的收获了,我们将这些平均分了就是。”

  “不不不。”陆通连忙摆手道:“方道友,刚才陆某已经说过,这些战利品便由你和许道友平分了吧,若是只你们两人合作,还能再多分一些。”

  所谓的还能再多分一些,自然是指自己身上的星露果和灵石。

  “也好。”许剑倒是不客气,对方逸道:“方道友似乎对星露果颇为渴求,依我看,星露果归方道友,灵石便归许某,如何?”

  “这……”方逸犹豫片刻,他本意想将这些东西三人平分,但见如今这情况,陆通不肯收,许剑貌似也不愿给,于是只能道:“好吧,不过按照之前星露果的价格,方某倒是占了便宜,这样吧,我再出一百块灵石给许道友作为补偿。”

  方逸又拿出一只储物袋递向许剑。

  许剑深深看一眼方逸,没有说什么,平静的接过储物袋。

  在之前,他曾经对方逸说,保护方逸在杀戮岛上的安全,要方逸付出五百块上品灵石作为保护费,但方逸只说相互帮忙,并未认可保护这种说法,事后的事实也的确证明,方逸根本用不着他的保护。

  然而,方逸此时的举动,说明方逸仍是将五百块上品灵石之事放在了心上,怕也因此,才愿多出一百块上品灵石作为自己的补偿,刚好凑足自己所提出的数量,对此许剑心知肚明,也记下这人情,只希望日后还有再见之时,以还今日之人情。

  “陆道友,许道友。”分完了战利品,方逸开口说道:“两位道友所在的世界,灵石似乎十分珍稀?”

  “上品灵石的确稀缺。”许剑点了点头,说道:“许某也正想请教方道友,不知方道友来自哪座世界,灵石似乎十分丰富。”

  “也不算丰富。”方逸道:“不过若是以两位道友在各自世界之中的地位,都只有数百块上品灵石的话,那么连云海域之中的确算是丰富了。”

  方逸向两人介绍着连云海域,当听到连云海域之中金丹期修者大多都拥有数千块上品灵石时,陆通和许剑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那神情似乎是想要立刻找寻通往连云海域的跨界传送阵,到连云海域之中生存。

  当听到方逸说起,连云海域之中还有元婴老怪的存在时,两人更是震惊,要知道,他们所在的世界,金丹期便是极限,甚至于许剑到如今,除了马修之外,都未曾见过金丹后期修者,对于半步元婴,甚至元婴境界根本无法想象。

  到了如今的修为境界,两人自然是知道修者的上限受到了所在世界的影响,若是他们能够到达连元海域,他们也便有机会成就更高的境界,因此对于连云海域也更加向往。

  三人相互聊着各自世界的事情,也相互各自警惕着,时间点点滴滴过去,终于到了限定的时间,光芒闪耀,周围景物变化,再次环顾四周,却发现身处一座山上,距离山顶便只还有数十米。

  “恭喜三位通过了杀戮岛。”

  三人面前,突兀的出现一道身影,正是星露殿中那位黑袍老者。

  “方逸、许剑、陆通,拜见前辈。”方逸三人躬身行礼拜见。

  “最后时刻,没有发生杀戮、争斗和偷袭,你们三人这样的,也算少有。”黑袍老者笑呵呵看着三人道:“可有何疑问?”

  “那四位修者,真的死了么?”方逸开口问道,虽然并不在意那四人身上的宝物,但对于死后只留下在仙剑府所得,却让方逸疑惑,有机会得知真相,方逸自然也想弄个明白。

  “没有,你们所谓的斩杀,那只是幻想,仙剑府只是一处试炼所在,不会死人的。”黑袍老者道:“你们进入仙剑府,接引者便已告知,仙剑府只为神木令主人准备了机缘,却是从未有谋夺他人性命之打算。”

  “之所以没有提前告知你们真相,也是想看看诸位在这种境遇下能够发挥出几分实力。”

  黑袍老者道:“那些在杀戮岛被斩杀的修者,已经被送回各自所在的世界,除了在仙剑府所获宝物,神木令也已经被收回,从此往后,他们不会再记起任何与仙剑府有关的事情。”

  “我们也会如此?”许剑问道。

  对于欠下方逸的人情,许剑颇为在意,而且对于方逸所在的连元海域也极向往,若是被剥夺了这段记忆,便不会再知道连元海域这座世界,更不要说还什么人情。

  “不,你们和那几人不同。”黑袍老者摇头道:“你们已经算是通过了仙剑府的考验,自是不会剥夺你们的宝物和记忆,不过神木令还是要收回,毕竟就算是仙剑府,也只炼制了九枚神木令。”

  “只要记忆还在便无妨。”许剑松了口气。

  “若是再没有疑问,那么便各自选宝物吧。”黑袍老者一挥手,空中便出现了三件宝物。

  一只金属方盒,一对洁白羽翼,还有一块符牌。

  “这金属方盒,叫做神皇铠,炼化之后,可在周身形成一身铠甲,至于铠甲的样式,则是随意愿幻化,这铠甲对于金丹初期修者的攻击,几乎可以全部挡下,便是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也能挡下九成。”

  “能挡下金丹中期修者九成的攻击?”听到这介绍,陆通和许剑两人眼睛同时亮起。

  “不仅如此。”黑袍老者说道:“它还能够增强使用者攻击威力,若是金丹中期以下修者使用,起码能够增加三成,修为越低增幅也就越大。”

  “当然了,也有例外,像是方逸那种,你们可不要指望这铠甲能抵挡他的剑法,方逸,你也不要指望这铠甲还能为你的剑法增幅。”黑袍老者似笑非笑的看着方逸。

  “能挡下金丹中期修者攻击威力的九成,还能够将自身攻击威力增幅至少三成。”

  若是能够得到此铠甲,岂不是除了遇到金丹后期的修者,就已然是无敌了?

  陆通和许剑同时想到,许剑在其所在的世界,本就没有几人能与之匹敌,若是再得到这铠甲,便是任由其他几位金丹中期修者围攻都不怕。

  至于陆通,别看只是金丹初期修为,在其所在的世界,通过种种手段,也是能够和金丹中期修者交手的,若是再有这铠甲,天下之大,也无不可去之处。

  “第二件。”黑袍老者指着那对洁白羽翼道:“这对羽翼叫做流光,顾名思义,便是似流光一样快,瞬息万里,当然,也要看自身修为如何。”

  “这流光羽翼,可以破除重重障碍,莫说天地之力形成的牢笼,便是元婴境界修者布下的空间封锁也可轻易破除。”

  “能够破除元婴境界的空间封锁?这羽翼也是好东西。”

  方逸对那件神皇铠的兴趣不大,若说防御,自己依靠诸多手段已经堪称变态,便是高过自己一个境界的修者也难破开自己的防御,按那老者所说,又不会为自己的庚金剑法增幅,对他来说,如鸡肋一般。

  但这流光羽翼则不同,自己如今的修为终究只有筑基后期,面对金丹中期修者,还是忌惮对方能够调动天地之力的优势,若是有了这羽翼,速度暴增的情况下,还可以不受天地之力束缚,再加上自己的寂灭,想要斩杀金丹中期修者将易如反掌。

  更何况,还能够破开元婴境界修者布下的空间封锁,到时候,自己便又多了一种保命手段。

  “另外,这羽翼本身,还能够抵御一些空间类的攻击手段,你们谁得到,炼化之后自然知晓,我便不详说了。”

  “最后一件,叫做跨界传送符。”黑袍老者说道:“遇到紧急情况时,只要心念一动,便可借助传送符跨越到另外一座世界之中,最适合保命。”

  “都能够传送到那些世界?”许剑心神一动,连忙开口问道。

  “仙剑府目前发现并记录在其中的两千九百九十七座世界皆可。”

  “每次传送后,跨界传送符需要三个月得到时间恢复,若是肯用上品灵石来补充灵气,一个月便可恢复。”

  黑袍老者道:“好了,三件法宝都向你们介绍完了,杀戮道中,陆通斩杀了两位修者,在你们三人中最多,所以,你先选。”

  “我?”陆通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诧异问道。

  陆通本以为,自己在三人之中贡献最小,理应获得方逸和许剑挑选后所剩的宝物,却不料因自己斩杀了段星洲、何平二人,却得到了选取宝物的优先权。

  不过陆通心中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有这机会,全是拜方逸和许剑所赐,心中挣扎许久,最后道:“杀戮岛上所发生一切,想必前辈一清二楚,因此晚辈想请方道友和许道友二人先选。”

  黑袍老者点点头,似是对陆通有所赞许:“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也讲情理,不过这是仙剑府定下的规矩,杀戮岛中,不看修为,不看贡献,只看杀人多少。”

  “好吧。”陆通见黑袍老者如此说,眼神看向方逸和许剑,似是在询问他们二人看上了何物,他好避开,可方逸和许剑并没有任何表示,任由他选择。

  “那我便选这件神皇铠。”陆通迟疑了一下,指向了那个金属方盒,同时眼神瞄向方逸和许剑两人,却是看不出什么。

  “好。”黑袍老者一挥手,那金属方盒便飞到了陆通面前,陆通也不再客气,将方盒收入体内,开始炼化。

  “许剑,重伤两位修者,斩杀一人。”黑袍老者看向许剑,道:“所以,你第二个选。”

  “我选这跨界传送符。”

  许剑毫不犹豫指向了那块符牌,自从听完了三件法宝的介绍,许剑心中便有了打算,神皇铠固然好,但是对于自己来说,也只是锦上添花,流光羽翼更是用不到,他所在的世界又没有元婴修者,同时金丹中期境界的其他几位修者,也没有谁能够真正高出他太多,反而是有了这符牌,自己便可以前往连云海域之中,寻求突破到元婴境界的机缘,还有机会还方逸的人情。

  “好。”黑袍老者挥手,那副牌便飞到了许剑手中。

  “方逸,只斩杀一位修者,便也只能得到他俩所剩之物。”

  只剩下流光羽翼,自然也不用再选,黑袍老者挥手间,那对洁白羽翼便飞到了方逸面前。

  “这也正是我想要的。”

  见陆通和许剑选完,方逸也面露喜色,自己本就看上了这流光羽翼,能最终留给自己,心中自然高兴,但同时也生出一种异样感觉,这仙剑府之中,似乎能够探查到他们所需所想,三件宝物,似乎是专门研究了三人心思,说是按照顺序选择,但怕是谁将得到什么,仙剑府早都算计清楚了。

  “接下来,还有最后一关。”三件宝物分完,黑袍老者道:“还有一件宝物,就在山顶,也是仙剑府中最重要的宝物。”

  “仙剑府中最重要的宝物?”

  听到老者的话,三人均是心神一震,方才三人所分的那三件宝物,实际上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如今,竟还有一件宝物,更是被黑袍老者称为仙剑府最重要的宝物,怕是要比他们刚才所得的三件宝物加起来还要珍贵。

  “要怎么样才能得到那件宝物?”许剑忍不住问道。

  “简单,抽签。”黑袍手中突然出现三根小木棍,这三根小木棍露在手掌之外便只有一小截,道:“三根木棍,两长一短,抽中短棍者,便可上到山顶,至于能不能获得那件宝物,还要看自身机缘。”

  黑袍老者将三根木棍遮掩好,只露出表面一截,伸到三人面前道:“谁先来?”

  方逸三人相互看看,许剑道:“方道友,这次不如你先?”

  “也好。”

  方逸又看向陆通,见陆通点头表示同意,便从老者手中抽出一根木棍,但是三根木棍的底部全都藏在黑袍老者手中,因此方逸也不知道自己所抽到的木棍是长是短。

  紧接着,许剑和陆通也将另外两只木棍抽了出来。

  “方道友果然大气运之人。”

  三人将木棍摊在掌中比较,方逸所抽中的那根木棍最短,陆通不禁摇头叹气。

  “即如此,你们两位也是时候离开仙剑府了。”黑袍老者道。

  “前辈稍等。”许剑连忙开口,随后向方逸问道:“方道友,他日若是前往连云海域,该去何处拜访?”

  “布衣岛,布衣宗。”方逸道:“方某在连云海域恭候许道友大驾。”

  “就此告辞!”许剑拱手,向方逸告辞。

  “告辞!”陆通亦拱手辞别,随后,两人身影消失。

  “方小友,请上山顶。”黑袍老者伸手相请,就在他们所在位置前方,还有一座几十米高的小山头,一条石阶小路通向山顶。

  方逸沿着小路上山,这座小山头之中,灵气异常浓郁,差不多都快赶上吸收上品灵石的效果,一路上并没有什么阻碍,很顺利便来到了山顶。

  这山顶成圆环形状,圆环的边缘参差不齐,中间镂空,就在那圆环中间,有一柄剑正悬空漂浮着。

  这柄剑悬浮在那里,方逸便感觉到阵阵威压,冥冥之中似有亿万道剑气有灵魂般俯视着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妄动,那些剑气便会疯狂涌来,将自己吞噬。

  这柄剑,剑长三尺,剑身似成人男子手掌般宽阔,剑柄向上,剑刃向下,在空中悬浮,正是方逸在画卷中所看到那柄剑。

  “这……难道真的是仙剑?”方逸只觉得口舌干涩。

  方逸自己的本命飞剑已经快要接近中品灵器,真正的中品灵器飞剑也在域外战场中碰到过,但是论威能气势,却都要比这柄剑差了太多太多。

  因此,‘仙剑’两个字在方逸的识海中闪现出来。

  “像是仙器,但又不像。”钧天鼎器灵的声音道:“这柄剑的材质,似乎的确达到了仙器的水平,但是却没有仙灵之气。”

  就像是方逸炼制的一百零八道锋刃,融入了庚金灵力在其中,其锋利程度已经堪比灵器,但仍然只能被称作极品法器,便是缺少了所谓的‘灵’。

  仙器亦如此,即便是材质能够达到,若其中没有仙灵之气灌注,便也只能算得上极品灵器。

  “不过至少也是极品灵器。”

  钧天鼎器灵的声音中有些兴奋:“便是上古修真世界,极品灵器也不多见,尤其材质能够达到仙器级别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你若是能够得到这柄剑,怕是其他灵气法宝,碰到便会破碎,对方法宝的主人便是半步元婴也没用。”

  “这么厉害?”

  方逸如今的本命飞剑,虽然接近中品灵器,又有庚金灵力滋养,但若是想毁掉金丹修者所使用的法宝,却也不可能,皆因金丹修者都会将自身灵力灌入到法宝之中,便使得法宝本身防御极强,难以破坏。

  但若是有了极品灵器便不同,莫说是那些法宝,便是下品灵器,怕都难以挡住极品灵器的攻击。

  “你猜测的没错,这的确是一柄仙剑。”

  正在方逸和钧天鼎器灵猜测时,一道人影出现在空中,悬浮在那柄仙剑旁边。

  那人影一身黑色长袍,短须,脸型方正,棱角分明,两只眼睛望向方逸,方逸便觉得对方双眼如浩瀚星空,其中更有雷霆幻灭,似一座世界一般。

  “此剑,名为破星!”

  黑袍人影道:“乃是天界夏侯家族所有,当年修真世界大乱,夏侯家族降下仙剑破星,试图终止那场大乱,却最终因牵涉过多,导致修真世界崩碎,自此,仙剑破星也再无法归还仙界。”

  这黑袍人叫做夏侯武,乃是修真世界中夏侯家族的族长,想当初修真世界大乱,夏侯武请动天界长辈降下仙剑破星,由夏侯武执掌,试图平叛修真世界之大乱,可最终修真世界崩碎,夏侯武败亡,只留一缕残魂守护仙剑破星。

  修真世界崩碎后,夏侯武一缕残魂差使家族中人建造了仙剑府,每隔三百年便发出神木令,使得各个世界的修者齐聚仙剑府,便是为了能够找出一位有机会飞升的修者,到时能够将仙剑破星归还给夏侯家族。

  可惜,数十万年以来,仙剑府并没有找到适合的人选,甚至在修真世界刚刚崩碎后不久,还有许多碎片世界能够诞生分神期甚至渡劫期的修者,仙剑府也曾试图将破星交于这些人,希望其中能有一位渡劫成功飞升天界,将这仙剑还给夏侯家族。

  但最终,这些人也无一人能够飞升天界,再往后,诸多碎片世界灵气逐渐溃散,修者修为越来越低,更不要说飞升天界。

  “六十七万年过去了。”夏侯武声音唏嘘:“终于又让我再次看到了希望。”

  “方逸,你可愿将来有朝一日,飞升天界时将仙剑破星归还夏侯家族?”夏侯武盯着方逸的眼睛问道。

  “飞升天界?”方逸闻言苦笑了起来,说道:“晚辈很想答应,如此一来,便能够执掌仙剑破星,但飞升仙界何等之难,以晚辈现在的修为,怕是活不到那一天吧。”

  若说不动心,方逸怕是连自己都不信,但许多前辈先贤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方逸也不敢随便应承。

  “本座所说,时隔六十七万年再次看到希望,自是因为你与其他人不同。”夏侯武道:“星露殿中,你自己也有所怀疑了吧。”

  “你的感知能力不强,许多次抉择都让自己陷入绝境,但却能够屡次化险为夷,一次可说是巧合,两次可说是巧合,可这种事情,你经历过不少吧,怕是巧合两个字,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

  “的确如此。”方逸点了点头,说道:“来仙剑府之前还未曾意识到,经前辈提醒,晚辈也注意到了此事,难道……前辈知道此中因由?”

  夏侯武点点头道,双目凝视着方逸:“你身上的确有些气运,但更重要的是,在你身上,有天界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