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星露果

  那幅画卷此刻正呈现铺开状,静静漂浮于识海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逸脸上满是惊愕的神情,自己明明已经将那画卷放回了供桌,又怎么会出现在识海之中?

  而且那画卷乃有形之物,即便自己带于身边,也应该是放于储物袋中,不该出现在识海之中才对。

  “恭喜小友闯过第一关。”正在方逸震惊莫名的时候,他的眼前缓缓浮现出一位白发老者,“放下两个字很简单,但能做到的却屈指可数。”

  “能抵挡如此诱惑的修者太少太少,几十万年以来,你还是第一个。”

  “放下?还请前辈解惑。”只有放下,才能得到这画卷,方逸从老者的言语中明白了这个意思,却不明白为何如此。

  “人之欲念,乃是心魔之源头。”老者叹了口气,说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道便是人之本心意志,而魔便是人心中欲念,人之欲念,要远远高于自身意志。”

  “那幅画卷,便是欲念,便是心魔。”方逸的眼睛亮了起来。

  “修者修行,大多都想最终站到某一个世界的顶端。”

  老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拿走那幅画卷,便可以做到,而你,却抵挡住了诱惑,放弃了这个机会,但有舍才有得,你既然舍得去,得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方逸似乎懂了一些,方才若是拿走了画卷,便是被欲念占据主导,被心魔所控。

  “若晚辈当时拿走了画卷,又会如何?”方逸开口问道。

  “呵呵,若拿走,便只是一幅普通画卷罢了。”老者呵呵笑道:“除你之外,其余八人全部拿走了画卷。”

  “所谓的第一道关卡,根本不是魅影,而是这副画卷?”方逸此时终于明白,所谓的魅影,不过是一种掩饰,第一关真正的考验乃是那幅画卷。

  “对,也不对。”老者说道:“只要过了魅影,便有资格继续闯下一关,只不过没有奖励罢了。”

  “前辈,那幅画卷乃是有形之物,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识海之中?”方逸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有形之物自然不会出现在你的识海。”老者道:“但你识海之中那幅画卷并非有形之物,乃真实画卷之投影。”

  “这投影可没有画卷本体那般强大的威力,不过投射到你的识海之中,你只需日日参悟画卷之中剑意,对你修炼剑法定会大有裨益。”老者摇了摇头,说道:“好了,老夫言尽于此,你也该去闯第二道关卡了。”

  老者说完,身影渐渐消散,周围景物变换,前方是一片密林山川,密林前方,矗立着一座石碑。

  就在方逸身影出现的同时,其余八位修者身影也尽皆出现在此,众人出现的瞬间,顿时就心中明了,所有人都通过了第一关考验,那些魅影没能吓住任何一位修者。

  相互之间依旧没有任何交流,众人纷纷看向那座石碑。

  “星露山脉之中,有星露殿,林中有路,第一位赶到星露殿者,可得九枚星露果,第二位抵达星露殿者,可得八枚星露果……最后一位抵达星露殿者,可得一枚星露果。”

  只看完前两句,已经有修者闪身窜入了密林之中,甚至根本不管那星露果为何物。

  有第一人闯入进去,其余八位修者,连同方逸在内全都一窝蜂用了进去,生怕落在了后面。

  那八位修者,还不知手中所得画卷根本无用,心中以为,闯过第一道关卡便能得到画卷那般宝物,这星露果虽尚不知为何物,但看这仙剑府之手笔,定是极珍贵的天材地宝。

  众人进入密林之中,均有些傻眼,密林之外时,众人探查不到林中的情况,可如今进入密林之后,就发现前方条条道路似迷宫一般纷繁杂乱,单是前方数十米处,便有十余条岔路,分别延展向不同的地方。

  方逸释放出神识,却发现如同在那条廊道之中一样,目力所及便是神识所及,根本无法覆盖太远,更不要说探寻这每条道路通向合处。

  最先进入其中的那位修者,此时也是站在岔路口踌躇犹豫,数十条岔路,不知道选哪条才好,这时才努力回忆石碑上的文字,想要从其中的字里行间推算出什么。

  可惜刚才实在太过着急,眼睛刚刚扫过前两句便冲了进来,其余文字也只有模糊的印象,具体什么内容却是回忆不出。

  方逸进来的相对较晚,倒是看清了石碑上的文字,也只是介绍星露果可以提升修者神识,却是没有提及林中这些密密麻麻的岔路,并没有地图一类的指引。

  干耗着也不是办法,终于有人选择了一条岔路,既已做出选择,那位修者便不再犹豫,脚下发力,向山川密林深处狂奔而行,有人做出了选择,对于其余人便多了压力,都想尽量获取靠前的名次,自不甘于落后。

  余下的修者也均是选择了各条岔路前进,方逸亦如此,尤其知道星露果能够提升神识后,心中更是火热,自己的神识已经极度接近金丹中期,若是能够多获得几枚星露果,说不定能够使自己的神识境界突破到金丹中期。

  沿路前行,原本看似相隔不远的两条道路,此时被树林相隔,即便以这些修者的目力都不能穿透过去,无法看清其他人的情况。“岔路还真多。”也不知道已经选择过了几次,前方再次出现岔路,最先选择岔路的修者陆通,有一种将要崩溃的感觉。

  这位陆通,本是一座小世界中,一破落家族子弟,偶然得到神木令,在神木令灵气的滋养下,修为境界飞速提升,不足五十岁便渡过金丹大劫,成为那座小世界一方霸主。

  且因神木令生命气息浓郁,无论受伤多重,都能够瞬间恢复,堪比不死之身。

  似乎是有些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选择,遇到岔路陆通也不再多想,只凭着本能前行,地势越走越高,没多久便行走在山川之上,再拐过一条岔路,便见前方云雾弥漫,有一座宫殿矗立于其中。

  透过薄雾,陆通便看见宫殿牌匾之上,龙飞凤舞刻画着三个大字:星露殿。

  “这便到了?”陆通有些不敢相信,路上那些岔路何其之多,而且那些岔路没有任何规律,完全是凭着直觉去选择,理论上来说,自己能够抵达星露殿的可能已经不足万分之一。

  “恭喜,你是第一位抵达星露殿者,还请在此稍后。”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我是第一个?”陆通有些不敢相信,随后心中兴奋起来,这就意味着,他能够得到九枚星露果。

  另一条道路上,九人中仅有的两位金丹中期修者之一,马修,此时面色有些冷峻,本命飞剑悬浮于身前,在他斜上方不远处,有几十只怪鸟正扇动着翅膀虎视眈眈盯着他。

  这些怪鸟,浑身无毛,体长不足半米,一对肉翅却有三四米长,额头一块红顶,‘呀呀’叫着,见马修一动,这些怪鸟口中便喷出火焰,轰向马修。

  本命飞剑剑尖光芒一闪,剑气喷涌而出,将那些火焰轰散,剑气威势不减,冲向那群怪鸟,那群怪鸟肉翅猛烈扇动,速度极快,轻易避开马修的剑气,口中再次喷出火焰欲要烧死马修。

  “这些怪鸟,本身实力不怎么样,速度倒是不错。”马修心中恼怒,若不是这地方无法飞行,哪里轮得到这些怪鸟猖狂。

  眼中寒光一闪,又有八柄飞剑悬浮周身,手掐剑诀,九柄飞剑化作一个剑阵,猛然向周围扩去,冲散了火焰,并瞬间将那些怪鸟笼罩其中,随后剑阵中剑光乱闪,

  开始时那些怪鸟还仰仗着速度在剑光的空隙中躲闪,但随着剑阵不断缩小,剑光中的空隙也渐渐消失,几十只怪鸟在其中不停的喷火,想要将这些剑光逼迫开,但却无济于事,很快便被那些剑光全部斩杀。

  “哼。”马修身躯一动,九柄飞剑回归体内,瞅向那些掉落的尸体,冷哼一声,继续向前飞奔,心中盘算着刚刚浪费的时间,有些自责没有在开始时便施展剑阵,耽误了片刻。

  没用太久的时间,马修转过岔路,看向前方宫殿,便知自己已经出了这迷宫,同时眼角看到了正在一旁等候的陆通,便知这位还要比自己更早到达,不过看到其一身修为只有金丹初期,眼底闪过一丝寒芒。

  许剑,另一位金丹中期修者,人如其名,身材修长笔挺,如一柄出鞘利剑,一只浑身上下被石头包裹着的妖兽在他对面徘徊着,时不时冲他发出一声兽吼。

  “拦路畜牲。”许剑右手伸出,两指并拢成剑,猛然一道十余丈长、如实体般的剑罡出现,那剑罡闪动,似是在切割天地,只瞬间便将那妖兽斩成碎块,一堆碎石坠落道地面之上。

  刚要抬步向前,那堆碎石经颤抖起来,连带着地面都在微微震动。

  “嗯?”许剑微微皱眉,便见那堆碎石猛然炸开,又迅速聚拢,再次还原成那妖兽模样,而且体型比刚才还要巨大。

  “原来如此。”许剑目光如电,刚才那些碎石在重新聚拢时,他便看见其中有一块墨绿色宝石在其中闪烁着光芒,如颤动的心脏一般。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剑罡再闪,那妖兽再一次被切割成了一堆碎石,但那墨绿色宝石却在其中借着诸多随时闪烁躲避。

  “碎。”剑罡收敛,许剑抬手,手掌处顿时爆出磅礴剑气,如丝丝细雨般密集,那些碎石在这些剑气轰击之下顿时化为齑粉,那墨绿色宝石再也没有地方躲闪,被许剑的剑气轰中,崩然碎裂。

  九位修者,在如同迷宫般的山林中穿行,好在目标是在山上,只要地势越来越高便说明大体方向正确,在各期前行的道路中,除了陆通,都或多或少遭遇了妖兽的阻拦,方逸亦是如此。

  此时出现在方逸眼前的这个妖兽,似人形一般,只不过肩宽背厚,体型巨大,有近四米高的身躯,浑身被棕色的浓密毛发覆盖着。

  方逸神识一扫,面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眼前这妖兽,分明已经到了妖王境界,可是方逸从其眼中却看不出任何灵智,莫说是妖丹期妖兽,便是连灵兽都不如。

  “吼。”那妖兽冲着方逸怒吼一声,口中突然吐出一个以灵力凝聚而成的球体,轰向方逸。

  “好强。”方逸猛然色变,那灵力球一出现,方逸便感觉到其中威力,怕是和金丹中期修者一击也差不多。

  这道路异常狭窄,没有地方可以躲闪,至于两边的密林,方逸早就发现,道路两边似是被阵法阻隔了,根本无法穿过。

  本命飞剑祭出,迎向那灵球体,同时四色光罩将自身笼罩起来,剑迷离和百重水幕也包裹在自己身边,硬抗这一击。

  “轰隆。”本命飞剑和那灵力球体碰撞,那灵力球体瞬间爆炸,爆炸开来的灵力绕过了方逸的本命飞剑,化作无数道流光轰向方逸。

  “砰砰砰砰。”很快,四色光罩破碎,剑迷离被破开,百重水幕在这攻击下也不停颤动,似是要破碎一般,百重水幕后面的方逸此时已经觉得胸中发闷。

  “好强的攻击。”剩余那些灵力全部一道不落的轰击在那水幕之上,那水幕终于破碎,方逸也被那灵力震伤了腑脏,此时口鼻中均有鲜血渗透出来。

  好在炼化了神木令,其中浓郁的生命气息瞬间便将方逸体内的伤患瞬间恢复。

  “这哪是和金丹中期修者一击差不多。”方逸脸色露出了苦笑,“这攻击都差不多接近金丹中期的界限了吧。”

  就是在太古宗遇到的那位修炼雷法的修者,方逸凭借着自己的防御手段,也能勉强挡下他的飞刀,然而这妖兽只是看似随意的吐出一道灵力球体,便将方逸震伤,这种攻击威力,怕是在金丹中期修者中都是绝顶。

  正当方逸惊讶于这妖兽的实力,便见这妖兽大口再次张开,口中灵力球体正在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