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仙剑画卷

  “三百年的口粮?什么意思?”

  方逸闻言一脸疑惑的看了过去,这生物之前虽然虚张声势,让自己差点上当,可如今的模样竟让方逸升起一丝怜悯,加上又想从其口中探听一些消息,便离那生物更近了些。

  那生物也没想到方逸会过来和他说话,以往那些修者,多半都是在识破了自己的实力后快速离去,哪里肯和他多说半句,许多年过来,这生物已经知晓,在那些修者眼中,留下来和他说话,只是在无谓的浪费时间。

  抬起头来,那道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竖眼看向方逸的双眼,只听那生物低声道:“我们守在廊道中,便是为了吓唬你们这些修者,让你们退去。”

  这种生物叫做魅影,生来便速度极快,更有窥伺空间的本能,成年后便能于空间中穿梭,且具有特殊的生命气息,能够遮掩修者神识的探查。

  这些魅影被仙剑府的主人抓来此地,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经能让这些魅影在仙剑府中不死不灭,不过在其中若想修炼成长,便需要食用一种叫做雪石榴的果实。

  这种雪石榴,通体雪白,魅影服食,便可以吸收炼化其中灵气,逐渐增强修为。

  然而,这些雪石榴却不会白白给予他们,需要他们立下功劳,便将他们安置于此,成为神木令所有者第一道关卡。

  这些魅影没什么实力,便只能仗着自己的速度和无法被人探查修为的便利虚张声势,若是能够吓退一位修者,便能够获得足够食用三百年的雪石榴,若是被修者发现或是闯过这一关,那便没有任何好处。

  方逸得知,这位魅影几十万年来,也只吓退了三位修者,因此修为才只有区区炼气期。

  “每一条廊道上都有一位魅影?”方逸开口问道:“那其他魅影的修为如何?”

  “只有两位魅影有筑基期的修为。”那魅影尖锐的声音显得有些可怜,道:“其余大多都和我相差不多。”

  “也是可怜。”方逸继续问道:“除了雪石榴,还有什么能够帮助你们修炼晋级之物?”

  方逸也不知为何,对这魅影心生恻隐,若是自己身上有些不重要的东西能够帮到这魅影,方逸也不介意给他一些。

  “没有。”那魅影摇了摇头,说道:“也许有,是我自己不知道罢了。”

  “我自出生,便被关在仙剑府中,也只知道雪石榴才对我们有用。”

  “好吧,那我也帮不到你什么了。”方逸苦笑了一声,说道:“过了你这关,这廊道是不是也就到头了?”

  “是的。”魅影说道:“你再继续往前走,便能离开这廊道了。”

  “廊道之后,还有些什么地方?”方逸问道:“还会遇到些什么?比如修者或是妖兽或是其他生物之类?”

  “这我就不清楚了。”魅影道:“我们终生被困于此地,从未去过仙剑府其他地方。”

  “祝你好运,以后我要是能想办法帮你脱困,一定会再回来的!”见问不出什么,方逸笑着想要拍拍魅影的肩膀,手掌落在空处,魅影的身躯却是躲进了另一片空间。

  不管怎样,这魅影也已经生存了几十万年,见过了许多修者,知道即便是筑基期修者随手一拍,也不是他能够承受的,因此见方逸手掌拍来,也不知善意恶意,下意识便躲进了空间之中。

  手掌停在空中,方逸也是哭笑不得,道:“我可不是想攻击你,既然如此,那我便继续去闯下一个关卡了。”

  “谢谢。”那魅影身躯出现,突然向方逸说了声谢谢。

  “嗯?谢我什么?因为那个承诺?”方逸有些惊愕的看向了魅影,不明所以。

  “我们虽然通晓人类语言,却是很少能与人说话。”魅影说道:“你还是第一个肯和我正常说话的人类修者。”

  魅影通晓人类语言,意识之中也有些类似人类的情感,因此也渴望能够和人类交流,也想知晓一些外界的事情。

  方逸错愕之余,便又再次停下,与魅影说了许多外界修者之事后,这才起身沿着廊道继续向前,果然如魅影所言,只再前行了几百米后,那廊道和黑暗虚空便尽皆消失,身躯出现在一间房屋之中。

  这房间不大,当中靠墙壁处,摆着一张供桌,供桌上燃着一炷香,香烟渺渺上升,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方逸看向那渺渺香烟,竟似一柄利剑。

  视线上移,供桌后没有任何塑像,却有一张画卷,画卷正中画有一柄三尺宝剑,剑身似成人男子手掌般宽阔,剑柄向上,剑刃向下,在空中悬浮,本是笔墨之作,可方逸此时看去,却觉得那宝剑光芒四射,眼睛都有些刺痛。

  下意识以手遮蔽住眼睛,方逸释放出神识,探向那张画卷,却陡然看见一道惊天剑气,紧接着便觉得识海都一阵刺痛,连忙收回神识,视线也不敢再去看那画卷。

  “仅仅一副画卷,便有如此惊人剑气,刚才我神识探查,便觉那画卷中剑气惊天,若不是我即时收回神识,此刻识海怕是都已经被绞碎。”

  方逸的神识一触即回,便觉得识海刺痛,若是再晚些,那剑气怕是能够顺着神识绞杀自己的识海,那种恐怖的剑气,莫说是方逸,怕是元婴修者都抵挡不住。

  “单单一幅笔墨画卷描绘出的宝剑,便能够散发出足矣灭杀元婴修者的存在。”方逸神识和钧天鼎器灵沟通道:“此地被称之为仙剑府,难道这画卷中的宝剑,当真是仙剑不成?”

  方逸虽然还不知晓元婴境界修者有多少手段,但是也曾在修者界中见识过元婴修者,心中大概也能判断出来,刚刚那道惊天剑气,远远不是元婴境界所能抵挡的。

  府邸叫做仙剑府,传承数十万年,依旧有修者在其中,还有神木令这种东西,再加上那画卷中宝剑散发的剑气,让方逸开始觉得,这仙剑府中,可能真的有一柄仙剑。

  “这也不好说。”钧天鼎器灵说道:“若真是普通笔墨描绘个模样,便能有如此锋芒,还真有可能是仙剑。”

  “还有一种可能,便是这画卷本身不是凡物,乃是某位大能以自身对剑意的理解为根基所作。”

  “通过第一道关卡,到这房间,便只为让我们看那画卷不成。”方逸视线躲避着画卷,审视着四周,这房间中除了供桌和那幅画卷之外,便再无其他,甚至连个出口都没有。

  正当方逸想着,那画卷突然自动卷起,掉落在供桌之上。

  方逸见状有些傻眼,“难不成这……这画卷,就是第一关的奖励吗?”

  眼前发生的事情让方逸有些不敢相信,他刚刚亲身体会到了画卷中的惊天剑气,若是有这画卷傍身,便是元婴修者也随手可灭,只是闯过第一关便有如此丰厚奖励,便是做梦也梦不到这种好事。

  深知那画卷剑气威力的方逸,也不敢贸然入手,若是被那画卷中的剑气波及,怕是立刻便会灰飞烟灭,神识再次扫过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再没有任何其他特殊之处,甚至连一道门、一扇窗都没有。

  走到那供桌前,方逸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先是碰碰那画卷一端,没有任何反应,碰碰另一端,依旧如常,和普通卷好的画卷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没有什么危险,方逸这才尝试着以手拿住中间部位,从供桌上拿离,在空中停留片刻,确认了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将画卷收入了储物袋中。

  “吱呀”一声响,原本四周都是墙壁的房间,有一处硬生生变成了两扇木门,就在方逸将画卷收入储物袋中的同时,那两扇木门也打开,照进一片白光。

  “真是将这画卷当作的了奖赏,这……这也太大方了。”

  方逸张着嘴巴,此时心中竟生出一种很梦幻的感觉,这画卷意味着什么他太清楚了,无论是在连云海域还是在修者界之中,这副画卷都意味着无敌,什么魔道修者,什么元婴老怪,在这副画卷面前,皆是蝼蚁。

  “这……是不是有点太轻松了?”方逸此时心中也不知是个什么想法,只是这蕴含着剑气的画卷感觉得来的有些过于容易了。

  方逸如今的修为只有筑基期后期,虽然能够越阶而战,甚至能够斩杀金丹修者,但无论是连云海域还是修者界,都有许多比他强大的存在,这些存在,直接或间接成了方逸努力修炼,追求强大的动力。

  方逸想要变的强大,想要有足够的能力守护身边的至亲好友,想要有一天,哪怕是元婴修者,也别想伤害他身边之人。

  可当这一切突然降临时,方逸并没有感到激动和兴奋,反而有一种茫然失落的感觉,而且借助外力的强大,也并非是他所想要的。。

  方逸神识一动,从储物袋中又取出画卷,心中挣扎徘徊,手中一幅宣纸材质的画卷似山岳般沉重,不知是该带走,还是该放下。

  好比世俗界中,穷困少年白手起家,正当事业和财富稳步攀上,心中还有一些成就感时,突然一笔巨额财富砸到头上,瞬间便以旁人无法赶超的巨大差距成为了世界首富,人生目标突然实现,不仅不会带来兴奋,相反还会抹平那种努力获取收获后的成就感,让人深陷迷茫,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能轻易摧毁一个人的心智。

  “方逸,你想要干什么?”钧天鼎器灵见方逸要将那画卷放下,声音立刻在方逸识海中响起。

  “我也不知道。”方逸手中拿着那幅画卷,声音中透着茫然:“钧天,你说,修者为何修行?”

  “这种事情,一万个人,便可能有一万种答案。”钧天鼎器灵说道:“有人为了长生,有人为了强大,有人为了不被屈辱,有人为了探索宇宙苍生……”

  “有人为了所爱之人,为了让父母长寿,甚至有人为了杀人,杀更多的人……“

  钧天鼎器灵列举了很多之后,反问道:“方逸,你为何修行?”

  “我为何修行?”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幼无父无母,被师父领养,在道观中长大,师父虽然未曾教我修行,却给我打下基础。”

  方逸回想着自己踏上修行路上的一切喃喃说道:“后来,我也想变的更加强大,见识更加宽广的世界,再加上大哥当时逃到混乱之岛,于是来到连云海域之中,发现这里的确更加广阔,强者无数,心中不自觉便喜欢上了这个世界,更是连家人也接来此地。”

  “有家人在此,便觉得身上多了责任,保护至亲好友的责任……”

  “现如今,有了这副画卷,这些再也不是问题。”方逸道:“可为何,我总感觉这不是我想要的。”

  “那是因为,你的心境还配不上无敌。”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如当头棒喝:“你可听说过德不配位?

  没有相应的心境修为,实力越强,越容易滋生心魔,便如同小学生掌握着能够毁灭世界的核武器,一旦他觉得受了委屈,便极有可能引爆这核武器,毁灭全世界。

  如今的方逸,虽然已经是筑基后期修为,神识更是接近金丹中期境界,可和这幅画卷相比,便和小学生与核武器的差距也没什么差别。

  有这种超越了连云海域范畴的宝物存在,或是成为独裁的统治者,或是毁灭整个连云海域,都可在他一念之间,方逸扪心自问,自己并没有做好掌握这种东西的准备,便似钧天鼎器灵所说,还没有相应的心境修为,德不配位。

  “看来我要学着放下才行!”

  心中起了这个念头,方逸珍而重之的将那幅画卷又重新放在桌上,钧天鼎器灵没有再劝阻,与其为了这幅画卷最终落个走火入魔,还不如慢慢修行,即便以他的眼界,纵观古今,方逸都算得上绝顶天才,只要稳步修行,将来的成就必不会差。

  放下画卷的方逸没有丝毫犹豫,似逃跑般快速离开了这间屋子。

  等到跨出房门,身后屋子消失,方逸这才长出口气,天知道刚才他究竟下了怎样的决心,才抵受住了如此诱惑。

  然而,踏出房门后方逸却是愣住了,刚刚被他重新放到供桌上的那幅画卷,此时此刻竟出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