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仙剑府

  

  “方道友……”常丰见方逸的身影在虚空中突兀消失,顿时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收藏本站

  “这,这是怎么回事?”孟启也是脸色骤变,左右寻找,似乎也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错非可以瞬移的元婴期修者,就算是金丹期修者也不会如此不带有一丝灵气波动的消失。

  便是连宋虚也呆住了,原本看到三人与四位金丹修者的战斗结束,宋虚便没再继续关注,可这才一会儿的功夫,突然就见那座山体崩塌,方逸等人飞入虚空,宋虚也过来打算问问出了什么事情,可是才刚刚过来,便见到方逸身影消失。

  “传讯晶玉也联系不上。”宋虚试图以传讯晶玉联系方逸,却如石沉大海。

  宋虚脸色难看,宗主亲自招揽的少年天才,三十多岁的年纪,筑基后期便能媲美金丹初期的实力,精通炼丹阵道,如此人才,竟在自己的看护下弄丢了,这回去后该如何向宗主交代。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宋虚阴沉着脸看向了二人,开口说道:“常丰,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虚也知道孟启不善言谈,便伸手指向了常丰,让他回答。

  “难……难道是那块令牌导致的?”

  常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宋虚详述一遍,道:“方道友他得到那块木牌之后不久,山体便开始崩塌,我们逃离上来,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方道友便消失了。”

  “那令牌怎么回事?你们事前没有打听吗?”宋虚有些恼火,一块令牌,只是见一群人打生打死,不问什么东西便抢夺过来,起码也应该问问有何用途才对。

  “当时的情况,没法打听。”孟启开口说话,补充道:“方道友想找一些木属性宝物,而我天生对于木属性宝物比较敏感,所以才找到那块木牌。”

  “算了。”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宋虚向两人一摆手,说道:“你们都给我小心点,你们两个若是再有什么差池,我可真没脸回去见宗主了。”

  作为金丹后期长老,来此便是为了保护好本门中的筑基期弟子,弄丢了一个客卿长老,要是再损失个弟子,那这人可就丢大了。

  交代完常丰和孟启,宋虚便开始抓捕周围的金丹修者,询问他们是否知晓那令牌是什么东西,结果令他很失望,前前后后抓捕询问了近百修者,却无一人知晓那令牌为何物。

  ----

  “噗。”飞剑穿过胸膛,一位修者低头看着自己被破开大洞的胸口,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眼神涣散,身躯倒地。

  域外战场,一座洞天福地之中。

  一位金丹中期修者负手而立,那胸口被破开大洞的修者正倒在他的脚下,此时战胜对手,意气风发,正要说什么,身影却突兀消失。

  “师兄,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和爹说我们的事情?”

  一座小世界某宗门之中,一男一女坐在湖边的大石上,那女子依偎在男子身上,轻轻诉说着情话。

  女子身边突然一轻,身体不由自主的倒在大石上,再找那男子,却已不见踪影。

  或是域外战场,或是小世界之中,算上方逸,总共有九位修者突兀消失,和方逸相同的是,这九位修者几乎都是得到令牌的人。

  在方逸的感知中,他自己似乎并没有移动过,只不过突然之间,周围景物全都变换,域外虚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如诗画般的世界。

  方逸此时正站在一片山坡上,这山坡有些奇怪,石头上全都长满了青草,双脚踩在上面感觉柔软舒适,让人有一种想要脱掉靴子裸足而行的**。

  周围鸟语花香,宁静安详,和虚空中的域外战场好像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环境。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方逸满脑子问号,回想着发生的一切,自己得到了那座山体的世界之心,之前那些修者称之为令牌,自己也看到了那块木牌上刻画数字七。

  自己想要探寻那块木牌的秘密,便施法炼化,结果才刚开始炼化,山体失去了世界之心,开始崩塌,自己便和常丰孟启一同飞离,然后,木牌被彻底炼化,自己便到了这里。

  “难道是,被那块木牌挪移到这里的?”方逸理清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就只有这种可能了。

  方逸一翻手,那块刻画着‘七’的木牌出现在掌中,这令牌虽然已经被他炼化,却也没有感觉到和这座世界的联系。

  “钧天。”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起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这怎么可能知道。”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样的地方在上古修真世界多如牛毛。”

  上古修真世界,许多境界高深的修者都能够独自炼制小世界,现如今那些独立的小世界,有许多都那些高手大能炼制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说,这地方也是那些高手大能炼制出来的小世界?”

  方逸环顾四周,视线向远处望去,就觉这世界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地球时看到的布景一般。

  “不管怎么说,先找个有人的地方。”方逸脚下剑光闪烁,腾空而起,刚要选择一个方向飞行,却惊骇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快速流失。

  “什么情况?”方逸连忙又降落下来,到达地面,体内灵力消耗才变得正常起来。

  方逸向空中跳跃,没有任何问题,向前方奔跑,也没有问题,但是每当他要飞行时,便会大量消耗灵力。

  “这意思是让我徒步?”方逸再次向上跳跃,足足跳起近百米高,借着这高度环顾四周,想要看看哪个方向有人烟,可惜,四面八方什么都没有。

  “好,徒步。”方逸咬了咬牙,随便选了个方向,脚下飞奔。

  方逸跳到高空四周张望时,便觉得这世界宽阔广袤,无边无际,可真正奔跑起来,才半天多的时间,便看见前方一座山峰,从山脚便被云雾缭绕,似仙境一般,山脚下,有一小童在扫地。

  神识一扫,便发现这小童不过一凡夫俗子,方逸上前问道:“小兄弟,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童抬眼看了看方逸,回身指着上山的石梯道:“上山吧。“

  “上山?”方逸指着这山峰,问道:“可是小兄弟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呢。”

  “没错。”小童道:“这世界除了神木令和主人,谁都进不来。”

  “神木令?”方逸一翻手,那刻着‘七’字的青木令牌出现在掌中,问小童道:“这便是神木令?”

  “嗯。”小童点头:“不会错的,山上有人接引。”

  “多谢小兄弟。”方逸言语十分的客气。

  “原来,这令牌叫做神木令。”方逸即便是炼化了神木令,也没有得到这令牌的任何信息,反而是从这小童口中才知道了‘神木令’这个名字。

  “这才是真正的洞天福地。”

  方逸沿着曲折的石阶上山,鼻孔中传来各种令人迷醉的味道,只一闻方逸便知道,这山中生长着不少上等的灵草灵药。

  山中灵气浓郁充沛,比金鳌岛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方逸慢慢行走,似是想要在这山间多待片刻。

  在距离山顶还有近百米时,一位貌似管家模样的老者在路边等候,方逸神识扫过,却探查不出对方修为如何。

  “晚辈方逸,见过前辈。”方逸向老者躬身行礼。

  “哈哈,倒是有礼貌。”老者笑道:“你手持的便是七号神木令?”

  “正是。”方逸点头称是:“敢问前辈,这神木令总共有多少?”

  “九枚。”老者没有丝毫隐瞒,道:“第七枚神木令,却是最晚被炼化的。”

  似是知道方逸心中的疑惑,那老者道:“每三百年发出一次,只要九枚神木令全部被人炼化,便会将神木令主人挪移至此,齐聚仙剑府。”

  “仙剑府已经存在了数十万年。”老者也没卖什么关子,直接说道:“得到神木令者,可在仙剑府中探寻机缘,至于有何收获,便要看个人缘法了。”

  “只是为修者提供机缘?”方逸对此颇为怀疑,修行人中,有因果一说,承其因,受其果,如彭斌和龙旺达所修功法,欲要度过金丹大劫,便要承受许许多多的因果。

  也只有修真世界破碎,许多高手大能陨落,洞天福地飘落于域外战场,没有留下遗愿者,后辈从其中得到资源或是传承,才不会承担因果。

  像是仙剑府这种地方,还留有修者专门管理神木令,且每隔三百年便会发出一次神木令,召集九位修者齐聚仙剑府寻觅机缘,若说对于这些修者没有一点要求,方逸是不信的。

  “呵呵。”老者听到方逸的疑问,自然明白其中意思,笑道:“有些事情,老夫不便言说,小友到时自然会知晓。”

  两人边说边走着,很快,便到了山顶,山顶上建造着一座府邸,老者指着宫殿道:“到了。”

  方逸一眼望去,便见那府邸牌匾上书写着三个烫金大字:仙剑府。

  “这世界还真有仙剑不成?”方逸神识询问钧天鼎。

  “哪里来的仙剑。”钧天鼎道:“便是在上古修真世界,几乎都没有仙器存在。”

  “几乎没有?”方逸发现了钧天鼎器灵话语中的破绽:“也就是说,还是有的?”

  “有。”钧天鼎器灵沉默了片刻,说道:“不过在修真世界,无人能炼制仙器,所有的仙器全都是从天界传下。”

  上古修真世界,曾遭逢多次大劫,几乎每一次大劫,都是靠天界帮忙度过,大多是传下传下一件仙器,便足矣镇压邪祟,使修真世界转危为安。

  只不过,天界传下的这些仙器,每一次使用完,都要立刻归还仙界,由于仙器威力巨大,若是在修真世界落入心有邪念之人手中,便将会为整座修真世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可以说,一位大乘期修者,手中若是有一柄仙剑,便足矣横扫整个修真世界,即便是一位低阶修者,若是有机会得到仙器,也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为一方大能。

  “其他八位修者呢?”方逸望向四周,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皆在府中。”老者笑道:“仙剑府只有一座,可通往仙剑府的路却不止一条,小友不觉得奇怪吗?你只是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便抵达了仙剑府。”

  “这么说……”方逸瞬间明白过来:“当时无论我选择那一个方向,都会抵达仙剑府?”

  老者点头:“没错。”

  没等方逸再问什么,老者随即推开了府邸大门,领着方逸走了进去。

  --上拉加载下一章s-->

  。_手机版阅读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