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七号令牌

  “下面究竟有什么宝物,值得他们如此拼命?”常丰看着下面厮杀的战场,眼中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此次来到域外战场,他还没有什么收获。

  刚才与他们战斗的那四位金丹修者,此时已经陨落了两位,身着金袍的那位宗主和另外一位修者,却仍没有退去的意思,像是杀红了眼失去了理智一般。

  “单就看两场战斗的表现而言,这地方的宝物应该比那果树贵重多了。”方逸眼中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说道:“也不知道最终会剩下几人,若是剩的人多了,我们这渔翁也不太好当。”

  毕竟都是金丹修者,若是最后只剩下一两位还好,方逸可以牵制一会儿,让常丰和孟启去获取宝物,若是剩下三五位,想要在不暴露底牌的情况下获取宝物却就不可能了。

  很快,下方的战斗趋于白热化,身着金袍的那位宗主和其手下已经陨落,原本十余位金丹修士便只还剩下七位,依旧在混战厮杀,天空之中观战的方逸等人甚至分不清剩余这七位究竟谁和谁一伙。

  又有两人战死,刚刚斩杀了对手的一位金丹初期修者正要缓口气,抬头间,突然便看见了天空之中的方逸等人。

  原本,这些人厮杀时太过专注,神识也只关注着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天空中的情况,此时那金丹初期修者见到方逸等人,顿时杀意升腾,也不离开地面,手中长刀凌空一斩,一道刀芒从地面而来,由小变大,覆盖向方逸三人。

  在那金丹修者眼中,空中三人不过是筑基期修者,随手一道刀芒便能斩杀,为避免三人逃跑,还刻意将刀芒放大,尽可能封住他们逃跑的路线,可是下一刻,他眼睁睁看着刀芒斩过三人身躯后,那三人竟还完好无损的立于天空之中,半点损伤都没有。

  若是将刀芒凝聚,便是距离过千米,常丰和孟启两人也会重视一下,可对方将那刀芒放大,威力减弱,便是连这两人都轻松抵挡住。

  “停。”那金丹初期修者突然大声喊道。

  余下四人,一个金丹中期境界,三个金丹初期境界,此时那三个金丹初期修者正围攻那位金丹中期修者,听到那修者大喊,顿时停手,相互之间拉开了距离,那位修者抬手指着上空的方逸等人,说道:“我建议先把他们解决了。”

  “别到时候我们打生打死,为别人做了嫁衣。”

  “三个筑基期,你自己去解决不就行了?”其中一个金丹初期修者抬头望了一眼,并未在意,反而眼神不时瞥向身侧,生怕一个不慎被人偷袭。

  “不是简单的筑基期修者。”

  那金丹初期修者摇了摇头,说道:“刚才送了一道刀芒给他们,不想他们竟不躲不闪,硬抗我的刀芒,而且毫发无损,其修为怕是已经到了半步金丹的境界了。”

  “哼。”又一位修者冷哼一声:“刚才你那道刀芒我看见了,威力那么弱,你是打算杀蚊子?”

  “就是,你可以上去将他们杀了,三个筑基期,你还怕他们不成?”

  “我是怕你们,趁我上去斩杀他们三人之际取了令牌。”

  “令牌只有一枚,凭你们也想跟我抢?”那金丹中期修者冷笑道:“我劝你们就此退去,不要白白丢了性命。”

  “金丹中期又如何?刚才还不是死了一位。”有人嗤笑道:“我看你才最应该退去,否则我们四人联手,你必死无疑。”

  “哼,多说无益,有种再来比过。”那金丹中期修者面色骤冷。

  “打就打。”几句话不和,几人便又动起手来,对方逸三人却是全完不顾。

  这些金丹修者,即便明知道方逸等人在围观,也不会在意,更不会担心对方坐收渔翁之利,在他们眼中,筑基期和金丹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便是半步金丹,也能够轻易碾死。

  因此,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他们几人之中要分出个胜负,到时,那三个筑基期修者主动退去则罢,若是不退,随手碾死便是。

  当然,如果方逸等人是金丹期的修为,那么下面混战的众人一定会联手先把他们给干掉的。

  若是与方逸战斗过的那位宗主还活着,怕是不会有和他们相同的想法。

  “听他们说是在争夺什么令牌。”既然已经被发现,方逸等人也就彻底放开了神识,几人的对话也全部听到,这才知道,这十余位金丹修者争夺的宝物是一块令牌。

  “等他们分出胜负便知晓了。”方逸嘴角露出笑容,对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那便再好不过。

  没有等太久,很快,那位金丹中期修者便又斩杀了一位金丹初期修者,但是自己也被那金丹初期修者临死前搏命一击重伤,没有了再战之力,被另外三位金丹初期修者联手斩杀。

  十余位金丹修者,如今便只还剩下三人,且灵力都已经所剩无几,三人相互对视,有人开口道:“就剩我们三个了,还有必要分个你死我活吗?”

  “你愿意舍弃令牌,自可退去。”

  “自然不愿。”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可以出个主意。”那位开始喊众人罢手的修者道:“我们三个可以抽签,谁抽中,令牌就归谁,如何?”

  “切。”另一个修者嗤笑:“小孩子过家家的东西,我抽中了,你会放任我离开?”

  “我们可以在抽签前发下誓言。”那位修者继续说道:“无论谁获得令牌,另外两人都不可再纠缠。”

  “凭什么?我看还是各凭本事的好。”

  那修者说完,豁然起身,飞剑瞬间射向那提议抽签的修者。

  另一位修者眼睛一亮,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操纵飞剑亦斩了过去。

  两人动手本就突然,而且很有默契的几乎同时出手,那修者抵挡住了第一柄飞剑,却是没有挡住第二柄,被斩去的了头颅,尸体倒地。

  只剩下最后两位金丹初期修者,相互对视之际,方逸三人却是从天空降落,如今的局面已经很好掌控,再拖下去出了其他的岔子可就要追悔莫及了。

  两位金丹初期见到方逸三人降落,根本无需商量,瞬间一致对外,飞剑指向方逸等人。

  “你们三个,胆子还真不小。”其中一位金丹期修者没有想到,本以为是看热闹的三个筑基期竟然真的敢降落下来。

  “两位,何必打生打死。”方逸毫不在意两人的飞剑,反而走近了一些,劝解道:“不如便把那什么令牌交给我,你们握手言和好了。”

  “区区筑基期修者,也想多管闲事,找死。”两人对视一眼,两柄飞剑同时斩向方逸。

  方逸主动走近了一些,距离两人不足十米,相距如此之近,便是两人如今体内灵力所剩无几,也有把握将方逸斩于剑下。

  不过,飞剑斩过肉身的那种感觉并未出现,就见方逸周身笼着一层闪烁着四种颜色的光罩,两柄飞剑斩在上面,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莫说此时两人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便是处于全盛状态,靠他们的攻击力也破不开方逸的防御。

  “哼。”方逸冷哼一声,一百零八道锋刃透体而出,扩大了范围,将两位金丹初期修者笼罩在其中,刚才故意拉近距离,便是为了此刻,再有本命飞剑化作一点寒光,穿梭其中,瞬间便将两个金丹初期修者斩杀。

  那两名金丹初期修者至死都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会死在一个筑基期修者手中,而且还毫无反抗之力。

  方逸如今无论攻击还是防御的实力,都可以真正媲美金丹初期修者,斩杀两个几乎耗尽灵力的金丹初期修者,再轻松不过。

  “令牌好像在那边。”见方逸将仅剩的两名金丹初期修者斩杀,常丰伸手指着一个方向,他刚才看到那修者临死前眼神瞥向那个方向,便猜测到那边应该就是那令牌存放的方向。

  伸手指向的同时,常丰便要迈步过去,却被孟启似无意间拦住了去路。

  方逸感觉到,孟启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常丰,对常丰也极不友好,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带你去。”孟启走在最前面,神识却始终留意着后边的常丰。

  跟随孟启向前走了也就几十米的距离,孟启指着一处半人高草丛向方逸道:“你想要的东西,应该就在这里。”

  “这里?”方逸却是发觉不出这草丛有什么问题,走到跟前,拔开草丛,便发现这草丛中间呈现一片中空,空间漂浮着一块巴掌大小的青色木牌,木牌上刻画着一个数字:七。

  “哈哈,方逸,你小子的运气真不错。”这块木牌,让方逸看不出有任何特殊之处,平凡到就算把它放到眼前,方逸也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宝物,但是钧天鼎器灵却是瞬间便认出了这令牌的材质。

  “是世界树,不会错了,方逸,这便是这山体的世界之心了。”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的识海中响起,“这块木牌的材质,取自于世界树的枝干,有这样一块木牌,便是一座大型岛屿,也能使其长满各种灵植。”

  世界树,论等级仅比东方青木差了半筹,属于最顶尖的木属性宝物,生长于修真世界的最中央位置,因地理位置特殊,等级又高,是以才被命名为世界树。

  世界树算不上高大繁茂,因此取材自世界树的木属性宝物极为稀少,巴掌大小的一块世界树木牌,便是在上古修真世界,也算得上重宝了。

  “而且,功效不止于此。”钧天鼎器灵继续向方逸介绍道:“金木水火土,木代表的是生命,有这块木牌在,普通人都可以延年益寿,长生不敢说,不老却是确实问题不大。”

  “这倒是好东西。”

  方逸闻言不由笑了起来,怕老似乎是女人的天性,便是柏初夏如今已经到达炼气中期,仍然会担心自己容颜日渐衰老,若是将这木牌带回去,怕是最开心的便是柏初夏了。

  当然还有自己的岳母卫小婉,她和岳父都是凡人,靠着这块木牌,说不定能延长一些寿命。

  方逸伸手,小心伸向那块令牌,同时神识警戒着,出乎意料,这令牌周围竟没有任何阵法阻隔,手掌轻易便触碰到了那块木牌,碰到木牌的瞬间,一股温暖经由木牌流淌进入了自己的身躯。

  随着那气息进入身体,方逸便觉得体内肌体腑脏都在缓缓增强,让方逸有一种错觉,即便自己不渡金丹大劫,也绝不止三百岁的寿命大限。

  “这令牌上刻着数字七……”翻看着掌中的木牌,方逸神识与钧天鼎器灵沟通道:“难道说,这种宝物,至少还有六块?”

  若真如那些修者所说,这木牌乃是令牌的话,那这数字七代表的应该便是令牌的编号了。

  “这令牌有什么用?”见方逸收起了木牌,常丰便又凑过来问道。

  “我也不清楚。”方逸没有透露世界树的事情,至于这块木牌的秘密,怕是要炼化后才能知道。

  入手的瞬间,方逸便知道这块木牌被人祭炼过,想要知道其中秘密,必须要重新炼化才行。

  方逸神识沉浸入这块木牌之中,开始炼化,但才刚刚开始,这座山体突然发出轰隆隆响声。

  “方逸,你炼化了这木牌,这山体便失去了世界之心,要崩塌了,赶紧离开。”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的识海中催促着。

  “常道友,孟道友,这山体即将崩塌破灭,我们赶紧离开。”方逸连忙向常丰和孟启传音。

  “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崩塌了?”常丰满脸疑惑,突然道:“方道友,是不是因为那块木牌?”

  “先离开再说。”方逸驾驭飞剑腾空而起,常丰和孟启紧随其后离开。

  三人御器飞行在虚空之中,向下望去,就见那倒悬的山体此时正在坍塌着,山体之间隐隐有些雷霆闪烁,且一道道漆黑裂缝若隐若现。

  对方逸三人来说,这山体崩塌,唯一需要小心的便是空间裂缝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山体刚要崩塌时,钧天鼎便催促方逸赶紧离开的原因。

  山体之中还有许多其他修者,见山体崩塌,这些人也连忙飞到了虚空之中。

  就在三人腾空之际,宋虚的身影出现在三人身边,低头看向那正在坍塌的山体,向三人问道:“怎么回事?”

  而此时,方逸也将那木牌彻底炼化,再然后,方逸整个人的身影,便在虚空中消失不见。

  https:///book_26798/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