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我带你去

  “三个筑基期修者,竟也能得到星草果树,不得不说,你们干的不错。”

  那位被称作宗主的金丹中期修者,着一金色长袍,手中把玩着一把纸扇,称赞了一句,随后手一摇,纸扇打开,轻轻扇风,模样神态显得儒雅之极。

  “怎么样,还不赶快将星草果树呈交上来?”

  常丰神识沉入传讯晶玉,向长老宋虚求援,孟启依旧那副模样,不过神色间多了严峻,周灵力鼓动,似是要随时出手一般。

  “斩了他们。”

  那宗主见方逸三人不做表态,纸扇一摇,吩咐着手下,口中语气似儿戏一般,显然根本就没将方逸几人放在眼中,事实上也是如此,金丹期修者对筑基期修者,那中间的差别如同天堑一般,根本就无法逾越。

  那位怀中抱弓的金丹初期修者,闻言立刻弯弓搭箭,目标直指方逸,手指松动,箭矢直过去。

  刚才方逸以本命飞剑轻松挡住他的箭矢,这位修者如今还耿耿于怀,倒是想要看看这筑基后期修为的修者究竟能够挡自己几箭,于是手中不停,箭矢连,且只对方逸一人。

  方逸刚刚以本命飞剑挡住了一根箭矢,已经知道这箭矢的威力,比起彭斌的流星箭可是差的原了,而且从箭矢上附着的灵力便能够判断出,这修者虽然也是金丹初期,实力却是还要比连云海域中的普通金丹初期修者弱上一筹。

  四色光罩笼罩周,任由一道道箭矢在光罩之上,冲击起道道波纹,却始终破不开那光罩的防御。

  十三道流光过后,方逸周四色光罩完好无损,那位持弓的修者却是目瞪口呆,总共十道箭矢,竟被对方如此轻易挡下,最为主要的是,对方还只是一位筑基后期修者。

  “咻。”破空声响起,方逸的本命飞剑如一点寒芒,以比那箭矢还快的速度向持弓修者。

  那修者脸色骤变,那点寒芒之中带出的危险气息令他心头颤抖,飞想要避开,却见那点寒芒紧追自己不放,且速度比自己还要更快。

  原本以为方逸就只是防御了得,却没想到,攻击竟也有如此威力,眼见那点寒芒越追越近,那修者连忙引动天地之力,让自己后的空间更加坚韧稳固,试图降低方逸本命飞剑的速度。

  可方逸的本命飞剑如今只有针芒大小,感觉空间之中阻力有所增加,方逸只是cāo)纵着本命飞剑稍微变向,绕开一圈,便再度追上,那修者眼睁睁看着后寒芒将至,终于咬牙回,一道箭矢向那点寒芒。

  本命飞剑与箭矢对撞在一起,发出轰隆声响,那持弓修者被震飞出去,在空中倒飞数百米才稳住形,中五脏六腑似要移位一般,喉咙发痒,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已方逸如今的实力,加上本命飞剑的威力,单单使用御剑术,将本命飞剑压缩到极致,攻击威力便能够媲美金丹初期,但这种攻击,除了速度快一些,却是缺了些变化,对于连云海域之中的金丹初期修者怕是没什么用,对于这持弓修者,却是极好用。

  那宗主边的另外两位修者,分别持飞剑杀向常丰和孟启。

  孟启面色冷峻,开始时还尽量躲闪对方的攻击,可后来却是发现,对方的攻击威力并不强,比之凌霄宫中金丹初期前辈差的太远,便是自己靠着一铠甲,硬抗这种级别的攻击也没有什么问题。

  常丰亦是如实,两人在了解了对方的实力过后竟也有来有往的拼杀起来,一时间斗了个旗鼓相当。

  那宗主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两个金丹初期修者,竟然和对方两个筑基期小家伙打成了平手,还有一位更是不堪,明显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种局面,让这位宗主顿时生出一种丢脸的感觉,口中恨恨道:“一群废物。”

  手中纸扇打开,在手中一摇,那纸扇顿时变大近一倍,原本纸质的扇面此时泛着金属光泽,手持扇面猛然一挥,顿时狂风骤起,千百道光芒同时向方逸三人。

  这几人也有几分默契,那宗主摇晃纸扇时,便已退开,刚好让方逸三人承受了那扇面法宝全部的攻击威力。

  面对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方逸也不敢大意,形暴退的同时,四色光罩在外,剑迷离、百重水幕在内,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任凭那道道光芒轰击而来。

  毕竟是金丹中期修者,最外层的四色光罩终究抵挡不住,破碎开来,继而余下的道道光芒又攻破了一百零八道锋刃,却是再也没有破开百重水幕。

  “这个世界的金丹中期修者,也不过如此。”

  亲体会了那位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后,方逸心中顿时放松了不少,不知道那金丹中期修者还有没有更强的法宝或者更强大的招式,若只是如此的话,也奈何不得自己。

  常丰和孟启便没有方逸如此从容了,见那金丹中期修者出手,两人虽也同时形暴退,但防御能力终是比方逸差了太多,连续被那些光芒轰中躯,上法宝幻化的铠甲已然暗淡无光,中腑脏被震的破裂,口鼻之中有鲜血涌出,在那位金丹中期的宗主手中,仅一招便重伤。

  两人连忙吞服下丹药的同时,眼角也瞥向了方逸,方逸此时的表现的确惊到了他们。

  虽说这什么宗主的修为实力远比不上凌霄宫宗门那些同境界的前辈,但好歹也是金丹中期的境界,刚才借助法宝发挥出的威力也非同小可,两人着铠甲也都抵挡不住,受重伤,若没有丹药辅助,怕已是无力再战。

  可反观方逸,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竟还游刃有余,心中难免有些酸涩,两人在凌霄宫之中也算是天才,可和方逸比起来,便什么都算不上了。

  原本觉得已经对方逸的实力有了足够的认知,可如今却觉得自己所知依然只是凤毛麟角,两人有种感觉,方逸应该还隐藏着更强的实力。

  “该死,真是该死。”

  那宗主此时已经恼羞成怒,他手中那把扇子,乃是宗门传承千年的灵宝,单以群攻手段来说,这已经是他所能施展出的最强攻击,且每使用一次,都要消耗不少灵力,便是以他金丹中期境界的灵力储备,最多也就只能使用五次。

  本来是打算靠这灵宝一击必杀,结果没想到,只是重伤了那两个实力稍弱的修者,另外一个,却是连防御都没破开。

  “你们三个,去解决那两个。”那宗主盯向方逸,眼中闪过狠厉之色,吩咐手下去对付常丰和孟启两人,他则是要单独对付方逸。

  “很好。”方逸眼中闪过寒芒,神识一动,体旁边突然幻化出另一具躯,正是影分。

  方逸知道常丰和孟启两人也只能和另外两位金丹修者战成平手,但是却有些抵挡不住那箭矢的威力,无奈之下只能再暴露一些底牌,分化出一具影分,杀向那位手持弓箭的修者,而自己则是迎向那位宗主。

  “死。”那宗主此时已经收了纸扇,手中多出一个白色圆环,这白色圆环四周一圈皆为利刃,手掐法诀,那圆环划出一道弧线,快速旋转着斩向方逸。

  方逸本命飞剑透体而出,在斩向对手时突兀变化成三柄飞剑,一剑为天,一剑为地,一剑斩人。

  三道飞剑,似乎包裹了天地,让人有一种无处逃遁的感觉。

  “区区筑基期,我倒要试试你这剑法威力如何。”那宗主前,瞬间出现一张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扇面,扇面比之前更大了不少,将那宗主全部遮挡在其中。

  “轰。”本命飞剑撞击在扇面之上倒飞而回,面对金丹中期修者以灵器形成的防御,方逸若是不施展寂灭也是无可奈何。

  而那宗主的一道圆环,对方逸也没什么作用,便是连方逸剑迷离那层防御也无法破开。

  两人相互攻杀,却又奈何不得对方。

  另外一边,方逸的影分毕竟实力不如本尊,庚金剑气的威力亦不如本命飞剑,对那位手持弓箭的修者也只能干扰,构不成什么本质的威胁。

  常丰和孟启更是和另外两位修者不分上下,一时间,场面局势竟然形成了平衡。

  “走。”

  双方缠斗了十几分钟,那宗主最终无奈,吩咐三位手下,凌空飞去。

  “还真是凶险。”见着四位金丹修者离去,常丰紧绷的心神也放松下来,看向方逸的眼神顿时有些异样:“方道友,你之前可隐藏了不少啊。”

  “你这一实力,让我们这些圣地天才颜面无光,竟然能和金丹中期修者斗个不相上下,你真的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还是伪装出来的?”常丰依旧那副模样,即便是明知道不该问的事,他也能毫无顾忌的问出口。

  方逸对此只能一笑置之。

  “对了,刚才你那个,是分?”常丰再次问道:“你这都哪来的功法,我所听闻的分功法,大部分都只是一具以假乱真的躯壳,可没有攻击力。”

  “偶然得到的一点机缘而已。”方逸随口回应,也渐渐熟悉了这位的路,他问他的,无论答或不答,或者给个什么答案,常丰都能接受,似乎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般。

  “宋长老怎么回事?”常丰开始抱怨起了宋虚,“战斗开始前我便向宋长老传递了求援的消息,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对了,方道友,孟师兄,你们有没有向宋长老求援?”

  方逸摇了摇头,孟启则干脆不搭理他。

  宋虚此时还在虚空之中关注着,三人没有生命之危,他不会轻易出手。

  三人就地休息,恢复着刚刚损耗的灵力,方逸坐到孟启的边,开口问道:“孟道友似乎对木属宝物的感知异常敏锐?”

  孟启不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

  “能否请教孟道友,哪个方位还有木属的宝物?”

  作为世界之心,必然蕴含着庞大的木属灵力,对于孟启来说,想要找到应该不难。

  孟启看向方逸,缓缓起,脚踏弯刀腾空而起,神识笼罩下来,随后,他躯移动,在对应着这座山体最中心的位置停下,闭上眼睛仔细感知。

  约么半个时辰的时间,孟启飞返回,对方逸道:“我带你去。”

  听闻孟启此言,方逸心中一喜,忙道:“多谢孟道友。”

  “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一会儿?照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你们害死。”

  见两人又要起离开,常丰没好气的说道:“真不知道你们两个怎么想的,明明可以无惊无险去探寻那些宗门中安排好的地方,却非要跑来这种地方玩命。”

  听到‘迟早会被你们害死’这句话,孟启形微颤,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方逸在孟启后,虽没有看到孟启眼中的寒光,却是清晰看到了正在飞行中的体猛的一顿。

  “这两人,怕是真有矛盾。”方逸心中暗叹一声,而且目前看来,那位常丰还不知道究竟怎么得罪了孟启。

  随着孟启一路飞行,约数百里后,孟启停下,伸手向下一指,说道:“就是这里。”

  方逸和常丰向下望去,顿时呆住,孟启所指方向,正有十余位修者混战,其中赫然便有刚才和他们交过手的那四位金丹修者。

  “孟道友,你没开玩笑?”方逸神识笼罩下去,除了十余人的混战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孟启摇了摇头,说道:“就是这里,神识探查不到。”

  “十余位修者混战,说不定还真有什么宝物。”常丰闻言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们就在此观战,待会儿好坐收渔翁之利。”

  “钧天,你能感应到什么吗?”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器灵问道。

  “没有。”钧天鼎回答道:“不过孟启能直接将你带到这里,并且刚好又有十余位金丹修者混战,应该如孟启所说没错。”

  “宝物应该是有的。”钧天鼎器灵补充道:“至于是不是世界之心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