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金甲卫士

  “孟道友……”方逸脚踏飞剑追了上去,常丰虽然有心不去,但方逸跟了上去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在后面跟随。

  方逸发现,跟随着孟启向前飞行,那清香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开始降落到山中之时,那味道闻起来只是神清气爽,如今却是感觉到清香之中有着淡淡的灵力。

  “看来这孟启,对于木属性之物极为敏感。”方逸心中惊讶,没想到孟启竟还有这般本事,看来方才执意来此探寻,可能也不是为了和孟启作对,也说不定是感应到了什么宝物。

  “这是,星草果树。”

  随着清香味道愈加浓郁,方逸三人眼前,出现一片果园,这片果园大部分地方已经荒芜,只稀稀拉拉种植者十余株果树,钧天鼎器灵看到果园中的果树,便一眼认了出来。

  “星草果树是什么灵药?”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器灵问道。

  “这可是好东西,即使在上古时期也很罕见。”钧天鼎器灵给方逸解释了一番。

  星草果树,果实呈现淡红色,周围包裹的叶片似青草一般,草叶上布满着星点,星草果树树苗栽种下去,三十年才能长大,再三十年才能结出果子,这种果子蕴含充沛的天地灵气,且极易被修者吸收。

  按照钧天鼎所说,方逸只要服下三颗星草果,体内灵力便能突破到半步金丹,有十颗果子,便能将方逸体内灵力推向半步金丹的巅峰,这还是方逸体内灵力要远超同级修者的情况,普通筑基后期修者,怕是一棵果子便能到达半步金丹巅峰状态。

  “可惜,这些果树还小,刚刚长出枝芽。”方逸看向那些果树,神识对钧天鼎器灵说道:“按照你所说,这些小树起码还要五十年左右才能长出果子。”

  “这可都是真正的宝贝。”

  钧天鼎起来说道:“你可以将这些果树挖掘回去,等到你们找到适合的岛屿种植下去,等上五十年便好,到时即使你已经突破到近的金丹期,星草果对你依然有用,可以快速提升你体内的灵力储备。”

  在钧天鼎眼中,五十年时间,实在算不得什么。

  “也对。”

  方逸发现,自己的的思维还是被年龄限制住了,如今他才三十余岁,对于动辄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单位,感觉还是太过久远了,其实是对于筑基期修者而言,五十年真的算不得什么。

  正如当初公冶晓所说,他一百八十七岁成就金丹,在连云海域之中也算年轻了。

  “这些果树,可以移植到凌霄宫中。”孟启难得说话,开口便是要将这十余株果树移植到凌霄宫。

  孟启这一开口,方逸也有些犯难,他是想挖掘几株自己留下,可又不好和孟启争抢,第一这些果树是孟启所找到,第二,孟启话语中说的明白,这些果树要移植到凌霄宫,方逸也没有理由索要,毕竟自己也是代表凌霄宫才有机会来到这域外战场。

  虚空之中,宋虚却是手捻胡须,笑眯眯的点着头,对于孟启时刻想着宗门的行为颇为欣赏。

  其实,宋虚从一开始便跟着他们,所谓距离不要超过十万里,不过是个托词,不希望三人一遇到事情便向自己求援,终归是为了锻炼他们,有了和金丹境界修者真正生死搏杀的经历,对于他们的成长会有不可估量的好处。

  只要他在不远处跟随,便可以放任三人去战斗,反正自己随时都能够出手援助。

  “先挖掘出来再说。”方逸开口说道,先不论果树最终归属,先挖掘出来才是王道,免得时间久了出现什么意外。

  就在三人距离果园还有几十米时,果园土地上突然升起两尊金甲卫士,这两尊金甲卫士身高足有近十米,手抱巨剑,站于果园门口,看向方逸三人,冷哼喝道:“止步,胆敢再往前一步,定斩不饶。”

  方逸三人的身形骤然停了下来,心中均是有些不安,这两尊金甲卫士虽也是傀儡,却和黄风尊者殿中那少年不同,方逸的神识竟探查不出任何结果,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三人也不敢贸然动手。

  “咻。”孟启等了片刻,终究是按耐不住,一柄弯刀旋转着破空而出,斩向其中一尊金甲卫士。

  看到对方竟然敢动手,那金甲卫士顿时面露怒容,冷声道:“找死。”

  手中巨剑斩向旋转着的弯刀,同时剑身带起十余丈长的剑罡,似是要把孟启一同斩杀。

  孟启身躯连闪,躲过斩来的剑罡,弯刀也是突然变向,躲开巨剑,斩到那金甲卫士的手臂,顿时那金甲卫士的手臂被切割出一道寸许深的伤口,伤口中有金色液体流出,不知道算不算是这金甲卫士的血液。

  “这位还真是急性子。”

  对于孟启,方逸也是佩服,也不管对方实力如何,上来便敢于硬碰,不过也亏他此举,才让方逸发现,这两尊金甲卫士并不怎么强悍,也就是半步金丹的实力,如此一来便放心了。

  常丰见孟启轻易便伤了那威风凛凛的金甲卫士,心思也活跃起来,驱使飞剑斩向另一尊金甲卫士。

  被孟启伤到手臂的金甲卫士此时伤口已经恢复,手中巨剑连挥,试图斩杀孟启,可是速度终究差了许多,全都被孟启一一躲开,同时,孟启的弯刀却是屡屡在那金甲卫士的身上划出道道伤口,伤口之中不停有金色液体流出。

  另一边的战斗,常丰已经是占了优势,本命飞剑来回不停切割着,试图要将那金甲卫士的头颅切下。

  可这金甲卫士虽然实力不强,伤口的恢复速度却是一流,往往都是被切开伤口,流出一些金色液体,然后伤口便会快速愈合,那些金色液体也再次和身上的金甲融合为一体,两人和金甲卫士斗了半天,虽然看似占据上风,却并没有奈何那两尊金甲卫士。

  弯刀旋转着飞回,孟启双手夹住自己的本命弯刀,眼神闪过一道精芒,双手一抖,口中道:“百刃斩!”

  顿时,那柄弯刀化作一百零八柄小号弯刀,铺天盖地席卷向那尊金甲卫士。

  那金甲卫士被百余道弯刀切割,顿时身躯一块块分裂,掉落下来。

  一块块似黄金般的尸体碎块铺满了一地,孟启刚要飞行过去,便见那些碎块突然融化成液体,重新凝聚出一尊金甲卫士。

  “找死。”这尊金甲卫士亦如之前,口中冷喝一声,手中巨剑带起剑罡斩向孟启。

  方逸脸色却是微变,这金甲卫士重新凝聚出来后,剑罡威力明显增强,而且也更加灵活,速度更快。

  “孟道友,他似乎是吸收了你攻击他的灵力。”方逸出声提醒,同时也向常丰道:“常道友小心,这金甲卫士能够吸收你们的攻击。”

  “方道友,我们拦住他,你去挖掘果树。”孟启也意识到了问题,决定由自己和常丰拖住这两尊金甲卫士,让方逸进入果园挖掘果树。

  “好。”方逸点头,脚踏飞剑飞身而出,便要到果园中挖掘果树。

  那两尊金甲卫士见状,突然身躯一晃,巨大身影消失,同时上百尊如成年人般大小的金甲卫士出现,各个挥舞着金色大剑,斩出一道道剑罡,有的斩向孟启,有的斩向常丰,但大部分还是斩向更接近果园的方逸。

  “呵。”方逸轻松一笑,对这些攻击毫不在意,乳白色光罩笼罩周身,在方逸看来,这种级别的攻击便是连自己一层防御光罩都难以破开。

  “轰隆隆。”如同方逸所想,数十道剑罡斩在乳白色光罩上,只是让那光罩轻微摇晃,丝毫没有破裂的迹象。

  可是方逸脸上却变了颜色,心中震惊,这些金甲卫士的剑罡斩到庚金剑元形成的乳白色光罩上,竟然也能够汲取其中的灵力。

  要知道,这光罩可是以庚金剑元为根基,也就是说,那些金甲卫士此时已经吸收些许庚金灵力,这若是再运用到剑罡之上,威力怕是要增加不少。

  果然如同方逸所料,这些金甲卫士挥舞着剑罡再次斩来,方逸能明显感觉到剑罡之中隐隐透着锋锐气息,不仅如此,便连斩向常丰和孟启的那些剑罡也似带了庚金灵力,威力骤增。

  一时间,方逸竟不知道该如何防御,脑海中闪烁出种种方案,却最终都被一一否定,无论如何防御,或是如何进攻,这些金甲卫士都能从中汲取力量,逐渐壮大自身。

  “那便攻过去。”方逸咬了咬牙,刚才他注意到,那金甲卫士被斩碎之后再重新凝聚,需要一点时间,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便能挖掘出几株星草果树。

  一念及此,方逸眼中寒芒一闪,体内三十六道庚金剑气尽出,轰向前方阻挡着的一片金甲卫士,同时一百零八道锋刃和百重水幕遍布周身,任由那些金甲卫士的剑罡攻击汲取力量,自己要做的便是快速清理出一条通道。

  三十六道庚金剑气将面前这些金甲卫士切割的七零八落,有几个幸存的,也在方逸的冲杀下,被一百零八道锋刃绞碎,一堆金色碎屑掉落在地上,很快便化作金色液体。

  未等这些金色液体再度凝聚出金甲卫士,方逸已经闪电般来到距离他最近的一株果树下,本命飞剑飞出,环绕地面一圈,便将一株星草果树连带着根茎上的泥土一同挖掘出来。

  随手扔进钧天鼎之中,方逸便继续去挖掘下一株,对于身后追杀而来的金甲卫士毫不在意,任由他们攻击。

  接连挖出三株果树后,方逸感觉到自己就要抵挡不住那些金甲卫士的攻击时,只能飞身撤离,好在方逸御剑飞行的速度远超那些金甲卫士,转瞬便逃离开果园范围,留下一堆金甲卫士怒目而视。

  而另一边,孟启和常丰已经显得异常狼狈,那些剑罡在汲取了方逸的庚金灵力和初水灵力后威力和速度都在稳步提升,如今,两人便只能靠着身上的铠甲抵挡,见方逸此时脱离了果园范围,两人神色一松,纷纷逃离开那些金甲卫士的攻击范围。

  “这些金甲卫士,还真是难缠,打不死不说,还越打越强。”常丰抹了一把鬓角的汗水,说道:“幸好他们只能守在果园内,这要是放出来,谁能是他们的对手?”

  这一切,全都躲在虚空中的宋虚看在了眼里。

  “只有三十余岁的年纪,懂得阵法,筑基后期便能够媲美金丹初期,宗主想要招揽这方逸,这眼光果然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宋虚遥遥看向下面的方逸,心中也是震撼,也不知道这方逸是从哪冒出来的,这也妖孽的有些过份了。

  不过宋虚也是心中高兴,方逸已经是凌霄宫中的客卿长老,怎么说也是自己人,宗主这枚客卿长老令牌付出的实在太值了。

  这也就是方逸此时已经被招纳进入凌霄宫,若还只是那个布衣宗长老,显露出如此实力被他看到,怕就是另一种局面了。

  “呵,真正的考验来了。”宋虚突然望向一边,嘴角露出笑意。

  “咻”利刃破空声响起,三道箭矢似流星般射向方逸三人。

  方逸陡然皱眉,本命飞剑化作银光,拦住了射向自己的那道箭矢,孟启和常丰也各自驾驭本命法器拦截,两人的修为终究是比方逸差了些,本命法器与箭矢对撞,轰隆声响后,常丰和孟启皆有些脸色发白。

  天空之中,接连出现四道身影,除了为首之人是一位金丹中期修者外,其余三人皆是金丹初期境界,其中一个金丹初期境界的修者此时正抱着一张弓,默然望向方逸三人。

  “你们三人干的不错,还不快将那果树速速献上,说不定我家宗主大发善心,能放过你等。”一位金丹初期修者,在天空之中俯视着方逸等人。

  “金丹中期修者,三人金丹初期。”方逸脑子快速转动着,他在衡量自己若是能够动用寂灭,出其不意之下,应该可以斩杀那个金丹初期的修者。

  只不过方逸心中有些犹豫,要是寂灭再暴露出来,自己在凌霄宫中,可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这对于一向喜欢留张底牌的方逸而言,却不是什么好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