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域外战场(下)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域外战场(下)

  相比宋虚,无极宫和九天宫的太上长老显的年轻了许多,各自身着三大圣地的长老长袍,负手立于广场之上,身后则是各自站了三位筑基期修者,方逸神识扫过,另外两大圣地中,也全部都是半步金丹修者。

  对此,三大圣地也有自己的考量,前几批送往域外战场的筑基修者,全部都会是半步金丹,首先便是要确保三大圣地之中优秀的半步金丹修者能够成就金丹,然后才会选取修为境界再低一些的优秀修者。

  “你们三个,还不赶紧见过罗长老和徐长老。”一行十二人凑在一起,宋虚半扭头,对方逸三人吩咐。

  “晚辈方逸,常丰,孟启,见过罗长老,徐长老。”

  方逸三人向无极宫和九天宫两位长老行礼,同时,无极宫和九天宫的弟子也各自向另外两方长老行礼,而这九位筑基期弟子之间,却是没有相互介绍。

  按照宋虚所言,他们进入域外战场之后便会分开,也没有认识的必要,只有各自圣地的三位修者,才会一起行动。

  有此安排,也是因三大圣地存了相互较量的心思,看哪一方圣地的修者实力更加强横。

  由三位长老带领,进入山洞之中自不再受盘查,旁边一群金丹修者看着煞是羡慕,作为筑基期弟子便能够前往域外战场,更是有金丹后期境界的长老带领保护,自身安全也能够得到保障,简直就是天大的机缘。

  这就是作为三大圣地弟子的好处,可惜,不是谁都有能力拜入三大圣地之中,若是资质差些,在圣地之中更难出头。

  三大圣地之中,天才遍布,想要在其中出类拔萃何其困难,若是泯然众人,却又得不到多少资源,可若是将这种人放在连云海域中的诸多中型岛屿,便是同级之中的佼佼者,反而能获取到更多修炼资源。

  因此羡慕归羡慕,即便是能够重生,他们也不会选择寻求拜入三大圣地之中的机会,真若那样,未必有今日之成就。

  山洞之中颇为宽敞,顶部有几处巨大空洞,阳光透射进来,照射在地面光滑明亮的青石板上,反射出来的道道光线也把山洞内照耀的通透明亮。

  在中央位置,布置着一座大型传送阵,一位位金丹修者进入其中消失不见,三大圣地长老带领着九位筑基修者进来,金丹修者那边排列的队伍瞬间停滞下来,优先让这十二人进入其中。

  只见空间一阵波动,一行十二人消失,再次出现时,十二人正身处一块巨型石板之上,众人神识一扫便能看到,这石板方圆足有百里,似一块小型陆地,只不过厚度只有数十米,漂浮在虚空之中,周围景物缓缓移动,也不知道是这石板在动,还是周围景物在动。

  抬眼望去,虚空之中星光点点,以目力难以分辨究竟是一颗颗星辰还是遍布在虚空中的洞天福地,也有一轮大日当空,照耀整片虚空,只不过光芒黯淡,似乎随时可能破灭一般。

  “这座石板,乃是当初我宗太上长老横切了一座通体由云石构成的山峰,取了其中部分当作了无极宫在域外虚空之中的据点。”

  无极宫罗长老向身后的弟子介绍着,同时也有意让另外两方弟子也都听见,似是告诉他们,你们今日能有此机缘,全部要感谢我无极宗的贡献。

  正这时,虚空之中,十道身影飞来,正是上一批前往域外战场的筑基修者和三位金丹长老。

  “伍师兄,怎么回事?其他的人呢?”宋虚见凌霄宫长老身后只还剩两人,面色微变。

  “他们三人闯入一座府邸,得到外围的宝物后,兴怀想要闯入内部,却被那岛屿的守卫傀儡一招斩杀,赐予的防御法器也同时破碎。”

  “现如今,竟还有这样实力的傀儡?”

  宋虚有些不敢相信,这片域外星空无数年来已经被扫荡了不知道多少遍,以前也发现有不少强大的机关傀儡镇守府邸,不过现如今这种情况已经极少了,想不到竟然被凌霄宫碰到。

  另外一边,九天宫中有位弟子却是误闯了一座阵法,被困杀其中。

  “那地方似乎有些不对。”凌霄宫那位伍长老开口说道:“虚空之中的洞天福地,好像比以前有所增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听到伍长老的话,包括方逸在内的九位筑基修者均是心中一凛,意识到了这次域外战场之行,怕是没有那么轻松。

  “会不会和空间裂缝之事有关?”宋虚心中有所猜疑,身为凌霄宫长老,自然知道空间裂缝之事,那些小世界崩塌,说不定会有些洞天福地落入这片虚空。

  至于这片虚空究竟为何地,又为何能够承载如此洞天福地,便是连三大圣地的元婴修者们对此也毫无所知。

  “这种事情,谁又说得好,叮嘱好咱们的弟子,不要乱闯,好了,我先带他们回去!”伍长老交代一声,带了弟子由传送阵离开。

  “你们进去之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有此教训,各家长老又再次提醒带来的筑基修者,在域外战场之中,一定要小心谨慎。

  宋虚以天地之力裹挟着方逸和常丰孟启三人向虚空中飞去,那些星星点点似星辰般的东西被四人快速掠过,抛在身后。

  “靠前的这些地方,大多都被搜刮的差不多了。”

  一边在虚空中飞行,宋虚一边向三人讲解,尤其因方逸的存在,宋虚讲解的更加详细一些:“一般金丹期修者独自缴纳灵石前来域外虚空,三大圣地不会给予星图,他们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往往在早已被搜刮一空的地方浪费大半的时间。”

  方逸这才明白,申屠雄口中所说的不同,竟然差别如此巨大,其他金丹修者花费了灵石,没有星图,肯定会优先搜素距离自己更近的地方,单是距离无极宫那座据点万里范围内,就有不知道多少洞天福地存在,便是几年的时间都搜寻不完。

  且虚空之中没有方向,若是没有星图,太过深入还可能迷失在其中,日后等到沈百川再要来域外战场,自己怕是必须要陪同了,至少自己在,还能因自己凌霄宫客卿长老的身份拿到一份星图。

  宋虚带着三人足足飞行了近三天时间才停下,缓缓降落在一块洞天福地之中,这洞天福地,也就半个七星岛大小,但其中有山有水,亭台楼阁,相得益彰,灵气也足够充沛。

  “这是我早年探索过的一块洞天福地。”宋虚向三人介绍,神色间忽然一抹唏嘘之色,说道:“稍作停留,我进去祭拜一下师尊。”

  宋虚还在金丹初期境界时前来虚空战场,探索诸多洞天福地,在此处获得机缘,得到一位前辈留下的功法秘籍,修为突飞猛进,短短百年间,便从金丹初期到达了金丹后期,便是日后跨入元婴也有希望。

  方逸三人在一座殿外等候,孟启双手环抱胸前,闭着眼睛静静站立不说话,常丰则是拉着方逸闲聊。

  不多时,宋虚从殿内出来,带上三人继续出发,又连续飞行七天时间,宋虚指着前方一片区域道:“前方那片区域,在三大圣地的标注中更适合金丹期以下的修者探索,你们可以去碰碰运气。”

  “有些前辈喜欢留些考验给后人,你们要多加小心,这些考验很可能会要了你们的性命。”前车之鉴,宋虚不得不再次提醒。

  “另外,不要距离这座岛屿太远,不要超过十万里,否则我怕是来不及救援。”

  由于功法原因,宋虚在金丹后期长老之中,速度也属顶尖行列,只要不超过十万里,宋虚便能在短时间内赶到。

  常丰和孟启,作为凌霄宫顶尖天才,实力不说能够抗衡金丹初期修者,抵挡还是能够做到,更有一些护身法宝,便是金丹中期修者也能抵挡片刻,有这片刻时间,足矣支撑到宋虚赶来。

  对于方逸,宋虚虽然不甚了解,但是能够进入北元世界获取初水原石,更能让申屠雄以一块客卿长老令牌招揽,必然也有过人之处,合三人之力,碰到其他世界的金丹修者也足矣抵挡。

  方逸三人驾驭法器在虚空之中飞行,虚空之中阻力极大,且没有空气,没有了宋虚的天地之力裹挟,三人的速度立即缓慢下来,方逸本可以更快一些,但考虑再三,依旧和常丰孟启两人保持着相似的速度。

  这虚空之中,偶有罡风雷火,其威力便是方逸也要小心戒备,稍微碰到便会受伤,若是换了普通的半步金丹修者,怕是不死也要重伤。

  御器飞行数千里之后,便看到一座漂浮着的洞天福地,三人也没有过多选择,直接降落下去。

  这洞天福地比之宋虚祭拜之地还要小上许多,布置的也更加简单,除了一座小院和一间平房外,其他的地方都似乎未经雕琢,显得质朴自然。

  三人降落下去,推门进入院中,入眼是一口枯井,井上的悬梁似是某种木质材质,不过数十万年过去,如今还完好无损。

  “这悬梁可能也是宝物。”常丰眼睛一亮,本命飞剑出现在手中,向那悬梁两端切割过去。

  “铿”一道金属交错声音,常丰的本命飞剑划过那悬梁,竟激起一片火花,那悬梁竟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这是什么木头?”自己的本命飞剑没有切断这悬梁,常丰并不意外,但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这就让他吃惊了,要知道,他的本命飞剑可是灵器。

  “白痴,一柄下品灵器飞剑还想切割北域玄木。”钧天鼎的声音中带着讥讽,在方逸的识海中响起。

  这北域玄木,生长于北域之中,无枝无叶,就只有直立立一根,却是极难得的木属性宝物,树干极坚韧,便是上品灵器都难以切割,除非是化神期境界,手持上品灵器才能够将其分割。

  “本来我还想尝试一下,你这么一伙说便算了。”自己的本命飞剑在庚金灵力长期孕养下,极为锋利,方逸还想仗之一试,但听到钧天鼎所说便也放弃了。

  “你还是有机会的。”钧天鼎鼓动道:“假如你能操纵庚金剑元本体,切割北域玄木却就不费吹灰之力。”

  庚金剑元乃是一切金属性之本源,仅次于作为世界本源的金灵珠,被醉剑仙采集来打造出一柄庚金剑元,用于切割北域玄木自是足够。

  “若如此轻易便让你带走,这悬梁早就让人带走了。”一直不说话的孟启开口嗤笑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客气。

  常丰也不恼,收起了飞剑习惯性的面带笑容道:“孟师兄说的是,师弟受教了。”

  进入厅堂,入眼便是墙壁上一张画卷,画卷之中一人白发白须,双手背在身后,凌空飘于云上,脚下云雾似在流动一般。

  厅堂两边是两间卧房,和厅堂间隔的墙壁上搭建着两排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摆放了一排排书籍,这些书籍看起来都是普通纸张,但不知历经多少年,如今还保存完整。

  见到这些书籍,常丰来了兴趣,快步走到书架前,一本本翻阅起来,孟启依旧面无表情,却也来到书架前,伸手抽出一本书籍翻阅。

  方逸亦是如此,随手拿起本书,翻阅起来,这本书中记载了上古修真世界时许多先贤事迹,还有许多奇闻轶事,另方逸大开眼界。

  以三人阅览的速度,不到半天时间,这些书籍便被全部翻看完,常丰不由得有些失望,书籍中虽然有些功法秘籍,但却都是普通,还不如圣地之中赐予他们的功法。

  倒是方逸收集了一些功法,以备他日建宗立派作为根基。

  三人又翻找了两边卧房,探查墙壁画卷,最终再无所获,悻悻离开。

  “钧天,你有发现什么五行宝物么?”离开直接,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

  “这洞天福地以土属性和木属性宝物构成了世界之心,除了北域玄木打造的那悬梁之外,应该还有件土属性宝物,只不过我探查不出。”

  钧天鼎器灵神识波动道:“这地方也没什么天地灵气,应该是使用了某种阵法储存起来,以使得这座洞天福地能够存在的更久,若是如此,这洞天福地的主人怕也是希望找到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