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太古宗求援

  海边,方逸闭目站立,本命飞剑围绕身体缓缓旋转飞行,似是幻觉一般,那柄金属飞剑时而散发着金属光泽,时而又似一道水流,方逸伸出一根手指,本命飞剑便化作一圈流水,缠绕着方逸的手指。-菠∮萝∮小-说

  “百炼钢化作绕指柔。”虽然呈现出来的是水流,但方逸却能感受到其中散发的恐怖剑气。

  “这些水属性剑法,许多都有类似领域的作用。”方逸心中琢磨着,“尤其是黑帝庚金剑法的第二重,更是如同真正的领域一般,一剑使出能让修者避无可避。”

  黑帝庚金剑法第二式,水雾世界。

  水雾世界,弥漫虚空,无形无相,水雾弥漫范围内,敌人寸步难行,实力稍弱一些,甚至会被水雾中弥漫的剑气摧毁。

  至于第三式,便是天河,单论攻击威力,比之寂灭稍差,但攻击范围更加广泛。

  “第一式,万重水。”

  炼制好妖灵丹,方逸便开始修炼起黑帝庚金剑法,并没有如玄武所说,离开了初水湖泊便会渐缓修炼速度,对于方逸而言,在哪里修炼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体内那一滴北元初水还有剩余,用来修炼黑帝初水剑法倒是够了。

  两个月之后,万重水的第一层,百重水,方逸便已练成。

  神识一动,重重水幕弥漫在周身。

  “这万重水,更着重于防守。”

  感受着水幕的防御能力,方逸这才明白了过来,“难怪那荣原凭着这招便可以挡住我的本命飞剑,我如今施展,怕是金丹初期修者的攻击,也能抵挡片刻。”

  “若是再加上五行剑元形成的防御光罩和剑迷离,普通的金丹初期修者,也破不开我的防御,怕是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也能抵挡一时。”

  “方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小魔王的声音突然从方逸的识海中响起,

  方逸神识笼罩过去,发现小魔王又变换成那个黑衣少年,瞬间,小魔王的身影在原地消失,出现在方逸身边。

  “回来两个多月了,我回来后,你就一直在沉睡。”方逸笑道:“你这一睡就是小半年,这是吃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小魔王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说道:“从一座大岛上发现的,只知道那东西对我有用,也不知那岛上有没有元婴修者在,反正我摘下那果子就跑了。”

  “什么样的果子?”方逸心中一动,说不定钧天鼎知道。

  “正圆形,通体赤红,看上去有些透亮。”小魔王回忆着那果子的样子。

  “是赤阳果。”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脑海中响了起来,“小魔王运气真是不错,赤阳果生长不易,而且普通修者不宜服食,即便想要入药,也需极高明的炼丹师才行。”

  “那东西叫赤阳果。”方逸转述了钧天鼎器灵的话,“钧天鼎说你运气不错。”

  “屁的运气不错。”小魔王一脸不满的说道:“三年多的时间,我都快把连云海域转遍了,才找到一样对我有用的东西。”

  “送给你份礼物。”方逸将那装有妖灵丹的玉瓶拿了出来,递给了小魔王,说道:“妖灵丹,你这一睡小半年,如今应该能够感应到妖丹大劫了吧。”

  小魔王结果玉瓶,打开瓶塞嗅了嗅,又盖好递还给方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的确能够感应到妖丹大劫了。”

  “不过这东西我如今用不到,便宜了暗夜豹吧。”小魔王又不自觉带了傲娇的语气:“我要渡妖丹大劫,轻松自在,妖灵丹给我也是浪费。”

  “真如此自信?”

  方逸没有立即接过小魔王递过来的玉瓶,笑着说道:“你还是收着吧,我怕你阴沟里翻船,暗夜豹距离妖丹大劫还远,到时候说不定能再找到一株潜龙草。”

  “你怎么也变得婆婆妈妈的。”

  小魔王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将那玉瓶抛还给方逸:“我都说了,妖丹大劫对我来说没什么难度,夸张点说和吃饭喝水也没什么区别,你回头瞧好吧。”

  “那好。”方逸沉默片刻,道:“我替方方谢谢你了。”

  方逸心中明白,小魔王提升暗夜豹修为的目地,就是为了让它能更好的守护小方方,暗夜豹不论是妖兽血脉还是资质都远不如他,如果没有这颗妖灵丹,暗夜豹怕是很难晋升到下一个境界。

  “暗夜豹也是我小弟,我用不到的东西,便宜了小弟也是应该。”小魔王摇晃了下脑袋,说道:“等我渡过妖丹大劫之后,请你们喝好酒。”

  小魔王口中所说的好酒,自然是玉泉宗的酒,司元杰大婚喝掉一坛,小魔王手中还有九坛,平时视若珍宝,就连方逸都要不来。

  “那你抓紧时间吧,最好现在就渡劫。”方逸没好气的说道:“对了,那些酒你没有偷喝吧。”

  “当然没有。”小魔王目光躲闪,将头偏向一旁。

  “真的没有?”方逸见小魔王表情不对,继续追问。

  “好吧,开始时好奇,偷喝了一杯而已。”小魔王转过脸面向方逸,一脸你能把我怎么样的神情。

  “就是,多大事。”方逸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说正事吧,打算什么时候渡劫?”

  “你的修为还是筑基后期?”小魔王反问。

  “嗯。”方逸点头,似乎是懂了小魔王的意思,道:“你可别等我,我是打算将修为再压制一段时间,不会急着突破到半步金丹。”

  “你还想着五行剑法的事情?”小魔王摇了摇头,说道:“要我说,你也不要太勉强,依我看,白帝庚金剑法便足够了。“

  “呵呵。”方逸笑了笑,说道:“我还没告诉你,这次出去,运气好,找到了初水湖泊,学到了黑帝初水剑法。”

  “又一门?”小魔王问道:“威力如何?”

  “你看……”方逸手一挥,一片水幕浮现在两人中间。

  “目前我只学会了第一式,你来试试。”

  “好。”小魔王以手成爪,划过那片水幕。

  只见水幕上被抓出几道爪痕,随即便恢复如初。

  “竟然破不开。”小魔王有些吃惊,便是上品法器,没有灵力支撑的话,也要被他的利爪抓成几段,却破不开方逸布下的一层水幕。

  “小魔王,你醒了?”两人正在切磋的时候,龙旺达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有些着急的说道:“方逸,苏宗主刚刚过来,邀你我前往布衣岛。”

  “刚刚和小魔王说话,却是没有注意传送阵那边。”方逸闻言愣了一下,说道:“宗主过来能有什么事?咱们这就过去吧。”

  这两个月,方逸都沉浸在黑帝初水剑法的修炼之中,神识无暇关注四周,之后和小魔王聊天,也没有探查岛上情况,故而并未发现苏子君前来金鳌岛。

  “老龙,小魔王可是说了,他随时都可以渡过妖丹大劫,而且根本用不着妖灵丹。”两人通过传送阵前往布衣岛,方逸不忘和龙旺达说了小魔王的情况。

  “吹牛吧。”无论是妖兽的妖丹大劫,还是修者的金丹大劫,从来没听说有能轻轻松松渡过的,无一不是准备充足的法宝丹药,即便如此,依旧是九死一生。

  要说小魔王能有把握渡过金丹大劫,龙旺达倒是还有几分相信,但若是轻轻松松,龙旺达是不信的。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布衣宗大殿,苏子君和苏子茂正在殿中等候。

  “方老弟,龙先生。”苏子君亲自为两人斟上灵茶。

  “宗主不必客气。”方逸笑道:“宗主有何吩咐,直说便好。”

  “哪是什么吩咐。”苏子君苦笑了一声,说道:“最近连云海域似乎出了什么事情,想请二位过来共同商讨。”

  “宗主请说。”方逸示意苏子君继续说。

  原来,最近连云海域对于中型岛屿的争夺,突然变的频繁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些金丹修者,见到稍有价值的中型岛屿便会攻打占领,打不过的话便会转战下一目标。

  不知从何时起,这样的修者越来越多,而且有些金丹修者开始驱赶海兽,人为的去制造兽潮,有的甚至连小岛都不放过。

  就在几个月前,苏子君接到消息,便连布衣宗外围的中型岛屿也开始有金丹期修者攻打,目前所知,已经有两座中型岛屿被占领,两座岛屿总共三位金丹修者一位战死,一位逃离,投靠到了其他中型岛屿。

  目前,周边岛屿已经开始商讨建立攻守同盟,实力强些的岛屿不愿白白出力,想要索取种种好处,实力差些的岛屿却不同意,若是强者出力便能获得好处,那么他们即便实力差些,出力时也应该同样获得好处,两边来回嚼舌,最终也没有拿出可行的方案。

  方逸和龙旺达对视一眼,从这一点上看,连云海域就要比修者界差的太远,魔道修者一事便可看出,同样是遭遇外敌,修者界很容易便形成铁板一块,而连云海域则是如同一盘散沙。

  至于那些金丹修者,方逸自然知道,怕是那些从空间裂缝跨越而来又躲避过诸多大型宗门追杀的修者。

  “我们布衣宗,明面上的金丹强者就只有以为布衣鸟妖王,这所谓的攻守同盟会议已经召集了几次,却始终没人理会我们布衣宗。”

  苏子君有些不忿的说道:“可实际上,我们有剑宗庇护,还有方逸你和彭先生在,其实我们才是周围诸多中型岛屿中实力最强的,他们也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一般中型岛屿,可没有金丹后期修者坐镇,此次联合起来的那些宗门,都未必能有金丹后期的修者。

  “不过我觉得,咱们还是早做些打算。”苏子君看向方逸,说道:“假如布衣宗被邀请参加攻守同盟,咱们该如何表态?”

  毕竟,布衣宗除了布衣鸟妖王,其余的金丹战力全都和方逸有关,苏子君即便作为一宗之主,也不能擅自做主。

  “此时,宗主如何看?”方逸没有回答苏子君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唇亡齿寒。”

  苏子君想了一下,说道:“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那些修者是否各自为战,但若周围中型岛屿全都被这些人占领,哪怕日日驱赶海兽侵扰,布衣宗也不堪其扰,因此我认为,攻守同盟还是有必要的。”

  “若是能够将周围岛屿彻底整合,那便最好不过。”苏子君眼中闪过亮光。

  有了剑宗庇护,更有一位金丹后期的剑宗长老坐镇,哪怕只是借用这个名头,也足矣唬住一些中型岛屿了。

  “宗主有意统一周围岛屿?”方逸看向苏子君。

  “实不相瞒,这是苏某百年夙愿。”

  苏子君一脸坦然的说道:“只不过我们兄弟能为有限,无力支撑这个梦想,但有方老弟你们在便就不同,若真能统一周围中型岛屿,到时,苏某便退位让贤,将宗主之位让与方老弟你。”

  苏子君心中清楚,真有那一日,以他筑基中期的修为,根本无法指挥一群金丹修者,宗主之位必然易主,也只有方逸,能让他心甘情愿让出宗主之位。

  “我可无意宗主之位。”方逸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虽然可行,不过还要从长计议,我大哥如今不在岛上,靠我一人之力,可不能帮宗主实现如此宏愿。”

  听闻苏子君所言,方逸也的确觉得可行,只不过凭他一人之力却无法办到,而那位受托前来的金丹后期修者,也未必会帮他出手。

  “攻守同盟一事,宗主自行定夺便好。”

  方逸心中已有了盘算,决定还是让彭斌回来,想必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彭斌在极西之地也定有不少收获,如今连云海域陷入多事之秋,还是先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为好。

  虽然布衣宗有剑宗长老坐镇,但也怕周围岛屿被逐渐蚕食,正如苏子君所说,唇亡齿寒,到那时,万一那些岛屿联合起来,怕是一位金丹后期的剑宗长老也无济于事。

  若是能够趁此机会将周围岛屿统一整合,几十位金丹修者同气连枝,便再不用担心外敌。

  便是有朝一日如彭斌所说,他们几人另立门户,也再不用担心苏子君和苏子茂两兄弟。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方逸在心中盘算,距离下一次域外战场入口开启,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此次前往,一去便是一年时间,方逸也在心中衡量,是否要和申屠雄商量,将前往域外战场的时间推迟一年。

  正在方逸和苏子君商议的时候,有门下弟子来报。

  “禀报宗主、三位岛主,门外有一位自称太古宗弟子求见。”

  “太古宗弟子?”四人皆是一愣,苏子君连忙说道:“快请。”

  一位筑基后期修者快步走进布衣宗大殿,躬身行礼,道:“见过苏宗主,几位岛主。”

  “奉宗主之命,前来布衣宗求援。”

  “什么?”饶是方逸和苏子君镇定的功法不错,也是被这个消息给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