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战乱

  “黑帝初水剑第一式,万重水。”

  黑帝初水剑和庚金剑法出于同源,有了庚金剑山上练剑的基础,方逸修炼起这些水属性剑法也事半功倍,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将基础剑法学完,开始尝试修炼黑帝初水剑法的剑招。

  “好高的天赋。”便是在一旁观看的玄武,也忍不住赞叹一句。

  方逸这三个月来练习剑法的场景,玄武都看在眼里,许多剑法几乎只演练一两遍,便能施展出八分神韵,照这进度,只要一两年时间,便能将黑帝初水剑法修炼至入门。

  殊不知,方逸能有这份剑道天赋,识海中醉剑仙的那道剑意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潜移默化中,便让方逸对许多剑法有一种熟悉感,像是忘却已久的东西重新回忆起来一般。

  黑帝初水剑的第一式注重于防守,以自身灵力化作重重水幕布于周身,正是荣原挡住方逸本命飞剑攻击时所用的招式。

  和白帝庚金剑法相同,这黑帝初水剑法同样需要耗费大量神识,即便以方逸如今接近金丹中期的神识境界,修炼起来依旧有些吃不消。

  “想不到,这第一层就如此难。”

  方逸摇摇头,万重水第一层,叫做百重水,顾名思义,以百重灵力化作的水幕包裹周身,重重水幕之间不留缝隙,看起来薄薄一层,但是想要破开却是千难万难。

  “玄武前辈。”收了本命飞剑,方逸来到玄武身前,开口说道:“晚辈有一事想请教玄武前辈。”

  “怎么?不继续练剑了?”玄武依旧躺在躺椅上,抬起眼皮子看了方逸一眼,说:“你修炼剑法的进度很快,估计只要一两年的时间就能入门。”

  “剑法已经牢记于识海之中,不急于一时。”方逸说道:“晚辈想请教玄武前辈,如何才能将初水湖泊挪移到另一个世界?”

  方逸之前已经决定留下初水原石,便是为的将来有机会能够将初水湖泊搬运回连云海域,融入到囚笼世界之中。

  “呵呵,你小子野心不小。”玄武语气中略带着讽刺道:“我说怎么看不上初水原石,原来是打了我这一湖北元初水的主意。”

  “前辈误会了。”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晚辈是希望,有一日能够将老师留下的小世界拼凑完整。”

  玄武闻言身躯一震,继而道:“是了,五行剑元你已有其四,如今又得了黑帝初水剑法的传承,按照你如今的修为和神识,的确有可能将剑世界拼凑完整。”

  “若你真能做到,我们几个还都要感谢你。”玄武此时看向方逸的眼神,和之前顿时有了很大的不同。

  之前,因方逸的出现,让他不得已亲手灭杀了自己培养了百年,视如子孙的荣原,所以对方逸,玄武始终心存阶梯,即便方逸展现出再高的天赋,即便方逸识海之中有主人醉剑仙的一道剑意,玄武依旧对方逸有些偏见。

  可若是方逸能够将剑世界拼凑完整,那便是大功劳了,到时他们五位神兽能够重聚,想必主人在天之灵,也愿意看到这个结局。

  “之前听白虎前辈说,只要能够学全五行剑法,便能够重聚小世界,晚辈本以为,另外几处秘境全部隐藏在连云海域之中,却没想到,初水湖泊竟然在其他小世界。”

  “跨越世界也没什么。”

  玄武摆了摆手,说道:“只要你能够学全五行剑法,并且修为到达金丹境界,到时于剑世界之中,五行剑元为根,以你自身灵力为引,便能将另外四处秘境挪移到剑世界之中。”

  “若是你能够再找到戊土剑元,五行剑元齐聚,便能感应到另外三处秘境的位置了。”

  玄武想了一下,说道:“你如今的神识境界接近金丹中期,当务之急,除了寻找戊土剑元之外,便是努力提升神识境界,以你现在的修为和神识,可是无法承载五行剑法同修。”

  “嗯。”方逸点了点头,说道:“想要五行剑法同修,必须要将神识境界提升到半步元婴境界才行,这一点,白虎前辈曾有提点。”

  “你自己心中有数便好。”玄武看向了方逸,说道:“你这便打算回去了?”

  “是。”方逸道:“来此已有三月有余,也该回去了。”

  “守着初水湖泊修炼,可以事半功倍,你确定这就离开?

  得到剑法便迫不及待开始修炼,近乎不眠不休苦练五月,足矣证明方逸对于剑道的渴求,可正要修炼黑帝初水剑时却停下,让玄武有些不懂。

  “若是离开初水湖泊,再想要修炼黑帝初水剑法,起码要多消耗一倍的时间,你确定离开?”玄武连着问道。

  “多谢前辈提醒。”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晚辈还有很多事情要办,无法在这里久留。”

  “好吧。”玄武也不勉强,说道:“即如此,那块初水原石你便带走吧。”

  “嗯?”听到玄武的话,方逸不由愣了一下,说道:“前辈,晚辈最终的目的是将初水湖泊带到剑世界之中,若真有那一天,这方小世界岂不是要崩溃?”

  “荣原已死。”玄武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能过多干预这个世界的运转,所以日后如果再有修者前来抢夺初水原石,还是保不住的。”

  方逸闻言沉默了下来,若不是自己到来,荣原便不会急于突破金丹境,不会这么快激发摄元阵,以荣原的实力,也不虞有人来抢夺初水原石,三百年寿限也才刚刚过半,即便要渡金丹大劫,起码也是百年后的事情,到那时,说不定荣原真能如玄武所说,自己想通了。

  可如今自己的出现,导致了荣原渡劫,小世界几近崩塌,最后不得已玄武出手灭杀了荣原,却又无人能够再守护初水原石,而这最终的结果,可能便是导致这座小世界几百年后便要崩塌破灭。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一刻,方逸自己也不知道当初揭露荣原的秘密,究竟是对还是错。

  “你也不要多想。”玄武说道:“若真有重回剑世界那天,我留下一些北元初水,便足够当作世界之心了。”

  “多谢玄武前辈。”方逸躬身道谢:“晚辈告辞,望他日有缘再见。”

  黑色光罩将自己包围起来,方逸迈步走入湖中,顺着来时的方向前行,便到了北元府中放置初水原石的那间房屋,守护阵法难不住方逸,破解后便将初水原石收到了储物袋之中。

  短短几个月,北元府已经破败,开始时,由于荣原有意在战斗前布置了隔绝神识声音的阵法,两人的打斗并没有引来关注,直到后来,雷劫落下,便开始有人猜测北原府主大人正在渡劫以求飞升上界,然而,雷劫却被一只巨手生生打断,那巨手一过,整个世界便恢复平静。

  事后,有人猜测北元府主已经飞升上界,有人猜测北元府主已然死于雷劫之中,还有人猜测北元府主渡劫失败,身受重伤,被巨手救下,正在某处养伤。

  某些被北元府主压制了百余年的势力开始蠢蠢欲动,几次试探之后,便确定了北元府主已经从这座世界彻底消失,至于是飞升上界还是死于雷劫,对这些人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压抑了百年的野心开始复苏。

  首当其冲的便是世界的最中央,北元城,北元府,经过几番争斗,北元府已经荒无人烟,也就是放置初水原石的地方有阵法守护才没有被破坏。

  御剑在空中飞行,神识却始终关注着下方的城池、村庄,天下战火重燃,无数百姓颠沛流离,青壮年男子大多被征入兵营,于战场上拼杀,甚至有些老弱病残,也要被迫护送粮草辎重。

  距离荣原之死仅仅五个月,天下大乱,诸侯割据,匪患四起,生灵涂炭。

  “爹,娘……”一座破百的村庄,刚刚经历过马贼的洗劫,大半村民都被马贼屠杀。

  一青年男子被马贼将双手捆住拴于马鞍,在地上拖行,另一边,一年轻女子披头散发,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旁边的马贼扯开大半,在她不远处,有个被石头压住半边身子的小男孩儿伸着手,喊着爹娘。

  “小娘子,爷不喜欢玩硬的,你好生服侍,我便放过你这夫君如何?”

  年轻女子跪地哭诉:“求求你们放过他,放过他,要我怎样都可以,求求你们了。”

  “这就对了,早这样少受多少罪。”其中一个看似小头目的马贼目光淫邪,低头瞥向年轻女子的胸口,一只手解着自己的裤子,另一只手欲要探入其中,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见天边闪过一道光芒。

  一道剑光,从天边一闪,便到了近前,那马贼被剑光斩过,整个人如同被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

  剑光不散,分化几道,转眼间便将还留在此地的马贼全部斩杀。

  方逸轻飘飘落地,伸手抬开石头,将小男孩儿抱了出来,施法医治着男孩儿身上的伤势。

  年轻女子本已心如死灰,任凭摆布,但下一刻,眼前那马贼却突兀消失,紧跟着周围的马贼全部身死,呆愣片刻,便见方逸从天而降,将被压在石头下的儿子救了出来,当即以膝盖为脚,走到方逸近前,不停扣头:“多谢上仙搭救,多谢上仙搭救……”

  方逸伸手,一股法力将女子承托而起,将以治好伤势的男孩儿交还给女子。

  “娘……”小男孩儿在方逸怀中有些胆怯,到了母亲的怀疑放声大哭起来。

  方逸又将被刚刚被马贼拖行的青年男子救治好,一家三口团聚,跪拜下来,再次向方逸扣头:“多谢上仙救命之恩。”

  便连那小男孩儿,也被青年男子按着脑袋扣头。

  方逸轻轻摇头,御剑腾空而去。

  “爹,娘,是北元府主大人来救我们的吗?”小男孩儿仰着脖子,满脸希冀问道。

  方逸没有前往传送阵,而是再次回到了初水湖泊,再次见到玄武,开口道:“也许,是我错了。”

  “也不是。”玄武见到方逸回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荣原终会有死去的一天,也就是说,北元世界迟早也会陷入如今这种混乱之中,而你的到来,只是将这件事情提前了而已。”

  “或许,一百多年后,荣原还能培养出下一个荣原。”方逸叹息,但对于揭穿荣原的事情,他却是毫无悔意,此人原本就该杀。

  “你留下,便可以成为第二个荣原。”玄武开口说道:“对于你的实力而言,想要阻止天下纷争,太简单不过了。”

  “可惜,我终究不属于这里,能阻止一时,却阻止不了一世。”

  “一时便够了。”玄武似笑非笑的看着方逸,说道:“你现在可以出手阻止各方势力,勒令他们停战,留下些种子便可。”

  ---

  大邱国,原本不过是一宗门,门中最强的修者也只有炼气后期境界,不过如今招兵买马,征战四方,占下不少土地,就此立国。

  “启禀陛下,南方捷报,马将军再下一城。”

  原本的宗门大殿稍加改善,便成了皇宫,下面有人来报。

  “哈哈,当重赏,传朕口谕,城内所有一切,财富女人,马将军可任取。”

  这位陛下话音刚落,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皇宫大殿的屋顶竟被齐刷刷切开,向侧面滑落。

  “这里谁说了算?”

  方逸脚踏剑光,从空中飘落。

  “敢问上仙有何吩咐?”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皇帝陛下此时见到方逸,顿时战战兢兢,从龙骑上站起,不敢正面面对方逸,侧向躬身站着,小心谨慎问道。

  “炼气后期?”方逸撇了一眼那个皇帝,说道:“限你三日内,整顿所占区域,安置好百姓,不得侵占百姓分毫,若有不从,大邱宗必灭。

  “这……”这位陛下颇有犹豫。

  方逸随手一挥,几道剑气挥舞,瞬息之间,这座皇宫四周化为虚无,只剩下地面还算完好。

  “是,谨遵上仙之命。”

  “另外,附近若有匪患,便由你们出面解决。”方逸道:“大邱宗镇守一方,守护百姓,有功当赏,有过必罚。”

  离开大邱宗,方逸立刻飞身前往下一处,勒令各诸侯停战,现有区域自行管理,安置百姓,平叛匪患,不得再行征兵。

  其中有一座宗门,仰仗门中有两位筑基后期境界的老祖,未把方逸之命放在眼中,最终被方逸杀上宗门,门中两位老祖被方逸两道剑气轰杀,诸多高层全部战死。

  此消息传开,天下再无人敢忤逆方逸之命,战乱渐息,百废待兴。